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季墨翎楚轻歌小说_季墨翎楚轻歌江山为媒

发布时间:2018-09-13 11:04

这本已完结小说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讲述了主人公季墨翎楚轻歌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苒小糖的倾心巨作,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精选篇章:走出丞相府的时候,天,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楚轻歌是被季默翎扛着出府的,他说要带她去个地方,楚轻歌也没问去哪儿,直觉不是个好地方。

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

推荐指数:8分

《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在线阅读全文

江山为媒,只为宠你一世第7章 血海刑场

走出丞相府的时候,天,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楚轻歌是被季默翎扛着出府的,他说要带她去个地方,楚轻歌也没问去哪儿,直觉不是个好地方。

果然,她们来的地方是刑场!

只见偌大的刑场,黑压压的伏跪了一大群人,少说也有一两百众之多。

有官员认出了季默翎,赶紧小心翼翼的上前迎接。

“翎王殿下!”话出口,引起一片骚动。

全部的人抬首往这边望来。

当那群人的脸映入楚轻歌的眼中,她几乎惊的肝胆俱裂。

“父亲、母亲、嫂子!”还有一众丞相府的管家下人,丞相府满门竟然一个不少!

转头质问季默翎:“你要将他们怎样!”

季默翎将肩上的楚轻歌扔到执刑台上,冷笑:“呵呵,怎样?楚鸿渊意图谋逆造反,其罪当诛九族!”

楚轻歌呆若木鸡,脑子里陡然一片空白,来来回回只有一段话在脑子里打转,谋逆罪诛九族,诛九族!

楚轻歌连滚带爬的抱住转身往监斩台走去的季默翎的大腿,乞求:“王爷,求求你,救救他们,我哥哥没有造反,他对陛下忠心耿耿,其心天地可证,日月可鉴。求你,救救他们,救救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救救丞相府!”楚轻歌慌乱不已的抱紧季默翎的大腿,她知道,现在只有季默翎能救她们。

冰冷的雨水打在楚轻歌秀致的脸上,更加柔美了让人过目难忘的惊艳面容。脸上那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的斑斑痕迹,随便都能软了一个七尺男儿刚硬的心,可是却独独对季默翎没用。

季默翎抽回自己被楚轻歌抱住的腿,被雨水淋湿的长发贴在脸颊上,使得轮廓分明的脸更添凌厉冷漠,“老天有眼,善恶到头终有报,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他们统统死有余辜!”

被季默翎一脚掀翻的楚轻歌,惊恐的再次抱住他的腿,语无伦次道:“王爷,我知道您对我有气、有怒、有恨。你有什么气冲我发,有什么刑对我使,求求你放过我的家人!”

季默翎不愉的蹙眉:“你这话的意思是指责本王假公济私吗?”

楚轻歌无措的拼命摇头:“不不不不,王爷我不是那个意思。”

“既然不是,来人呐,行刑!”季默翎毫无挽回的余地开口命令。

话落,提着蹭亮砍刀的壮硕汉子端着一碗酒大步上前来。

不,不要,不可以!

楚轻歌神魂俱灭,疯一样的跪爬上前,手忙脚乱的就要解楚天舒和曾子月身上困得链子:“爹、娘,女儿来救你们了,我不会让你们死的。”喋喋不休的自言自语,是自我麻痹,也是自我安慰。

“歌儿,不要求他!”楚天舒看着像丧家之犬模样跪求季默翎的女儿,愤慨不已,同时也心疼不已。

他的掌声明珠呀,捧在手心里疼的宝贝。记得歌儿还未出阁之前欢喜的说找到了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他怎么舍得她有不如意,她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季默翎,可是,这个男人却将她折磨成了这样。

他后悔呀!早知如此,他宁愿将她娇养到老。她可怜的女儿,所托非人呐!

“对,歌儿,你不要求他,心比石头还硬求之何用,我们丞相府没有贪生怕死之辈。”说话的是满面泪痕的曾子月。

“爹、娘!”楚轻歌痛哭出声。

“歌儿,不要哭,人总归会有一死的,只是早晚问题。”曾子月又恢复了之前那个温柔慈爱的母亲,她眼含愧疚心疼的望着楚轻歌说:“歌儿,上回宰相府是娘的不是,说的那些都是气话,歌儿别往心里去,原谅娘那一回,好不好?”

“娘,呜呜呜呜!”楚轻歌泣不成声。

三人抱头痛哭,其中顾彩衣也看清了事实,知道霖儿的死并非和楚轻歌有关,全是眼前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下的手,原谅了楚轻歌。

“斩!”季默翎一个字出口,令牌掉地。

“不,不要,不可以,爹、娘、嫂子!”楚轻歌不依,垂死挣扎的扯着铁链,扯的满手鲜血还不罢休。

季默翎双眸冒火耐性全失,几个健步跨了上来,抬脚便将人踹翻在地,见她还挣扎着要起来,毫不留情的踩在了楚轻歌的脸上:“既然你这么舍不得她们,那么就看到最后吧,好好看看她们是怎样绝望无助的身首异处的。”

“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斩!”季默翎呵斥着身后的刽子手,刽子手立马朝着楚天舒走去,摘下刑牌,举起屠刀,雨水溅在刀刃上发出摄人的脆响。

“不、爹!”楚轻歌话落的当下,她听到了楚天舒最后的叮嘱“歌儿,好好活着。”

脸上一热,温热粘稠的血水似父亲温暖的关怀喷溅了满心、满脸。

接来了,刽子手走向了曾子月。

楚轻歌想嘶吼,想呐喊,想挣扎,然而,她大张着嘴,扭曲着脸,却一个声音也发不出来,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刀起,刀落,母亲温柔美丽的脸滴溜溜的滚下了断头台,滚进了肮脏的泥土里。

接下来,是顾彩衣。

一个、一个、又一个。楚轻歌只知道这是场天朝历时最久的行刑,是屠杀。血水喷溅了一身,又被雨水洗净,然后又染红...反反复复。以至于楚轻歌看着下体处那从自己身体里流出来的血时,已然麻木。痛,肚子好痛,可是心更痛。

终于,她晕倒在了这一片烈艳的鲜红里。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