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闫御夏沐小说_闫御夏沐唯有真心可换情

发布时间:2018-09-12 17:12

这本已完结小说唯有真心可换情讲述了主人公闫御夏沐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兮小然的倾心巨作,唯有真心可换情精选篇章:夏沐脑海里只有那句“闫御的胳膊”,她脚步匆匆的找到管家,“陈叔,立即找人热水,并且准备干净的纱布!”

唯有真心可换情

推荐指数:8分

《唯有真心可换情》在线阅读全文

唯有真心可换情第45章 我要照顾他

夏沐意兴阑珊,“最近家里有点事,没有想玩的心情。”

“是跟闫御有关系吗?”

有关系吗?答案是肯定的,可是又为什么跟他有关呢?

静默的情绪蔓延了电话的两边,半晌之后,翩然才轻声问道,“小沐,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怎么可能?”夏沐矢口否认,手指却死力的握住了牛奶杯,直到指节发白、却还在继续用力。

“小沐,你上一次这么快否认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时候了?依照你的性格,这么直接快速的否认……”

夏沐在感情上向来敏锐,她可以坦诚爱全世界,却不能说喜欢自己心尖的那个人。

可是她喜欢的不是那个人吗?那个有着深沉如水却又带着万道星芒眼神的男人。

夏沐没有心情再和翩然扯下去,她挂断电话静默的啜饮着面前的牛奶。

相遇之后的一幕幕,就好似电影一般的奇妙吊诡,却又那么自然的让人无力阻止……

夏沐思考了一天,却发现整件事情往一个她根本无法掌控的方向行进,而她无力阻挡。

浑浑噩噩之际,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陌生号码。

她没有多想,无精打采的接了起来。

“喂,夏沐?”

“……”完全陌生的声音,只是女性的直觉让她感受到了其中的敌意。

“先生,你有事吗?”

“夏沐,我们半小时之后到达。在此之间,你准备好热水和干净的纱布。”男人不屑的声音之中带着急切。

热水?纱布?发生了什么?

“什么意思?”夏沐心下一紧,她手指握紧手机,“你到底是什么人?”

“不想要闫御的胳膊,你就别准备!”

夏沐脑海里只有那句“闫御的胳膊”,她脚步匆匆的找到管家,“陈叔,立即找人热水,并且准备干净的纱布!”

“好!”管家看她面有急色,答应着就步履匆匆的赶去准备。

夏沐大步走到院子里,来回踱步的等待着。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陌生的帕加尼以旋风一般的速度停在她面前。

虽然想过了各种画面,但是当车门打开的时候,她原本就苍白的面色更加的苍白。

血,满身的血。让她心底不自觉的颤抖,他究竟遭遇了什么?

他被人扶起,左臂在身侧以某种诡异的方式扭曲着,似乎还有着筋骨的裸露?

夏沐站在那里,好似被人掐住了咽喉。

“他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照理说,他不过是个商人,没有理由会受到这么惨烈的伤。

“高速出了车祸。”娃娃脸的男人轻描淡写的说着,清冷的声音里清晰的表达着他对夏沐的敌意。

高速?她不懂。

“如果不是你,他昨晚怎么会突然跑回来,然后一大早又赶回去?”娃娃脸的男人气鼓鼓的看着夏沐,好似她是红颜祸水。

夏沐懂了。

昨晚,其实他的事情还没有办完。

陡然升起的情愫,如火焰一般炙烤着她的心脏,让她无力阻止。

是欣喜,也是忧伤,他们之间究竟算什么?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闫御躺在他的卧室。

“出去。”娃娃脸男人对着夏沐冷声说道。

“在熙!”

夏沐顺着声音看过去,男人冰冷沉静的眼眸正望着她。

“让他留下。”

男人冰冷的声线拨动了夏沐最柔软的地方,却又刺挠了在熙。

在熙冷冷的瞪了他们一眼,手脚麻利的开始给闫御处理伤口。

这时候,夏沐才发现、只是看上去血染得层层叠叠,其实闫御只是左手臂受了伤。

处理完伤口,夏沐立刻给在熙递上毛巾,“在熙?他怎么样了?”

“你不会看?”在熙接过毛巾擦拭着额头的汗滴,声音里却松了口气。

夏沐微微皱眉,抿紧的唇却一句话没有说。

“我没事。”闫御沙哑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只是手臂受到了撞击,在熙的医术很好,不会有事的。”

他淡淡的看着夏沐,平静的眼眸里好似包罗万象。

“还有力气泡妹子,我显然是白忙活了。”在熙冷漠的看了他们一眼,转身离开。

随着门咣当一声,卧室里只剩下闫御和夏沐。

一时间,沉默弥漫了整个空间。

好半晌之后,夏沐才颤声说道,“你昨晚是为了我赶回来的?”

“我不想回来看到一座冰冷的屋子。”

他说的轻描淡写,却在夏沐心里激起万千浪潮。

她低头看着他被层层包裹的手臂,“疼吗?”

声音软糯,好似春雨将人的心也融化了。

闫御心下微动,抬眸看着夏沐。她眸底有着浓烈的疼痛,温柔的眼底,说不出的让人着迷。

他眸光渐深,笃定的说道,“你在关心我?”

这句话虽然是问句,但是语气却非常的肯定。

沙哑的声音,性感。

眼神,更是仿佛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

“当然”二字,夏沐瞬间就要脱口而出。可是,门再次被推开,夏大宇从外面冲了进来。

“小御,你怎么了?你怎么受伤了?”夏大宇扑到床前,两只大眼睛看着闫御,泪水扑簌簌的落了下里。

未出口的话都咽了回去,她伸手抱住夏大宇,“大宇乖,不要吵小御,他需要休息。”

夏大宇的小脸上满是泪痕,“妈咪,小御一定好疼好疼,大宇好心疼小御。”

夏沐摸着夏大宇的脑袋,低头看了眼、眼眸深沉的闫御。

可是,再多眼、他们也只是彼此的路人而已。

心疼,轮不到她。

她沉声,“他没事,会好起来的,大宇不用伤心。”

这话是无可反驳的事实,却也冰冷薄情。

“可是小御现在好疼啊!”

夏沐将夏大宇抱起来,“那我们就不要打扰他休息了,他休息的好、会好的更快。”

她的心仿佛在被凌迟。

夏大宇认真的看着夏沐,声音里全都是坚定。“我要照顾小御!”

“你怎么照顾他?”

“我生病的时候,妈咪陪着我、我就感觉好很多。所以今晚我要陪着小御,妈咪也要陪着小御!我们一家三口睡在一起!”

夏沐,“……”

闫御看着他们母子可爱的模样,眼底映出一抹暖意,“那么,晚上就拜托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