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女主周念男主徐亦慕的小说_入瓮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13 11:04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入瓮,入瓮小说是作者仅允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徐亦慕周念,徐亦慕周念小说精彩片段:“二爷,我……我……我也是因为上次,她把我手指头折了,我才会这样的,你都不知道,十指连心,差一点我双手都不能用了。”宝儿把双手递到梁渊面前,“你看,要不是她先作恶,我怎么会……”

入瓮

推荐指数:8分

《入瓮》在线阅读全文

入瓮第020章 把人玩死,难逃折磨

我惊恐地接到手里:“都不知道是谁让她放的,我可不敢砸,万一……”

“我让你砸!”

得到梁渊的指令,我拿起胖女人家厚重的烟灰缸,把那台录音机砸得稀巴烂。

但,不够解恨!

我看着地上的碎渣,抱着梁渊胳膊摇晃:“二爷,你给我做主哦,这些日子人家都没睡好,又不敢跟你说……既然二爷今天让我砸了它,说明还是疼我的,就……就……”

梁渊拍了拍我的手背,阴骘的眼神扫到胖女人身上。

我怕他连胖女人一块儿收拾了,又多了句嘴,说她只是个拿钱办事的人,虽然讨厌,但不要多责怪。

半小时后,宝儿被人带到这儿来。

胖女人见到她,直往旁边躲。

她见到梁渊,也吓得花容失色,连都都不敢抬!

录音机的碎渣还在地上,宝儿的眼泪都到眼眶了。

梁渊点了支烟,轻吐烟雾:“解释!”

宝儿一下子跪在地上,用膝盖挪着过来。

“二爷,我……我……我也是因为上次,她把我手指头折了,我才会这样的,你都不知道,十指连心,差一点我双手都不能用了。”宝儿把双手递到梁渊面前,“你看,要不是她先作恶,我怎么会……”

越来越觉得

这女人蠢透了。

梁渊冷着脸听她哭诉完,没多发表意见,而是看了我一眼。

“这样,我不占你便宜,今天当着二爷的面,你把我手指头折了,十指,随你折!不过,我还了折手指头的账,放录音吓我笔账,我也要你奉还!”

说罢我走到带宝儿来的那两个男人跟前,伸出手:“折吧!”

宝儿跪在地上被我的举动惊得都忘了哭了。

梁渊的鞋尖在地板上一下一下砸,两个人跪着,他坐着,而我在作妖。

女人在合适的时候如果不作一点,是保不住地位的。

作好了是撒娇,作不好才是作死!

“二爷,别,我给她道歉,我不要每天听到录音,我不要……我不要折她的手指头。况且,真的是她先找上我,我才……”

梁渊踢了踢她的膝盖:“做了什么,以为我不知道?”

他起身走到我旁边把我的手握在他手里。

“怎么不跟我说照片的事?嗯?”

我一滞,敢情他什么都知道,知道我找上宝儿不是因为吃醋,而是因为那些满城风雨的照片。

“不想因为鸡毛蒜皮的事让二爷费心。”我顺势靠在他怀里,“我自己能咽下的气,就自己咽了!”

他不喜欢一丁点儿事都忍不了的女人,我必须表现得大方得体。

梁渊难得一笑:“我看你哪是吃得了亏咽得下气的人!好了,这事你自己看着办,人交给你,随你处置!你是个懂分寸的人!”

梁渊走了,我冷笑,转身一脚踢在宝儿身上。

既然他开了金口,把“尚方宝剑”交给我,那就算我弄死这女的,也不会有半点事,二爷不追究我,天下就无人敢追究我。

“哭什么?嗯?”我蹲下去捉住她下巴,她想起身反抗,被梁渊留下的两个人摁住,“你不是挺能耐么?还找人放录音恐吓我?”

宝儿一张脸上花哨得很。

睫毛膏,眼泪,残留一半的口红……

活像一只落魄的红灯区女郎。

“我跟二爷这么长时间,他在外面那些别的莺莺燕燕从来跟我互不打扰。就你,事儿多!既然二爷把你交给我,那我真不客气了!”

“你要做什么?别乱来,二爷说你懂分寸的!”宝儿终究不是擅长心机的人,只是幼稚的手段多了些。

“分寸?不让你死就是最合适的分寸!”

