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江北墨顾南烟by璇箫_少帅娇宠童养媳璇箫

发布时间:2018-09-12 17:37

连载中小说少帅娇宠童养媳是来自有书阁平台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为璇箫,少帅娇宠童养媳璇箫精彩节选:江北墨低头,嘴角噙着不怀好意的笑,却也转瞬即逝,他如墨的瞳孔看向了远方,声音沉沉如敲鼓,“周公之礼都提前行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少帅娇宠童养媳

推荐指数:8分

《少帅娇宠童养媳》在线阅读全文

少帅娇宠童养媳第九章 帮我洗澡

江北墨低头,嘴角噙着不怀好意的笑,却也转瞬即逝,他如墨的瞳孔看向了远方,声音沉沉如敲鼓,“周公之礼都提前行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他说的云淡风轻,在顾南烟的角度看过去,刚好他坚毅的一张脸棱角分明,独独没有半分感情。

顾南烟的心猛地揪着疼了一下,他真的对自己没有感情,只是因为那晚……的事,负责吗?

她脸上的热度快速散去,就连抓着江北墨手臂的手也渐渐渗透出丝丝凉意来。

江北墨敏感又警觉,只是不动声色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在进了大厅准备上二楼时,他轻声询问道:“你哪里不舒服?”

顾南烟不言语,一双水灵清澈的眼睛眨巴着,随后眼睑低垂,往江北墨怀里又缩了几分。

江北墨脸颊上的肌肉因为他用力过度咬牙而紧绷,他一张脸阴沉的可怕,周身都散发着冰凉骇人的气息。

他的小女人在醉红楼经历了什么,她看着他的时候,眼里都有浓浓的恐惧。

有江老太太提前吩咐留在江北墨房里的佣人,看见江北墨杀气腾腾地从楼梯拐角出现,吓得浑身发软,连话都说的磕巴。

“少爷,江老太太吩咐我们……留下来照顾少爷。”

至于佣人口中“留下来”这三个字意味深长。

江北墨知道,祖母的心思,自然不希望他娶顾南烟。

可一旦他认定的事情,谁还能阻止得了?

他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快速地将顾南烟抱进自己的房间里,小女人全身不自然的扭动,像一条灵活的泥鳅,在他内心生生燃起了一把火。

屋内有精致的吊灯散发出赤白的光芒来,照射在顾南烟白皙的脸颊上,江北墨直勾勾地盯着她脸上的红印,若有所思。

“少爷,我没什么事,大婚之前,新郎新娘见面不吉利,我还是先回……我的房间了。”

顾南烟声音细小,却还是一字不落地灌进了江北墨的耳朵里。

他站起身,直接脱掉了自己的外套,随意地丢在了床上,刚好盖住了顾南烟娇小的身躯。

这个小女人果然可爱的紧,她双眼一眨不眨看向天花板,压在后腰下方两只轻微颤抖的手却出卖了她。

江北墨自知,这个小丫头对那晚发生的事心有余悸,所以在害怕。

他俯身下去,一张脸在顾南烟面前无限放大,眼睁睁看着小女人紧张的闭上了眸子,江北墨唇角才扯开了一抹弧度。

“你在害怕我?”

他倏地抽身离开,根本没有要听顾南烟答案的意思,就指了指房门口胆战心惊等待的佣人,他邪肆一笑,“还杵在那儿等着给本帅画春宫图?”

佣人连连摇头,直直向后倒退,江北墨就是踩着军靴一步步逼近,直至佣人完全站到了走廊里,他才解开衬衣的一颗扣子,漫不经心地说道:“回去告诉祖母,我的房事就不用祖母操心了。”

他可不想床上的那个小女人整日胡思乱想,还动不动就身陷险境。

今日他在锦官城,还可以肆无忌惮的去救人,倘若他没有在,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房间里恢复静谧,顾南烟几乎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她身体僵硬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脑海里全部是那天晚上疯狂的旖旎画面。

以至于她的脸在不经意间就又沾染上了一层诱人的粉红,江北墨坐在床旁的椅子上,发出巨大的声音来。

此时,窗户开了一扇,有微凉的风从那个缝隙里悄悄吹进来,撩拨着他们两个的感官。

江北墨轻咳一声,声音不怒自威,“我累了。”

顾南烟娇小的身躯终于动了动,露出了疑惑的眼神,所以呢?

男人带着粗重的呼吸慢慢靠近顾南烟,她立即闭眼,“少爷,还请注意分寸。”

她口不择言,话音刚落,手臂就被江北墨牢牢钳制住了,顾南烟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挣脱出来,还是无能为力。

看到床上的小女人鼓着腮帮子,江北墨的一颗心突然就柔软的一塌糊涂,他嗤笑道:“帮我洗澡。”

什么?

顾南烟一个机灵就坐直了身子,她要是还和江北墨共处一室,迟早引火上身。

她眼神闪躲,不断给自己洗脑,一定是听错了!

江北墨有开始不正经地解开第二颗纽扣,性感的小麦色胸膛若隐若现,刺激着顾南烟的视线。

他抬手揉了揉小女人的长发,眼中的宠溺几乎快要溢出来,“怎么,不愿意?”

顾南烟摇头又点头,她还没在自我矛盾里挣扎出来,就被江北墨抱着进了浴室。

是直接被丢进了浴池里,溅起的水花刚好湿了江北墨身上的衣服,他迈开大长腿,慵懒地靠进去。

“少……少爷,我先走了,你洗澡应该不用我伺候。”顾南烟闭着眼睛说话,但是她感觉到有一双大手在她身上不断的游走,下一秒,她身上的衣服就被完全扒下来。

这是她第三次一丝不挂地在他面前。

她轻声嘤咛,让江北墨喉咙不自然在的滑动,他利落地放出热水,将顾南烟捞进自己的怀里,借着哗哗的水声,他难得揶揄她,“小女人,是你先勾/引我的。”

她哪有?

顾南烟小嘴瘪着,完全被动。

她有千言万语想问他。

比如,江北墨是不是和容瑶情投意合,那她夹在他们中间,岂不是特别碍眼。

再比如,把她从醉红楼接回来就让她洗澡,是不是觉得她进了那种烟花之地,早已经被别的男人玷污。

可这些话到嘴边,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担心自己听到残忍的答案。

江北墨狭长的眸子完全闭上,他满脸疲惫,顾南烟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都毫无察觉。

他连睡着的时候,眉头都是蹙成一团的。

顾南烟抿唇,大着胆子将自己的手向江北墨伸过去……

眼看就要碰上他那黑色浓密的眉毛,江北墨突然睁眼。

顾南烟的手就那样僵在半空里,久久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合适的地方。

她窘迫,瞥脚的解释,“你别皱眉。”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