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此间山鬼第9章_此间山鬼9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2 15:37

皮簧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此间山鬼,目前处于已完结,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此间山鬼,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胡老道难得的舒展眉梢,两撇小八字胡因为高兴而扬起,但兴奋归兴奋,面前的事件很快就把两人唤醒。胖子跟鱼鹰并不知道华老和胡老道指的是什么,但胖子鬼头鬼脑的根本不用猜,就知道跟那会呼吸的石头盒子有关,他问道:”我说两位,先别来得及乐,这正主儿就在里面,这么多的献祭人牲,你们再看这底下刻画的东西,多少应该懂点儿吧?“

此间山鬼

推荐指数:8分

《此间山鬼》在线阅读全文

此间山鬼第9章活死人之墓

如此诡异的声响并没有吓退众人,反而令胡老道和华老越发激动起来。

华老激动的热泪盈眶,此时抓紧胡老道的手,就连语气都因为太过于激动,而变得结巴:”老胡……老胡,你徒弟听的……听的果然没错!“

胡老道难得的舒展眉梢,两撇小八字胡因为高兴而扬起,但兴奋归兴奋,面前的事件很快就把两人唤醒。

胖子跟鱼鹰并不知道华老和胡老道指的是什么,但胖子鬼头鬼脑的根本不用猜,就知道跟那会呼吸的石头盒子有关,他问道:”我说两位,先别来得及乐,这正主儿就在里面,这么多的献祭人牲,你们再看这底下刻画的东西,多少应该懂点儿吧?“

胖子指的是地面那些大小不一的凹槽,这些凹槽满布其间组成一连串晦涩的东西,其中汨汨血迹看着非常新鲜,就好像这些凹槽里每天都有人往进输送新鲜血液一样。

那些发出呼吸声的石盒就被这些凹槽围在里面,要进去,必先跨过这里。

但这些凹槽痕迹胡老道一看,就望而却步。这种数千年前的东西已经无法用道家风水来完全揣测,因为生出这些东西的时节,还没有所谓的风水学说。

胖子指着凹槽说道:”这玩意儿我们有前辈碰上过,我太师爷,清末年间跟他师兄着过道儿,当时他们三人发墓,结果就他一人活着回来,还丢掉半只眼睛。“

胡老道眼尖,沉思片刻,有些拿不稳的问道:”这莫非是……是冀图?“

胖子没想到胡老道竟能说出名字,他不由惊叹道:”可以啊,老胡!我这是凑巧从老辈口里得知,那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胡老道懂得果真比胖子多,他用手抠住下巴,死盯着那块图案,解释道:”冀图,又叫祭图,名字来历没人再能说得清,毕竟老祖宗的玩意儿传了几千年下来也剩不下多少说道了;这东西常见于祭祀,先民们认为以有灵性的生命献祭,可达到天人合一境界,从而沟通到神灵,献祭就需要祭图,至于具体作用我却不得而知。“

华老总算对胡老道高看一眼,也不由收起先前的随意口气,问道:”老胡,这祭图你从何而知?“

”秦岭在西北,这一代一直到陇西、宁夏是西北汝神术的地盘,往南要过巴山,那一代是巫蛊之术起源,这些巫祝术数原本就是祭祀之术衍化出来的,同为一流,我似乎记得,我以前有个老朋友叫苗三道,还是他当年对我提起的。“

胡老道说出的这些话涉及地理、人文,此刻他的面色又如此凝重,当然没人会怀疑其真实性。

但胖子就像踩了电线似的,不由失声叫了出来:”你说你认识苗三道?“

胡老道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胖子摇头:”不可能,你肯定记错了!你的老朋友是苗三道,那苗三道要是活到现在,最起码一百七八十岁了,那人老死的时候是1918年,你的话能信?“

胖子这一开搅,胡老道想了想,说道:”那可能是重名重姓,咱们说的不是一个人。“

胖子点头:”我看也像,巴山巫医苗三道,后脑门儿上三道大凸骨,那凶神恶煞的巫医不是旁人,他教过我太师爷医术,你肯定是认错人了。“

胖子说完话,胡老道这一思想,不由回忆起来:”你说的那人脑后也有三道凸骨?“

这个话题被胡老道绕过去,石盒里的呼吸声依旧,鱼鹰盯着手表,17分钟的指针刚一指正,果然,那种呼吸声再度响起。

而胖子则盯着凹槽的位置,因为他发现,那些凹槽每一个纹路大交汇处都会形成一个图腾,更加惊奇的是这些图腾跟之前看到的17尊石塑形状竟一模一样。

胖子临走前暗暗记下了那些石塑的形状,以及排列。没想到,在这里刚好用上了。

凹槽里的血像是会流动一样,每当血迹流到一个图腾之上,过去的时间正好是一分钟,当17个图腾流淌完毕,形成一个周天,正好是石盒里呼吸声再度响起的时间。

也正好是鱼鹰紧盯着手表,过去整整17分钟的时间!

