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曹二柱何登红小说-曹二柱何登红免费阅

发布时间:2018-12-07 09:08

曹二柱何登红小说

曹二柱何登红全文阅读

  都市小说《曹二柱何登红》的原名是《极品小村民》,此书为网络作家西门龙头倾力之作,极品小村民曹二柱何登红是书中的男女主角。曹二柱是一个养蜜蜂的小农民,本以为在这个男少女多的村落里他应该是很受欢迎的,可谁知妇女们都去巴结另一个男人了,而他的目标只好转向了小寡妇何登红。
  山坡上很静,何登红突然听到这种怪叫声,吓得全身一颤,一腚儿坐到地上,手里的瓶盖子也掉到地上滚了老远。她看了看棉花地,又看了看荆条丛,觉得阴森森的,赶紧直起腰,紧张地四处张望了一下,本能地弯起腰,握紧了喷雾器的喷杆,看样子是想以防不测。
  “啊嗷,啊嗷,啊嗷嗷——”
  何登红这时才听出是人学的狼嗥,她站直身子,壮着胆子大声问:“是哪个?你别装神弄鬼了,我听出来了,快点滚出来!”
  “嘿嘿,是我,曹耀军。”曹二柱嬉皮笑脸地荆条丛里跳了出来。
  何登红出了一口长气说:“哎呀,原来是你呀,鬼,曹二柱儿,你趴在荆条丛里做什么呢?哎,真是,你也不怕荆条刺扎着你的肉了!”
  “嘿嘿,登红嫂子,吓着你了,是吧?我在寻找那个狼呢!我们这梨花村,现在只有我一个年轻的男人,我得肩负起保护全村妇女的重任,莫让那狼把你们白嫩的屁股给咬伤了。”曹二柱拍了拍自己的身子,弯腰捡起滚在地上的那个瓶盖子,递给何登红,装出吃惊的样子说,“哎,登红嫂子,好巧哟,我寻狼又遇上你了。耶,怎么这坡上也有你家里的地呢?”

第一章 坏了人家的好事

  曹二柱从地铺上坐起身子,揉了揉眼睛,从窝棚里伸长脖子眺望了一下远方,他看到了山脚下的村庄,大部分人家已经搬到所谓的新农村居民点去了,只剩下十多户人家东一户西一户地坚守在旧村庄里。在搬走了农舍的空地上,天宇集团已经建起了好几幢活动板房,有人像蚂蚁般在那里移动。

  “尼玛,这梨花冲就这么被他娘的天宇集团给强行霸占了!我要他们补偿一百万元呀,他们说老子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可让他们主动给予补偿吧,他们竟然像打发叫花子,能少给,尽量少给,能不给,尽量不给。”

  曹二柱愤愤地骂了一句以后,视线慢慢往山上移,他发现对面山坡上棉花地里有一个移动的小红点。他知道,那一定是一个穿着红衣裳的女人正背着喷雾器在棉花田里打农药。

  曹二柱得意地笑笑,然后站了起来。

  他知道,那是邻居何登红,那个只比自己大五六岁的小媳妇,她把昨天灰色的衣裳换了,穿着红装,今天显得更鲜艳了。昨天帮她打了几桶农药,趁机用手背触摸了一下她浑圆的臀儿,虽然隔着裤子,还是用的手背,但仍然能感觉到肉肉的,好软乎,好有弹力,真让人有说不出的心旷神怡。

  这多少也算是投石问路,试了一下她水的深浅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不仅没有恼怒,相反还朝自己笑了笑,那脸蛋儿笑得就跟小花一样。好可惜,竟然没有趁热打铁更进一步,曹二柱现在想起来,把肠子就悔绿了。

  尼玛,老子长到二十岁,在这山坡上养蜜蜂,大小也算得上是在创业,一天到晚混在留守妇女的堆子里,虽然有过动手动脚,可就像自己养的蜜蜂在万花丛中,竟然没有真正采过蜜,只是在花里飞了飞。惭愧,至今还是没尝过女人腥味的处子一枚,悲催啊!

  曹二柱一直想探女人的那个未知之迷,以前没和大哥曹大柱分家的时候,有嫂子在眼前晃悠,算是对女人有所接触。可分家之后,他们住到了居民点上,离女人最近的就要算西边邻居何登红了,她的老公朱老四在城里打工,春节就出去了,半年就没有回来过,她一个人在家里留守,不用说,日子过得很寂寞啊!

  曹二柱胡思乱想一通,打定主意,决定走出自己的窝棚,再会会何登红去。

  他检查了一个排列得整齐的蜂箱,看了看在荆条丛里飞来飞去的蜜蜂,觉得自己的事儿没什么可做的了,就哼着《两只小蜜蜂》的流行歌曲,兴致勃勃地向那个山坡走去。

  可走了几步停下了,他想,去会何登红,得有一个合理的借口呀!去帮她打农药,这当然很唐突啊!你又不欠她的,她又没有请你,你为什么要帮她打农药,这不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对她有什么企图吗?

