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山野春情赵铁柱雪梅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2 14:36

已完结小说山野春情是著名作家村头老王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赵铁柱雪梅,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都市小说山野春情精选篇章:卫生所原本只有一个赤脚医生,大病不会看、小病看不好,后来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在大城市读完医学院毕业,就回到河畔村当村医,这才算是有了一个靠谱的大夫。

山野春情

推荐指数:8分

《山野春情》在线阅读全文

山野春情第6章 马大夫

河畔村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很小的卫生所。

卫生所原本只有一个赤脚医生,大病不会看、小病看不好,后来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在大城市读完医学院毕业,就回到河畔村当村医,这才算是有了一个靠谱的大夫。

陈壮飞奔到卫生所,看到正一个人在诊室看书的马玉倩,急忙说道:“马大夫、马大夫救命啊,我脑袋被砸坏了!”

身穿白大褂、模样俊俏无比的马玉倩急忙放下书,看见陈壮,又看到他额头上的大包,惊讶不已的问:“壮子,你这是咋回事?怎么起了这么大个包?”

“别提了……”陈壮躲闪着马玉倩的眼神,撒谎道:“我去浇地来着,一不小心在河边滑倒了,脑袋磕在一块石头上,就肿成这样了……”

陈壮也不想撒谎骗马玉倩,可是,自己总不能告诉她,说我是不小心看到你后妈撒尿,被你后妈用土坷垃砸了脑袋吧?

马玉倩对他的话也没怀疑,拉着陈壮在凳子上坐下,便道:“你等着,我这就给你看一看。”

说罢,马玉倩站在陈壮面前,抱着他的脑袋小心的观察起来。

陈壮闻着马玉倩身上沁人心脾的香味,连脑袋上的疼痛都减轻了几分,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马大夫,你身上可真香,咋弄的?是不是抹了花粉了?”

马玉倩娇笑一声,道:“你傻啊,抹上花粉蜜蜂还不得来蛰我呀?我这是喷得香水。”

陈壮嘿嘿笑道:“马大夫不愧是见过世面的高材生,我都不知道香水是啥。”

马玉倩撇撇嘴,说:“咋啦,我出去上几年学,你就不知道我叫啥啦?一口一个马大夫的。”

陈壮尴尬的说:“咱这不是尊重你嘛,你是医生,那可不就是大夫嘛!”

马玉倩说:“你啊,还是叫我玉倩吧,怎么说咱们也是打小一起长起来的,我也只大你一两岁。”

“嘿嘿。”陈壮笑道:“那我就叫你玉倩了,玉倩,我脑袋没事儿吧?”

马玉倩又仔细看了看,道:“没啥事,没破,不用打针,我给你抹点消肿的药,一两天就消肿了。”

“那就好……”陈壮松了口气,忽然发现,马玉倩那挺翘的小胸脯,此刻就在自己脸前蹭来蹭去,不过可能是因为她穿着白大褂的原因,她自己并没有察觉。

那柔软温热而又充满香气的感觉,让陈壮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

陈壮偷瞄着马玉倩那俊俏洋气的小脸,心里感叹,马来财那个狗日的长得比驴还丑,咋就能生出马玉倩这么漂亮的闺女?难不成他以前那个老婆给他戴过绿帽子?

不过,这话说回来,马玉倩长得可真漂亮啊,而且又是大学生,是见过世面的人,谁能娶了她,那可真是上辈子的造化。

陈壮心里对马玉倩很有好感,只不过他觉得自己跟马玉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自己初中都没上完,就因为家穷下学了,人家马玉倩可是村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那可是天之骄子,哪是一般人能够得上的?

估计马玉倩这样的姑娘,以后找对象也肯定得找一个大城市的公子哥,嫁过去做个吃饭穿衣都有人伺候的阔太太。

陈壮正自己暗自琢磨着,马玉倩已经帮他抹好了药,说:“行了,这两天千万别再碰到这个包了,明天要是还不消肿,你再来找我。”

“谢谢你了玉倩。”陈壮点点头,嘿嘿问道:“对了,多少钱?”

马玉倩摆摆手,笑道:“一点药水而已,不要钱,快去忙你的吧。”

陈壮傻笑道:“嘿嘿,那真是谢谢你了玉倩,先不跟你说了,我还得去浇地呢。”

马玉倩看他那副啥样,捂嘴笑道:“别傻乐呵了,快去干活吧!”

……

从卫生所出来之后,陈壮准备回到地里继续干活,不过他担心再碰到柳凤娇那个臭娘们,反复确认她不在附近之后,才继续忙碌起来。

忙活大半天,终于把地都浇完,陈壮累的满身大汗,刚好离河边不远,他准备跳进河里去洗个澡。

河畔村这条河非常干净清澈,村里的老少爷们都喜欢在河里洗澡,不过由于女人们要来河里洗衣服,所以村里人也都非常有默契。

白天成年男性不会下水洗澡,女人们也都在白天来河边洗衣服,到了傍晚,男人们都来河边洗澡了,女人们也就不能再过来了。

现在正是下午,按理说还不到能下河洗澡的时候,不过陈壮四下里看了看,发现没其他人,就干脆脱光衣服跳了进去。

大汗淋漓之后,在河里洗个澡非常舒爽,感觉浑身毛孔都打开了,陈壮洗完澡、穿上裤衩,太阳一晒,整个人感觉懒洋洋的,于是便往岸边草地上一躺。

太阳晒过的草地暖洋洋的,躺着别提多舒服了。

陈壮脑子里忽然浮现起两张面孔,一个是白嫩丰腴而又楚楚动人的雪梅嫂子,一个是娇艳成熟而又泼辣火爆的柳凤娇,巧的是,这俩女人的身子,都被自己看过了。

对陈壮来说,无论是雪梅嫂子,还是柳凤娇,都让他心里感觉火燎燎的,如果能品尝到她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对陈壮来说都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想到这儿,陈壮心里不免有些担忧:“也不知道雪梅嫂子答应铁柱哥了没,要是答应了,我该咋准备啊?我以前也没搞过女人,听村里人说,男人第一次搞女人都扛不住,上去就要缴械,我到时候要是一下子就不行了,雪梅嫂子会不会看不起我?”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