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易浅浅风天墨免费阅读-超萌宝贝:妈咪很拽

发布时间:2018-12-07 09:07

易浅浅风天墨免费阅读

超萌宝贝:妈咪很拽全文阅读

  易浅浅风天墨的小说《超萌宝贝:妈咪很拽》是一部很好看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四斤八两所写,全文讲述了易浅浅没想到自己会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天才萌宝宝,四年后再次与风天墨相遇,竟会是那样一番尴尬的场景,她还爱着他,那么他呢?
  暖阳和煦,柔风轻抚。
  在S市的一个偌大的广场上,人流如潮。
  一个长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的女人盯着不远处的两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和小女孩,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小男孩一张精雕玉镯的粉嫩脸庞上,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来回的滚动着,透着无比的聪慧和精灵,而小女孩红扑扑脸蛋的眼神里,装满了对小男孩的仰慕。
  “我漂亮吗?”小女孩带着羞涩的问。
  “嗯?”小男孩的语气带着反问。

第一章 捡个帅气宝宝带回家

  暖阳和煦,柔风轻抚。

  在S市的一个偌大的广场上,人流如潮。

  一个长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的女人盯着不远处的两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和小女孩,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小男孩一张精雕玉镯的粉嫩脸庞上,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来回的滚动着,透着无比的聪慧和精灵,而小女孩红扑扑脸蛋的眼神里,装满了对小男孩的仰慕。

  “我漂亮吗?”小女孩带着羞涩的问。

  “嗯?”小男孩的语气带着反问。

  “长大了我嫁给你好不好?”

  小男孩眼睛瞪的很大,一本正经的摇头说道:“不行。”

  “为什么?”小女孩的脸变的很快,眼睛里委屈的泪水就要马上夺眶而出了。

  “因为你很丑。”小男孩很直接。

  小女孩一听,呜哇一声,哭了出来。

  一个穿着妖艳的女人听到哭声迅速走了过来。见到哭的稀里哗啦泪水奔流的小女孩,顿时怒火直冒:“你这孩子,你怎么欺负小妹妹呢?你家长呢?”

  小男孩无奈的耸了耸肩,目光锁在易浅浅的身上,易浅浅被小男孩和小女孩的对话逗的笑脸还没有下去,小男孩忽然指着易浅浅,叫了起来:“妈咪。”

  易浅浅瞪大眼睛,她没听清楚吧,这个小男孩叫她什么?妈咪!!

  妖艳女人一听,顿时拉着小女孩的手怒气冲冲的走到易浅浅面前:“你说你这人,是怎么教育小孩子的,他欺负我家孩子,你怎么还笑的出来,你这家长,太没素质了,怪不得小孩子被教的这么没教养呢。”

  易浅浅哭笑不得:“啊,姐姐,他根本不是我孩子。”

  “呵你还真是极品,我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家长,想推脱责任是吧?大家都来评评理。”

  妖艳女人越说生气,嗓门也跟着大了起来。

  易浅浅看到很多人的目光都朝她看了过来,脸上一阵发烫。

  好吧,她只能先把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儿子认、下来再说。

  “您别生气,是我孩子不对,我向您表示道歉,回去我一定好好管教他。”

  妖艳女人哼了一声,拉着小女孩走开了,一边走一边训斥小女孩:“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以后不要跟这样的小孩一起玩,这样的家长教出来的能是好孩子吗?”

  易浅浅哭笑不得,转过头,发现那个小男孩看戏似的盯着她,小男孩的嘴角还挂着浅浅的笑。

  他的眼睛清澈透明,眉眼如画,看起来特别的好看,高挑的鼻梁,樱红的嘴唇,组成一张精致的脸蛋。他的笑带着某种诱人的邪魅。

  此刻,那双无辜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易浅浅,让本来想要发火的她怒气降了下去。

  “你过来。”易浅浅朝小男孩招了招手。

  小男孩居然很乖巧的走到她面前,易浅浅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丢丢。”

  易浅浅一愣,这个名字有点像小狗的名字。

  “你家在哪儿,你的爹地妈咪呢?”

