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主角陈立小说在哪看_经房略地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2 15:36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陈立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经房略地,本小说阅读网提供陈立小说精彩内容阅读:“小兄弟,今天这事,我是看得心惊胆颤,还是你们年轻人有血性,折腾半天,也是饿了吧,你手脚不方便,可不要嫌弃我笨手笨脚的啊……”钱万里端着一碗养生粥,推开门走进里面的病房,陈立双手打着绷带,不方便活动,他就想亲自给陈立喂饭。

经房略地

推荐指数:8分

《经房略地》在线阅读全文

经房略地第5章

“小兄弟,今天这事,我是看得心惊胆颤,还是你们年轻人有血性,折腾半天,也是饿了吧,你手脚不方便,可不要嫌弃我笨手笨脚的啊……”

钱万里端着一碗养生粥,推开门走进里面的病房,陈立双手打着绷带,不方便活动,他就想亲自给陈立喂饭。

“钱总太客气了,我不饿不饿!”

不管这胖子对张浩然有什么企图,是不是借他也仅仅是想拉近与张浩然的关系,陈立都不会接受钱万里的喂饭:一是他还没有资格拿捏姿态,二是让一个头发往后抹得镫亮的中年胖子贴过来给自己喂饭,要有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与其让钱万里给他喂饭,他宁可这碗粥放地上,他撅着屁股去舔。

赵阳眼明手快,将钱万里手里的那碗粥给接过去,先放到一旁。

他、周斌与陈立几年的兄弟感情,做什么事倒没有什么生分的,再看钱万里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真要是递水喂饭,也该是他们这些情同手足的兄弟来做才对。

“小兄弟,跟张秘书长都是青泉人?”钱万里挨着床边坐下,热切着聊着天,说到底还想打探陈立与张浩然到底是什么关系,刚才在车里,陈立与张浩然聊得虽然热切,但他听到有用得消息实在不多。

“……我家跟浩然哥却是认识好些年了,也就是浩然哥这几年调到外省工作,联系才少些,”陈立还想知道钱万里到底是什么来头呢,将与张浩然的关系说得含糊,但也有一句没一句跟钱万里搭着茬,“钱总是做什么的,跟浩然哥也认识很久了?”

“呵呵,我就是个盖房子卖房子的。”钱万里笑着说道,虽然锦苑国际陷入窘迫的困境,但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钱万里也有他的自傲跟淡定。

房地产企业老总,上百万的进口奔驰坐驾,这在零零年的商都市绝非普通人物!

这样一号人物,在商都市应该是地头蛇似的角色,为何如此迫切想跟刚调到商都市工作的张浩然建立联系?

陈立在中原大学就读经济学,更主要是在复杂的家庭环境成长起来,对社会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成熟认识。虽然他跟钱万里才有短时间的接触,但他能观察到的信息已经足够多了,甚至都不难想象,本来应是地头蛇角色的钱万里,极可能是此前的靠山倒了或者靠不住了,遇到了什么困境,才会如此迫切,与新贵级的张浩然以及张浩然背后的罗荣民建立关系。

“钱总的那辆进口奔驰,在商都市可真不多见,钱总的公司,我说不定也有听说过。”陈立漫不经心的说道。

“锦苑国际,在商都市只能算是小企业!”钱万里能看出陈立谈吐不凡,就算与张浩然不是直系亲属,出身也绝不会简单,很有涵养的笑道。

“中大附近的那个银杏花苑,你前些天跟我提起来,是不是就是锦苑国际的楼盘项目?”赵阳在旁边正递水给陈立喝,听了锦苑国际的名头,想起陈立之前跟他提起过,插嘴说道。

见陈立、赵阳都知道银杏花苑,钱万里却有些得意,微笑着点了点头。

“就是你说的那个卖不出去、公司马上就要倒闭的楼盘?”坐在旁边一直拿手机发短信的周斌,这时候突然回过神插了一嘴。

陈立差点将一口水喷出来。看钱万里乐呵呵的肥脸骤然间拉出老长,笑着解释道:“我跟周斌在中大读经济学,前段时间写地产行业发展的论文搜集资料,到钱总公司开发的银杏花苑了解过一些情况,今天能遇到钱总,也真是有缘了。银杏花苑目前的销售状况不是很好,但周边也是高校林立,未来的发展潜力极大,钱总能将项目建在那里,眼光很独到啊,”

钱万里一身肥肉跑前跑后不停歇,陈立也是尽可能说些安慰人心的话,看钱万里脸色缓和了些,又接着埋怨周斌道,

“虽然银杏花苑周边现在发展有些滞后,但等生活配套设施逐渐完善起来,以及等市政府进一步开发周边地区,赶着来买房的人都能抢破了头,你不懂别瞎说!”

