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倾城暖阳不如你白曦曦-倾城暖阳不如你

发布时间:2018-12-06 17:33

倾城暖阳不如你白曦曦

倾城暖阳不如你全文阅读

  倾城暖阳不如你小说作者是苏暇,白曦曦、温凉生是这本虐恋小说的主人公,又名《哑女》、《亲爱的,请听我说》。此书讲述的是哑女白曦曦在大家心目中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抢走了她表姐的未婚夫温凉生,但实际上是他醉酒爬上了她的床,让她无力反抗。
  结婚两年,温凉生每次都只在喝醉酒的时候要她,每次要她都是往死里凌虐她,不把弄得她破裂出血不会罢休……他是恨她的。
  恨她这么一个肮脏又不知廉耻的女人竟敢算计他,恨她这么一个卑鄙又心肠狠毒的女人不仅抢走他心爱的女人的位置还逼疯人家,更恨她让温家颜面扫地,让上流社会的人都在背后耻笑他娶了一个十二岁就勾引姨夫的破鞋……白曦曦想,如果自己是温凉生,娶了她这么一个女人当妻子,她也会恨不得弄死自己。
  可是她很想说,她没有,那些事情她都没有做过。

第1章 妻子是个哑巴

  白曦曦是个哑巴。

  而且是个不知廉耻,心肠狠毒,臭名昭著的哑巴。

  在江城,人人提起她都是一脸鄙夷:“就是那个十二岁,毛都还没长齐,就勾引她姨夫被做奸在床的贱货吧?没心没肺的贱人,亏得她小姨好心,看她父母双亡收留了她,结果她就做出这么不知廉耻的是事情!”

  “岂止啊!她二十二岁的时候,为了抢她表姐的未婚夫温凉生,灌醉了人家跟她上床,事后一边假装要自杀,一边找来媒体记者曝光,逼得温家迫于舆论压力只能娶她过门!”

  “啊?!那她表姐怎么办?”

  “被逼疯了呗!到现在还疯疯癫癫,好在温凉生有情有义,虽然被迫和白曦曦结婚,但也把前未婚妻接到家里照顾治疗。”

  “白曦曦真是连畜生都不如!”

  ……

  “贱人!你叫啊!”

  “没吃饭吗?叫大声点!”

  “每次都跟个死人似的一声不吭,弄得我一点兴致都没有!”

  温凉生粗鲁地将身下的女人掀到地上,虽然地上有铺地毯,但白曦曦还是摔得头晕目眩,她浑身都是淤青和带血丝的吻痕,仿佛不是经历了一场欢爱,而是被人毒打了一顿。

  她四肢酸软,费力从地上爬起来,双腿间骤然一疼,她一个不小心又摔了回地上,额头磕到了床头柜,发出“砰”的一声!

  但白曦曦的第一反应不是痛呼,而是捂住嘴巴,即便疼得眼泪掉下来,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床上喝醉的温凉生已经睡过去,没有发现她闹出的动静,她连忙扶着墙跑进浴室,坐在马桶上,这才敢小声地抽泣……

  她不会说话,就算出声也只是“呜呜”“啊啊”的音调,自从那次温凉生说她一出声就跟母狗叫一样恶心后,她就在心里发誓,以后在他面前绝对不会出声。

  他已经够厌恶她了,她不想再加深他的反感。

  等缓过来后,白曦曦才挪着脚步到花洒下,用温水洗干净全身,水流冲到腿间,白浊和血丝混着水流淌在地上,她不忍直视地别开头。

  结婚两年,温凉生每次都只在喝醉酒的时候要她,每次要她都是往死里凌虐她,不把弄得她破裂出血不会罢休……

  他是恨她的。

  恨她这么一个肮脏又不知廉耻的女人竟敢算计他,恨她这么一个卑鄙又心肠狠毒的女人不仅抢走他心爱的女人的位置还逼疯人家,更恨她让温家颜面扫地,让上流社会的人都在背后耻笑他娶了一个十二岁就勾引姨夫的破鞋……