到这里华老明白了,外面那些随意摆放的石塑还有长长的神道并非无用的摆设,或许正是由于它们的存在,才会使得这凹槽内血液的周天流转畅通,加上这石盒里的呼吸声,这样巧夺天工,匪夷所思的构造法门早已让人忘记了惊叹。

至于这巧夺天工的设置背后,那些石盒里面究竟有什么?那正是他们这次前来的目的之一,将推测一一证实。

在经过短暂考虑之后,胡老道先占算了一卦,卦象显示乃大凶之兆。

但事情已经到了这里,成功勾起了众人的好奇心,就连胡老道自己都已无法自拔,他也把之前的顾虑抛到脑后,眼见是大凶征兆,自然要排干支,算定时辰方位。

按照这天的日期来看,喜神在东南,他们第一时间踏进门内东南方,胡老道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草来,飞快把稻草绑成个草人,贴了张符用红绳扎住。

被他绑好的纸人随着他念咒做法,符火在身上绕了三圈,竟然缓缓站了起来。

胡老道凝神喊道:”草人草人,我与你取名金宝,金宝听令!”

胡老道的八卦镜抽出来,手电光柱一照镜面,光华被反射到草人身上,他朝前方一指,那条叫金宝的草人竟然一点点朝前走了过去,虽然速度很慢,但落在鱼鹰的眼里,已经十分神奇。

众人的眼光直直盯着那个叫金宝的纸人,之所以给草人起名,那是为了预防生变,不然一旦被破法,可能施术人都会受到牵连。

没想到胡老道的顾虑果然成真了,金宝刚刚跨过凹槽,走进去三两步,浑身冒起青烟,很快变得焦黑无比,就此倒地不起,胡老道的额头密密麻麻的全是汗珠子。

他赶忙顺手抄起一道保身符,往额头上这么一贴,几乎在这同时,贴在头上的符咒突然燃烧,吓了神经紧绷的胖子一跳。

几人被他这么一搞瞬间提高警惕,华老也稍稍后退,询问胡老道:“老胡,你没事吧?”

胡老道后退几步,用袖子抹了把头上的汗,心有余悸的说道:“我给草人起名,就是为了把危险降到最低,不把火烧到自己身上来,可即便这样还是差点出事,幸好我手快。”

华老则是望着罗盘,感叹道:“只是你刚才的功夫都白费了,我还是没探察出半点阴邪之气来,这妖魔作祟,都有阴邪之气,很容易察觉,为何咱们绞尽脑汁,却都探查不到?难道是这里面东西的道行太高了?”

胡老道摇头道:“道行再高也有阴气泄露的时候,刚才草人被破之后,迎面而来我感觉到一股肃杀之气,咱们都忽略了,可能这整个地宫里都没有妖孽。”

“没有妖孽?”此话一出,胖子跟华老就全都凑了上来。

就听胡老道说道:“咱们忽略了一种东西,煞气。”

所谓的煞气并非妖邪之气,人们常说一个人凶神恶煞的模样,形容的其实就是那样一种气势,当然,这里说的也不是人,而是动物。

狮子、老虎甚至其他大型食肉动物,随便一声咆哮就能把人吓个半死。在秦岭山里有很多这样的事情发生,动物的感触是最敏锐的,一般山里有啥大型动物下来,哪怕隔得很远,也会把圈里牲畜吓的趴在地上浑身发抖,不断啼叫。

这影响家畜的东西就叫煞气,煞气的作用可不小,更能驱鬼甚至是摄魂,所以民间也有化煞一说,指的就是这。

胡老道叹道:“外面老李他们不敢进来这第三道石门我大概明白了,他们是真的不敢进来,这里煞气之重只怕正是他们的克星。”

胡老道这么一说,也解释了罗盘探察不出阴气的原因,这样一说也算合理了,华老他们再一想到之前听冥音时我描述的线索。

铁链声、咆哮声加之人的呼吸声,无不佐证了这一点。

只是,究竟是什么东西煞气这么重?这地宫又已历经数千年,那东西依旧在咆哮,岂不是依旧还活着?

这样的结论越发让人头皮发麻,胡老道说道:“这里煞气之重早已超过成精的虎狼,踏进凹槽,只怕会被摄去一身魂魄。”

胖子好动,问道:“摄掉一身魂魄?那不就是死了吗?”

“所以不能立即进去,一定要想办法化煞,煞气化不完,咱们就不敢进去。”华老掏出自己的化煞符,加上胡老道自己的符纸,正待要想办法,但远远的竟然又听见一阵阵的脚步声。

声音很剧烈,好像很多人飞快奔跑一样,速度之快那些声音转瞬已经到了眼前。

鱼鹰警醒,手电筒往外一照,正好看到其中一个摄像师的脸,胖子紧跟着就打招呼:“你们不是不敢进来吗?”

摄像师没有说话,就像只呆板的傀儡,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胖子,直接几步来到他身边。

霎时间,一张血盆大口突然张开,那张嘴的颌骨直接大开,看模样吞下一个榴莲简直不在话下。

这嘴张开的额度早已超过了正常人,伴随摄像师张开的巨口,两排尖利如锯齿般的白牙令人森然发寒,腿肚子乱转。

“我曰了!”胖子到底是灵醒,看到那张大口的时候强忍住害怕,一脚踹了出去,一边鱼鹰飞起一脚将摄像师踹出门外,但后面咆哮声大作。

摄像师的身后,密密麻麻的站着十来个人,老李他们,赫然都在其列!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