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无双官途小楼昨夜轻风_无双官途小楼昨夜

发布时间:2018-09-12 15:08

无双官途这本男频小说目前处于已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杨定和女主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杨定今天的心情不错,人都有吹嘘的欲望,杨定抬头看着天空,“是的宁院长,虽然我现在是局里的小科员,不过身在产权股,核心办公室,多少可以说得上话,怎么,宁院长有什么事儿吗,我一定尽力帮忙。”

无双官途

推荐指数:8分

《无双官途》在线阅读全文

无双官途第10章 中间人

杨定今天的心情不错,人都有吹嘘的欲望,杨定抬头看着天空,“是的宁院长,虽然我现在是局里的小科员,不过身在产权股,核心办公室,多少可以说得上话,怎么,宁院长有什么事儿吗,我一定尽力帮忙。”

宁远红找了一处石凳坐了下来,将事情告诉杨定。

丰台县孤儿院仅占地二十亩地,虽然多年以来孤儿数量并没有明显上升,但随着社会的进步,对于孤儿各方面的培养越来越细,二十亩地已经不够使用,除了新建图书馆,还有舞蹈室,连操场也太小了,举办活动也觉得场地不够。

市里县里都不管,孤儿院失去了支持,靠着社会各届的慈善人士支持,勉强维持着日常开支。

眼前摆着一个机会,一个有钱人看上了孤儿院临近主街这个地理条件,所以找上了院里,要是院里可以协调政府再多给十亩土地,那么所有建设费用都由他出,他仅要建后以后临街的十间铺。

杨定听完以后有些后悔,这事情可不是小事儿,别说自己,张天河也没能力来解决,不过刚才在宁远红面前鼓吹得厉害,杨定有些下不来台。

“宁院长,这事情很复杂,可能和我们房管局无关吧,找找国土部门,应该有希望。”杨定委婉的推却起来。

宁远红听了杨定的话,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像杨定这种年纪,宁远红也不相信他可以帮上忙,只是说出来聊聊天,“杨定啊,我也只是随口问一问,你在政府部门里打牢基础,以后混个一官半职了,才好为咱们孤儿院做事情。这事情啊,我们都打听过了,找国土部门也没用,合伙人正在协调县政府副主任陈涛,只要陈涛答应帮忙,这事情便能办成。”

杨定正尴尬的笑着,当听到陈涛的名字,杨定严肃起来,正好借着这机会请陈涛出来吃顿,一来联系感情,二来试试事情能不能成,杨定说道,“宁院长,这个忙或许我可以帮上。”

两天以后,陈涛按到了杨定的电话,一点儿推辞之意也没有,爽快的答应了,陈涛以为是杨定请客,所以告诉杨定,不要去高消费的地方,随便吃点儿东西便成。

尽管杨定告诉宁远红简单安排一下,但孤儿院的合伙人顾顺仍然安排在了县里一处高档的海鲜酒楼。

当陈涛看到顾顺时已经明白了,杨定现在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陈涛也不介意,早晚杨定会知道的,陈涛把杨定叫到了一旁。

“杨定啊,不是涛哥想说你,你叫了别人事先也该告诉我一声,顾顺这个人最近正在求我办事儿,你这样把我们拼到一块,涛哥很被动的。”

杨定年轻,陈涛并不在意,只是认为很多事情还得告诉杨定知道,官场上有很多的忌讳,得多想多考虑。

杨定听了连连点头,自己这次确实有些唐突,万一陈涛本就不想帮顾顺做成这事儿,自己这样安排,陈涛确实很难处。

“涛哥,真对不住,这事情我欠考虑了,要是为难的话,这样吧,我进去告诉顾顺你临时有事儿得提前离开,下次有机会再约时间。”

陈涛的手指在鼻间摸了摸,“算了算了,杨定啊,今天要是别人当中间人,我转身就走,不过你小兄弟开了口,他们的事儿就卖个面子给你。”

入席以后,本来今天的主角是陈涛,不管是身份还是事情的中心,陈涛却把杨定捧上了高位。

“顾总啊,这个主席位子我可不能坐,大家都是因为小杨的原因,才能私下聚在这里,我建议小杨来坐,啊,好不好,呵呵。”

顾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座位谁坐都一样,总之他不能去坐,不过顾顺已经更加重视起杨定来。

顾顺马上将杨定扶到了椅子上,“陈主任说得有理,杨定啊,快坐快坐,顾老哥今天得多敬你几杯。”

顾顺已经看出了眉目,包间里只有四个人,陈涛一直不敢以主宾自居,顾顺分析了两个原因,一个是陈涛想把面子让给杨定,自己以后把这人情欠到杨定身上,二个原因是杨定比陈涛地位还高,就算杨定只是一名小科员,但难保他背后有什么人物。

