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主角罗晨白丞丞小说在哪看_此间山鬼小

发布时间:2018-09-12 15:37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罗晨白丞丞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此间山鬼,本小说阅读网提供罗晨白丞丞小说精彩内容阅读:令人惊奇的是这些头发色泽光亮,隐约闪着柔顺光泽,有些妖异。而这层层头发上粘着不少风干的大块杂物,看起来就像些特大号头屑,但其实不是。这些东西密密麻麻,层次、颜色全都不同,胖子用手捻起一块仔细看了看,然后胡老道跟华老他们一人拿起一块,其中胡老道手里拿的那块皮是湿皮,刚刚脱落还未曾变干的那种。

此间山鬼

推荐指数:8分

《此间山鬼》在线阅读全文

此间山鬼第11章一口棺

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一直过去很久,胖子才回过神来,但胡老道跟华老依旧盯着石盒里那东西,似乎长时间不眨眼,那眼睛也不会干涩。

四人当中只鱼鹰不为所动,自始至终笔直的站在一边,犀利的眼眸左右打量四面。

良久,华老叹了口气,触着石盒不忍放手,叹道:“这些人死的值了!”

顺他的眼光往石盒里看,那个被茂密毛发包围着的人盘坐其中,贵不可言,只是那不断呼吸起伏的肺部却让人觉得有些妖异。

整个空间里占据最多的则是他的头发,那些细密丝质般的长发一直从肩头垂到盒底,将整具尸身围起,如果把头发全部拉出来,足有数丈之长。

令人惊奇的是这些头发色泽光亮,隐约闪着柔顺光泽,有些妖异。而这层层头发上粘着不少风干的大块杂物,看起来就像些特大号头屑,但其实不是。

这些东西密密麻麻,层次、颜色全都不同,胖子用手捻起一块仔细看了看,然后胡老道跟华老他们一人拿起一块,其中胡老道手里拿的那块皮是湿皮,刚刚脱落还未曾变干的那种。

“这是……人皮!”胖子从震惊中醒来,华老丝毫不为手中东西觉得恶心,仿佛如获至宝。他跟胡老道盯着人皮良久,最后得出结论,石盒里这东西一直从下葬到如今,全都在蜕皮,从现在看来,至少蜕皮在八次以上!

胖子的震惊脸都僵住了,就连鱼鹰听到这话都忍不住眉头抽抽了下。但突然之间,众人的眼睛里出现了突兀的一幕。

尸体手中权杖与身穿丝织物因为在空气中暴露过长,竟一点点变黑,瞬间氧化变成了飞灰……

那条权杖地步的木把直接化作灰尘,只剩下上面那块石质权杖“咣当”一声掉进奇大的石盒当中,发出闷响。

华老被这一惊,回过神来和胡老道商量,石盒毕竟太大不好摆弄,他便吩咐胖子跟鱼鹰:“给我把他抬出来,再做具体研究。”

“您就擎好儿吧。”胖子嘴上搭话,跟鱼鹰两人搭手,就准备把里面的东西抬起来。

但他这时额外嘟囔了句:“按理来说,以我发墓的经验,咱们这一路走的是不是太顺了点儿啊?”

有时候乌鸦嘴真是一说就灵,胖子话音刚落,华老眉头一皱,胡老道也愣了愣,琢磨起了意思。

华老这就要呵斥胖子,但胖子的手抓住石盒内尸体唇鼻,已经来不及了。

不等他说话,石盒里那东西“腾”一声坐起来,森白的牙就咬上了胖子。胖子急了,这盒子太大根本没办法使劲,被这一下起尸咬住胳膊急的他大吼一声。

这家伙当机立断,眼看那双死尸手臂就要抓来,猛飞起一脚出踹向尸体额头,鱼鹰趁势赶来一刀切去胖子衣袖,还好,尸口里只是咬住他衣袖,但石盒里那家伙一点不给人留余地。

张口间一口尸气喷出来,胡老道迅速一晃符咒,一道符火激发而出将尸气烧的一干二净,趁机上去一张镇尸符定尸,对鱼鹰他们说道:“你们触碰太近被他吸收阳气引发尸变,先把他弄出来。”

但已然来不及了,众人一直忽略了的墓室里,突然间传来一声微弱,但却极其有力的声音。

就像一个喉咙嘶哑了的人,嗓子呼呼的发出那种粗糙的漏风声音。但瞬间这整个祭台里气息一冷,声音听着极其阴森,只把所有人都吓的一惊。

“嘶”

声音的位置似乎在最中央,胡老道小心不让自己触碰到周围森森白骨,拿手电筒往中间一照,他们现在的位置正在这八个石盒之中东北位置的石盒处,八个石盒从八个方位围住整个祭坛,在正中间有一个黑漆漆的坑洞,那上面给人的感觉,似乎少了一样东西,阴惨惨的……

胖子也奇怪,指着中间道:“按照墓葬布置,中间那坑的位置应该有个什么东西压阵才对,这里怎么没有?”