  这些日子,村里一直传说有狼,虽然谁也没有看见那狼,却让村子笼罩在一种浓烈的恐怖之中,人心惶惶。

  对了,我寻找那个传说中的狼去!在山坡上,在山坳里,在荆条丛中,寻找那狼,寻着,寻着,寻到何登红打农药的山坡上来了,不是有意的,是无意中相遇,用文化人的说法就是邂逅。就是我想要的那件事儿,何登红不愿意给,她不尴尬,我也不掉面子,反正不是预谋,是见财起心。

  于是,曹二柱转身回到窝棚里,寻到一根木棍拿在了手里,打着寻找狼的旗号,准备去会何登红去。

  曹二柱顺着窄窄的人行小道走到山坳里,看着荆条丛,便不寒而栗起来,他想到了那个狼,要是真有狼,肯定就藏在这荆条丛里。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他生怕有狼跳出来按住他,然后咬他的脖子,撕他的肉,放他的血……曹二柱仰起脖子看了看对面那个诱人的山坡,只恨自己腿太短,不能一步就跨过去,现在看何登红还是一个小小的红点。

  由于太迫切,再加上心里有些胆怯,脚下横着一根荆条枝,他睁着眼睛却没有看到,一只脚被绊住了,另一只脚提到了空中,身子往前一倾斜,就失去了平衡,嘴里大喊一声:“哎呀,我日他老娘呀,莫不是那个魔鬼想要老子的命吧!”接着就一个跟头四脚朝地摔了一个狗吃屎。

  曹二柱趴在地上,嘴巴上全是泥土,不过身子还算结实,没有划破皮肉,更没有磕裂骨头,不疼也不痒。他正想爬起来,没想到突然听到一个愤怒的男人厉声地问:

  “谁,哪个?你叫个球啊!”

  天啦,真他娘的倒霉,放屁打脚后跟!老子摔了一跤,竟然招惹了一个男人,吓得曹二柱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狗日的,你露个头,让老子看你是哪个?”

  曹二柱趴在地上一细听,听出是村支书祝定银的声音,吓得他越发不敢动弹了。

  “别躲了,给老子站出来,老子已经看到你了!”祝定银大声嚷嚷。

  躲不了,曹二柱只好慢慢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故意吃惊地问:“哎呀,祝书记,是你呀,我摔了一跤,竟然把您老人家惊动了!嘿嘿,实在对不起,请你老人家高抬贵手,包涵包涵,原谅原谅!”四处看了看,不仅看到了祝定银,还看到了衣衫不整的曹国山的老婆朱玉翠。

  “曹耀军,你在跟踪老子是不?哎,你这么大点年纪,怎么这么下……流呀,竟然喜欢干这种勾当呢?”祝定银怀疑曹二柱跟踪偷看自己,更生气他有意打乱了自己的好事儿。

  曹耀军是曹二柱的大名,也就是身份证上撑门面的名字,平时一般很少有人使用,人们都习惯叫他曹二柱。

  听到祝定银说自己下流,他不服,你干的难道都是上流事?曹二柱知道祝定银误会自己了,赶紧撇清说:“祝书记,我路过呢!我一个堂堂的养蜂专业户,正在创业之中,一天到晚忙得脚后跟打屁股,谁有闲功夫跟踪你呀?”

  祝定银不信,他问:“好,就算你路过,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到哪儿去,做什么去?”

  到哪儿去的,做什么去?老子想到山坡上何登红那儿采她的蜜去,可这话不能明说呀,好在自己早就想好了借口,他挠了挠后脑勺,拿手里的木棍晃了晃说:“嘿嘿,瞎转悠,寻找传说中的那个野狼呗。我怕那个野狼把我养的蜜蜂箱子给拱翻了,蜜蜂不产蜂蜜了。我还怕哪天夜里那条狼跑进我睡的棚子里把我咬死了!”他不知道,他的这个借口在这个时候用很不合适。

  祝定银一听,愤怒了,他拉长脸,伸长胳膊指着曹二柱说:“果然,你真在跟踪老子,瞎转悠,寻野狼,只有你自己信。你一个人寻到狼了,还不是狼的口中餐啊?扯个谎都没有扯团圆。你,你……老子警告你,狗……日的再跟踪老子,你牙巴骨得长紧一点,小心老子找一个理由治你的罪,让你在我们梨花冲没立锥之地!”

第二章 荆条丛里做思想工作

  在这梨花冲村里,没有到城里打工的年轻男人也就只有曹二柱一个独种,和他争食的人都没有。照说,在这留守妇女扎堆的王国里,他应该是国宝级的高等动物了,可以要风得风,要雨有雨,女人们会把他当宝贝。可实际上就像他根本不存在似的,没有哪个女人热乎他。只有四十多岁的半拉子老头祝定银一人最牛逼,风光唯他独好,是好酒随便他喝,好床随便他睡,村里只要有留守女人的家,那就是他的后院。对于女人,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全跟曹二柱没半毛钱的瓜葛。

  这太有失公允公平公正原则了,曹二柱心里很是不服。

  别看祝定银个头矮,形象猥琐,可他在梨花冲就相当于至高无上的皇上,胳膊伸出来比哪个的腿还粗,一言九鼎,说一不二。对于那些留守妇女们,就像古代皇宫的妃子,看得上谁,看不上谁,他可以择精选肥,全由他说了算。

  要是论打架摔跤,祝定银那老狗肯定不是曹二柱的对手,一掌子就可以把他推一个四脚朝天。可这种事又不是打架,靠的完全不是力气,要么拥有权力,要么拥有金钱,可这两样曹二柱都没有,只是小村民一枚,要是和那老东西发生正面冲突,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曹二柱自个儿在心里权衡了一下利弊,心里说:惹不起,老子躲得起!他壮了壮胆,胆战心惊地朝祝定银跟前走了走,看了一眼朱玉翠,眨巴着眼睛故意用吃惊的口吻转移话题说:“哎呀,祝书记,没想到玉翠嫂子也在这儿呢!嘿嘿,祝书记,你是不是在这儿做玉翠嫂子的什么思想工作呀?”