喝酒途中,关系越来越明显,陈涛竟然抢先一步,第一个向杨定敬酒,而且杨定回敬时,陈涛也没有半分领导腔,杯里有多少便干下多少。

杨定渐渐融入了这个以自己为中心的环境当中,杨定开口说道,“涛哥,我从小便在丰台县孤儿院长大,对孤儿院是有感情的,眼下设施场地都跟不上,顾总是个热心人,无偿帮助孤儿院进行建设,而顾总的要求也不过分,临街建十套商铺,其余的东西都移交给院里……”

顾顺听着杨定有条有理的讲起事情的经过,笑眯眯的看着陈涛,这事情陈涛清楚,不过从杨定嘴里说出来,仿佛更接近成功。

宁远红在杨定讲完以后补充道,“杨定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上高中时离开了院里,现在的年轻人,还能记下这份情谊的人不多了。陈主任,希望您和政府对咱们院里多多支持,我代表院里的院方和孤儿们,感谢政府。”

陈涛泯了一口酒,表情有些复杂,“宁院长,顾总,这事情涉及的部门很多,规划、国土、建设、房管、消防、教育,还有一些隐形的部门或多或少都会参与进来,而且孤儿院是公益项目,在公益项目当中划出一部分作为商用,这事情是有政策障碍的。”

顾顺知道陈涛故意把问题的难度讲出来,马上说道,“所以我们才找上了陈主任,这些部门谁不给陈主任您的面子啊,只要您出马,这事情很快就可以启动。陈主任,如果途中有什么需要打点的,您知会一声。”

杨定以为陈涛为爽快的答应,却没想到陈涛一直在绕圈子,并没有给出确定的回复,果然,陈涛没有接过顾顺的话,而是端起酒杯提议大家共饮一杯。

陈涛放下了酒杯,突然问道,“杨定,有没有兴趣租间商铺,做做小生意。”

杨定不懂陈涛的意思,怎么突然提到做生意,杨定摇了摇头,“涛哥,我还是在单位里混日子吧,做生意不适合我,况且,我也没那本钱。”

陈涛拍了拍顾顺的手,“顾总啊,生意有很多,杨定完全可以租一间商铺,然后进行转租,不用管理一月也能收个些钱,对不对啊。”

顾顺马上明白了陈涛的意思,这个陈涛果然是官场里的“老油子”,年纪并不大,但是见多识多,一肚子坏水。

顾顺笑了笑,陈涛已经抛出了条件,他怎能不答应,“杨定啊,这样吧,我那十间铺面建好了,全部租给你,签个两年的合同,象征性的收你一个月一百块一间,你可以租给其他人,租金你自己定个数,两年以后我再收回来自己经营。”

顾顺并不着急,只要可以建成商铺办理好权证,那么他的固定资产便不会飞走,两年时间并不长,最重要的是,自己生意从市区向郊外拓展,打通人脉关系才是首要任务。

顾顺的大方大家都没想到,杨定更是吃惊,这不是变相送钱吗,一个铺面给一百块一月,按孤儿院那边儿的地段,自己至少可以租到三千以上,十个铺面,天呐,一个月便是三万多,一年下来三十几万呀,两年至少可以净赚近七十万元,自己辛苦工作十年也拿不到这数。

杨定在产权股呆了一年,连个小红包也没有见过,今天算是长见识了,在中间牵线搭桥也能有这么大的收获,不过一切都是陈涛的安排。

杨定思索着,官场果然是博大精深,陈涛的处事原则和谈话技巧自己真得好好儿学习。

不过七十万元的现金,这算是贿赂吗,杨定一时不敢应下。

陈涛大笑了两声,“呵呵,杨定,还不感谢顾总的租金优惠。顾总,这事情我会协调一下,很快便有消息。”

房管局副局长李家福也在这家酒店里吃饭,听另一名朋友讲道,政府办副主任陈涛也在这里吃饭,陈涛不仅个人是正科级干部,而且又是严崇喜身边的红人,自己得去去。

这一桌朋友都不是从政之人,所以李家福一个人拿了瓶白酒找了进来。

李家福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局里的杨定怎么和陈涛一块儿吃饭,回想着最近局里的传闻,说什么杨定被停职休息一个月,政府办领导介入,看来是真的。

不过眼前的事实告诉李家福,这个传闻有一定的偏差,杨定并不是告状或揭发,两人本就是朋友,这个张天河,也没搞清楚下属的社会关系网。

“陈主任,哈哈,知道你在这里,我专程过来陪你喝几杯,咦,这不是杨定吗。”李家福装作刚看到一样,想摸一摸两人的关系。

杨定本想站起来,但琢磨了一下,涛哥和自己的关系已经很密切了,自己站起来不是丢了涛哥的脸,不行,还是坐着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