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陈立by更俗_经房略地更俗小说

发布时间:2018-09-12 15:37

已完结小说经房略地是来自掌中云平台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为更俗,经房略地更俗精彩节选:商都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楼前早已准备就绪的医生护士摆足了架势,院长出国考察,今日本该值班的行政书记家中有事,便着落了副书记高卫国替他值班,没想到就遇到了这事儿。

经房略地

推荐指数:8分

《经房略地》在线阅读全文

经房略地第4章

商都市第一人民医院。

急诊楼前早已准备就绪的医生护士摆足了架势,院长出国考察,今日本该值班的行政书记家中有事,便着落了副书记高卫国替他值班,没想到就遇到了这事儿。

高卫国紧赶着来到了现场,已是有些站不住了,一个劲儿给躬立在旁边的急诊室主任打着眼色,这样的场面急诊室主任也只是满头生汗的悄悄点着头,时不时的望向身后整装齐备的医护人员。

从接到廖局长身边秘书电话开始,高卫国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急诊室这边做好接诊准备;虽然在市卫生医疗系统,高卫国也享受副处级待偶,但就是多了个“副”字,官低一级只能看别人的眼色行事,他就得亲自出面走一趟。

张浩然虽然是市政府副秘书长,却也不是普通的角色,更关键他们并不知道是谁受了伤。

他赶到急诊楼前,刚好遇见廖局长的秘书急匆匆赶来,这会儿见廖局长都亲自到了,心里更是忐忑,心想莫非是市里的谁受了伤?

不多时,一辆黑色奔驰急速驶到了急诊楼前。

看到张浩然先从车里下来,心领神会的急救医生马上冲到了前面,第一时间查看了陈立的伤势,并且简单询问了受伤时的情况,几个身强力壮的护工直接把陈立抬上了移动病床。

见陈立被推进了急诊室,张浩然悬了一路的心算是落下了一半。

没想到廖嘉良也在,张浩然直接迎了上去:“大中午的,还劳烦廖局长亲自跑一趟,实在是太不好意思。”

“张秘书长您客气了,抓好卫生工作,是我份内的事。”廖嘉良混迹官场多年,这里面的门道也玩的娴熟,与张浩然客套的说话,也不问受伤的青年与张浩然到底是什么关系,只是让高卫国赶紧按排医护人员给治疗。

陈立几乎是被“绑架”着送到急诊室病床上,只能听天由命的任由一群白大褂摆弄了起来。虽然双氧水冲洗伤口的感觉并不好受,可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不是太勇敢,而是不敢皱……

刚才一个小护士在擦拭伤口血迹时,不小心触到了他被刀划开的伤口,陈立忍不出抽了一口气,小护士立刻被人叫了出去,换上了个满脸严肃、有经验的中年护士,再看周围一圈医护人员如临大敌的样子,陈立心知他们是误会自己的身份了。

擦拭血迹的消毒棉球每一次从陈立胳膊上划过,中年护士都要抬头看一眼陈立,哪怕是一个微小的颤动,都会让她立刻停下手中的清理工作,赶忙询问着陈立的感受。

因为家里的关系,小时候陈立没少在医院厮混,清理外伤的场面也见的多了,老爸带学生时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干外科的一定要心狠手辣。”

这话乍听起来有些渗人,可细想一下也确实如此,外科接诊的病患受的都是外伤,血里呼啦的场面每天都要见,那样的场面放在常人眼里,就算没疼自己身上,也感同身受了,可大夫不行。若是过度关注病人的感受,势必要拖慢工作效率,把精力都放在病患身上,那处理一个简单外伤,所耗费的精力基本不亚于一场小型的外科手术。

可今天这样的场面连混迹医院多年的陈立也是第一次遇见……

好不容易清理干净了血迹,中年护士的脸色也已经白了一片,连腿都站麻木了。

因为是被刀子划伤的,所以创面细长,裂开的口子虽然已经基本止住了出血,可还被汽车带着拖了一下,所以简单缠了几层纱布之后,陈立就又被架上了病床。

原以为是要去拍X光,可直接就被送进了CT室,陈立也是很无奈,在熙熙攘攘中被架上了CT机,他都觉得困乏,就索性闭目养神由他们去折腾。

这时候,一墙之隔的影像监控室内里,气氛才稍稍松缓一些。

“他胳膊上被划了一刀,又被车窗卡了胳膊,后来车子还撞上了花坛。医生你确定真的没事儿吗?以后会不会留下什么病根……”

