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瓜娃子张寡妇小说_瓜娃子张寡妇走阴人

发布时间:2018-09-12 18:05

这本已完结小说走阴人讲述了主人公瓜娃子张寡妇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醉酒天仇的倾心巨作,走阴人精选篇章:我一拳头砸到女尸的脑袋上,直接把女尸打进了棺材里,足足用了十分钟,我才搞定这件事情。“小童,怎么样什么感觉啊。”二黑子一看事情搞定了,女尸也没有动静了,立刻上来猥琐的询问。

走阴人

推荐指数:8分

《走阴人》在线阅读全文

走阴人第十九章牺牲小我

就在我要接近尸体的一瞬间,这个女尸忽然张开大嘴,露出来了足足十厘米的牙齿。

黑色的鬼气弥漫了开来,比家里的茅房还要臭不可闻,我爷见我站在原地不动,对我屁股就是一脚。

“她是在吓唬你,现在完完全全还没有攻击能力。”我爷急促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我也不停在心里安慰自己,我爷说得对,尸体在恐吓我,为的就是不让我把公鸡血抹在自己的身上面。

这个尸体一看就知道刚死不久,因为是一个死人皮肤有一点僵硬,不过该有的都有了,特别是胸部还残留一些口水。

一定就是刚才大混子留下来的,我慢慢的把公鸡血涂抹了上去,不过我爷一定要让我涂抹均匀。

每一个部位都不可以放过,我的手在女尸后背上面游走,还别说虽然皮肤十分的冰冷。

不过却让我心跳加速了不少,简直太美丽了,樱桃的小嘴上面是我刚涂抹上去的公鸡血液。

看上去就好像是口红一样,皮肤虽然僵硬不过十分的紧凑,我的手接触到了尸体的下半身。

大腿内侧还残留大混子的分泌物,可是我的心里却激动了起来,有一瞬间我居然想要了。

我连续吐了三口口水,这可是尸体啊,我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可是张寡妇不一样,毕竟是鬼才被我祸害了。

可是我就在强压心里这一种悸动,这个女尸的小手却不老实,在我身体上面来回的抚摸着。

锋利的指甲在触碰我皮肤的时候,都让我浑身一个激灵,小手一把将我抱在了怀里,小嘴凑了上来。

“小童,这个女尸在诱惑你,千万不要上当。”估计我爷听到脱衣服的声音了,所以也猜测了出来。

我大口喘息了一口粗气,我爷说的没有错,这个女尸分明就是在诱惑我,就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一拳头砸到女尸的脑袋上,直接把女尸打进了棺材里,足足用了十分钟,我才搞定这件事情。

“小童,怎么样什么感觉啊。”二黑子一看事情搞定了,女尸也没有动静了,立刻上来猥琐的询问。

“柔柔的滑腻腻的感觉,比摸你妹还要舒服。”我气不过虽然就爆了一句粗口。

二黑子自找没趣,低着脑袋不说话了,我爷让我和二黑把棺材盖好,就在我要埋土的时候,我爷叫了一声停。

“不要埋上去,这件事情没有玩,小童你今天晚上留在这里过夜吧,附近的村民都会感激你的。”

我听到了我爷云淡风轻的话,我浑身一个激灵,压根没有想到我爷会让我留在这里过夜。

二黑子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巴,“老哥,小童年纪还小,这样缺德的事情还是让我来吧。”

二黑子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很显然对这一具尸体起来了一丝的兴趣,如果不是我爷在这里。

估计二黑子早就爬上去开搞了,不过我爷则表示,必须要童子之身才可以起到效果。

我很想要解释,其实我已经给了张寡妇了,可是话到嘴边我没有敢说出来,害怕我爷生气。

所以避免坏事儿,我坚决不同意,“爷爷,我是你的亲孙子,这样恶心的事情,我不会同意的。”

我说完了以后,撒丫子就跑,我爷还好没有追上来,估计带着二黑子去给戒指还回去了。

我没有敢自己回家,害怕刘大奶就在我家等我,大约五分钟,我爷空着手回来了,我没有看到二黑子。

“爷爷,二黑子哪里去了啊,不会是被鬼弄死了。”我看得出来我爷生气了,所以开了一句玩笑。

我爷没有搭理我,直接背着手回去了,我哪里还做停留,直接跟着我也的步伐,在后面一个劲儿赔不是。

本来以为我可以逃出此劫难,可是大半夜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就听到我的屋门被打开了。

二黑子扛着一具尸体就鬼鬼祟祟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脸阴沉的爷爷,手里还拿着一根绳子。

“老哥,你可真是一个好人啊,为了被人牺牲自我。”二黑子在一边拍着我爷的马屁。

我爷白了二黑子一眼,看向了我,“小童,为了村子里的生命,我也只好牺牲你一个人了。”

