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经房略地更俗_经房略地更俗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2 15:36

经房略地这本男频小说目前处于已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陈立和女主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立秋过后,中午的热浪就透着明显的后劲不足。丰逸轩新出版的《新区域经济关系》还是很有些嚼头,陈立在图书馆耗了一上午,头昏眼涩才看进去几十页,此时已经饥肠辘辘。

经房略地

推荐指数:8分

《经房略地》在线阅读全文

经房略地第1章

立秋过后,中午的热浪就透着明显的后劲不足。

丰逸轩新出版的《新区域经济关系》还是很有些嚼头,陈立在图书馆耗了一上午,头昏眼涩才看进去几十页,此时已经饥肠辘辘。

陈立走出西墙长满荫绿爬山虎的图书馆西门,正好有一队刚结束上午军训的大一新生从眼前经过。作为中原省头牌大学,中原大学的军训时间为一个月。九月八号开学,错过国庆节之后,还要训练一周才进行会操演练,再进入课堂学习。军训虽然辛苦,但大一新生们的脸上,都还洋溢着刚刚脱离残酷高考的喜悦以及对大学生活无限向往。

从他们稚嫩青涩的脸蛋上,陈立不由想起两年前他与唐晓拿着录取通知书刚踏入商都市的那一刻,也是那样的稚嫩青涩甚至胆怯。

唐晓那张对大城市充满懵懂向往的美丽面孔不由自主的再次浮现到陈立的脑海里,陈立心里莫名一痛,没想到都分手快两年了,还会情不自禁想起两人刚进大学时的情形,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夹起丰逸轩新出版的那本《新区域经济关系》,就匆忙往校西门走去。

“师兄,请问十一舍在哪里?”

陈立匆忙赶路,好像走得更快一些就能把唐晓那张清纯脸蛋从脑海里甩掉,没想到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子突然跑过来问路,他差点没能收住脚撞到人家身上去。

女孩子穿着略有些肥大的军训服,经过几天的军训,鹅蛋形的小脸晒成小麦色,但透着修饰不去的羞红,说是问路,清澈漂亮的眼睛却有些胆怯的闪躲;旁边还有好几个女孩子朝这边抿嘴而笑。

与唐晓分手之后,陈立在男女感情上变得迟钝,但也知道他这时候是被搭讪了。

“这条路走到底,右拐第三栋楼就是十一舍,小心不要把自己跑丢了!”陈立笑道。

女孩子被看破心思,小脸羞红了,心脏砰砰就要跳出来,但听到身后姐妹不加遮掩的浪笑,可不甘愿打赌输给她们,咬着粉润的嘴唇问道:

“师兄您能带我去吗?”

照周斌的打分标准,眼前这个女孩子绝对可以打到八十分以上,但陈立明眼看得出是这几个女孩子拿自己开玩笑,他哪有心思跟她们玩过家家的游戏?

陈立拉住一个在这几个女孩子身后像是尾随颇久的家伙:“这位小学妹想去十一舍,兄弟你应该有空的吧……”不由分说的就将搭讪的女孩子,塞给被“馅饼”砸中发晕的老生,他就抽身走了。

突如其来的状况,对他人或是一段校园爱情的开端,发展下去甚至可能成为终身回味的过往,对陈立来说,暂时还没有谁能弥补唐晓离开后的缺口。

转眼已是大三,陈立并没像其他同学那样沉迷于校园中的感情纠葛,也没有为了今后的发展而执着于考研。

比起其他陷入焦虑与迷惘的同学,陈立此时过得从容而淡然。

他是个很务实的人,做着很务实的打算,惦记的也是很务实的事儿。

要不是丰逸轩教授的经济学讲座实在难得,他大可去享受当小老板的逍遥日子。

这时才是二零零零年的秋天,计算机才刚刚进入大众的视野,中原大学西门外民居杂乱的江秀街里,好几家黑网吧已经红火了有些日子了,陈立与同宿舍的周斌,就是其中一家名为新锐潮网吧的幕后老板。

在普通每月生活费才三四百元的学生群体里,能够再拥有网吧老板的双重身份,无疑会让很多人眼前一亮,但对陈立来说,只是不用慌乱考研或漫无头绪去找工作实习、可以继续从容淡定的享受大学校园的美好时光。

说起来,成为新锐潮网吧的幕后老板,还颇有戏剧性。

三十岁刚出头的张卫东刚开办新锐潮网吧时,陈立对暗黑破坏神、星际争霸等单机游戏以及刚兴起的MUD网络游戏都不怎么感兴趣,只是每次都被周斌拉过去通宵上网,除了查看各类专业资料外,就进联众世界下几盘围棋。