  朱玉翠正和祝定银做见不得光的龌龊事儿,见到曹二柱脸红了,又听他提到自己,她更不好意思了,便羞达达地说:“呜,我在前面山坳里放牛哩!借来张玉芝家的公牛,正准备给我的母牛配种,祝书记来了,硬要拉我坐到这儿谈那个搬迁补偿款的事儿,想做我的思想工作……”

  祝定银刚和朱玉翠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算得上是做了亏心事儿,可他天天在女人堆里折腾,已经是习惯成自然,司空见惯了,再就是认为曹二柱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没有把他看在眼里,他现在不仅一点也不做贼心虚,而且相反还趾高气扬的。他笑笑说:“唉,还不是因为搬迁的那点破事儿!天宇集团在我们梨花冲村建精制棉厂,是曹客店乡政府招商引资的,是为了促进我们村的发展,为我们造福的大好事儿,我们村委会已经跟人家天宇集团签协议书了,梨花冲的有些土地已经卖给了人家,他们要在这儿建世界上最大最高端的精制棉厂。说句良心话,人家给我们农户的搬迁补偿款已经不低了,还承诺优先招我们村里的人到厂里当工人上班。这样一来,就可以让我们村在城里打工的男人们都回来,夫妻团聚不说,还有固定工资拿,就像领导干部似的,这多么两全其美啊!日他娘,可一些钉子户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补偿五十多万还嫌少,还狮子大开口硬是要一百万,目的达不到,竟然死活不愿意搬家。”

  尼玛,这不是指桑骂槐地借机骂我曹耀军吗?

  曹二柱不高兴了,他在心里说:老子就是要一百万,不给就不搬。他眨着眼睛看着祝定银说:“祝书记,我听人们说了,要是放到城里,像我们村这样的地,没有二百万,甚至三百万,他们天宇集团做梦都弄不到手的,给五十万你还嫌多,怎么你们当干部的总是喜欢胳膊拐子往外拐,替别人说话呢?”

  “你看,曹耀军,你的思想好像就不通嘛!”祝定银将朱玉翠拉起来又说,“这不,我刚才给朱玉翠做了半天的思想工作,她的思想境界都比你要高很多哩!嘿,关于这次搬迁,我已经改变了做工作的策略,一个一个地做工作,各个击破,先做通当家人的工作……哎,对了,下次,我去你家做你妈胡大姑的思想工作……”

  朱玉翠本来已经和祝定银在荆条丛里搂在一起合二为一了,闹得正欢。听到曹二柱闯来了才惊惶失措地穿上衣服,现在已经穿得好好的了,她还是扯了扯自己的衣服,生怕哪个地方没有盖住露出来了,特意捋了捋额头上蓬乱的头发,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扯了扯领口,似乎刚才的活儿半途而废,她还意犹未尽,没有解渴,她不服气地说:“哼,梨花冲的风我吹习惯了,梨花冲的水我喝得就是舒服,哼,我是不愿意搬家的。”

  两个人刚才还在荆条丛里曾经拧成过一股绳,可现在话却不往一起说了。

  祝定银听了朱玉翠的话,他瞪大了眼睛,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个儿在心里问:刚才还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又变卦了呢?他皱起眉头说:“日他娘,住在这穷山恶水里居住有什么好呀,到新农村居民点去住,房子都为你们盖得好好的了,漂亮不说,质量又好,还通电、通自来水、通网络,水泥路直通乡里、县里、省里、首都北京,价格还便宜,只要二十万,剩下的钱可以装修、买家具、买车、存银行,那多好啊!要是放到城里,你做梦都不敢想。”

  和祝定银有了身体上的特殊关系,年轻的朱玉翠也不在乎村支书的什么狗屁权威了,甚至在心里把这老东西看成不中用的混球了,天天往女人堆子里钻,也没有什么长进,能耐就那么大一点,她翻一下白眼说:“切,我可不愿意到居民点里去住呢,就跟城里似的,房子挨着房子,在屋里放一个屁,隔壁的人都听得到。再说,男人们都不在家,一出门见到的都是女人,女人在一起就喜欢生是非,是东家长,西家短,说着说着便起了矛盾,要么吵翻天,要么打得满地滚,天天吵死人的。嗨,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我还是认为梨花冲里好,山秀水甜,居家过日子,种庄稼干活儿,都方便得很。”

