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女主张寡妇男主瓜娃子的小说_走阴人小

发布时间:2018-09-12 18:05

花生小编推荐男频小说走阴人,走阴人小说是作者醉酒天仇的一本灵异小说,小说主角为瓜娃子张寡妇,瓜娃子张寡妇小说精彩片段:手里还拿着擀面杖,对着刘大奶的身体就是猛抽,“你都已经死了,我还好心好意给你唱鬼戏,你就这样报答我的。”看样子我爷是真的气坏了,在我的印象里我爷还是头一次发了这么大的火气,可是刘大奶就感觉不到疼。

走阴人

推荐指数:8分

《走阴人》在线阅读全文

走阴人第十八章死气

二黑子脸色一变,立刻哭丧着脸,“老哥,我就在上个星期,在隔壁村拿了寡妇一枚戒指。”

二黑子把自己的手指头伸了出来,果不其然中职生免有一个红色的戒指,不过怎么看怎么邪性。

“赶紧给人家寡妇送回棺材里,要不然会缠你一辈子。”我爷用不可抗拒的命令说道。

二黑子脸色难看说什么都不敢一个人去,没有办法我爷让我留在家里,自己带着二黑子去看一看的。

我一个人回到屋子里,却发现地面有几根黑色的脚印,而且还弥漫出来刺鼻的臭味。

我捏着鼻子就要跑出去叫我爷,却发现墙壁趴着一个老太太,对我露出来诡异的微笑。

不就是已经死去的刘大奶,我当时头皮一阵发麻,想要逃出去可是双腿压根就不听我的使唤。

就好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重,“爷爷,刘大奶又回来了,你赶紧过来我好害怕哇。”

终于拼尽了最后一丝的力气,我终于喊出来了这么一嗓子,我爷怒气冲冲跑了进来。

手里还拿着擀面杖,对着刘大奶的身体就是猛抽,“你都已经死了,我还好心好意给你唱鬼戏,你就这样报答我的。”

看样子我爷是真的气坏了,在我的印象里我爷还是头一次发了这么大的火气,可是刘大奶就感觉不到疼。

嘴里始终嘀咕了一句,“我要听鬼戏,我要带小童走。”我爷手里的擀面杖都被抽断了。

我爷哪里还会和刘大奶客气,直接从客厅里拿出来人皮鼓,就要来一段驱鬼镇邪的鬼戏。

刘大奶一看不妙,不再多做停留,直接就嗷的一嗓子,就从窗户爬了出去,黑色的血染红了窗户纸。

“以后再敢来我家纠缠我孙子,让你魂飞魄散。”我爷使劲的啐了一口,然后把我搂入了怀里。

我爷赤着脚,手里拿着红色的灯笼,我则抱着一只大公鸡跟在我爷屁股身后,二黑子紧张地在前面带路。

“到底还有多远啊,马上我的引魂灯就要熄灭了。”我爷砸吧了一下干瘪的嘴巴,看了一眼引魂灯。

“马上就到了,就在隔壁村的小山包。”二黑子擦了一把冷汗,还安排我爷生气不管自己了。

我其实也挺佩服二黑子胆量,居然连死人的戒指都敢偷,简直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十分钟的时间,我们三个人来到隔壁村小山包,这里面到处都是坟墓,没有办法农村就是这个样子的。

走着走着,我忽然听到咔嚓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我脚丫子给踩断了,我疑惑低下脑袋一看。

这一看不要紧,差一点没有把我的魂给我吓出来,居然我踩断的是一个白森森的骨头。

这里除了死人的骨头,还会有什么骨头,我爷立刻推开了我,然后恭恭敬敬捡起地上的骨头。

“莫怪啊,孩子不懂事儿,不知道你在这里。”我爷嘀咕了一句以后,居然让我跪下给骨头磕三个响头。

这里面水太深了,也许你一个不留神,就会得罪某一个死去的灵魂,所以我的心那是七上八下的。

哪里还会有任何的废话,刘大奶来找我已经够我受的了,如果在得罪一个亡魂,我还要不要活了。

跪在了地上,连续磕了七八个响头,也就算我是真心实意给骨头赔礼道歉,只要不来找我麻烦就行。

我爷嗤笑了一下,“小童,不需要这么讲究的,其实他们比我们活着还要累,变成了孤零零骨架子在这里受罪。”

我爷继续说道,“等我抽空的,就叫上捡尸官来这里,帮助这一些人把骨头给第二次埋葬。

捡尸官也是一个行业,听说捡尸官有经验的,可以和鬼魂连接在一起,和鬼魂沟通,然后完成为了的心愿。

“爷爷,这一些骨头架子,就没有自己的子孙后代。”可以说我的心里十分的好奇了。

我爷叹息了一口气,然后告诉我,这一些骨头架子都是时间太久了,自己的子孙后代都忘了,有的则是绝户坟。

在这里我解释一下,什么叫做绝户坟,有的人家没有人活在人间了,没有子孙后代,被称之为绝户坟。

这一些绝户坟又可怜又可悲,每一年清明节,都会和别的坟墓抢一点纸钱,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爷就遭遇过。