第二章 在她胸口盯了很久

  丢丢低下头,低声说道:“我没家,没有爹地妈咪。”

  易浅浅上下打量着丢丢,他全身上下那套华贵的衣服,以她经常去逛商场的眼光,一眼就能看出价值不菲,一定是一个富家的公子哥,居然说没家,鬼才相信。

  “丢丢,你要知道撒谎不是好孩子。”易浅浅决定好好的教导他一顿,但丢丢四顾的眼神根本没有听她在说什么。

  “丢丢。”易浅浅可没耐心好好的教育小孩子,她还是单身,还没有教育小孩子的经验呢。

  “我没有撒谎啊。”丢丢的脸上一副正经的模样。

  易浅浅无奈,既然这小孩子出现在这里,那一定是住在这附近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回家,可是她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啊。她要找工作,要养活自己。

  她,易浅浅,大四刚毕业,为了找工作已经去面试好几家公司了,但无一不被拒,原因是没有工作经验。

  心情极度低落的她只好坐在广场的长椅上调节一下郁闷的心情,正好目睹了面前这个犹如瓷

  娃娃般的小男孩调戏刚才小女孩的一幕。

  举步要走,却发现小男孩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她。

  心有些软,摸了摸口袋,掏出二十块钱递给丢丢:“我身上只有这么多钱了,你去打车回家吧。”

  丢丢没动,低着头,只有那双乌黑的大眼睛,清澈的像是一汪深潭。

  她总不能一直陪着这个小男孩吧。看着小孩的穿着,背后还不知是那个豪门呢,万一被人说她拐卖少年儿童,她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你一定要跟着我?”

  丢丢不住的点头,易浅浅眼珠一转:“好吧,那你就跟着我走吧。”

  说着就朝前走去,丢丢立马跟在身后,不过却是和易浅浅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易浅浅微微一愣,加快了脚步,丢丢也跟着加快脚步,易浅浅把脚步放慢,丢丢也跟着照做,无论她使出什么样的手段,根本没有办法把跟在屁股后面像是跟屁虫一样的丢丢给甩掉。

  “不行,一定要甩掉他。”易浅浅可不想多一个拖油瓶,于是使出了凌波微步的功夫小跑起来。

  丢丢见易浅浅的速度明显快了很多,他哎呦一声,趴在了地上,开始哇哇大哭起来。

  易浅浅回头,见丢丢趴在地上,无奈的往回走了几步。

  “起来,不起来你就不用跟着我了。”

  丢丢却伸出了莲藕般的手臂,眼泪汪汪的望着易浅浅:“抱抱,我要抱抱。我的脚崴了。”

  易浅浅无奈的弯下腰,抱起丢丢。

  而丢丢的眼睛却在易浅浅的胸口上盯了许久。

  “往哪儿看呢,小流氓,不学好。”易浅浅自然不会对一个五岁的孩子真的生气,但她必须要让丢丢知道,女人的哪些地方是可以看,哪些地方是不可以看的。

  丢丢的双手换着易浅浅的脖子,他的身上有那种小孩子特有的味道。

  走到中途,易浅浅忽然一转弯,把丢丢带到了附近的一家警局。

第三章 那里有颗痣

  丢丢急的大叫:“你把我背到这里做什么。”

  易浅浅狠狠的说:“当然是把你送回家了。”

  丢丢忽然大哭起来:“妈咪,别丢下我,你别丢下我好不好,我以后听你的话。”

  如果不是上过丢丢的一次当,她真无法想象着不过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在演戏。

  “什么事?”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走了出来,见趴在易浅浅背上的丢丢哭的稀里哗啦,脸都花了。

  “警-察同志,这个孩子走丢了。我把他交给你们了。”说着就要把丢丢放下来。

  丢丢却死死的抱住易浅浅的脖子:“妈咪,我错了,你别丢下我,我听话。”

  警-察被丢丢的哭声引的同情心泛滥,于是有些责备的看着易浅浅:“你说你这人,孩子还这么小,你即使再狠心,也不能不要自己的孩子啊。”

  易浅浅急忙辩解:“警-察同志,我真不是她妈咪。”

  丢丢插嘴:“警察叔叔,我妈咪胸口有颗痣。”

  警-察脸一红,咳嗽两声,他一个男人总不能看人家胸口吧。

  “小陈,你去检查一下。”男警-察对走进来的一个女警-察说道。

  女警察拉着易浅浅进了里面的房间,很快就走了出来,对男警-察说道:“她胸口是有颗痣。”