我爷把尸体就放在我的枕边,我大气都不敢喘,我假装睡着了,想要看一看我爷到底要做啥子。

可是等我的手被绑起来的时候,我的心都要沉入了海底,我知道不可以再装睡下去了。

“爷爷,你老人家要做啥。”我瞪大眼睛大声地质问,把我爷和二黑子吓了一个激灵。

“要做啥,你爷是为了村子里好,也就只有牺牲你了,不要这个女人配你绰绰有余。”二黑子砸吧了一下嘴巴。

我爷没有说话,直接摸索着把一块抹布,塞进了我的嘴里,然后背着手,关上了屋门。

死一般的寂静,可是我怎么挣扎都无法把绳子弄断,一只冰冷的小手,摸了上来不停的移动位置。

直到在我裤裆上面才停了下来,“小弟弟,不要害怕,你爷也是为了你好,为了村子里好。”

飘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声闷雷,让我浑身起来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是谁和我说话,不要吓唬我。”我大口喘着粗气,才发现身边的尸体,嘴巴一张一合就好像是渴死的金鱼。

“呵呵,除了我还有谁啊,洞房花烛夜值千金,我们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尸体直接一把压在我的身上,就用冰冷的舌尖,在我身体每一个部位来回的游走,挑逗我每一根神经。

可是我死活不愿意,身体自己来了反应了,我闭上了眼睛委屈的眼泪流了出来。

任凭尸体在我身体上面肆意妄为,这一天晚上对于小小年纪的我来说,是一种煎熬,又是一种别致的体验。

第二天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躺在院子里地面之上,我睁开眼就看到天空刺眼的阳光。

我爷坐在院子里,身边点燃七根蜡烛,不知道在做啥,一边在练嗓子,哭丧的二黑子看到了我醒了。

立刻不鬼哭狼嚎了,拍了拍我爷的肩头,示意我已经转醒了过来,我爷尴尬一笑,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拍了拍我的身体,“小童,我的乖孙子,没事了昨天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我感觉我站都站不稳了,浑身都是臭不可闻的尸油,由此不难想象昨天的女尸,到底有多疯狂了。

我使劲的催了我爷一口吐沫,直接哇的一声开嚎,我爷听到了我哭,脸上面都是愧疚的神色。

“我的乖孙子啊,你不要哭好不好,你要什么给我说,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不要在哭了,我会心疼的。”

其实我知道我爷迫于无奈,为了村子里的老百姓着想,才会让我和尸体睡觉的,其实就是为了镇压尸体。

事情已经过去了,可是我一直都想要学习我爷的画鬼之术,可是一直我爷都不肯教我,这一次是一个转机。

“让我原谅你也可以,不过你要交给我画鬼之术。”我大着胆子把握心里话说了出来。

画鬼之术不仅可以勾画鬼魂,最稀奇的就是还可以知道鬼魂的下落,当然了前提是完好无损的鬼魂。

要不然死一次村长的一魂一魄,我爷早就找出来了,也不会最后让我去做卧底,害的张寡妇离我而去了。

我爷估计没有想到,我会提出来这样的条件,犹豫不决,不停地原地踏着脚步。

“你分明就是没有诚意,这一辈子我们俩个老死不相往来,我不和你一起住了,我要去找王大叔。”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掐住了我爷的命脉,也就是我爷的软肋,王大叔可是我爷的仇人。

再加上我现在会唱一点鬼戏,我去了以后王大叔也会收留我的,我爷终于沉下来了老脸。

“小童,交给你可以,不过你要记住,不可以轻易的向外界流传,要不然一定会引火上身的。”

我一听有希望,哪里还会犹豫,直接就答应了下来,还恭恭敬敬跪在了地上,给我爷行了一个拜师礼。

我爷则告诉我,现在不能交给我,必须要先去城里一趟,我爷进屋收拾东西去了。

二黑子不要脸的凑到我的面前,“小童,告诉我昨天舒不舒服,是不是和大活人感觉不同啊。”

我眯缝着双眼看着猥琐的二黑子,“你真的想要知道,你回去把你老婆给弄死,不就亲身体验了。”

二黑自找没趣,只好坐在院子里发呆,我感觉裤裆隐隐作疼,跑到屋子里脱下来了裤子。

我差一点没有吓昏了过去,肿的老大了,我立刻去找我爷算账,不过老人家告诉我正常反应没有事儿。

我们三个人坐上了公交车,就往城里赶往,第一次去往城市里,心里说不出来的兴奋。

我爷也很少来城市里,都说城市里比较乱,公交车上面小偷多的是,所以我们三个人挤在了一起。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