诊断结果出来后,张浩然还是有些担忧的问了一连串问题。

若是放在普通病患家属的身上,或许这种质疑诊断结果的话刚出口,早已招来了大夫的白眼,可此时急诊室主任也只能略显委屈的再次解释了起来:

“除了刀伤外,手臂和腿都是软组织挫伤,伴着肌肉拉伤,骨头没有大碍,卧床休养一下就能痊愈的……”

确认陈立受的只是些皮外伤,张浩然也是长吁了口气。

因为赶着查看有没有骨伤,陈立被划开的刀口只是做了初步的止血和清创,这时候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了CT室,还要给陈立做进一步的包扎。

重新坐回到包扎室外的候诊椅上,张浩然忙乎了半天,整个人都有些脱力的感觉;跟着跑前跑后的钱万里,这时候将司机招呼过来,吩咐了几句,司机就一路小跑的窜了出去。

又万分小心翼翼的折腾了小半个小时,陈立总算是走出急诊室。

看到他安然无恙,张浩然还是关切地问了一句,“陈立,感觉怎样?”

陈立看到现场有许多人,这时候周斌跟赵阳都从学校赶了过来,还有卫生局局长和医院的副书记高卫国,更有那一群跟了一路的医务人员,这排场,着实有些大了。

张浩然动用了这么大的能量,陈立不想表现得过于轻松,那样会让张浩然显得太小题大作了,眉宇皱起来,说道:“胳膊还是疼的厉害,抬起来都有点困难。”

“恩,去病房歇着吧,这几天哪儿也别去,就先在医院养着。”

张浩然话刚一出口,旁边的高卫国立刻就站了出来说道:

“我已经让将人病房准备好了,先在医院观察几天。我们这里的医疗条件在省里都是顶尖的,也有省里最著名的骨外科专家,张秘书长尽管放心。”接着又在前面引路,领着大家往住院部走去。

急诊室主任说陈立伤势无碍,眼下他本人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事儿,张浩然就不想再劳烦廖嘉良再跟着到处走动。

该做的事做了,该给面子也给了,再留下也没有什么必要了,廖嘉良也就不客气什么,带着秘书先告辞,蜂拥了一路的医务人员此时也就散去,只留下与陈立相熟的人,跟着高卫国往医院深处的僻静之地行去;钱万里颇有些尴尬的紧紧跟上了众人的脚步。

高卫国在前面带领下,穿过一大片环境清幽的花园草坪,走到一座覆满了爬山虎的三层小楼前才停下脚步,葱郁的叶片随着清风“沙沙”作响,不经意看过去只当是这花园的一部分。

小楼门外上了三层步梯台阶,就是典型九十年代风格的木框玻璃推拉门,虽然风格过了时,可擦得一尘不染的玻璃与闪着亮光的门漆却也看得出有人时常打理。

迎面锦绣山河的屏风后就是楼梯,高卫国却转身进了走廊,走廊中水磨石的地板干净润洁,没了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反而是两米置一花架,盛开的鲜花散着淡淡花香。

原以为是要被安排住在一楼,却被带着直接来到了走廊的尽头,这里竟藏着架电梯,看着众人惊奇的眼神,高卫国脸上也稍稍露出了几分自得:“设施还算完备。”

给陈立安排的病房在三楼,进门就是诺大的会客室,低调奢华的真皮沙发,排列在大理石茶几的两侧,往里是一个古朴厚重的办公桌,甚至后面还竖着一个宽大的实木书柜。

办公桌的一边是一个木门,里面才是病房。说是病房,和酒店套房一个样,席梦思大床,沙发茶桌,小型办公桌一应俱全,还有跑步机和几个健身器材。

身处其中周斌和赵阳脚步都带出了些僵硬,一路走来这座小楼随处都带着时代感,可谁能想到房间里会是五星级酒店套房的效果。

看的周斌和赵阳他们还不知道张浩然的背景,看病房里如此奢华,都忍不住咋舌。

陈立却很淡然,毕竟姥爷退休后也享受高级干部的待遇,这点世面还是见识过的,心知这一切都是卫生局局长廖嘉良的面子,说到底还是张浩然的面子,他走到里间的病房躺下,让护士给他扎上点滴消炎。