  白曦曦想,如果自己是温凉生,娶了她这么一个女人当妻子,她也会恨不得弄死自己。

  可是她很想说,她没有,那些事情她都没有做过。

  她没有趁他喝醉爬上他的床,是他喝醉酒强要了她,她很想推开他,但是推不动,那晚她也很疼很痛苦,第二天她想自杀是真的,但媒体不是她找来的。

  她更想说,十二岁那年她没有勾引姨夫,是变态的姨夫想要强奸她,结果被小姨撞破,姨夫就丧心病狂地把所有罪责全都推在她身上。

  可是她说不出来。

  因为她是个哑巴。

第2章 我的好嫂子

  清洗完自己后,白曦曦穿着衣服走出浴室,想下楼找点吃的——温凉生骂她没吃饭,其实她真的没吃饭,从早上吃了个三明治一直撑到现在。

  她刚一打开门,就迎面砸过来一件脏衣服,白曦曦下意识抬手接住,有些茫然地抬起头。

  一个佣人双手环胸地站在她面前,趾高气扬地说:“都拿去洗干净!记住,要手洗,这是很名贵的,要是弄坏了,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听到“卖掉”这两个字,白曦曦浑身一抖,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自从爸妈离世后,她就很害怕被人嫌麻烦嫌累赘卖掉,因为以前照顾她的嬷嬷说,被卖掉的女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她很害怕,连忙点头,比划着手势说:“我一定会仔细洗干净,不会弄坏的。”犹豫了一下,她又迟疑地比划,“我好饿,能不能让我吃点东西?”

  但她还没比划完,佣人就不耐烦地骂道:“谁知道你在比什么鬼东西?快去洗干净!洗不干净我就告诉先生你干活偷懒,看先生怎么罚你!”然后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白曦曦眼神一暗,慢慢地垂下双手,自嘲地一笑——是啊,从来都没有人在意她说什么,也不愿意浪费时间看她想表达的意思……

  抱着脏衣服,白曦曦走到后院,打了一盆水开始洗。

  这件衣服她认得出来,是温凉生的,所以她洗得格外用心,哪怕从早上起她一直被指使干各种活,刚才还被温凉生狠狠一顿折腾,实际上早已经疲累不堪,但还是很仔细、很认真地用手轻轻搓着名贵的布料。

  因为,她爱这个男人。

  无论温凉生对她多恶劣,在她心里,他都是她黑暗人生里的阳光,她想让他干干净净的。

  即便他也是伤她最深的人。

  两年前她嫁进温家,本想表现得好一点博得温凉生的好感,主动做了一桌子的菜,结果温凉生一口都没有吃,还将整个餐桌掀翻,冷冷地道:“既然你那么爱做家务,从今以后,别墅里的活就都你包了!”

  人人都知道她这个温少夫人名不正言不顺,再有温凉生亲口命令,于是别墅里的佣人,无论谁都能来踩她一脚。

  两年了,她每天都在干活,从早上六点到深夜十二点,都是不停地干活,真的很累很累。

  洗完衣服,白曦曦将衣服晾起来,胃部同时传来疼痛的抗议,她想着回屋找点吃的,忽然,一个男人从背后抱住了她!

  白曦曦吓得短促地“啊”了一声,连忙挣开退后,就见那人竟是温凉生的弟弟温泽林!

  他笑得很不怀好意:“嫂子,这么晚了还在洗衣服,手都洗皱了,看得我可心疼了,快过来我给你揉揉。”

  白曦曦惊慌失措地后退,温泽林不是第一次对她这样冒犯了,上次要不是刚好有人经过,她差点就被他强暴了!

  温泽林盯着她那被几滴水溅湿,隐隐透出内衣轮廓的胸口,饥渴地咽了口水。

  白曦曦虽然是个哑巴,但她是长得漂亮,身材也好,反正他哥不怎么碰她,他这个当弟弟的帮忙“消费”一下,也不过分吧?

  温泽林急不可耐地扑上去:“嫂子,你陪我睡一觉,我明天就劝我哥不要再让你干活。”

  “啊——”

  白曦曦转身就跑,但是没跑出几步,就被温泽林抓住头发拽回来!

  他把她压在水缸上,低头就在她的脖颈处拱动,白曦曦手脚并用,用尽全力挣扎,嘴里一直发出“啊啊”的惨叫。

  不要!不要!

  白曦曦哭了出来,她的力气抵不过温泽林,她眼角瞥见有两个佣人路过,她就像看见希望般伸手招她们:“啊!啊!啊!”

  但那两个佣人只是瞥了一眼,没有过来帮她,而是快步离去。

  温泽林残忍地笑着:“死心吧,没有人会来救你的!嫂子啊,我的好嫂子,你的胸可真软!”

