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女主戚月男主许琛之的小说_良人一笑寒

发布时间:2018-09-12 15:08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良人一笑寒冬暖,良人一笑寒冬暖小说是作者暮千禾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许琛之戚月,许琛之戚月小说精彩片段:我没想到的是,这次我也算因祸得福,意外救了那名女子,却成就了一个成功的报道。关于记者奋不顾身救下女白领的事件一下子上了各大报社的头条,顿时好评如潮。

良人一笑寒冬暖

推荐指数:8分

《良人一笑寒冬暖》在线阅读全文

良人一笑寒冬暖010 我在等风也等你

我没想到的是,这次我也算因祸得福,意外救了那名女子,却成就了一个成功的报道。关于记者奋不顾身救下女白领的事件一下子上了各大报社的头条,顿时好评如潮。

为此,刚出院的我便迎来了杂志社的庆功宴。

“七月,你真是太厉害了,这样也能上头条。”

“不过当时也太惊险了,如果不是警察刚好赶到,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就是啊,不过七月这就叫做有勇有谋。”

……

杂志社好久没那么热闹过了,大家都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场面极其热闹。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连忙说道,“其实我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刚好遇见了,想着她还那么年轻,怎么能就这样死去呢?更何况我也是因祸得福,我想换做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大家都会这样做吧。”

听到我的话,大家都赞同的点点头,那些觉得我是天上掉馅饼的人心里肯定也舒服一些。

就在这时,有人告诉我外面有人找。我放下酒杯,往外面走去。

“七月,这里……”

是那天要跳楼的女子。

她穿了一条红色的长裙,脸上笑靥如花,完全没有那天的忧伤和难过。

“我们又见面了,我的救命恩人。”她笑眯眯的看着我,眼睛眨巴眨巴的,“忘了给你做自我介绍了,我叫周艺桐。”

“我知道,谢谢你。”采访的事情,肯定是她安排的。

周艺桐随即笑了起来,“小事一桩,我只不过如实报道而已。倒是你救了我,这才是大恩呢。我想过了,以后一定会好好活着,再也不寻死了,生命如此美好。对了,我请你喝咖啡吧。”

咖啡厅里,我和周艺桐面对面坐着,她喋喋不休的和我说着她的故事。

对于别人的故事,我一向提不起兴趣,但既然周艺桐愿意说给我听,我便安静的做一个听众。

女人关于情感的述说,往往都是杂乱无章,我眯着眼睛听着,就当消遣下午的时光了,但我没想到的是,会在这里遇到许久不见的苏一宁。

“七月?”苏一宁的声音带着几分清冽。

我微微一怔,缓缓转过身。她好像胖了一些,头发散落在脸颊,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挡住了大半边脸。

自从半年前的事情之后,我和苏一宁的联系越来越少,感情也大不如从前了。但她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帮过我,这些恩情我无法忘。

确定是我,苏一宁激动的拿下墨镜,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七月,真的是你啊,你最近怎么都不找我?”

“最近忙。”我尴尬的笑着,这才发现苏一宁没有化妆。她素面朝天的样子倒是让我有些惊讶,虽然她底子也不差,但以前她从来不会素颜出街,她说这是对路人的不尊重。

后来我才知道,她还是以前的苏一宁,她之所以素颜,是因为她怀孕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已经和苏一宁坐在咖啡馆里了。周艺桐倒也识趣,听说我和苏一宁想要叙旧,便借故先离开了。

“是陆煦言的吗?”看着苏一宁那张略带忧伤的脸,我问道。

苏一宁微微一怔,缓缓点头。

我不知道这些日子苏一宁和陆煦言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她并不开心的表情和沧桑的容颜我大概能猜出如今她的处境。

“他打算怎么办?”我继续问道。

苏一宁苦涩一笑,唇角带着淡淡的嘲讽,“他倒是很果断,让我把孩子打掉。”说着,她摸了摸小腹,“可是七月,这是我身上的肉,是我和他的孩子,我怎么舍得打掉?”

“舍不得打,那你打算怎么办?”我说话向来狠,特别是对熟悉的人,“死乞白赖的把孩子生下来自己养,还是陆煦言说过要娶你了?”