周斌这会儿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摸了摸脑袋,傻笑着就糊弄过去。

高校扩招始于九七年,商都市几所高校前几年也都赶上扩招的浪潮,老城区的校舍顿时间就紧张起来,则在省市两级政府的推动下,开始在商都市东郊集中筹建新的校区。

这时候又赶上九八年国务院正式揭开福利房分配制度改革、大力推动商品房市场发展的序幕,钱万里瞅准机会,拿出这些年的经商积累,在几所高校新校区建设的中心区域,买下一大块地皮。

银杏花苑一期就建了二十栋商品房,可谓大手笔,钱万里也想借着大学城的兴建趁机大赚一笔。然而几所高校的新校区是陆续建起来的,但对周边区域的城市改造、以及大学城配套生活、商业及高新科技创业园区域的规划及发展则停滞不前。

这也导致银杏苑一期建成后的开盘销售非常惨淡,然而锦苑国际的资金已经都陷进去,房款无法回笼,银行贷款即将到期,随时面临崩盘的危险。

陈立的安慰话再动听,都解决不了现实问题,但钱万里也不知道陈立在张浩然心目里到底有多少份量,这时候也只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实事求是的说道:“银杏花苑开盘快半年了,销售情况是不太乐观。”

陈立虽然在这时候过得淡然从容,但姥爷给他的未来人生选择只有两个,要么经商,要么就是从政,就像考入中原大学,姥爷也只给他两个专业选择,要么就读国际政治,要么就读经济学,没有其他选择。

拿姥爷的原话来,这是陈立他欠沈家的,沈家必须要有人站出来光宗耀祖,年轻一辈里就只有他是合格的人选,所以这两年来陈立也一直在暗暗的做些准备。

陈立还真是悉心研究过银杏花苑的情况。

银杏花苑销售滞后的原因,不是楼盖得不好,最主要的问题还是选址,夹在城中村之间的一块空地,周围环境错综复杂,又缺乏足够的配套生活设施,并没有太多的购房者能看得上这里。

销售滞后,资金无法回笼偿还银行债务,陷入困境的锦苑国际就只能降低银杏花苑的房价,但这样的营销策略,却将区域不断贬值的心理暗示灌输给潜在客户,并不有利于销售的改善。

当然,钱万里此时迫切想搭上张浩然的关系,陈立猜测更有可能是他身后的靠山出了问题。

“其实,银杏花苑的房子也不是卖不出去,只不过要重新包装,重新定位,运用新的营销策略,就算卖不上多高的价格,全部卖出去,我看应该问题不大。”陈立躺在床上反正没事,索性就多聊几句。

机遇这事说起来玄奥,但也没有那么复杂--别人的危机,陈立心想他要能解决好,那就是他的机遇,倘若钱万里认为他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角色,又何苦留在这里强颜欢笑?

陈立学的就是经济学,对地产行业也有足够的研究,从小的家庭成长环境,也令他在钱万里这样的角色面前侃侃而谈,绝不会心怯什么。

钱万里换了个姿势,将深陷在沙发中的身子探出起来,与陈立聊天。

不过陈立虽然说得头头是道,但钱万里并没有怎么往心里去,心里想眼前这年轻人说的话,虽是有些道理,却不过是纸上谈兵,真要把房子全部卖掉谈何容易?

他在陈立身上花心思,还是想通过陈立,搭上张浩然这条线。

钱万里听得随意,待司机送张浩然回来,他就站起来说道:“我还有些事,就让小王留下来照顾你……”

陈立知道他现在没有什么筹码去说服钱万里,但也不会让钱万里太容易在他身上就跟张浩然搭上线,那样的话,他就太没有价值。

陈立笑着推辞道:“钱总太客气了,我有两个好兄弟照顾着,钱总你再将王哥留下来,是纯粹让我们四个人斗地主,不好好休息啊!”

陈立的态度很明确,钱万里你想跟张浩然搭上线,就得亲自多往这边跑两趟,不要想派个司机就能掌握张浩然的动向……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