第3章 我不是坏女人

  白曦曦想喊救命,但是她说出话,只能绝望地“啊啊”叫和挣扎,眼看温泽林就要脱掉裤子,她慌张之下,摸到了一块板砖,她毫不犹豫地抓起来,朝着他的脑袋砸下去——

  “贱人!还敢打我!”温泽林瞥见她的动作,一巴掌将她扇到地上,白曦曦撞倒了晾衣架,噼里啪啦地响声在院子里响起。

  温泽林红了眼睛,想要再追上去压她时,二楼的窗户倏地打开,温凉生一脸暴躁地喊:“白曦曦你是疯了吗?大晚上不睡觉,吵死人了!”

  白曦曦像看到救星一样,泪流满面地指着温泽林,比划着:“救命啊!救救我!他要强暴我!”

  温泽林听到他哥的声音,吓得连忙贴着墙壁溜走。

  后院昏暗,墙角有什么根本看不清楚,温凉生也没心思去看,只觉得白曦曦这个女人越来越不安分,冷声道:“既然你不想睡觉,就滚到外面去,别打扰别人清静!你要是吵醒潇潇,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不是的,我没有故意闹事,是你弟弟想强奸我,真的,就在刚才,就在这里!”白曦曦哭着比划,然而温凉生仿佛连她凌乱的衣服都没注意到,直接砰的一声将窗户关上。

  白曦曦怔怔地坐在地上,春寒陡峭,可她从未像现在这样感到彻骨的冰凉。

  被人不在意了十年,可她第一次像现在这样,痛得想把心脏抠出来,痛得想要嚎啕痛哭。

  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给了她一个悲惨的身世,还让她做个说不出话的哑巴,她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这辈子要这样偿还?

  “呜呜……”白曦曦抱着自己的双膝,身体颤抖地哭泣,那哭声低沉压抑,闻者伤心。

  第二天早晨,温凉生带着孙静潇出门散步。

  这是他每天都必做的事情,因为孙静潇喜欢被晨风吹拂的感觉,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温柔恬静地依偎在他怀里,像还没痴傻之前那样。

  但是今天他们一出门,就看到白曦曦蹲在门口,头发凌乱脸色惨白,活像个鬼。

  孙静潇也看到白曦曦,畏惧地躲到温凉生身后,用小鹿般的眼睛飞快眨动:“怕……”

  “不用怕,她不敢再伤害你,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温凉生将她揽入怀中,温柔地安抚。

  白曦曦看着,又想哭又想笑,她昨晚差点被温泽林强奸,他连一个怜惜的眼神都没有分给她,现在却对另一个女人说“别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他明明是她的丈夫啊……

  “一大清早在这里干什么?还不滚回去!还是你也听说潇潇快康复,想再逼疯她一次?”温凉生冷声道,“有我在,你休想!我警告你白曦曦,你要是再敢伤害潇潇,我要你的命!”

  “我没有想害潇潇姐……你忘了吗?是你昨晚让我出去,我只是听你的话。”白曦曦比划着想要解释,但温凉生揽着孙静潇转身就走。

  因为天生缺陷,再加上失去父母,成了多余的孤儿,白曦曦从小就很怯弱,别人对她的误会和曲解她很少解释,但现在她却有种冲动,想告诉温凉生她不是坏女人,她真的不是。

  白曦曦咬牙追上去,挡在温凉生和孙静潇面前,双手快速比划着。

  “凉生,我从来没想过要伤害任何人,潇潇姐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我真的没想到事情变成现在这样,我可以跟她道歉,她想打我想骂我,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白曦曦对都孙静潇有愧疚的,毕竟温凉生原来是她的未婚夫,她却上了他的床,哪怕那是个意外,但也是她不对,况且孙静潇最后还疯了,所以她真的很想弥补她。

  白曦曦咬着嘴唇,继续比划:“还有,我是干净的,我没有被除了你的任何男人碰,姨夫没有,温泽林也没有,我爱的人是你,爱了你很多年……”

  温凉生皱着眉头看她在那里比划,压根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但是这女人眼角含的泪,楚楚可怜的,竟让他忘了把她推开。

  白曦曦也反应过来,他可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又连忙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想打字表达她的意思。

  可不知怎的,孙静潇就一副被她吓到的样子,尖叫一声,抱着自己的脑袋蹲在地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曦曦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不要打我,我好疼……”

  白曦曦愣住,她什么时候打过孙静潇?

