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主角是徐磊蒋欣的小说by阴先生《我的美丽

发布时间:2018-12-06 17:31

我的美丽娇妻小说是一本男频小说,主角是徐磊蒋欣,此书正处于已完结,本站极力推荐阅读:我吃完饭时天已经黑了,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铁蛋那个屋子也是一样,我到汽车后备箱里取出以前买的棒球棍,这年头杀人抢车的太多,很多有车族都有类似的防身武器。沉甸甸的棍子握在手里,我心想不知道徐磊那小子在不在这里,要在的话我一起狠狠修理。对这点我还是有把握的,中学时就和何超一起经常干架,读大学时还特意练过一年跆拳道,至少那干瘦“铁蛋”我不会放在眼里。

我的美丽娇妻

推荐指数:8分

《我的美丽娇妻》在线阅读全文

我的美丽娇妻第八章收利息

“徐磊曾经带个银行的女人和他们一起玩”蒋欣的这句话反复出现在我脑中,

每次都让我的心一阵阵抽痛,我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妻子会如此淫乱,我想起我们第一次时她的羞涩,想起我创业时她对我的支持和鼓励,想起她对老人的照顾孝敬,想起女儿对她的依恋。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我很想马上打电话质问妻子,拿起手机时有一个念头掠过我的大脑,也许蒋欣在说谎,她被我强上了,我又拿着她的照片和光盘,心里恨我,所以故意说了这些来刺激我。我像是落水人找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不停地强迫我自己这样想。

但就连我自己也觉得这个理由太牵强,我又想到蒋欣说的那个铁蛋,去找他问问不就清楚了?

我离开徐磊的家,开车去了蒋欣说的那个证券公司,离开前我又仔细地搜索了一遍他的家,确定没有妻子的其它东西留下,又将他柜子里的女人内衣和色情光碟全烧了,妻子和蒋欣的照片和光盘也都带走,怕他计算机里还有存盘,我将他的电脑硬盘也砸碎带走。

到了证券公司前台一打听,证券公司确实有铁蛋这个人,我站在远处打量着这个人,除了姓铁,他的形象完全和”蛋”扯不上干系,个子不高,干干瘦瘦的,脸色有一种病态的青白,一看就是纵欲过度的样子。

我一直等到他下班,看着他上了公交车,开着车一直跟着他到了蒋欣说的那个社区,看着他进了单元楼,从楼道孔洞中看着他进了三楼的一间房内。我把车子停好,先去附近吃了一顿饭,中途妻子又给打电话,我没接,我现在不想听她的声音,给她发了个短信叫她不要再打电话,我做完事自己会回去。

我吃完饭时天已经黑了,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铁蛋那个屋子也是一样,我到汽车后备箱里取出以前买的棒球棍,这年头杀人抢车的太多,很多有车族都有类似的防身武器。

沉甸甸的棍子握在手里,我心想不知道徐磊那小子在不在这里,要在的话我一起狠狠修理。对这点我还是有把握的,中学时就和何超一起经常干架,读大学时还特意练过一年跆拳道,至少那干瘦“铁蛋”我不会放在眼里。

我瞅着四周没人,摸着进了单元楼,楼道的路灯全是坏的,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不过正好方便我做事。我敲了敲铁蛋的门,他在门内问了两声,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一条缝,我等得就是这个机会,一脚踹开了门,对着他脑门狠狠一棒,这家伙直接晕倒在地。

我进去锁上门,也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小户型,装修得一般,电视机开着,桌上还有一碗没吃完的方便面。我搜索了一下,屋内只有他一个人,我不禁有些失望,找来绳子把瘫在地上的铁蛋捆在椅子上,想了一想又找了件厚实的黑布衣服蒙住他的头,提了桶水浇在他头上。

铁蛋“啊啊”两声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处境,立刻惊恐地大叫起来,我对着他的大腿狠狠揍了两棍,寒声说:“再叫我废了你的腿。”

铁蛋痛得直哼哼,却是不敢再叫了,哭着说:“大哥,我没得罪你啊!你要什么尽管拿,我卧室抽屉里有两存折,里面有几千块钱,你要就只管拿走,密码是12345,你别打我啊!”

“他妈的!什么铁蛋,明显一软蛋。”我心里暗道,拉了张椅子在他背后坐了下来。

“我问你几件事,你给我说实话,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大哥,你问,你问,我一定说。”铁蛋忙不迭地说。

“你和徐磊是不是很熟?”

“是,是的,我们是一个寝室的室友。”

“他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们有半个月没见了。”

“是不是不想说?”我对着他的肩膀就是一棒。

“哎呀!大哥,真的是这样,最近金融风暴,我们公司忙得很,我不知道他在哪啊!”铁蛋痛得直摆头,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装的。

“我再问你,你和徐磊还有一个叫勾子的,是不是经常在一起玩女人?”

“嗯,是,是的,在学校时我们三个很要好,有一次徐磊提起大家一起玩的事,开始我们还以为他是开玩笑,可没几天他就带来了他女朋友蒋欣,我们一起去宾馆开了房间。从那以后,我们四个就常常在一起玩,后来毕业了,也是这样,有时徐磊和勾子还会带一些其它女人来,大家都这样习惯了。”

铁蛋的话让我的心直往下沉,我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下了决心,接着问道:“徐磊有没有带过一个……一个银行的女人来?”

“有,有过一个,徐磊在银行工作,认识很多银行女人。大哥,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我直接狠狠的在他另一个肩膀上揍了一棒:“叫你说就说,再废话我打爆你的头!”

铁蛋又是一阵压抑的痛哼,我等他平复了一些后,继续问道:“那女的长什么样?”

铁蛋不敢再啰嗦了:“那女的是他们主管,长得很漂亮,个子高高的,身材很好,皮肤很白。听徐磊说,她是结了婚的,老公经常不在,后来就被徐磊把上了。”

我听到这里就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差点没握住手里的棒球棍。

“说下去,你们是怎么勾搭上的?”我咬着牙说,声音简直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有一次,我和勾子去银行找徐磊,看见他们的那个女主管长得实在漂亮,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徐磊下班和我们喝酒,就问我们想不想上她?我们就笑他胡说,徐磊很得意,他说要不了多久就可以了,让我们耐心等等。

后来隔了几个月,徐磊又和我们说起这事,然后有一天我们唱K,徐磊把那女的叫来了,当时我们就想在包房里把那女的轮了,谁知那女的变卦,找借口跑了,我和勾子笑徐磊没面子,他很生气,就说要重新找个机会玩那女人,还说到时候找个好地方,不限时间,一定让我们玩个痛快……”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