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瓜娃子张寡妇by醉酒天仇_走阴人醉酒天仇

发布时间:2018-09-12 18:05

已完结小说走阴人是来自有书阁平台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为醉酒天仇,走阴人醉酒天仇精彩节选:可是刚跑出去一百米,路边就站着一个身穿火红裙子的少女,不停地向我们挥着手。这不就是老汉家里的女孩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刘大奶也是脸色一变,立刻加快了马儿的速度。

走阴人

推荐指数:8分

《走阴人》在线阅读全文

走阴人第十七章拿死人东西

难不成我就这样死了,我爷如果回来看不到我,一定会发疯的,可是我爷一定不会想到我被刘大奶带走了。

可是刚跑出去一百米,路边就站着一个身穿火红裙子的少女,不停地向我们挥着手。

这不就是老汉家里的女孩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刘大奶也是脸色一变,立刻加快了马儿的速度。

我本来以为女孩子会追赶上来,可是女孩子却站在原地对我笑着,还不停的挥舞手臂。

可是无论刘大奶骑着黄色的纸马,路边都会站着火红裙子女孩子的身影,简直就是邪门的要死。

就在第三个路口,再一次遇到火红女孩子,刘大奶直接和我就从纸马的后背上摔了一个狗啃泥。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要管我的闲事,要不然连你一起带走信不信,不要以为我害怕你。”

看样子刘大奶是有一点急眼了,“这个孩子你不能带走,我也是受人所托,来做事儿的。”

刘大奶脸色一变,伸出来干枯的手臂,就要抓向火红女孩子的脖子,可是女孩子的身法十分的诡异。

直接一瞬间就来到刘大奶的身后,手里捏着一怔发黄的符纸,嘴巴轻声念叨了几句咒语。

女孩子手里的符纸,一瞬间就点燃了,刘大奶想要躲过去飞过来的符纸,可是已经晚了一步。

刘大奶哎呦一声就摔在了地上,嘴角流出来了一丝黑的血液,连滚带爬的就往小山包的方向跑了过去。

女孩子往地上啐了一口,“糟糕,你爷爷来了,我先撤了,不过我好心提醒你们,这一件事情水很深。”

女孩子说完了以后,直接也往小山包跑了过去,身法可以说十分的诡异莫测,前面传来脚步声。

我爷额头都是细密的汗珠子,“小童,刚才那个女孩子是谁,怎么看穿的衣服有一点熟悉。”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口,毕竟我爷对这个女孩子不感冒,立刻主动转移话题。

“爷爷,怎么样有没有询问出来,是不是王大叔。”我爷叹息了一口气,一把将我搂入怀里。

“不是姓王的那个小王八羔子,我们还是去城里一趟,去找一找这个姓朱的中年人。”

我稍微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王大叔,要不然我爷不一定打得过他,毕竟我爷年纪大了一点。

忽然我也看到了地上面,静悄悄躺着的一匹纸马,“小童,是不是刚才有死人经过这里。”

我爷一眼就看出来了,纸马不太对劲,还跑过去捡了起来,使劲的用鼻子猛地吸气。

“是刚走的刘大奶,非要带我走,要我给她唱鬼戏。”我如实的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爷。

老人家忽然大怒,往地上吐了一口痰,“他大奶,你已经死了,该满足的都满足的,可不要太过分。”

我爷直接把自己一只草鞋给脱了下来,然后和刘大奶留下来的纸马,都给一股脑子烧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就好奇的询问我爷刚才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含义,我爷告诉我这叫做不死不休。

烧了自己一只草鞋,就是告诉刘大奶,自己已经生气了,希望适可而止,要不然后果自负。

可是我们爷孙两个刚来到村口,就看到二黑子不停地在原地徘徊,看到我爷直接就哭丧着脸跑了过来。

“老哥,我遇到怪异的事情了,你可要帮帮我。”二黑子声音都夹杂着一丝的颤抖。

“有事回去再说吧。”我爷阴沉着一张老脸,就往家里快速的走了过去,我本来以为二黑子来去除身上怨气的。

毕竟吃死人这一碗饭,只要和棺材里的死人打交道太多,或多或少都会有怨气缠身。

不过我爷有专门去除怨气的手段,比如艾草叶在太阳底下晒干以后,燃烧起来就可以去除。

可是我压根没有想到,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二黑子来到院子里,就一把跪在了地上。

“老哥,刘大奶来找我了,说什么都要带我走。”二黑子满脑门都被冷汗湿透了。

我心下一惊,二黑子和我遇到的情况,居然如此的相似,刘大奶也来找过我,也要把我给带走。

我爷脸色难看直接拉起来了二黑子,“这事情有一点古怪啊,刘大奶被鬼差给抓走了,没有到头七怎么会回来。”

我爷接着说道,“刚才不久,刘大奶也来找过我孙子,你最近就跟着我,我看刘大奶还敢来找你不。”

二黑子慌张点了点脑袋,“你说刘大奶平白无故为什么要来找我,我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

“你哭丧太好听了,刘大奶上瘾了呗。”气氛如此的紧张,我爷却说出来这么一个好笑的理由。

二黑子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晚上的时候二黑子亲自下厨,给我们做了一桌子好菜。

“明天我要去城里一趟,你不妨和我一起去。”二黑子一听我爷出远门,哪里会有任何的犹豫。

“你老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反正我跟定你了。”二黑子一脸无奈的说道,估计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农村和城市里差距还是很深的,如果二黑子可以去城市里,给人家哭个丧什么的,估计一定会赚不少的钱。

“臭小子,我可丑话说到前头,千万不要接生意,城里人不比农村,也不知你一个哭丧人,你这有可能会得罪人。”

二黑子应允了一声,可是这家伙这一次去城市里,倒是给我爷惹了不少的麻烦,甚至二黑子差一点死去。

我爷让我把院子里几根艾草拿了过来,点燃了就不停的在二黑子身体上面来回的抽打。

从二黑子身上面掉落下来最起码十根头发丝,这都是缠绕在二黑子身体上面的怨气了。

我爷把十根头发丝都给捡了起来,不过捡到一根红色的头发丝,我爷咦了一声,看向了二黑子。

“你是不是拿死人的东西了。”一开始的时候,二黑子死不承认,说自己什么都没有拿。

我爷也不生气嘀咕了一句,“死人东西莫要拿,缠着你直到天涯,我说这句话你不信,半夜敲门莫作答。”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