  易浅浅睁大眼睛,这小孩怎么知道她胸口有痣的。

  男警察严肃的责备起易浅浅来:“我告诉你,你这种行为是严重的犯罪行为,如果你再一意孤行的话,我会把你关进牢里,让你反省反省。”

  易浅浅张着嘴,却是百口莫辩。

  丢丢插嘴说道:“警察叔叔,你就放过我妈咪吧,她要是被关起来了,我怎么办。”

  警察看了一眼易浅浅,鄙视的说道:“你看你生了一个多好的儿子,你还舍得扔。看在你儿子的份上,这次也不罚你款了。”

  易浅浅连忙道谢,领着丢丢出了警局,她算是被丢丢彻底打败了。

  他小小年纪却那么富于心计。

  “你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胸口有颗痣的?”

  丢丢眯起眼睛:“你让我跟着你,我就告诉你。”

  易浅浅本就是一个善良的孩子,犹豫了一下,点头说道:“好吧。”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先把这个丢丢带到自己的住处了。

  “现在可以说了吧。”易浅浅拉着丢丢的手,边走边问。

  “你抱我的时候我无意间看到的。”丢丢天真十足的说道。

  易浅浅脸一红,她只是觉得这个丢丢扫了一眼,没想到他……

  但对方毕竟是一个小孩,她难道还能对丢丢怎么样不成?

  认了,易浅浅一边叹气一边带着丢丢朝前走去。

  易浅浅的家是在市区单独租的一家房子,四十多平,五脏齐全。

  丢丢刚一进门,看到满房子里乱糟糟的,地上扔着袜子,内裤,还有女人用的□□。

  房间里还散发着一种刺鼻的味道。

  “这是你的房间?”像是看妖怪一眼的眼神盯着易浅浅。

  易浅浅脸微微一红,立刻趾高气昂起来。

第四章 要和她一起睡

  “是我的怎么了?”

  “这完全就是猪窝好不好。”完全不给易浅浅面子,丢丢心直口快的说了出来。

  易浅浅的脸顿时如猪肝油一般,但还不想就此输给面前这个小鬼。

  “你懂什么,很多女人在外面看起来很风光,其实自己的家里比我还乱。”她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不能让自己成为女人中的之最。

  丢丢可不吃这套,白了易浅浅一眼:“你的房间是我见过的最差的。”

  易浅浅像是瘫了一样垂下双手,好吧,她也不辩白了,反正她本来就懒。

  “你看到了,我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你说你睡哪儿?”

  丢丢指了指床:“我睡床。”

  “那我呢?”

  “地板,要不,沙发?”

  在易浅浅窄小的房间内,除了一张一米二的单人床之外,还有一个破旧的沙发。

  “你才睡沙发。”易浅浅不同意,这是她的家,为什么要她睡沙发。

  丢丢可不管那么多,脱了鞋子就跳上床,钻进了被窝。

  “丢丢。”易浅浅急了,虽然她的房间脏兮兮的,但是最干净的可是她的床了,这孩子不洗澡居然就直接钻被进去了。

  弹出一个小脑袋,清澈的眼睛盯着易浅浅:“怎么了?”

  “洗澡。”易浅浅从来没有照顾小孩子的经验,现在脑袋有些大了。

  “你给我洗。”丢地提出一个无礼的要求。

  “自己洗。”掐腰站在床边的易浅浅转过脸去。

  “我不会洗。”丢丢一本正经的说道。

  易浅浅皱眉:“你都五岁了啊。”

  在警局的时候,易浅浅看过丢丢的资料,除了名字,性别,就是年龄。

  “一直都是别人帮我洗的。”

  易浅浅彻底被他打败了,有些无力的说道:“好吧,我帮你洗。”

  把丢丢带到旁边的洗手间,脱掉丢丢的衣服。

  易浅浅皱了皱眉,丢丢不知道几天没洗澡了,衣服上散发着淡淡的臭味。

  打开花洒,在丢丢的身上冲洗起来,丢丢的肌肤很好,很滑,很细腻,加上那张英俊的让人嫉妒的脸,易浅浅真不明白,这孩子为什么要跟着自己,难道是被谁家抛弃的孩子?还是他离家出走?

