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主角是厉诤言秦希月的小说by诗酒年华《

发布时间:2018-12-06 18:31

旧梦已隔两江南小说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厉诤言秦希月,此书正处于已完结,本站极力推荐阅读:“她现在在姑妈那边,应该还好,我过段时间也要过去了,如果,我是说如果,希月,以后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记得打电话向我倾诉。”

旧梦已隔两江南

推荐指数:8分

《旧梦已隔两江南》在线阅读全文

旧梦已隔两江南第十七章:调查顾文轩

“那,希月,你老实告诉我,你现在,幸福吗?”顾文轩试探性的问道。

“嗯……还好吧,我们不说这些了……”

秦希月不想和顾文轩透露太多她和厉诤言之间的事情。

毕竟原本要嫁给厉诤言的应该是顾初彤才对。

可是自己却在中间横插了一脚。

所以现在和顾文轩谈论她和厉诤言婚后的生活,她总觉得很别扭。

“哦,对了,文轩哥,初彤她……现在在国外还好吗?”秦希月转移了话题。

“她现在在姑妈那边,应该还好,我过段时间也要过去了,如果,我是说如果,希月,以后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记得打电话向我倾诉。”

顾文轩知道他现在没有资格带给秦希月幸福,但是他愿意陪她一起分享痛苦。

“哎呀,文轩哥,你放心啦,我怎么可能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从我们认识开始,我不就是一直是你们的开心果么?”

秦希月端起桌上的咖啡,浅浅喝上一口,“看来文轩哥还是很清楚我的喜好嘛。”

“你的事情,我都记得。”顾文轩宠溺的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不舍。

过几天他就要去国外了,不知道他们的下次见面,又会在什么时候了。

但至少,他现在很清楚自己的目标。

等到他从国外东山再起,重振他们顾家,回来的时候。

一定要把秦希月从厉诤言那个混蛋的手里给夺过来。

就这样,两人坐在咖啡店里,你一言我一句的聊着。

明明彼此是那么小心翼翼的想要打听到对方的近况。

可却又害怕对方知道自己的近况后会担心自己。

因此他们都装作自己最近过的很好。

然后将一切苦楚默默吞咽,一个人品尝。

只是,他们两人都没有注意到。

在咖啡厅的门外,有一辆灰色的法拉利停在了那里。

在看到眼前那亲密的好像是一对的两人。

坐在车子后座的男人,眼神随即黯淡了下来。

然后缓缓关上了刚打开的车窗。

“回家!”厉诤言冷冷开口。

“可是厉总,您不接夫人回家了吗?”前排的司机惊讶问道。

“不用了!”厉诤言表情阴沉,“有人会送她回家的,不需要我操心!”

真是可笑,刚才在秦希月摔门而去的时候。

他竟然还会担心她一个人在外面会不会遭遇危险。

所以特地满大街的来找她。

可是现在呢,她却跟另外一个男人在这里卿卿我我。

看来,她根本就不需要他担心的嘛。

自己为什么还要那么自作多情。

他想他大概是疯了,才会出门来找这个女人!

而这边,正在和顾文轩谈话的秦希月。

心中好像是有什么感应一般,猛地往窗外一看。

却只有车水马龙的景色。

可是刚才她分明感觉到窗外有一道灼人的视线,在狠狠的盯着自己。

回到星海湾的厉诤言,一个人待在偌大的别墅里,心绪茫然。

秦希月质问自己的话语,在他脑海里经久不散。

画面一转,是她那肆无忌惮的笑容。

厉诤言也不禁跟着笑了起来。

“少爷!”

保姆李晓在一旁见自家少爷没有说话,又唤了几声。

“少爷……少爷……”

片刻,厉诤言才被李晓的声音换回了思绪。

该死,他怎么又想起了那个女人。

“怎么了,李晓?”厉诤言恢复了以往的冷漠,淡然问道。

“马上就是中餐时间了,可是夫人还没有回来,我想拜托少爷打个电话给夫人!”李晓恳求道。

打电话给那个女人?

可是一想到自己刚才在咖啡厅看到的那副场面。

秦希月对着顾文轩笑的是那么灿烂。

那是不曾在自己面前出现的。

厉诤言的心底就是暴怒异常。

他一脸冷漠,“别管她!”

“可是少爷,夫人她连早餐也没有吃啊?”

李晓怕自家少爷只是一时愤怒,所以又再次开口询问。

万一以后少爷后悔了呢?

“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我说话不喜欢说第二遍!”厉诤言暴怒道。

“嗯,好的,少爷!”李晓战战兢兢的应道,便退至一旁了。

可心里却始终忍不住为秦希月担心。

在李晓走后,厉诤言无力的陷在了沙发上。

为什么,他明明已经很努力的去忘记秦希月的存在了。

可是这几天相处中她的音容笑貌,总是历历在目。

厉诤言就像是陷入了秦希月的魔法中一样,手指缓缓的,有节奏般的,敲在膝盖上。

她的笑容,她的倔强,她的义无反顾……在他的脑海里翻天覆地。

他沉思了很久,才收回了思绪。

因为他触及到了一个最重要的点——

在顾家破产,顾初彤的父亲跳楼身亡后,身为顾家长子的顾文轩。

为了躲债,难道不应该早早的就逃到国外去了吗?

为什么还会在云市潜伏了这么久?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他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

房间里很空荡,就像他此时不安的心。

他掏出手机,拨打了自己助理的电话。

“马上帮我去查一下顾文轩留在云市的这几天到底干了什么,记住,不要打草惊蛇!”

……

而这边,秦希月跟顾文轩在咖啡厅里谈了很久的话。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她才想起,她该走了。

至少,不能让顾文轩发现自己是被厉诤言给赶出来的事情。

再次造成他和厉诤言之间的矛盾激化。

跟顾文轩告别后,秦希月从咖啡店里走了出来。

才历经一个巷口,就有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气势逼人的出现在了她面前。

那黑衣男人没有说话,而是快速的伸手,直接捂住秦希月的嘴。

一把将她拖上了旁边的一辆奥迪车上。

一路上,秦希月的心都是狠狠的揪着的。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是被人给绑架了。

因为这黑衣男人只是用胶带蒙住了她嘴巴,以防她大吵大闹。

而并没有对她进行任何捆绑或者限制活动。

对方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秦希月实在是想不通!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望向车窗外的时候,却恍然明白了什么。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