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唯有真心可换情闫御夏沐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2 17:12

已完结小说唯有真心可换情是著名作家兮小然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闫御夏沐,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唯有真心可换情精选篇章:“互不干涉?好聚好散?”闫御眼神眯了起来,捏住夏沐下巴的手指突然使力,然后低头吻上了那微启的红唇,将她所有的脏话全部吞咽入腹。

唯有真心可换情

推荐指数:8分

《唯有真心可换情》在线阅读全文

唯有真心可换情第42章 离他远一点

“互不干涉?好聚好散?”闫御眼神眯了起来,捏住夏沐下巴的手指突然使力,然后低头吻上了那微启的红唇,将她所有的脏话全部吞咽入腹。

闫御的吻很霸道,直到夏沐气喘吁吁的时候,闫御才抬起头,只是冷漠的眼神里充满了自制。

夏沐被吻得整个大脑变得七荤八素,眼眸之中更是有了层淡淡的水雾,看上去极为魅惑。

“你放开我……”夏沐清晰的感受到男人此时的坚挺抵着自己的臀部,不适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扭动臀部危险。

他的每一个呼吸,每一个动作,无不彰显着对她的势在必得。

这样的他,夏沐倏然觉得异常陌生。

她,必须离开!

只是,还未来得及挣脱分毫,就被闫御厉声喝止:“别动!”

夏沐咬着嫩唇,真的就不敢继续妄动。

该怎么做呢?

夏沐不知道,闫御将她的每个眼神都深深印在了脑海。

猝不及防的吻,落在了夏沐的额头。

一点一滴,有些微凉,却让人觉得又异常火热。

总之,夏沐觉得,这一切竟觉得有些害怕。

夏沐不知该怎么做。

“闫御,到底要怎么做,你把才会放过我?”她问。

闫御的动作,因为她的这句问话,倏然一怔。

但炽热的眼眸明显彰显着,他此时根本没有多余的空暇来讨论这个问题,“我只是觉得,让我们的关系坐实,是个不错的决定。”闫御低沉他说。

让他们的关系坐实?

他们的关系,如何坐实?

他们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夫妻。

还是他的意思是,要了她的身体,却也让她的理智彻底回归才算是才算是名副其实?

可她,并不是他心中的那种女人。

心,突得凉了一截。

不知哪来的气力,夏沐蓦暮地一把推开闫御,往门口奔去。

可是她的手堪堪握到门把手的时候,闫御从背后抱住了她。

“放开我……”夏沐低低的声音里带着点哭腔,好似在恐惧什么。

闫御低头亲吻她,低沉的声音传入她耳中,“答应我,离秦逸远一点。”

夏沐抓着门把手,贝齿死死的咬着自己的红唇,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离他远一点,我放你走。”

“好!”说完,夏沐便逃开闫御的钳制,落荒而逃。

走进浴室,她打开水龙头,让流水的刷刷声充斥在整个空间。

但是,这纷扰的声音却让她本就乱了的心,更加混乱。

将浴室门反锁,身体靠在门板上,夏沐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仍在不停地颤发抖。

刚才的感觉太危险了……只差一点点,那个男人就要将她生吃入腹。

男人火热的眼神让夏沐全身都在发烫,她突然发现自己对他毫无抵抗力。

想到这里,她垂下眼眸。

如果说秦逸绝对不会娶她,那么闫御呢?

百日之后,他们会是怎样的一副境地?――

一晚上,夏沐睡得并不安稳,梦里总是出现一双冷沉却闪亮的眼睛。她拼命跑过去想看清楚眼睛的主人,却一次次的在迷雾中失去方向……

晕晕沉沉醒来的时候,天光还没有大亮,静谧的空间里连呼吸声都无法隐藏。

院子里陡然响起的引擎声让夏沐皱起了眉头,她轻手轻脚的下地、走到窗前恰好看到闫御的黑色法拉利绝尘而去。

这么早,他去了哪里?

陡然进入心底的问题让夏沐蓦然一惊,什么时候会这么在意他的去留?

垂眉想将人从自己的大脑里赶出去,可是昨晚发生的一幕幕却像过过电影一样在大脑里闪过,脸颊烫红。

……

三天,闫御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无声无息。

如果不是这座庄园好好的矗立在这里,夏沐会觉得自己不过是做了一场春秋大梦,那个人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夏沐回到庭院的时候,看到正中央停了一辆黑色的古斯特,闫御回来了?

她快速移动脚步走进客厅。

一个年约五十岁的男人坐在沙发上,阴沉的脸上有着说不清的晦暗,鬓边的白发显示着岁月的痕迹。更重要的是他自带的气场,不怒自威。

饶是习惯了自说自话的夏沐,呼吸都轻了几分。

男人淡淡的看了夏沐一样,低沉的声音如冰刀一般刮过夏沐的耳际,“你就是夏沐?”

夏沐的长指下意识的抓紧了手包,后背挺直的略显僵硬。

她抬眼看向陌生的男人,清凉的眼神却是淡定而直接,该来的总是逃不掉的。

“来之前你应该已经确认过我的身份了吧?”夏沐自然的撩了一下海藻一般的长发,她慢慢的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这些无聊的问候就可以直接略过了吧?”

男人衣着雍容,一丝不苟,是豪门标准的总裁打扮。

他眉目微沉,开门见山的说道,“我要你离开闫御。”

夏沐坐在沙发里,她的双手搭在扶手上,身体看似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却又给人一种强悍的攻击力。

她抬眸,目光扫视了一下一直站在男人身侧的年轻男子。

从他们相似的面容上可以判断出父子,可是他们跟闫御又是怎样的关系呢?

眉目捎挑,嘴角挽起一抹慵懒的弧度,“原来是棒打鸳鸯的,只是他不在,你此时的出现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

男人眉头自皱起,就没有舒展过,眸底涌动的暗流让人心惊。

但最后,他只是冷漠的说道,“夏沐,离开闫御,否则后果不是你所能承受的。”

夏沐低笑,眼眉含笑的看着男人,“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能承受后果?何况你又是谁呢?”

男人眉头的褶皱更加明显,冷漠的声音里压抑着烦躁,“我是闫御的父亲,闫挚。”

夏沐抿唇,目光出现些许惊讶,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回答闫挚。

因为她根本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是闫御的父亲!

她眼神中的惊愕,让闫挚眸色渐深,眼底流过一种阴沉的情绪。

她表现的很明白,他和闫御看上去并不像父子,这一直都是他心中的大忌。

即便闫御一直敬他如父,按照他的指令做着一件件的事情。但是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清晰地感到,他和闫御终究有着一道无法跨过的天堑。

其实这件事本就是事实,可是当夏沐的眼神如此直接的表现出她的惊讶时、一种怒意袭上了他的心头。

她抬头直视闫挚讳莫如深的眼神,“既然你作为父亲不想我跟闫御在一起,那么这件事你就该去找他谈。”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