张卫东对围棋的兴趣爱好,也远远超过开网吧,他有一次经过陈立的身后,自以为看到陈立下了一手臭棋,忍不住心痒就凑过来指点,待看清楚陈立在联众围棋里的排名,才知道闹了一个大笑话。

以后,张卫东只要求陈立每次过来先跟他下一盘指导棋,就免了陈立与周斌的上网费,三个人的关系就迅速亲近起来,到最后陈立还将撕毁录取通知书到省城打工供弟妹读书的赵阳,介绍到新锐潮网吧打工。

半年前,张卫东被他老子强令出国学习接手国外的业务,一直不温不火的网吧就必需要转手出去。

零零年时还没有《传奇》、《奇迹》等风靡一时的大型网络游戏,所谓的MUD还只是网游的稚形,网络的专线连接速度也远不尽人意,但专线网络费用以及江秀街的房租却不便宜,新锐潮网吧在张卫东手里也只能维持生计,最后是半卖半送的将三十多台二手电脑设备、工商执照以及还剩下的大半年房租等等,都打包交给了周斌、陈立、赵阳接手。

周斌是富二代,是他从家里拿出十万接手新锐潮网吧,但他心里清楚能以这么低廉的价格接手新锐潮,完全是张卫东看陈立的面子。而他离开陈立也没有信心就能将新锐潮经营好,就强拧着要陈立跟他绑到一起当新锐潮的老板。

多出的五万块钱,便算是他借给陈立的。

可初当老板还雄心勃勃的周斌,没过两天就已被煎熬的嗷嗷诉苦,陈立看在眼里却也不急。

这情况接手之初陈立就心中有数,即便他有意打磨周斌的性子,同时他也要将新锐潮网吧理顺之后,才能当“甩手二掌柜”。

陈立用两顿烤串加啤酒找来计算机系的师兄,开发独立的计费、计时系统,除了新锐潮网吧自己使用,还顺带卖给高校群附近其他十几家网吧;撇开他所就读的中原省第一学府中原大学,而找到专出美女、培养幼师的晓庄师范学院学生会,将新锐潮网吧当成晓庄师范学校的勤工俭学基地,挑选青春洋溢、漂亮的小学妹过来当网管。

如此一来,每天都有两位青春靓丽的女孩子,在网吧里周到热情的服务,就已经足够挑逗到男女生比例高达六比一的中原大学学子嗷嗷直叫了。

后期陈立又将外卖、电话卡、快餐面、饮料销售、打印等增值业务做起来,甚至还与周边的餐饮商家联系,将他们的商家广告制作到网吧电脑的开机页面上。

在陈立这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动作施展出去后,周斌突然间发现不瘟不火的新锐潮网吧,三十多台电脑,每个月竟然就有上万的净利润了……

零零年中原大学的毕业生,月薪才一千刚出头,陈立就已经不显山不露水的领先了一步,以他疏淡的性子,更是不急于去考虑工作及考研的事情。

他这时候从图书馆出去,摆脱搭讪的小女孩缠绕,就想去找上午守在新锐潮网吧的死党赵阳和周斌先吃午饭,下午再去听丰逸轩教授的一堂讲座。

这也是中原大学这时对他最大的诱惑……

骄阳高挂当空,炙热难耐熬心,秋风徐徐渐起,阵阵清凉袭人。

“鬼天气!”陈立抬头看了眼斗大的日头,快步走进学校西大门的江秀街。

熙攘的闹市将清风都挡在了街外,嘈杂的叫卖声与问询声连成了一片,让人不禁升起阵阵焦躁。

这世上所有的学校不论名气高低、环境好坏,约好了似的都有个统一的标准配备,那就是让万千学子无限吐槽的食堂。

就连中原省第一学府中原大学的食堂,亦不能免俗。凡事有因就有果,能够做出炒月饼这道奇葩菜式的学校食堂,反而促成了西门外江秀街的繁荣。

每到饭点儿,三五成群的学生就倾巢而出,只为吃上顿可口的饭菜。这显而易见的商机便宜了校园周边的居民,守着这么一块福地,推辆三轮车上街,除去那一阵儿的忙碌,躺着就把钱挣了,谁还出去打工呢?