华老跟住胖子的话就接道:“有,上次他们一部分人从西边开了个洞,然后拉走了一个东西,那东西现在放在省博物馆,原本就放在这块石台上。”

只是华老说这话的时候心有余悸,胖子很不解。

一边站的胡老道自然知道华老说的东西,那是自己亲自用诸多符咒镇压的,当晚要不是考古队挖出这东西,又怎么会集体遭袭?

可根本不等他们再想许多,地底突然传来一阵微弱的晃动,众人只觉得脚下颠簸,身体有点立不住了,仿佛脚底下有个什么东西在翻滚作乱一样。

祭台四面的白骨不断摇晃,甚至垮塌掉大半,但却并没有腐朽化为骨粉的意思,数千年来依旧坚实。

在众人奇异的目光当中,八个石盒围绕的正中祭台上,那个黑坑突然发生变故,被一个庞大的物体从里面撞破,那东西从黑坑底下缓缓升起来,粗略的模样看着极像一副棺材的造型。

石棺通体黢黑,不知是何材质,光线照在上面竟不反光,众人只能勉强看清。

“砰”

棺材突然动了一下,阵阵阴森森的烟气从棺内溢出,漆黑无比。

再一看胡老道他们众人的面相,早已经沉重无比。

谁都没想到这下面竟隐藏了这样一个东西,胡老道心里明白,单是从棺材里那阵如此浓郁的黑烟掂量,便知道其中的东西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黑雾一点点颤抖,那种恐怖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仿佛一个沉睡中的人被突然吵醒。当有人惊醒了他的美梦,那后面的结果肯定是不会太好的。

鱼鹰知道麻烦来了,机警的做好准备,锋利的军刀横在小臂前方。

胡老道从手里取出一把64颗金钱剑,用中指血涂在上面,默念密语,将其交给鱼鹰,做了个“防御”的姿势,但几人根本不敢说话,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那口石棺。

这种情况很是清楚,自然是惊动了墓主人引起了冲撞,这要是在别的墓里可还好说,但偏偏就在于,这个地宫根本就不能以常理度之。

胖子先观察情境,悄悄把手电筒灭掉,整个祭台里所有的手电光芒在这一刻全部熄灭,因为这代表着对墓主人的尊重。

要是我肯定得说,都跑人家墓里来搬东西了,还有个狗屁的尊重?

但该做的形式是必须要有的,认错儿也得有个态度,手电光芒熄灭的一刻,也正好是石棺里那东西真正醒来之时。

一声嘶哑的低吼似乎代替了哈欠,寂静的地宫里此刻再没有了别的声音,就连众人的呼吸声都显得小心翼翼,生怕再打扰了里面的东西。

在这方面上,进墓之前胖子就说过很多常识,所以大家都不敢怠慢,只好暂时听着动静。

寂静的地宫里直过去了好久,就连胡老道也开始感叹时间的漫长了,但其实只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而已。

就在众人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的时候,石棺里,忽然“嘎嘣”一声脆响,这个声音陡然令所有人放松的心神突然一紧,紧跟着,传来一阵指节被捏的咯咯作响声。

胡老道在心里想象出一副画面,一双干枯紫黑色的僵硬手掌手腕突然一转,骨头因为长久不曾运转所以很是生硬,发出脆响。

活动开手腕,然后则是整个五根干枯恐怖的手指,五指微握成爪,手上关节发出咯咯咯的活动声,仿佛像是沉睡多年的旧机器突然恢复运转一样。

胡老道并不是故意这么想,而是此刻那种诡异的气氛不由的令他胡思乱想。甚至不止是他,在场的每一个人此刻都丢掉了以往的机警、沉稳,不由自主的在脑海里交织着那恐怖的画面。

胡老道想,接下来那只恐怖的爪子直接紧握在一起,同时一阵咯蹦咯蹦活动脖子的声音肯定会更加清脆夺目。

然后,漆黑的黑暗当中,一阵紧绷的关节摩擦声不断响起,那分明是一个人用力蠕动关节,握指成爪、成拳的声音。

这跟想象一模一样的清脆声,简直比大冬天的咬一口青萝卜还要脆,那东西竟然在活动脖子。

当浑身关节活动完毕,是否会有一双干瘪的爪子,用他那长长的指甲去推开棺材,发出刺耳的棺材抓挠声,最后掀破石棺破棺而出?

所有人突然集体想到这里,胖子噗通一声就给跪下了,口称饶命,同时一拉身边的鱼鹰跟华老,连续几声噗通跪地声令胡老道也不再坚持。

俗话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尤其在这样诡异的一个地宫内,任何一个小举动都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重大后果。

四人对着棺材磕头,胖子一直在叫着:“兀立岢?!兀立岢?!兀立岢?……”

伴随胖子的声音,胡老道感觉背后被人踢了一脚,所有人跟随胖子的脚步还有步伐,不断的喊叫着,在地上郑重其事的磕起了头。

石棺上传来一道轻轻的推棺声音,霎时间四周的空气里,仿佛有一种沉睡千年的怨气突然苏醒,伴随一道轻轻的嘶哑叫声,胡老道不知为何,内心极度不安起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