第三章 给你出一个点子

  我的天,祝定银做朱玉翠的思想工作应该算是很深入的了,进入她灵魂深处的次数恐怕也不会太少,就是对她击破也应该是击得很破的了,可工作还是没有做通,仍然站在他的对立面。

  曹二柱忍不住笑起来,三个人就有两个人意见是统一的,算是大多数。不过他没有直接当面耻笑祝定银,更没有把自己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他装出一本正经地说:“祝书记,你的工作做得真细致呢,恐怕乡里、县里的干部们都应该向你看齐,向你学习了呢!要不,我给你出一个点子,你向乡里领导打一个报告,让乡里给我们村的每一个女人都安排一个男干部,让他们到这荆条丛里来做思想工作。嘿嘿,我估计要不了多久,这些钉子户都会心甘情愿地搬迁到新农村居民点上去了。”

  祝定银刚老牛吃嫩草只吃了一半,心里正不爽哩,但这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他这时只能对曹二柱瞪了瞪大白眼来表达不满。知道曹二柱是在说风凉话,他故意装着没听懂的,一本正经地说:“嗨,那当然啦,这拆迁的事儿,是世界上第一难做的事,做工作不讲一点工作艺术怎么行呢,出一点漏洞都不行,弄得不好就会出大乱子,你没看电视呀,你没上网呀?日他……娘,现在老百姓也不是好惹的,刁民真他娘的多,为了拆迁,为了多拿一点补偿款,有跳楼的,有往身上泼汽油的……”

  曹二柱见村支书祝定银现在有点平易近人,笑容可掬,胆子也就大了,他笑着说:“嘿嘿,祝书记,你的工作做到了田间地头,不怕荆条戳屁股,工作做到了荆条丛里。估计还做到了房间床头,没准不怕热,工作还做到了被窝里。肯定没有哪个舍得跳楼,就是想寻死,向你示威,大不了跳床。”指了指朱玉翠说,“祝书记,你看,你看……玉翠嫂子现在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你肯定没有把她的工作做到位,要不就是她嫌你做工作的时间太短了,不深入,没触及到她敏感的灵魂,嘿嘿,工作没有做通。好,我走,不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做你们的思想工作,最好是做通畅。”

  刚才没有制止曹二柱的风凉话,祝定银好后悔,现在曹二柱越说越起劲儿了,还越说越难听了。他拉长了脸,似乎脸还红了,心里说,要不是你打乱老子们的好事,时间会短吗,会让她不爽吗?他不高兴地说:“曹耀军,你小狗……日的人小心眼儿却大得很呢,怪腔怪调的,我当支书的做村民的思想工作,你羡慕忌妒恨啦?日他……娘,老子就是喜欢这样单独做群众的思想工作,就是喜欢在隐蔽的地方和群众交心谈心,当领导的就是要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这是我这当领导的工作艺术,怎么,你有意见啊?哼,有意见就到茅室后面提去。”

  看祝定银动真格了,好像来脾气了,曹二柱歪着头说:“哎,祝书记,我给你交一个底,天宇集团补偿我们家一百万,那是必须的,少一毛钱都不行。我再次重申,我们家没得到一百万元的补偿款,我们家说什么也是不会搬迁的,惹烦了,老子一恼火,天宇集团给二百万、三百万,甚至更多的钱也不搬了。尼玛,就是真有恶狼来了也不会搬,我要与狼共舞,我们家决定做资深钉子户,做最坚强的钉子户,誓和天宇集团死磕到底,不取得完胜决不罢休。”

  祝定银的脸拉得更长了:“你狗日的想耍横是不是,是想当刺头是不是?老子也给你这个小刁民交个底,县里的李副县长发话了,对于那些有意和领导对抗的人,对于那些漫天要价的人……领导们决不姑息,必须采取强硬措施,必要的时候可以派警察来抓人,该关的关,该判的判,对于那些硬抗不愿意搬迁的死硬分子的房子,可以开来挖土机进行强拆,直接把房子推倒,看你胳膊扭得过大腿不?有些人就是生得贱,敬酒不吃吃罚酒!”

  曹二柱来了劲儿,眨巴着眼睛,吐着唾沫举着手里的木棍吓唬说:“要是你们真的采用了土匪方式拆了我家的房子,我就去烧你的家的房子,绑架你读高中的女儿祝国莹,脱她的衣裳,狠狠地侮辱她,让她一辈子嫁不出去……”说完转身就走,心里自己给自己点了一个赞,真不知今天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胆量敢跟村支书这么说话,这是破天荒第一次。

  “你狗……日的敢?你无法无天,难道就没王法了,就不怕坐牢、吃枪子么?”祝定银看曹二柱走了,他看了一眼朱玉翠,自己给自己下台阶说:“嘿,他这个小秃崽子说话还蛮横哩,嗨,他以为他是谁呀,他家搬不搬,还没轮到他小狗……日的说话的份。下次,我用同样的办法拉他的妈胡大姑后到荆条丛里做思想工作,把她的工作做通了,还怕他们家不搬?”