之后我让他们把她拉到卫生间,直接将头按在马桶里。

不是我不善良,人善被人欺,善良用来干嘛使?

马桶里的水冲了一遍又一遍,这些天她那破录音把我折腾得睡不着觉,现在也让她听一下“特别”的声音。

把她的头按在马桶里,已经是仁慈了。

“我错了,姐……姐……我错了。”她跪在马桶挣扎,头晃得比拨浪鼓还厉害,双手抓着马桶边缘,垂死挣扎,水花四溅。

“错了?你没错,你只是想排除异己,争得独宠而已,没错!只是你技不如我,也没办法!”

我语气并不轻佻,甚至情绪有些低落。

今天我这样对宝儿,保不齐明儿就来个贝儿,珠儿什么的,用更残忍的手段对我。

“你放了我,放了我,我给你说个秘密!”

我好奇心并不重,开口那两个男人多折腾她一会儿,回过身准备出去。

“二爷结过婚!”

她一说话,嘴里就会呛水,舌头捋不直,讲话不清楚。

可我,听明白了。

她说梁渊已婚!

“我跟了他这么长时间,他身边有什么女人,我能不知道?”

“姐姐……好姐姐,你先让他们放了我,我跟你慢慢说,求你!”说到底宝儿年纪不大, 手段也不高,不会撒这种谎!

最后,我让他们把她拉到外面客厅,胖女人还在地上坐着瑟瑟发抖。

三分钟后,宝儿哆哆嗦嗦地把桌上梁渊剩下的半盒烟取出一支含在嘴里,手抖得都点不起烟了。

“我确定,真的……我……我这个人,喜欢翻他手机,他也不会上锁。”

翻手机……

上次为了找宝儿电话,我翻了他的手机,除此之外并没有过这种举动。

“你看到了什么?”

宝儿哆哆嗦嗦抽着烟,烟灰落到地上她吓得一缩,看来是真被吓到了。

失魂落魄,没有灵魂的样子。

“我看到一条短信,求二爷回去,还说不管二爷怎么对她,她都不会跟他离婚!”

耳蜗像钻进千百只蚂蚁,它们在里面爬行,撕咬。

我不知道耳朵是不是连着心,但我的心的确也在被一点点撕碎。

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被欺瞒。

“好,我收下你这个人情!二爷不会再要喝过马桶水的女人,你懂我的意思,以后好自为之!”

宝儿衣衫不整站起来,踉踉跄跄地往门口走,与我擦身而过的时候,她忽然嗤嗤笑。

“凉凉,别再见,真的!下次如有机会见,我铁定不只是让你喝马桶水!”

我已经无心再管她:“看你本事!”

宝儿走了,我也瞬间泄了气。

缓了两分钟,我快速往家跑,心跳疯狂。

脑子里已经容纳不下其他信息。

梁渊已婚,这消息足够毁灭掉我所有不敢想但仍有一丁点儿想要的奢望。

跑回去,梁渊不在,他应该从胖女人家出来就没再回来。

床上连我和他的余温都没剩。

发了条短信给他,内容直白又粗俗。

我写着:二爷,我想跟你做爱,就现在。

发完我就关机了,躺在床上煎熬着等。

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流,湿了枕头。

梁渊是第二天才回来的,我睁开眼,他就躺在我旁边,看着我睡觉。

我拧了一下大腿,确定他是真的之后,翻身坐在他身上。

从前不会想大胆,也不会这么主动。

可今晚我像魔怔了一样,就想占有他一次。

每个人都有占有欲,我不敢有。

但今晚,我想他属于我。

梁渊双手托着我的臀部,往前推了一下:“小东西,今天野成这样?”

“嗯……”我俯身下去在他胸前舔舐,“二爷如此宠我,凉凉想多换点花样,报答二爷……”

他在床上特别强势,一定要掌控主导权的那种。

可此时他只是掐了我大腿一下:“宠你?演戏作秀这么厉害,不需要我宠,你怕是也会把人玩死!”

我惊恐:“二爷……”

“楼上那女人脖子上的伤,不是你弄的?”

我立马整个人缩到他身上,头在他脖子处小蹭:“我知道错了二爷,你别……”

梁渊敏锐机警,观察力极强,稍微一丁点儿纰漏都瞒不过他的眼睛,如果不是他怜悯,我今天怕是也难逃折磨。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