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我的极品村嫂灿烂地瓜_我的极品村嫂灿烂

发布时间:2018-09-12 17:12

我的极品村嫂这本男频小说目前处于已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张云帆和女主秦芳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一个杀鸡的,竟然起了个这么文绉绉的名字。“没错,我这里有一批乌鸡想要卖,大概一百多只的样子,你这收不收?”张云帆问道。

我的极品村嫂

推荐指数:8分

《我的极品村嫂》在线阅读全文

我的极品村嫂004 嫂子的节省

“没事,嫂子还扛得住,现在都快走到大路上了,现在回去,不还是要走三四里地么。”秦芳挣扎着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

张云帆看着自己嫂子固执的模样,心里很清楚是怎么回事,在乡下人眼里,钱大于天,自己受点小伤不要紧,但是一年的收成是必须要卖出去的,不过他哪能看着自己嫂子,就这么一个人这么走着,连忙快走两步,追了上去。

蹲在秦芳前面,说:“嫂子,你上来,我背你走!”

秦芳哪能同意让张云帆背着,被摸个脚踝都会被说闲话,这要是村里人看到张云帆背自己,这话还不知道在村里传成什么样呢。

“小帆,你起来,嫂子还能坚持住!”秦芳拒绝道。

张云帆哪能听秦芳的,不由分说的一把将秦芳背在了背上,一只大手放在秦芳的大腿上,而另一只手则拿起地上的编织袋,大步向前走去。

接近一百斤的秦芳背张云帆背上,如若无物一般,对他毫无影响,速度甚至比之前还要快。

张云帆却不知道,他背上的秦芳,此时满脸通红,被张云帆抓住大腿,心里传来异样的感觉甚至要比之前还强烈,甚至两腿之间还传来一种从未有过的燥热感觉,让她异常羞愧。

为了缓解这种尴尬,秦芳挑起话头,说道:“小帆,你怎么会治疗扭伤的?”

张云帆随口说道:“我们在部队经常训练,像这种小伤是在所难免的,久病成良医么,我自然就学会了。”

虽然张云帆说得随意,不过秦芳却觉得心酸无比,这小帆在部队到底受了多少苦?

山路非常的崎岖,张云帆虽然说健步如飞,不过来往摇晃的也是难免的,而且一只手抓住秦芳的腿,不太稳定,他也害怕不小心让秦芳摔下去,那就伤上加伤了。

于是说道:“嫂子,你搂紧点,别掉下去了!”

“嗯!”

秦芳点点头轻轻用手勾住张云帆的脖子,上半身还是尽量跟张云帆保持距离,以免亲密接触。

不过山路这么崎岖,身体碰撞是难免的,经常会一下两下的碰撞在张云帆后背之上,时不时的摩擦,张云帆感觉到每次撞击,就有两个点触碰到自己的后背。

这张云帆也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这两个点分布的那么均匀,稍微一想就明白是什么情况了,一时间他有些后悔了,自己太莽撞了,竟然就这么背起了嫂子。

同时心中却又有些心酸,自己嫂子竟然连那玩意都不买,这一切都是为了省钱。

自己身上的变化,秦芳自然清楚无比,心中暗暗默念:他是自己小叔子,自己的小叔子。

不过越是这样,她的反应越加的强烈,毕竟她也是个正常女人,有某些方面的需求也是很正常的。

幸好这段山路不算长,就在秦芳忍不住要求张云帆将自己放下来的时候,这段山路终于走到头,来到了大路边,张云帆将秦芳放了下去。

在道边等了没多久,两人就上了前往镇子的小客车。

清水镇是张家村周边最大的一个镇子了,因为最近流行城市里流行什么农家乐,所以前来旅游的城里人也比较多,张云帆觉得像自家这种人工饲养的乌鸡,应该很好销售。

秦芳终归还是个乡下女人,没见过太大的世面,之前只是因为着急,一时冲动就想来镇上销售乌鸡,可到了镇上却两眼发黑,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销售乌鸡。

而张云帆成为了秦芳唯一的依靠和主心骨,于是问道:“小帆,咱们去哪卖乌鸡?”

张云帆想了想说道:“咱们先到镇上的农贸市场看看,有没有收乌鸡的。”

“好。”秦芳答应下来。

两人在镇上打听了一下,镇里最大的农贸市场的位置,匆匆的赶了过去,本来张云帆害怕秦芳脚伤加重,想要继续背秦芳,不过被秦芳拒绝了,毕竟像之前那样子,实在是太羞耻了。

虽然秦芳受伤,走的有点慢,不过半个小时之后,依然走到了农贸市场,问准了卖活家禽的摊位之后,直奔目标。

张云帆走进家禽店,看到整个店铺就有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背着身子在忙碌着什么,张口询问:“老板,请问下,你们这里收乌鸡么?”

“不收!”男人头也不回的说道。

“老板,你可以看下,我带了样品过来,这乌鸡绝对不是吃饲料长大的,肉质鲜美……”

“妈的,你听不懂人话是吧,老子说了,不要!”

男人转过头,露出一张满脸横肉的脸,手上还举着一把沾着血的菜刀,看起来凶神恶煞,吓得秦芳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差点再次摔倒在地。

张云帆看着男人这幅模样,眉头微微一皱,张口说道:“哥们,不要就不要,那么凶做什么,再说你这个模样,应该不是老板吧,让你们老板出来再说吧。”

男人本来凶神恶煞,当扭过头看到秦芳和张云帆的时候,立马收起了之前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脸上堆满了笑容,这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小兄弟,我就这这家店的老板朱文学,你刚才说要卖乌鸡是吧?”

朱文学?

一个杀鸡的,竟然起了个这么文绉绉的名字。

“没错,我这里有一批乌鸡想要卖,大概一百多只的样子,你这收不收?”张云帆问道。

这朱文学,一改常态,就好像刚才说不要的人,不是他一样,笑呵呵的说道:“收,你有多少,我收多少。”

“那你看下这鸡的品质,能给多少钱一斤?”张云帆准备打开编织袋,把乌鸡放出来。

朱文学看也不看一眼,直接张口说道:“小兄弟一看就是个实在人,根本不用看,我这人也实在,不坑你,十块钱一斤,你看如何?”

秦芳一听这价格,眼前顿时一亮,要知道市场价才八块钱,十块钱那都高出市场价不少,那一百多只乌鸡,能多赚一千多块钱,连忙冲着张云帆小声说道:“小帆,这价格比市场价还高。”

张云帆在外面当了这长时间兵,感觉敏锐的很,这朱文学一开始拒绝的那么决然,现在又答应的这么痛快,而且还高于市场价,事出反常必有妖,他倒要看看这朱文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于是张口说道:“这价格可以。”

“那小兄弟你在这里稍坐一下,我去打个电话,让人送点钱过来,给你当定金!”朱文学微笑着说道,然后走到一旁开始打电话……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