  朱玉翠看着两个男人争嘴,没有插嘴,看曹二柱走远了,她说:“没准曹二柱说的是他老娘胡大姑的意思哩,他家是母系社会,老头子曹明玉在家里没有半点地位,是二门口的客,做不了主,又在外面打工,一年只回来一两回,一般是他老娘一言九鼎。胡大姑又喜欢曹二柱,没准你去做她的工作也很难做通哩。”

  没想到祝定银拍一下胸子吹牛逼说:“嘿,那老女人胡大姑的工作嘛,跟你一样,单独做,在荆条丛里做,嘿嘿,她的工作更好做,跟你一样,一做就通……”突然想起,又说,“喂,你先会儿不是说,搬迁的事儿可以考虑么,还说愿意支持我的工作,怎么一见曹二柱那个小秃崽子就屙尿变了呢?”

  “切,你个老东西,要么不惹我,惹了我,你又不聚精会神地做,还心不在焉,是蚂蝗听不得水响,听不得一点动静,听到一点动静就吓得要死,就赶紧收手了,弄得我到现在心里还烦着乱着哩!”朱玉翠锁着眉头,不高兴地说着,推了祝定银一下,还情不自禁地夹了夹自己的双腿,摇晃了一下臀儿!

第四章 我有点看不起你了

  “我们两人正爽着哩,不是那个曹二柱打乱了我们的好事么?冤有头,债有主,你就是心烦,你就是意乱,也得将矛头对准那个捣蛋鬼曹二柱呀,怎么突然调转枪头对准我了呢?你刚才还为那个小秃崽子说话,竟然突然变卦不搬迁了,我做了那么长时间的工作,那不白做了?”祝定银百思不知其解。

  “你不叫他,他会知道我们躲在这荆条丛里?他路过的时候,只要你不弄出什么动静来,等他走了你再继续随心所欲地干,没准我们现在还干着,你满足了,我也高兴了,那多好呀!没想到你当了这么多年的村干部,还是一把手哩,一点也不淡定。人家本来是路过,根本没有发现我们,只是不小心摔了一个跤,你这么一大声喊叫,就自我暴露了,让曹二柱看到了,不晓得他会跟村里人们怎么讲我们的闲话哩。”

  “妈的,是我一时糊涂了,还以为那小狗日的发现我们了呢!”祝定银做贼心虚,以为曹二柱大叫是发现了自己了,所以才先发制人喊他,现在一想,真有些后悔了,他摸了摸后脑勺说:“那个狗……日的曹二柱,一个搅屎棍,老子下次做他老娘胡大姑的思想工作,看他狗……日的怎么搞鬼……”

  朱玉翠有些吃醋地说,“切,你个老东西,还老少通吃哩!胡大姑比你岁数大好几岁吧,已经是满脸折子了,身子恐怕也没有什么水分了。切,村里的年轻女人多的是,男人都不在家,你又不是饥不择食,竟然连老黄瓜你也爱啃哩!我晕,我有点看不起你了!”

  没想到祝定银仍然固执地说:“你不知道,想当年胡大姑是我们梨花冲的一枝花,漂亮得很,性格又好,还经得起开玩笑,怎么惹她也不生气,比现在的女人们强多了,走在路上不晓得有好多男人跟在后面。”

  朱玉翠拿白眼珠子了祝定银一眼:“切,那些跟在胡大姑屁股后面吃屁的男人里有你不?”

  祝定银笑笑说:“那时我还小,挤不进去。嘿嘿,不过我曾经偷偷跟踪过她,发现他跟县里下来的‘社教’工作组组长董泽武的秘密……那个董泽武为了堵我的嘴巴,跟当时的村支书老曾说,让我到村里做了广播员。从此有了和干部们接触的机会,接着便入党当了村干部。所以我怕曹二柱用我当年的招术跟踪我,想从我这儿弄什么好处。”

  朱玉翠伸长脖子看了看远处的牛,锁着眉头说:“你这是庸人自扰,有哪个吃了没事跟踪你呀?”

  祝定银还想着胡大姑,他眯着眼睛继续说:“九二年县里干部来村里搞‘社教’,那个工作组组长董泽武不知怎么就看上了胡大姑了,经常一个人到她家里走访,谈工作一谈半夜,后来硬是指名道姓地要村里安排胡大姑给他们工作组做饭……嘿,你看那个曹二柱的相貌长得像他老头子曹明玉不?一点都不像,你不知道,曹二柱那狗逼样子简直就是用那个董泽武的模子刻出来,他的亲爹应该就是那个董泽武……”

  朱玉翠有点想笑,原来这曹二柱是一个私生子!再看祝定银,她在心里说:“这村子里,你的私生子也不少!”

  祝定银看了看朱玉翠,叹息一声说:“唉,你是外来的媳妇,没见过那个董泽武,跟你说了也没用。哎,那个董泽武后来当过我们县里的书记,后来又到市里当了主要领导,应该是正厅级干部,不知为什么,胡大姑竟然没去找他捞点什么好处,曹二柱本来是官二代,硬是让他在农村当小村民……”说着便拽住了朱玉翠的一只胳膊,用力往地上按,准备脱了衣服接着干那种事儿,没想到朱玉翠不从,硬是不往地上躺,他不解,“你不是还没解渴么?我们再从头开始……”

  跟自己在一起还夸别的女人,夸的还是一个老女人,朱玉翠被祝定银拽坐在了地上,她不高兴地说:“胡大姑再漂亮……还不是老了,恐怕身子干涸了一点水分都没有了。”说着准备脱自己的衣服。