  现在的孩子,性格都很怪异,动不动就离家出走,她小小时候同样有过这样的念头,估计是叛逆时期到来了吧。

  不管怎么样,她只能暂时的把丢丢收留在这里,等找到丢丢的爹地妈咪,然后再把他换回去。

  “易浅浅,你不要总是对着我的脑袋冲好不好。”

  易浅浅赶紧把花洒移开,从沐浴液里挤出一些,开始在丢丢的身上抹了起来。

  她好奇的眼睛忽然盯在丢丢的双腿之间,脸也唰的红了起来。

  “易浅浅,你的脸怎么红了。”

  易浅浅真想一巴掌拍死他,刚才居然走神了,而且还盯着丢丢还没发育的小蝌蚪,不,是大蝌蚪看了起来。

  她可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的那里,原来,是那个样子的。她的生理课都是初中的时候学的,在老师讲到那个男人和女人那里的时候,就会吩咐学生自己看,她就心慌意乱的跳了过去。

第五章 他是好奇宝宝

  所以,对于男人这种东西,她一点都不了解。

  只是觉得对方帅与不帅,身体健壮和不健壮,其余的就一概不知了,更别说更深一步的男人的某个部位。

  好不容易帮丢丢洗完,丢丢也不害羞,任由易浅浅盯着他那里看了半天,这才用浴巾帮丢丢擦干。

  给丢丢穿衣服的时候,丢丢皱眉:“这是脏衣服。洗完澡要换干净衣服穿的。”

  “我这里没有小孩子的衣服。”

  丢丢说什么也不穿,易浅浅无语:“你想怎么样?”

  “要不,你把我抱到床-上好了。”

  易浅浅转念一想,也只能这么办了。

  用浴巾裹着丢丢,放到被窝里,帮他盖好。

  她什么时候成为伺候别人的佣人了,想到这些,脑袋就有些疼。

  回头看了看丢丢扔在地上的衣服,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已经腰酸背痛了,但还要帮丢丢洗衣服。

  丢丢像是没看到一样,侧着身子,很快进入了梦乡。

  浅浅忙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十点钟了。

  明天,第一件事就是要帮丢丢买衣服。

  掏出钱包,里面只剩下21块钱。

  她还真是够惨的,看来只能动用银行里存的那两千块了。

  咬了咬牙,又看了看熟睡的丢丢,念在那孩子那么帅气的份上,她豁出去了。

  把丢丢的衣服洗好,洗完澡,总算把一切都搞定,抱了被子,想到沙发上去睡,猛然回头,却发现丢丢睁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浅浅,跟我一起睡吧。”

  易浅浅微微皱眉,见丢丢诚恳的眼神,就答应下来。

  睡沙发的感觉可一点不舒服。

  钻进被窝,丢丢的身体就贴了上来,他滑嫩的肌肤,尤为的舒服。

  “你干什么?”她不习惯和另外一个人贴的很近,但丢丢却钻进了她的怀里,让她哭笑不得。

  “睡觉。”关了灯。易浅浅忽然惊叫一声从床上坐起来。

  “你干什么?”带着怒气,易浅浅歇斯底里。

  “我没干什么啊?”丢丢很无辜的说道。

  “你为什么摸我这里?”她刚才明显的感觉到有双小手在她的胸口来回的摩挲。

  “我只是像看你发育没有。”丢丢不是个撒谎的孩子,所以如实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易浅浅真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丢丢难道早熟?

  “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乱摸,我就把你扔到窗外去。

  已经很晚了,她想睡觉,现在没丢丢这个小色魔弄的不敢闭眼了。

  丢丢很无趣的说道:“我不摸了,反正也没发育。”

  如果不是没有开灯的话,丢丢一定可以看到,易浅浅的脸红成了柿子。

  第二天,丢丢的衣服总算干了。

  帮丢丢穿上衣服,丢丢一双手抱着易浅浅的脖子。

  “浅浅,我要去买衣服。”

  易浅浅愁眉苦脸,但丢度现在没有换洗的衣服,她只好去便宜的衣服市场去买了,那里的衣服要便宜很多,每次易浅浅都是去哪里买衣服的。

  咬牙坐了一辆出租车,带着丢丢到了衣服市场。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