在场的人除了周斌和赵阳,都是人精,当高卫国、钱万里见到陈立波澜不惊的样子,暗自猜测他的背景不会简单。

高卫国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完毕,跟张浩然客气了几句,也退出了病房。

这会儿,张浩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留在现场等候警察过来处理后续事情的司机刘胜强打来的。

警察已经到了现场,经过简单盘查,发现劫车犯本就是在警局已经挂了号的通缉犯,竟然还敢在大学门口作案,只是很不巧刚下手想劫车,就被陈立发现端倪,非但没有得逞,还被义愤填膺的众人打断了胳膊、腿。

周斌下手还是狠了些,两下就敲断了人贩子的胳膊腿,如果再来两下,恐怕半条命就要折在这里。

刘胜强看得出副秘书长张浩然之前就认识陈立,而且还对陈立极为关切,而周斌、赵阳又是陈立的同学,心想着他们未必就需要见义勇气的虚名,担心留下姓名、联系方式等线索,等劫车犯出狱后,有可能会找上门来报复。

再说了,周斌在劫车犯失去反抗力时下手还有那么几下特别狠,这时候劫车犯伤情还没有鉴定出来,为避免后续还可能会有不必要的纠缠,刘胜强就觉得没必要跟警察提及陈立、周斌,就说都是见义勇为的群众,大多数人已经散掉了,只留下几个人证协助立案就可以了。

刘胜强打电话过来,就是征询张浩然的意见。

张浩然自然知道陈立无论是从商从政,都有老爷子替他铺路,才不需要这种后续可能会有麻烦的虚名,心想刘胜强不跟警方提陈立的名字也好,省得一群人跑到医院来做笔录,打扰到陈立休养。

刘胜强在电话又提醒张浩然,下午4点还有场关于商东新区开发的会议,罗副市长还等着听他的汇报。

“好,我知道了,你先协助警方处理好案件,我过会儿自己打车回市里。”说完,张浩然就挂了电话。

陈立知道张浩然刚调来工作,没那么清闲,说道,“浩然哥,我这边现在也没什么事儿了,你先回去工作吧。”

张浩然抬手看看表,现在快三点,很多事情耽误不得,说道:“下午有个会议,必须得参加,你现在这儿躺着,晚上有时间我就再过来,你也别乱跑。”

出了病房的张浩然,轻轻地将门带上,发现钱万里带着他的司机还坐在会客厅里的沙发上,陈立的两个同学也在,正谨慎地看着自己。

钱万里赶紧起身,说道:“张秘书长,吃点东西吧,这会儿肯定饿了。”

看着大理石茶几上放着许多快餐盒,张浩然心想这钱万里心思也够细的,他这么一通闹腾,午饭是错过了,但现在也顾不上吃了,摆摆手,带着笑意说道:“饭就顾不上吃了,我还有事,得马上回市政府,今天也是太麻烦钱总你了……”

张浩然的意思很明显,现在没事儿了,你钱总的好意我自会记在心里,我有事儿要走,今天没时间跟你详谈,你是不是也该走了?

钱万里哪能听不出张浩然话里的意思,但他也并不打算顺着张浩然的意思往下说,笑道:

“这样吧,张秘书长,您先去忙,这里先交给我看着,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市里,免得耽搁了你的正事。”

张浩然心里也有所触动,心想钱万里即便这时候遇到些困难,也都是四十好几的人了,照理来说也算是功成名就,这时候三番五次的贴上去,换作一般人还真未必有这样的耐心。

张浩然心思稍微转了一下,说道:“也好,那就有劳老钱总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

钱万里将张浩然送出病房,要司机一定将张浩然送到市里。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