  看朱玉翠在脱衣服了,祝定银觉得再次拿下朱玉翠已经不在话下了,于是更加喋喋不休了:“你不晓得,小有小的乐趣,老有老的味道,各有千秋。嘿嘿,这个胡大姑,不瞒你说,在侍候男人上,有些方面还比你们年轻的强得多哩!妈的,最近几天,我得找一个机会去会会胡二姑,做做她的思想工作,争取让他们家早一点搬迁。没准她家一搬迁,还起骨牌效应,让大伙都搬迁了呢!”祝定银闭着眼睛当着朱玉翠说胡大姑,也没看朱玉翠的面部表情,只顾自己脱衣服。

  朱玉翠已经解开了上衣,本来还想和祝定银接着做完没做完的事儿的,听他不停地说着胡大姑,心凉便了半截,没了再做那种事儿的兴致了,一赌气爬起来快步离开了。

  祝定银闭着眼睛脱自己的裤子,已经脱光,他听到动静,睁眼一看,朱玉翠撸上裤子快步走了,赶紧喊:“哎,哎……你别走啊,事还没做完呢,怎么能半途而废哩!”

  “你不是喜欢胡大姑吗,你跟她做去,老娘我不陪你了……”朱玉翠说着一路小跑,到山坳里看她放的牛去了。

  祝定银想追赶朱玉翠,看了看自己,自己的下身是光光的,等穿上裤子,朱玉翠已经跑得远远的了。

  事情只做了一半,瘾还没有过足,突然不做了,跟自己演对手戏的女人跑了,想做也做不成了,就像火车来了一个急刹车,祝定银心里感到难受极了,他生理上是刹住车了,可心理上却刹不住,是想得好死。好在这村子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你朱玉翠不跟老子做了,也难不到我,干脆去找张玉芝。若实在不行,老子就去会胡大姑,跟她在床上规规矩矩地做,反正今天这事儿得有一个收尾,只是看跟哪个女人收尾了。

  祝定银穿好衣服,从荆条丛里推出摩托车,骑上去便发响了,突突突驶向了村子里。

第五章 我寻狼又遇上你了

  “两只小蜜蜂,飞在花丛中。

  追寻爱的足迹,收获爱的甜蜜……”

  曹二柱是养蜜蜂的,别的歌都不会,这首歌他天天唱。他哼着歌儿往前走,走到山脚下,他看到一头公牛正追逐着一头母牛,旁边有一头半大的小牛,它们也不管,硬是一个劲地狂追。

  曹二柱停下脚步看了看,只见那公牛像疯了,是一个劲儿地追逐着那头母牛。那发馋的样子谁都看得出来它想做什么。

  曹二柱走了几步,忍不住又回头看了又看。

  那头母牛扭着大臀儿跑了跑,自己主动停下了,还张开四蹄,把臀儿翘得高高的,将尾巴也扬得高高的,似乎已经做好迎接公牛的准备了。

  原来这母牛是想避开那头半大的小牛。

  这时,公牛感到时机已经成熟,突然身子直立起来,毫不客气地抬起两只前蹄,一用力爬到了母牛的脊背上……那头小牛独自在山坳里低头玩耍,没有看到大牛们在干什么勾当。

  原来低级动物也知道什么是廉耻,大牛寻欢作乐还避开小牛,怕影响它的健康成长。

  尼玛,刚刚受了祝定银和朱玉翠极大的刺激,现在两头欲荡的牛又来了一个火上浇油,你们还让老子活不活呀?

  曹二柱的眼睛眨巴得更快了,简直不能自拔了,夹起两腿,生理上的变化有点影响行走了。

  没想到一回头,朱玉翠一路小跑追上来了。

  曹二柱知道那母牛是朱玉翠家里的,那公牛不是,他看了看她的脸,看她的脸上泛着红晕,便指着公牛和母牛说:“玉翠嫂子,你看你家的母牛,被人家的公牛欺负了呢!”

  朱玉翠伸手拍一曹二柱,咬着嘴唇笑着说:“鬼,曹二柱,你真是一个棒槌哩,我这是在有意让它们配种呢!公牛是张玉芝家的,陪我家母牛半天,我还得给张玉芝十元钱哩。哎,你还是孩子,别看,去,去,去,离远一点,看了会变坏的。”说着推了推曹二柱。

  曹二柱往前窜了几步,他还想看牛配种,便问:“玉翠嫂子,你们家是不是马上要搬迁呀?”

  朱玉翠瞪大眼睛反问:“那个说的?”瞟了一眼牛配种,接着说,“搬迁?哪有那么容易呀,我得看看大伙儿,等大伙儿都搬迁了,我才愿意搬哩。”

  曹二柱故意吃惊地问:“耶,奇怪呢,祝书记在荆条丛里做了你半天的工作,竟然没把你的思想做通?”

  朱玉翠听出了曹二柱话里藏着话,她脸红了,想了想说:“嗯,是的。他甜言蜜语的,我会上他的当么?”

  曹二柱看朱玉翠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他乐了,便问:“你的思想到现在还没有通,祝书记为什么不继续做你的工作,怎么骑着摩托车走了呢?”