不过这已经是后话了,就在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血印子之时,忽然听到了声音,这是一种男人的喘息声。

还伴随着女人的娇喘,很明显这一种声音就是交配发出来的,自打我和张寡妇破了那一层关系以后。

我对这样一种声音,简直太有感觉了,让我不由自主想到了皮肤光滑,屁股挺翘的张寡妇。

可是真是奇怪了,这里面全部都是坟墓,怎么会有男女交合发出来的声音,我爷脸色阴沉的可怕。

一边的二黑子砸吧了一下嘴唇,“我的小乖乖,这是哪个村子败家娘们,偷男人都偷这里来了。”

我爷说了一句过去看一看,我的心里也是好奇,在农村野战看得不少,可是在坟墓第一次看见。

越往里面走,我的心里越是吃惊,因为我看到了十米开外,一个大红棺材不停地晃动着。

到处都是挖出来的泥土,地上面还散乱着男人的衣服,最要命的我看到了一件寿衣。

棺材里的尸臭味,让我差一点吐了出来,可是男女喘息的声音,就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

“哪里来的王八羔子,做了这么丢八辈祖宗的事。”我爷皱着鼻子,猛然大叫了一声。

棺材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静的有一点出奇的吓人,就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可以听得到。

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光着身子从棺材里站了起来,身体上面还有黑色的石油,反正就好像是从茅屋出来的一样。

我捏住了鼻子退后了几步,“你管我是哪里来的,多管闲事信不信老子弄死你们。”

这分明就是一个不讲理的大混子,胳膊上还有一处纹身,只不过看起来有一点死气沉沉的。

我爷叹息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你这个麒麟纹身,估计你活不过今天晚上,不过最多三日必死无疑。”

大混子骂骂咧咧穿好了衣服,来到我爷的身边,居然在我爷的眼睛上面晃悠了几下手掌。

“哈哈,我说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原来是老瞎子。”很明显大混子知道我爷的身份。

不过饶是如此,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尊敬,我想要上去理论,不过看到混子手里的匕首,我又停了下来。

“老不死的,千万不要把今天看的事情说出去,否则的话你就好像是这一具尸体一样。”

大混子吼完了以后,直接把匕首插进了尸体的肚子,然后威胁性的看了我们一眼,连衣服都不要了。

大混子刚走,我就发现棺材里居然颤动了一下,我爷大吃一惊,赶紧一把抢过来我手里大公鸡。

“小童,你用引魂灯照一照,棺材里面的情形。”我颤巍巍接过我爷手里的引魂灯。

大着胆子往棺材里这么一照,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我看到棺材里躺着一个光着身子的女尸。

可是女尸居然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肚子,惨白如纸的小脸,居然露出来了疼苦的表情。

我的引魂灯直接掉在了地上,一瞬间就燃烧了起来,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息这粗气。

“爷爷,这个女尸居然有疼感,她有表情。”我的声音夹杂着一丝的颤抖,都快要哭了出来。

“不好了,一定是刚才的大混子,把身上面的人气传染给了尸体了,这是要诈尸的啊。”

诈尸以前我跟着我爷也见过一次,可是那是因为一只猫引发出来的,可是沾染人气诈尸我是第一次听到。

“你们快点看啊,尸体从棺材里坐起来了。”就在我和我爷商量对策的时候,二黑子大叫了一声。

连滚带爬的跑出去十米开外,我硬着头皮看了过去,我就看到尸体真的缓缓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双手平举着在自己的身前,脑袋咔嚓一声,僵硬的转过脑袋看着我们,居然是对我们诡异的笑着。

“爷爷,尸体居然在笑。”我连滚带爬想要远离这个棺材,简直太吓人了,可是我爷却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小童,不要害怕,有我在这里,用公鸡血偷摸在尸体每一个部位,记住哪一个部位都不可以遗落。”

我听完了我爷不容置疑的语气,我都要哭出来了,我真的是快要吓尿了,可是我爷这么相信我,不能让他失望。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爷咔嚓一声扭断了公鸡的脖子,血液不停地滴落在土里面。

“不要再发愣了,要不然附近的村子都要遭殃。”该死的大混子,自己做的坏事儿,还要我给他擦屁股。

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身后感觉冷嗖嗖的,硬着头皮接过来了公鸡,一步步的靠近棺材。

死一般的寂静,可是我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个尸体也在看我,好像是不要我靠近一样。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