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季墨翎楚轻歌小说阅

发布时间:2018-09-13 11:04

已完结小说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是著名作家苒小糖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季墨翎楚轻歌,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古言小说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精选篇章:“啊!季墨翎,你好狠的心呐,我恨你,我恨你!”楚轻歌被人架着身体按着脑袋,眼睁睁的看着冰冷尖锐的勾勺一寸一寸往眼前挪近。

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

推荐指数:8分

《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在线阅读全文

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第11章 深夜偷人

“啊!季墨翎,你好狠的心呐,我恨你,我恨你!”楚轻歌被人架着身体按着脑袋,眼睁睁的看着冰冷尖锐的勾勺一寸一寸往眼前挪近。

“季墨翎,夏浅书没了孩子是活该,是报应。我诅咒你断子绝孙,不得好死!”声声泣血,句句哀鸣。

“啊!!!”冰冷的器械入肉,尖锐的疼痛使楚轻歌尖叫出声,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没了!

季墨翎说这是她欠夏浅书的,他要剜她的眼睛给夏浅书入药。温热的液体自眼眶话落,夏浅书知道那不是泪水,心已死,哪里来的泪!

那是血,鲜红粘稠的血水自黑洞洞的眼眶啾啾流出,染红了脸颊,也将楚轻歌染成了血人,乍一看上去可怖的似十八层地狱爬上来的厉鬼!

“啊!”这声满腹怨恨的尖叫是夏浅书发出来的,自从醒来后知晓孩子没了,自己以后也很难再怀上王爷的孩子后。她将房间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可是尽管如此,还是不能缓解她满腔的怨恨。

“要她一双眼睛,当真是便宜她了!”夏浅书怨气丛生的对着柳仙影道。

柳仙影闻言缩了缩脖子,她当时也不知道浅书会伤的这么严重呀。只是私心里想着,能让夏浅书吃点苦头也,就让她吃点苦头。

“王爷哪里你是如何解释的?”夏浅书又问,要了楚轻歌一双眼睛是便宜了她,可是好歹她也是府里的王妃,季墨翎定然会追问缘由的。

柳仙影狡猾的道:“书儿放心,我给王爷说,王妃心中愧疚难当,自愿献上双目以做补偿的。”

夏浅书满意的点了点头,只是...还是可惜了这个孩子!

“眼看着生下孩子,翎王妃的位子就到手了!”显然,她们俩不愧是母女,柳仙影和她想到了同一处,愤愤不平的说。

夏浅书的眼里迸射出歹毒的目光:“哼,就算没了孩子翎王妃的位子也一定是我的。”

她第一次见到季默翎的时候,就爱上这个男人。爱他的相貌,更爱他的权势。

“虽然季墨翎是很重视你...”柳仙影忧心地说道,“可是,你知道不能生育对一个女人来说,那意味着什么?”

“够了!”夏浅书怒喝,她怎么能不知道不能生孩子对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得到的荣誉与权势都只是海市蜃楼。

“都怪楚轻歌那贱人!”柳仙影见女儿动了真怒,知道揭了她的疤,当即一声怒喝将火往楚轻歌身上烧。

“对,楚轻歌,都是那个贱人,是她害死了我的孩儿,我要她死,我要她死!”夏浅书恶毒的诅咒。

“对,都是楚轻歌那贱人害死了你的孩子。”柳仙影抓住夏浅书的手,还提起了夏浅画,“书儿,楚轻歌那贱人不仅害死了你的孩子,她还害死了你姐姐,新仇旧恨,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

“我原本想留她见到我生下孩子,坐上翎王妃的位子再弄死她的。”夏浅书表情阴寒的可怕:“看来是我太仁慈了,对他人仁慈,那就是对自己残忍!”

“对呀,书儿。你就是太仁慈了,明明都已经好不容易将她弄的落魄至此了,就差临门一脚了。”柳仙影继续煽风点火。

夏浅书眸里闪过清晰的歹毒,“我要她死,现在!还是王爷亲手把她弄死!”

夏浅书话落,柳仙影喜出望外:“书儿,你有法子了?”

夏浅书笑笑,她看向门口飘着的细雨,“自然!最能惹恼男人的事情是什么,女人红杏出墙。”

冷,很冷。

楚轻歌眼睛看不见了,所以耳朵就格外的灵敏,听着窗外沙沙的声音,她知道,是下雨了。

自从失去了眼睛,她的睡眠就格外的浅。几乎是一点儿动静就能将她惊醒。此时,她毫无睡意的听着雨点坠落屋檐的滴答声,数着声响来打发漫漫长夜。

她听见了不同以往的悉索声。

是窗被人从外面小心推开,和人从窗户里翻进来,布料摩擦木头的声响。

“谁!”楚轻歌警惕出声。

“哒哒哒。”淸浅不一的脚步,楚轻歌一下子就断定,不是季墨翎。

“不许出声!”男子没想到一个瞎子的感官居然如此灵敏。

一进门就被发现使得他有些慌了,走近便捂了楚轻歌的嘴,怕她挣扎又掐住了她的脖子。

“呜呜...”楚轻歌挣扎,细滑的皮肤,摩的男子一手的滑腻舒爽。

马三儿何曾上手过这样细皮嫩肉的女人,当即就有些激动了,嘿嘿猥琐的笑了开来:“王妃,有人让我来伺候你,你乖些配合我,我是不会伤害娘王妃的。”

楚轻歌的脸色一变,男人的话直白成这样,她如何能听不懂其中的含义。

在男人动手解她扣子时,楚轻歌扭身想挣扎,脑子里慕然闪过侄儿被害,哥哥猝死,丞相府灭门,痛失腹子,生挖双目。

这一幕幕的画面,烈火般炽烤着她的心。

楚轻歌停止了挣扎,就那么一动不动躺着任由男人急不可耐的扒她衣服。

“王妃,我也是迫不得已,要怪就怪要害你的人背景太强。”

耳边是男人粗重的喘息身,他的手更是恶心的摸上了她的身体。

楚轻歌讥讽地无声笑了开来,蒙着眼纱的脸颊滑落殷红的血泪。

关键时候,啪啦啪啦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啪!”房门被人踹开。

她身上重量陡然一轻,马三儿是被一个挺拔高大的男人提着从楚轻歌身上扒下来的。

季墨翎酷寒嗜血的眼眸刚一接触上马三儿,便听见他屁滚尿流的求饶声叫嚷了开来:“王爷,不关小人的事呀。是这个女人,是她叫我来的,是她勾引我的!”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