  朱玉翠看曹二柱很得意,她笑着说:“祝定银那老东西说要先易后难,见我的工作做不通,他说先去做你妈胡大姑的工作去了,他说你妈的工作好做些,一做都通。”

  曹二柱本想取笑一下朱玉翠的,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被她戏弄了。真想回家去看看,若再发现祝定银对老娘动手动脚,图谋不轨,老子就替老爸教训他,让他吸取教训,可又怕朱玉翠笑话,看了看配种的牛,大声对朱玉翠说:“你们家的母牛也跟你一样,躲在荆条丛里快活,嗨,不看牛做下流事了哟,走喔!”便离开了,走了好远,回头看朱玉翠,只见她还捂着嘴巴傻笑。

  曹二柱讨了一个没趣,低着头往前走,好在离何登红家的棉花田不是太远了,他踮起脚看了看山坡上,只见那个红点越来越大。

  离何登红越来越近了,不用说离实现愿望的时刻越来越近了。

  这时,何登红戴着大口罩,穿着红色的雨衣,正蹲在田埂上,一手拿着农药瓶子,一手拿着瓶盖子,在聚精会神地往喷雾器里倒农药。

  曹二柱走近了,却没有直接走到何登红的面前,他悄悄地躲到荆条丛里,喘着气,看着她蹶得高高的圆臀儿,真想快速跑过去将她扑倒到地上。

  这荆条丛下是以前修路挖了黄砂和石子的,原本是一个坑,曹二柱躲在里面刚好扑面的人看不见。

  曹二柱只是那么想,可没有敢那么做,他知道,心急吃不了滚豆腐,那么做性质就变了,他可不想走上犯罪的道路呢!那个祝定银对女人们能随心所欲,我曹耀军为什么不能呢?老子要学学祝定银,让女人心甘情愿倒入自己的怀抱。想到这里,他看着一门心思配药水的何登红,他想吓吓她。

  “啊嗷,啊嗷,啊嗷嗷——”

  曹二柱趴在荆条丛里,将双手放到嘴边做成喇叭状,然后小声学起了狼的嗥叫。

  山坡上很静,何登红突然听到这种怪叫声,吓得全身一颤,一腚儿坐到地上,手里的瓶盖子也掉到地上滚了老远。她看了看棉花地,又看了看荆条丛,觉得阴森森的,赶紧直起腰,紧张地四处张望了一下,本能地弯起腰,握紧了喷雾器的喷杆,看样子是想以防不测。

  “啊嗷,啊嗷,啊嗷嗷——”

  何登红这时才听出是人学的狼嗥,她站直身子,壮着胆子大声问:“是哪个?你别装神弄鬼了,我听出来了,快点滚出来!”

  “嘿嘿,是我,曹耀军。”曹二柱嬉皮笑脸地荆条丛里跳了出来。

  何登红出了一口长气说:“哎呀,原来是你呀,鬼,曹二柱儿,你趴在荆条丛里做什么呢?哎,真是,你也不怕荆条刺扎着你的肉了!”

  “嘿嘿,登红嫂子,吓着你了,是吧?我在寻找那个狼呢!我们这梨花村,现在只有我一个年轻的男人,我得肩负起保护全村妇女的重任,莫让那狼把你们白嫩的屁股给咬伤了。”曹二柱拍了拍自己的身子,弯腰捡起滚在地上的那个瓶盖子,递给何登红,装出吃惊的样子说,“哎,登红嫂子,好巧哟,我寻狼又遇上你了。耶,怎么这坡上也有你家里的地呢?”

  “鬼,你吓死姐了,我还以为真是狼来了呢,我现在心还突突突地蹦!”何登红抬头看了一眼曹二柱,用一只手捂胸,用另一只手接过了瓶盖子。

第六章 你怎么跑了呢

  “登红嫂子,你就不怕真有狼来了呀?这孤山野洼的,要是遭受到狼的攻击,你一个没缚鸡之力的女人,逃跑就难呢!你也不喊我来当你的保镖,让我来保护你。”曹二柱走到何登红身边也蹲了下来,放下手里的木棍,他闻到一股刺鼻的农药味,又赶紧站了起来,朝地上吐了吐口水。

  “切,狼?只有你信我们这儿有狼哩,你没听孙明芝说呀,这肯定是天宇集团在撒烟幕弹呢!要是有狼,那就出稀奇了,我们村就要出大名上电视了。”何登红当然不相信有什么狼啊,她扯严实了口罩,将农药瓶子的盖子盖上,并拧紧了放到一个方便袋里了,然后咬着牙,皱着眉头,像用了吃奶的力气背起了喷雾器。

  曹二柱见状,立即讨好地说:“登红嫂子,你放下,歇会儿,让我来干,嘿嘿,必须的。”

  何登红背着喷雾器,皱着眉头说,“今天打的是剧毒农药,敌敌畏,和昨天不一样,你离远一点,小心中毒,莫把你这个小坏蛋给毒死了。”

  曹二柱屏着呼吸,用手在鼻子前搧了搧风,往后退了退说:“还真是敌敌畏呢,真要命,熏死人了。”看了看何登红的脸说,“哎,这么危险的事儿,怎么能让你们女人干呢,登红嫂子,你放下喷雾器,让我们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来干,你歇着去。”

  “嗯,敌敌畏是剧毒药,你离远一点,小心中毒。要是让你弄出个三长两短,我可没办法向你老爸和老妈交待呢!”何登红配好了农药,盖上了喷雾器的盖子,站起身,拿起背带要往肩上背,嘴里说,“切,男子汉,你是男子汉?你自己摸摸,看你的胎毛干了不?”