对面街口,已经从新锐潮网吧出来的周斌、赵阳正蹲在地上抽烟。

陈立已经看到周斌、赵阳,而周斌、赵阳的目光却在那些青春迷人的女生脸蛋上打转。陈立刚要喊周斌,一辆红色的宝马从他眼前穿过,很快就在路边停了下来,距离陈立有二十多米。

零零年的商都市,哪怕是入门级的宝马都很罕见,这辆车显然是刚提不久的新车,连玻璃膜都还没贴,车内的一切外面看得清清楚楚。

车窗后是一张迷人的面孔,鼻子、嘴唇无一不美,约摸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但有些憔悴,有遮不去的淡淡眼袋,但也因此衬得她的眼睛迷离诱人;女人这时候正拉过后视镜检视五官修饰精致的脸蛋上有无瑕疵--以周斌的标准,这张脸蛋足以打九十分,陈立心想着要不要提醒周斌、赵阳一起过来看美女。

车后排的儿童安全座椅,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子,也就两三岁的样子,正好奇的张望外面,看到陈立天真的笑了起来,粉粉的酒窝看了让人心暖,陈立也是不禁的笑了起来。

少妇打开门下车,看到陈立正莫名其妙的朝这边笑,还以为自己哪里不对劲,下意识的往下扯了扯微皱的裙摆。

少妇踩着高跟鞋,往陈立这边一个卖萝卜丝饼的路边摊走过来--陈立在与唐晓分手之后,自以为对美女的抵抗力已经足够强了,还是禁不住多打量了两眼。

陈立身材秀颀,长相清秀,不会让任何人厌恶,但少妇似乎受够了别人这么打量她,身子往外侧了侧,陈立的注意力很快被一个徘徊到宝马车附近的中年男人吸引了过去。

可能在烈日下走了多时,中年男人皱巴巴的汗衫已被汗水浸透,贴在身上,乱糟糟的胡茬子,一脸的颓态。虽然这家伙也朝美艳少妇这边望过来,但滴溜乱转的眼睛却透露着试探,同时还暗中打量旁边的路人在关注哪里。

“……”陈立眉头一皱,心里有几分警觉,刻意在少妇身边停下来,继续打量那个可疑的中年男人。

中原在全国是出了名的劳务输出大省,外出务工人员极多,流动人口激增导致的治安压力更是与日俱增。少妇的香奈儿挎包随身带着,此时宝马车里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财物,是什么引起这中年男人的注意?

当中年男子的闪躲眼神多次往后座儿童座椅上的小女孩扫去,陈立心里咯噔一跳:难道这人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在大学城里抢小孩儿,这他娘也太大胆了吧?

“……你的车有没有锁?”陈立伸手推了少妇肩头一把,想要提醒她,少妇却像受了惊吓往旁边一跳。

她下意识以为陈立伸出手是要占她便宜,没有听清陈立的话,却秀眉怒蹙想要骂走这看上去长相清秀、内心却龌龊的男孩子;这时候那个中年男子却一咬牙,猛的拉开车门钻进了车里。

操!绝对不正常!

“有人进你的车,你认不认识?”陈立大声问道,看到中年男子钻进驾驶位,低头似乎正摸索车钥匙的部位。

看到这一幕,陈立都恨不得朝这有脸蛋却没头脑的少妇啐一口,将小孩留车上,她下来买东西,不仅车门没关严,竟然还将车钥匙留车上去!

那个小女孩的笑容是那样的天真无邪,还不知道车里突然钻进一个陌生人代表着什么,不管那人是想抢劫还是抢小孩,陈立都不会让他得逞,拔腿就朝宝马车跑去。

“嗡嗡……”发动机声随即响起,少妇转头看清楚是怎么回事,魂都吓散,花容失色、发疯的大叫起来:“抢车!有人抢车!宝儿、宝儿……”也发疯似的往车那里跑去,但没跑出两步高跟鞋就猛的一拐,整个人摔在路边!

陈立直接朝即将启动的宝马车侧前方扑过去,还不忘大叫招呼一脸茫然的赵阳和周斌,“周斌,有人抢车!”车门没有关上,荡开很大的缝隙,而车子刚启动,速度不会立即提上来,陈立心想他还有机会将那中年男人拖下来……

可能是过于紧张,又或是没有开过豪车,宝马车刚起步居然就熄了火,这会儿陈立已经拉开车门,小半个身子探进了车里,一把抓紧了中年人的衣领,要将他直接拖下车来!

中原大学西门有无数学生、摊贩,只要将他拖下车,都不用周斌、赵阳出手,就能将这家伙打残了,陈立绝不会让他再有拧车钥匙发动车的机会。

中年男人也是没有想到车子会熄火,更没有想到陈立反应会这么快,衣领被陈立揪住,挣扎不开,慌乱间抓起口袋里的折叠刀,就朝外乱划过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