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许你倾世温暖时静_许你倾世温暖时静小

发布时间:2018-09-12 17:37

许你倾世温暖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厉南城和女主商萱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贱人,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啊,砸死你,我砸死你……”那包装精美的花束里,不是什么玩偶,全是臭鸡蛋,那人神色狰狞。这哪是什么粉丝,这是黑粉,是仇富。

许你倾世温暖

推荐指数:8分

《许你倾世温暖》在线阅读全文

许你倾世温暖第十章黑粉

当时我的身边跟着舞蹈团里的团长,团长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我们一起坐在台下,台上正是白鹤舞蹈团独创舞蹈《红舞鞋》。

厉南城坐在我的后面,他拍了我的肩膀,眉头深锁,“你在在这里?”

我回头,看见了他和妹妹坐在一起,坐姿亲密。

顾纷妃宣誓主权抱紧厉南城的手臂,她脸颊绯红,笑眯眯的看着我,在我看向她时候,她立即转过头,轻轻的拧了拧厉南城的手臂。

“你怎么能这么问,看我姐姐身边这位男士,应该是母亲给她安排的相亲,姐姐也不年轻了……”顾纷妃只比我小一岁,看起来却比我年轻许多。

她有恃无恐的,不过是被偏爱而已。

我讨厌顾纷妃时时刻刻在厉南城面前给我上眼药,“你对我的事知道得这么清楚?相亲的主意难不成是你的出的?”

我很想撕破顾纷妃虚伪的脸,但我知道她是被厉南城偏爱。

没有证据,厉南城不会相信我,我不想和顾纷妃打嘴仗,看向厉南城,我不想让厉南城以为,我在外面工作,找好了退路,又不想让他误会我在相亲。

“厉太太,我们歌剧院发展潜力巨大,厉总,你们真的可以好好考虑投资的事……”团长给我解了围。

他用一副竭力讨好的模样,把拉投资的形象,树立得非常形象和生动。

“对,他是拉投资的。”我迅速反应过来,应付厉南城,他没有回答,冷漠又沉默。

他的视线一直盯着我,一直到舞蹈结束,都让我如芒在背。

“厉太太,为厉家里还真是鞠躬尽瘁!”演出结束,观众都走了,只剩下我们四个人,厉南城语调刻意而意味深长。

他讥讽的神色,让这句明明是赞扬的话,顿时充满嘲笑。

我干笑,局促的站在他的对面。

“南城,我饿了。”顾纷妃不喜厉南城和我多接触,挽着厉南城的手臂,带走了他。

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我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我还记得团长的解围,打起精神,“谢谢你团长,我拜托你一件事可以吗?”

“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团长想也没想,笑呵呵的点头答应,“男人应酬很正常,网上的八卦我是不相信的,看厉总瞪着我的眼神,我就知道你们感情很好。”

这大概,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笑话了。

表演结束,并不意味着事情就结束,后台的舞蹈演员们,需要开会,研究在台上表演的不足,并一次次去纠正。

白鹤舞蹈的舞蹈家们,多世界各地到此演出,能留在团里的不多,但要是能得到他们的指点,也是非常让人受益的。

我也没有走,跟着前辈们听舞蹈家说他们的经验,听得太入迷,准备回家才发现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我匆匆的走出剧院,刚上马路,就听到有人在叫我。

“顾商萱。”声音是从一辆黑色的轿车里发出,我走到车前,忽然那辆车的灯光,光芒照得我差点儿睁不开眼。

厉南城坐在车厢的后座,锐利的视线深邃又充满怀疑,讥笑的看着我。

“谈投资?你是把自己投资出去了吗?”厉南城猛地踹开车门,他从车上走下来,一步步朝我走来。

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我……我无聊,就在这边散了一会儿步!”

“这么拙劣的借口?”厉南城走近我,手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抵到车身上,他咬牙切齿,愤怒到眼睛发红,“你是不是以为,我像你一样没脑子?”

我被掐着脖子,几乎无法呼吸。

如果只是从背影看,仿佛是连城抱着我,在吻我,可是我看到他阴沉的双眸里的愤怒,仿佛看见他真的想要掐死我。

“咳咳咳……我……我是这个舞蹈团的团员,今天只是……只是在工作!”

厉南城对这话本是不相信的,只是出了一个意外。

“你是……那天跳《断桥》的女生吗?我是你的粉丝。”怯生生的声音在我和厉南城的背后响起。

厉南城放开了我,和我并肩站在车门边,清冷的脸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耳朵却竖起,搜集信息。

期间,还遇到了同样很晚下班的舞蹈团的同事们。

同事们见过厉南城,和我打了招呼,才离开。

有粉丝来歌剧团外等喜欢的爱豆,这在歌剧团屡见不鲜,毕竟,白鹤舞蹈团的舞蹈家们,享誉国内外。

连我也有了小粉丝,我很开心。

“我太喜欢你了,这束花请你手下。”粉丝羞涩的走到我跟前,她抱着的是一束玩偶花,晚上天很黑,而厉南城开着的远光灯又太刺眼,这一对比之下,视线就不清楚了。

“谢谢你,我以后一定会努力的。”我拿过花,手一滞,粉丝并没有把花递给我,我愣了愣,看过去,忽然“哐当……”一下,脑门一疼,被砸了,臭鸡蛋汁流出来,味道萦绕在鼻尖,让我几欲做呕。

“贱人,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啊,砸死你,我砸死你……”那包装精美的花束里,不是什么玩偶,全是臭鸡蛋,那人神色狰狞。

这哪是什么粉丝,这是黑粉,是仇富。

我被砸懵逼了,粉丝看见厉南城,看见我们身后价值数百万的车,神色越加的癫狂,她伸出手,就朝着我的脸抓过来。

“你放开她!”厉南城神色冷凝,气势全开,他一脚揣在黑粉手腕上,“小心点!”

他把我拉了回来,却不曾想,这个举动,彻底的激怒了黑粉。

黑粉拿出了一把刀,疯狂的朝着厉南城刺过去,眼看就要刺到他手腕,我想也没想,直接扑上去,推开厉南城,那刀,直接捅到了我的肩膀上。

“活该,臭贱人,这是教训!让你抢我家花花的机会,拿着你的臭钱给我滚出白鹤舞蹈团!”黑粉太激动了,语无伦次,别刺激之后,把刀子从我身上拔了下来,想要再次刺向我。

厉南城眉宇间闪过焦急的神色,他从黑粉的话中,抽丝剥茧,发现了真相。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