“七月,你知道陆煦言从来不会对我说这种话的。”说这话的时候,苏一宁的脸上是满满的苦涩。

确实,曾经我一度以为陆煦言只是想和苏一宁玩玩,从未想过他们会纠缠这么久。但如今我更加确定,陆煦言确实是和她玩玩。

不忍心看着苏一宁执迷不悟,我苦涩一笑道,“一宁,我知道你真的喜欢陆煦言,但陆煦言是什么样的男人你应该比我清楚,既然他不能娶你,那就把孩子打了,和他断干净。现在你还年轻,一切都还来得及。”

苏一宁咬住下唇,一字一顿的看着我说道,“七月,你知道的,我做不到。”

女人在恋爱中的时候,智商确实为负数。

“那你到底打算怎么办?”我无奈的叹了口气问道。

“我找不到陆煦言了,七月,你能帮我找找陆煦言吗?”苏一宁抬起头看着我说道。

又是找陆煦言?我特么是不是上辈子欠了这个叫陆煦言的男人了,他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似乎我所有的噩梦都是从他开始。

“一宁,不是我不帮你,只是我不想再卷入半年前的噩梦里了。”说完,我起身就要离开。

苏一宁冷静的声音再次传来,“七月,半年前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既然是因我而起,我一定会帮你调查清楚,我一定要找到陆煦言,你不愿意帮我,我就自己去找好了。”

话音刚落,她便转身往夜色中走去。

大晚上的,苏一宁又怀着孕,我最终还是放心不下她一个人,便一把拉住了她,“行了,怕你了还不行吗?陆煦言在哪里?”

“七月,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苏一宁一把抱住了我,在我的脸上吧唧亲了一下。

“恶心死了……”

苏一宁说她调查到陆煦言明天会在兰萃坊的B540号包厢里谈生意,第二天,我便来到了兰萃坊里。

我那个时候还不知道兰萃坊在安城的性质,所以并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

兰萃坊依旧灯红酒绿,热闹非凡,我越过舞池中央往包厢里走,很快便找到了B540号包厢。

我轻轻的敲了敲门,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便打开包厢的门走了进去。

包厢里坐着一个穿着深色西装的男人,他俊目俊朗,正抽着一支上好的雪茄。看到我进来了,不由抬起头看向我,烟雾袅袅里,他的眼眸很好看,“这位小姐,你找谁?”

“陆煦言。”我简直直接的吐出三个字,“他在吗?”

男人抿唇低笑,深深的吸了一口手里的雪茄,“我就是,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原来他就是陆煦言,我不由多看了他几眼,半年前若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事到如今,我也怨不得谁。

“是苏一宁让我来找你的,我是她的朋友戚月。”

“戚月啊……”陆煦言喃喃的念着我的名字,并没有觉得很惊讶,反而多了几分玩味,“原来你就是戚月……”

“你认识我?”我疑惑的看着他问道。

他笑了起来,嘴角勾起笑容的弧度,“苏一宁经常提起你。”

“哦。”看他意味深长的眼神,我觉得肯定没有那么简单,但现在也不是追问这些的时候,更何况他是苏一宁的男人,我没有任何兴趣。

我干脆坐了下来,气势可不能输,“陆煦言,苏一宁怀孕了,这事你知道吧?”

陆煦言的眼眸暗了几分,嗓音依旧冷冽好听,“嗯,我知道。”

“你打算怎么办?”我继续问道。

“钱我已经打到她卡上了,这是我唯一能给她的东西。”陆煦言倒也直接。

偏偏他这云淡风轻的态度惹怒了我,把人家女孩子搞怀孕了,打点钱就能解决了?钱真的是万能的?

“陆煦言,所以你是在推卸责任?当初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你就没有考虑过未来?既然你不想对苏一宁负责,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如今她怀孕了,你又说这样的话?你简直不要脸!”

面对我劈头盖脸的一顿骂,陆煦言也不生气,继续慢悠悠的抽着手里的雪茄,他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声音带着几分意味深长,“戚月啊,我和苏一宁的事情,你到底了解多少?”

被他这样一问,倒轮到我懵逼了。

“从我和苏一宁在一起的第一天,我就和她说过我们没有未来。”陆煦言继续说道,“至于这个孩子,她比谁都清楚是怎么怀上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疑惑的看着陆煦言问道。

陆煦言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把手里的雪茄灭了,起身站了起来,“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如果你真的把苏一宁当朋友,就劝她把孩子打掉吧。”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

“喂,陆煦言……”然而陆煦言已经关上门离开了。

看来今天的谈判是以失败告终了,看到陆煦言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是个不简单的男人,他的眼眸里藏了太多的秘密。但我终究是个局外人。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打开包厢的门往外走。

因为想刚才的事情太入神,措不及防的撞进了一个怀抱里。

“对不起……对不起……”我连忙低着头道歉。

头顶却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七月?看来我们真是有缘。”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