  难怪那些留守妇女都不热乎我呢,原来她们都还把老子当成了胎毛还没有干的小孩子。

  “切,登红嫂子,你不信啊?像我这么大的男人,要是搁到以前的旧社会,已经是妻妾成群,娃儿一大堆了。妈的,老子生不逢时,现在还是处男!”曹二柱抢过背带又说,“嘿,你在田埂上歇会儿,让我替你干。”拿背带时故意捏在何登红的手上,感觉了一下,然后又说,“你这小身子骨,怎么能干这种重活儿呢?到田埂上歇着去,必须的。”

  何登红当然想歇着不干活儿呀,她不好意思地松了手,身子还往外闪了闪。可真让曹二柱干,又怕别人看到了说闲话。

  曹二柱一用力将喷雾器背在了背上。他盯着她脸上的口罩,吸吸鼻子说:“这敌敌畏好大的气味。”说着将手伸到何登红的脸上,并趁机在她脸上摸了摸。

  何登红将脑壳往后躲了躲,脸“唰”的红了,看曹二柱抢着帮自己干活,她当然高兴啊,她假生气地说:“鬼,你想做什么呀?汗死人了!”

  曹二柱抓住了口罩,傻笑地说:“嘿嘿,把你的口罩取下来给我戴上,别吸敌敌畏的气味太多,中毒了。”说着将那口罩强行扯了下来,“嘿嘿,本想助人为乐做好事,千万莫好事还没有做,就搭上自己的小命了。尼玛,做好安全防范措施,戴上防毒口罩是必须的,嘿嘿,还没有谈过恋爱,更没有尝过女人是什么味儿呢!不瞒你说,你们女人神秘的地方是什么样子我都没见过,要是中毒瞪眼又蹬腿了,那就太划不来了。还有,那个狼还没有寻到,还有艰巨的任务没有完成,我可不能中毒哩!”

  原来是想戴口罩,还以为他趁机会揩自己的油呢!

  何登红出了一口长气,两眼看着口罩说:“嗯,我戴过的,很脏的,小心有传染病哩。”

  “嘿嘿,老子不怕,老子的身体棒着哩,什么病都传染不上我。”曹二柱盯着何登红说话时不停张合的嘴巴,心里说,戴上这口罩,就相当于间接跟你亲嘴了。他吸吸鼻子,闻了闻,还用嘴巴吻了吻口罩说,“嘿嘿,好香,挺好闻的。”边说边往脸上戴,“嘿嘿,你就在这田埂上歇会儿,我保证让你棉花田里的害虫一个就不留。嘿嘿。”

  何登红本想说自己最近一段时间内火有些重,没准有口臭,看曹二柱一副馋样子,就像几辈子没见女人的,便没有回答他的话,她无意中看到了他夹着双腿,蹶着屁股,作为过来人,她知道他现在的状态,立即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脸红得比红纸还红了,抿着嘴巴还是没忍住,偷偷地笑起来。

  曹二柱的举动很明显,就是在讨好自己,见他走进棉花田里喷农药去了,在半人高的棉花枝头上,他不时喷出一道道水雾来。何登红脱下穿在身上红色的雨衣垫到地上,长长地叹气一声坐了下来,身子放松了。唉,不干活儿了,真舒服!反正是他抢着替自己干的,他要干就让他干去,别人看到了说闲话,让他们说去,自己轻松了再说。

  说实话,干这种活儿,实在是太累了,一桶农药几十斤重哩,那水还是从山脚下梨花冲水库里背上山坡的,那么重的喷雾器背在背上,一桶药水打完,弄得是腰酸背痛的,身子就不敢伸直。还有,打这种剧毒农药,还冒着中毒的危险。要不是老公朱老四到城里打工去了,哪个女人会干这种危险的重活儿啊?

  男人不愧为男人,身强力壮,喷雾器背在背上轻轻松松,就像小学生背着书包跳跳蹦蹦去上学。

  曹二柱生龙活虎,干得欢快得很。也许是心里有一种动力,他背着喷雾器打得超级之快,一桶打完,他马不停蹄地跑到山下的梨花冲水库里背水,跑上山又让何登红配成药液,再到棉花田里喷雾,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打了好几桶农药,他是脸不变色心不跳,一点就不感觉到累,只是脸上有些汗珠子。

  何登红本来想打完这块田就回家歇去的,现在有曹二柱帮忙,反正不用自己出力,他是主动送上门的,这样的劳力不用白不用,她又改变了主意,她决定把另一块田的农药也打了。现在棉花田里棉铃虫超级猖獗,迟打一天药,它们就多危害一天棉花的蓓蕾,治虫如打仗,那得争分夺秒。

  这块田打结束了,他们又向临近的山坡走去。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