第4章 野种

  白曦曦伸出手想去拉孙静潇一把,孙静潇却就倒在地上瑟瑟发抖:“啊——不要打我,我错了,曦曦,我再也不敢跟你抢东西了,我不敢了不敢了……”

  目睹这一切的温凉生一下子就怒了,一把推开白曦曦:“你干什么?!”

  白曦曦被推得摔在地上,闻到了野草的腥味,忍不住,干呕一声。

  温凉生扶孙静潇的动作一顿,霍然抬头,盯着白曦曦问:“你怎么了?”

  白曦曦以为他是在关心她摔倒,有些受宠若惊,连忙爬起来,手语比划:“我没事,我没摔到,我可以自己起来。”但胃里却翻滚上来一阵恶心感,她忍不住弯腰,“呕——”

  温凉生的瞳孔一缩,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阴恻恻地说:“你怀孕了?”

  怀……怀孕?白曦曦愣住,下意识摸上自己的腹部,她难道是有温凉生的孩子了?

  两人都没注意到,再在他们身后,原本痴痴傻傻的孙静潇的眼神,陡然间变得无比可怕,像是要将白曦曦拆吃入腹那般。

  她有孩子了!这是她和温凉生第二个孩子!白曦曦欣喜不已,抓着温凉生的手臂摇晃,心想——太好了!太好了!结婚两年,我终于又有你的骨肉了!

  失去第一个孩子后,白曦曦还以为她这辈子都不能有孩子,没想到又有了!

  白曦曦还沉浸在惊喜里,哪知温凉生会咬牙切齿地咄问一句:“谁的孩子?”

  像被人迎面扑了一盆冷水,白曦曦的笑容僵了僵,睁大了眼睛,指着他:“当然是你的孩子!”不然呢?还能是谁的?

  温凉生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绝不可能是我的孩子,我每次都有戴套,你怎么可能怀孕?!”

  他一巴掌甩到她脸上:“荡妇!你还敢背着我勾引别的男人!还怀上野种!”

  白曦曦再次摔在地上,懵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温凉生竟是在怀疑她背叛他!

  委屈的眼泪瞬间滚落,她连滚带爬到他的脚边,拼命地摇头和比划:“我没有背叛你!这是你的孩子!避孕套也有可能会发生意外,真的!你相信我!相信我!”

  温凉生死死盯着女人,双手紧握成拳,半响,他才冷静下来:“好,你说这是我的孩子,我就暂且留着他,但是白曦曦你给我记住,要是让我查出来你敢别着我勾搭奸夫,我就把你碎尸万段!”

  说完,他踢开抱着他的腿的白曦曦,揽着孙静潇进屋。

  而白曦曦像打了一场生死之战一样,精疲力竭地跌坐在地上,脸色发白,泪水还没干。

  看,多么可笑。

  她怀孕了,而她的丈夫,首先的反应是怀疑她出轨。

  他竟就那么不相信她。

  白曦曦那颗逆来顺受那么多年的心,开始慢慢滋生出反抗的想法——这么一个不爱甚至厌恶自己的男人,她付出一切留在他身边,真得值得吗?

  ……

  送孙静潇回到房间,她还是瑟瑟发抖的模样,一张妍丽的小脸都是雪白的。

  温凉生不知道她为什么看到白曦曦会那么害怕,温柔地安抚她好一会儿后,才问:“潇潇,白曦曦曾打过你吗?”

  听到白曦曦这个名字,孙静潇眼睛都睁大了,仓皇地躲到角落里,呜咽地说:“曦曦你饶了我吧,不要再打我了,我不跟你抢凉生了,我把凉生让给你了,你不要打我,我好痛,好痛……”

  温凉生皱眉抱住她:“潇潇,你冷静一点,你看看我,我是凉生,白曦曦再也不能打你了,你冷静一点。”

  孙静潇挣扎的手顿了顿,抬起一张泪水模糊的小脸,呆呆地望着温凉生。这一眼就看的温凉生心软到极点。

  “凉生,你是凉生吗?”孙静潇扑进他怀里,哭着道,“凉生,快救救我,曦曦用鞭子打我,她逼我去死,她说只有我死了才没有人能跟她抢你,凉生,我不想死,我还怀着你的孩子,我不想死啊……”

  温凉生的瞳孔一缩,惊愕地问:“潇潇,你说什么?白曦曦逼你去死?你怀了我的孩子?”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但孙静潇又失控了,推开温凉生躲进被子里:“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呜呜呜……”

  自从两年前,他和白曦曦的事发后,孙静潇就一直是这副疯疯癫癫的样子,他为她找了无数名医,治到现在的情况才好转一些。

  温凉生安抚好孙静潇后,回到自己的书房,给助理打去一个电话,沉声命令:“你马上去查,我要知道白曦曦打没打过潇潇,还有,两年前,潇潇是不是怀过我的孩子!”

