(全章节)女主吴盈盈男主郑阳的小说_小小女鬼爱

发布时间:2018-09-13 11:36

花生小编推荐男频小说小小女鬼爱勾人,小小女鬼爱勾人小说是作者海中金的一本灵异小说,小说主角为郑阳吴盈盈,郑阳吴盈盈小说精彩片段:我想挣扎,可惜已经晚了,车已经完全挡住了我的视线……“郑阳,你特么疯了吗!”我还没说话,胡蓝就对着我一顿臭骂。

小小女鬼爱勾人

推荐指数:8分

《小小女鬼爱勾人》在线阅读全文

小小女鬼爱勾人第7章 尸毒

我下意识的就要冲过去救小孩,可刚要冲出去,就被胡蓝一把给拽了回来。

“放开我,我要救人!”

我扭头朝着胡蓝大吼,接着猛地一甩手,甩开了他。

可胡蓝却又猛地一把将我给抱住。

我想挣扎,可惜已经晚了,车已经完全挡住了我的视线……

“郑阳,你特么疯了吗!”

我还没说话,胡蓝就对着我一顿臭骂。

我很想说,你特码才疯了呢!

可当我甩开胡蓝,跑到货车前去看的时候,货车的前方,什么也没有……

孩子呢?

我愣了愣,趴下去看车底,可车底依然什么也没看到。

“特娘的,咋回事,这手刹怎么说坏就坏了?”

司机叼着根烟走了下来,一边嚷着,一边开始检查车。

错觉?

可我刚刚明明就看到一个小孩啊。

我忙回头问胡蓝。

“刚才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孩子站在马路中间?”

胡蓝伸手探了探我的额头。

“你没发烧吧?哪里有什么小孩,刚才我就看到你狠命要往马路上冲,要不是我拉的及时,你特么现在就在车底下了!”

没有?

我不死心的又趴了下去,可任凭我怎么找,都找不到那个小孩。

难道真是错觉?

我挠了挠脑袋。

正疑惑间,胡蓝惊呼了起来。

“看,那个中年人!就是他给我的那几道黄符!”

我抬眼看过去,果然对面马路上站着一个中年人。

那人身穿一件中山装,光头,一脸的和善,此刻正笑眯眯的看着我们。

光头的中年人,朝我们走了过来。

他那一脸的和善模样,给人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

只是看到他的时候,我却生出一种很怪异的警惕感。

当他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胡蓝就要开口说话,却被中年人抬手打断了。

“小伙子不要着急,我知道你们来找我的目的,你们没有找错人,我能帮你们。”

中年人似乎能读懂人的心扉一般。

他示意我们跟着他走。

当听到中年人说话,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又不记得在哪里听过他的声音。

我们如今也是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跟着他,他既然能阻止胡蓝身上的乌黑蔓延,应该是有方法治疗的。

只是不知出于对陌生人的顾忌,还是因为那莫名的警惕,我并不打算把我也中招的事情跟中年人说。

为了让胡蓝不泄露,我偷偷的给他发了短信。

他看了短信后,表情怪异,但还是朝我点了点头。

中年人把我们领进了一条巷子,又走了十分钟,我们来到一间瓦房前。

这瓦房在周围显得很突兀,立两栋大楼之间,就像新闻上所说的钉子户。

“请进。”

中年人眯着眼笑着,一脸的人畜无害,可我心里头的警惕却越来越强烈。

只是此刻的我和胡蓝根本别无选择,我们唯一的生存希望就在这个中年人的身上。

走进屋,倒没有我想象中的怪异。

屋里除了家具老旧一些外,并没有太多的奇特。

中年人招呼我们坐下,各自给我们倒了一杯水。

“小伙子,你的病情恶化了?”

中年人对胡蓝关心道。

胡蓝也没有矫情,直接拉开了衣服。

“大叔,您看看,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胡蓝也是留了个心眼,并没有把来龙去脉说出来,只是装作不懂。

中年人看到胡蓝肩头上的乌黑之后,眉头就压了下来,上手摸了摸,又用力掐了掐。

“哎呀!”

突然中年人猛地拍起了大腿。

“怪我!真是怪我!我上次看走了眼呀,小伙子我上次以为你只是沾染了阴气,没想到你是中了尸毒啊!”

尸毒?

这两个字一下就让我想到了林正英的一系列僵尸电影。

靠,难道这世上真有鬼怪这玩意?

胡蓝的脸色很不好,他并不确定是不是尸毒,但显然正常的医学根本治不好肩上的乌黑。

“大……大叔,那……我还有救吗?”

我看到胡蓝的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其实不单单是他,就是我也捏着一把汗,双眼死死的盯着中年人的嘴,生怕他下一句话告诉我们,没有救!

“有救倒是有救,不过其中是千险万险呢。”

中年人深锁着眉头。

“您可一定要救我,只要您肯救我,您让我做什么,我都做!”

胡蓝许是真的很怕,险些就给中年人跪下了。

我在一边,则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银行卡。

“大叔,这是我所有的积蓄,只要您肯救我朋友,里头的钱,全部给您。”

胡蓝转过脸,感激的看着我,自己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

中年人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却是没有收下两张银行卡。

“两位,我是修道出身,本着行善之心,你们的钱我不收,但这位小伙子的命,我却是会救的。”

中年人言语平静,话落之后,又从身上拿出了两道符。

这两道符,不是寻常的黄色,而是鲜红的血色,血色的符上,歪七扭八的画着各种鬼脸,非常的诡异。

“这两道符你们先拿着,贴在身上,呆会儿我作法将那鬼魅引来,将其诛杀,只要鬼魅一死,你身上的尸毒自然会清除。”

说着话中年人就进了里屋,没大会儿的功夫,中年人从其中拿出了许多的家伙事儿。

桃木剑,铃铛,铜钱,香烛,大米,他自己也换上了一袭道袍。

穿上道袍的他,倒真是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架势。

将那些家伙事儿都摆上桌后,中年人让胡蓝说出了自己的生辰八字,接着就开始摇起了铃铛。

说也是怪事,他这铃铛一摇,我只觉有股子阴寒的气息从屋外吹了进来。

难打不成,他真的会召鬼杀鬼?

说实话,我并不太相信这个中年人,又或者说我不太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好心的人,他和胡蓝萍水相逢,只为了一个善字就救胡蓝?

可我又找不出他图胡蓝什么。

以及他说什么尸毒,我们身上的痕迹都是吴盈盈留下的,如果中年人说的是真的,那不就等于说吴盈盈是僵尸?

鬼,僵尸?这只有在电视里才会有吧,现实当中哪里存在!

倒不是说我古板的,我不怀疑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而是我打死也不相信吴盈盈会是僵尸,如果她是的话,那我们同窗多年,早就应该被害了吧,还等到今天?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