第5章 我要杀了你

  助理的调查速度很快,三日后就带来结果——白曦曦确实虐打过孙静潇,孙骁骁也确实怀过孕。而且孙静潇就是因为被白曦曦暴打才失去孩子,继而变得疯癫!

  温凉生捏着那薄薄的一页纸,气得手指颤抖:“这个,毒妇!”

  这两年一直装得单纯懦弱,他差点就被她骗了,原来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毒妇!

  孙静潇为他失去过一个孩子,他一直期盼能和她再有个孩子,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被白曦曦杀死了!

  温凉生铁青着脸大步走向后院,这笔账他一定要跟白曦曦算!

  孙静潇看着他下楼后,才从房间里走出来,脸上没有一点疯癫,嘴角甚至勾起一道冷笑,拿出手机,给温泽林发去一条信息……

  与此同时,白曦曦正在花园里修剪花枝。

  她怀孕后,那些脏活累活虽然不用再干,但一些比较轻松的活,比如修剪花草,擦桌子晾衣服,还是要她做的。

  她正修剪地正入神,耳边忽然传来一句油腻的男声:“嫂子~”

  这个声音是……温泽林!

  白曦曦浑身的神经瞬间绷紧,她倏地转身,双手握着剪刀对着温泽林——别过来!

  温泽林笑了:“你别怕嘛,我是听说你怀孕了,特意来看你的。”

  不需要!白曦曦警惕地盯着他,她现在有孩子了,她绝对不能被他伤害,她要保护她的孩子!

  温泽林瞥了一眼身后,看到个人影,故意露出暧昧的笑容:“医生诊断过了吗?几个月?一个月吗?那是我们上次在杂物间做的时候有的?”

  白曦曦睁大眼睛,谁跟他在杂物间做?这是温凉生的孩子!

  她“啊啊”地叫着,警告他不要乱说话,结果温泽林越说越变本加厉:“我知道我们这样很对不起我哥,所以我已经决定对我哥坦白了,你跟我一起去吧,我一定求我哥原谅我们。”

  白曦曦大叫:“啊啊!啊啊啊!!”

  “原谅什么?”满脸阴郁的温凉生从门后走了出来,一双眼睛如冰冷锋利的冰锥,倏地钉住白曦曦!

  白曦曦手中的剪刀落地,她脸色煞白——温泽林说的那些话,他、他都听到了??

  温泽林噗通一声跪下,一脸追悔莫及:“哥,都是我的错,我那天晚上喝醉,看到嫂子赤身裸体站在我面前,我就没把持住她的引诱,就……我、我禽兽不如!我罪该万死!哥,你打死我吧!你打死我吧!”

  温凉生勃然大怒:“你们!”

  “啊!啊!啊啊!”白曦曦再顾不得曾经发过誓不在温凉生面前出声,她着急地比划着,“他撒谎!他污蔑我!我跟他什么都没有!他污蔑我!他污蔑我!!”

  温泽林痛心疾首地看着她:“嫂子,事到如今,你也不要一错再错,虽然你在嫁给我哥之前就喜欢我,但你现在毕竟已经是我的嫂子,你对我有再多的情也该割舍掉,你早些割舍掉,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

  “啊!啊!”不是!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温泽林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她什么时候勾引他?什么时候喜欢他?她自始至终爱的都是温凉生!她的身体也只给过温凉生!只有温凉生啊!

  白曦曦此刻真恨自己说不出话,明明就是在污蔑她,可她却说不出一句辩解的话,她仓皇地比划着解释着:“凉生,你相信我,我没有背叛你!真的没有!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陷害我,但他说的都是假的,他还曾两次企图强暴我,他的话你不能相信!”

  可本就对她有怀疑的温凉生哪里会去看她的解释,更何况温泽林那句“你在嫁给我哥之前就喜欢我”更是将他的理智摧毁得一干二净!

  “贱人!”他一手揪住她的领子,捡起地上那把剪刀对准了她,“我要杀了你!!”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