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我的美丽娇妻徐磊蒋欣小说阅读-我的美

发布时间:2018-12-06 17:31

我的美丽娇妻小说是著名作家阴先生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徐磊蒋欣的故事,小说我的美丽娇妻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后来我感觉自己喝得差不多了,起身出了饭馆,看着夜深人静的街道,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去哪里,突然就想听听女儿的声音,我一打开电话,就见短信铺天盖地的涌来,一共有二十几多条,全是妻子手机发来的,都是写着“老公,看到回个电话”、“老公,想和你谈谈”、“老公你回来吧”、“晚了天气冷,回来吧”之类的话。

我的美丽娇妻

推荐指数:8分

《我的美丽娇妻》在线阅读全文

我的美丽娇妻第五章杀上门去

“他……他上车后放了一个跳蛋在我那里面。”妻子低着头说,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

我有些发呆,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受,这小子还真会玩,妻子从开车接他到酒店,然后吃饭上楼,她就一直夹着一颗跳蛋,难怪我说看到妻子容光焕发的,那分明是女人兴奋的红晕嘛!想着想着,我竟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硬了。

我盯着妻子胸口敞露的雪白肌肤,感觉喉咙有些发干:“你夹着那东西吃饭走路,有什么感觉?”

“别……别问了,我知道错了。”妻子轻声请求我。

“告诉我。”我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妻子抬头看了我一眼,咬了咬嘴唇,轻声道:“嗯,是很怪的感觉,下面很湿,我很怕它会掉出来。”

我顺着妻子的话问:“你为什么怕它掉出来?难道你没有穿内裤?”

妻子又一次低头默认了,我此时的欲火已经狂燃起来,一伸手将妻子拉了过来,卷起她穿着的短式套裙,妻子一声惊呼,只见她白腻光润的下身果然是光溜溜的。

“骚货,你还真开放啊!”我喘着粗气说,一只手伸入妻子的胯下,感觉那儿湿湿润润的,轻轻一捏手心上就有湿腻的水流下。

妻子的脸也是一片驼红,她就势跨坐在我身上。

纵使这些年晚上睡觉几乎天天都可以看到,可如今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妻子的媚态,我还是觉得有些眼晕,一阵口干舌燥的烦躁感充斥着我的心头。

“老公,你还要我吗?”妻子喘息着在我耳边说。

妻子的话让我的脑中突然闪过那小子的面容,甚至还出现了两人赤裸着纠缠在一起的幻想,我的情欲顿时像被一盆冷水浇下,一个翻身将妻子掀在沙发上,妻子睁着迷惑的眼睛望着我,可看到我渐渐没了欲望的身体,她彷佛明白了什么,一脸羞愧的低下头。

房里的气氛尴尬至极,我实在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感觉,起身穿上衣服,走向大门。

“你去哪儿?”妻子开口问我。

“出去走走。”我没有回头,背对着她关上了门。

屋外的凉风让我的心情平息了许多,走着走着看见一间小菜馆,在酒店时我没心情吃什么,这时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便进去点了两个菜,要了一瓶酒自斟自饮。

我开始回想与妻子这些年的往事,从认识她到现在,我就一直爱她宠她,她要买什么我都满足她,遇到各种节日,不管是情人节、母亲节、七夕节还是结婚纪念日,我都要带她出去吃饭庆祝,就算有时候出差不在家,也会记得买礼物送她,我们平时在一起非常恩爱,女儿也乖巧可爱。

这几年我公司的生意越来越好,也算是成功人士了,家里的积蓄这辈子也花不完。再说我自己,除了个头比那小子稍稍矮一点,形象也不比他差,当年在学校也有校草之称。怎么看我们的家庭都应该是完美的,我真的不明白妻子为什么要背叛,她还有什么不满足?

我又想起今天看到的那些淫具和红绳,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实在很难相信妻子会和其它人玩这种变态游戏。她的父母都是教师,家风严谨,虽然她是独女,但对她的管教非常严格,养成了她温婉文静的性格,平时她在人前也都是高雅端庄、矜持稳重的样子,有时我对她开过份一点的玩笑,她都会脸红生气,可她在那小子面前却是如此的淫荡下贱,去见他连底裤都不穿,还供他肆意地狎玩淫弄。

我想着想着觉得眼里有些湿润,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打开一看,是妻子打来的,我不想听她电话,按了拒绝接听的键,但那手机又固执的响起来,我干脆关了机。

后来我感觉自己喝得差不多了,起身出了饭馆,看着夜深人静的街道,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去哪里,突然就想听听女儿的声音,我一打开电话,就见短信铺天盖地的涌来,一共有二十几多条,全是妻子手机发来的,都是写着“老公,看到回个电话”、“老公,想和你谈谈”、“老公你回来吧”、“晚了天气冷,回来吧”之类的话。

我短信还没看完,电话又打进来了,这次是我爸家的电话,我接通了。

“你怎么回事?手机也不开,惠打电话到家里,问你来过没有,我问她怎么回事,她也不说,就说你出去了,手机也关了,怕你出事。你这么大人了,还不懂事,家里人多担心啊!还有……”老妈念念叨叨的说了一大堆,我一句话也插

不上,我妈就这性格,风风火火的,我和我爸都怕她。

“好了,妈,我没事,和几个朋友应酬呢,马上就回家。”我等老妈说得有

些累了,终于接了一句话。

“那就好,回去给璇道个错。她急坏了,打了好几个电话。”

老妈终于挂了电话,我也长出一口气,但手机马上又响起来了,这回是妻子的。

“你终于开机了,我隔五分钟就打一次你手机。你在哪儿呢?”妻子的声音

听起来很疲惫,绵软无力。

“有什么事吗?”我冷冷说道。

妻子叹了口气:“你回来吧,我们谈谈,好吗?”

“还有什么好谈的,你去找你的小白脸谈吧!”

妻子沉默了好一会儿,又说道:“你先回来吧,要是你见着我烦,我可以先去我妈那住。”

“不用了,你想闹得人尽皆知吗?你丢得起这个脸,我丢不起。”

我挂了电话,打了个的回家,妻子给我开的门,我脱下衣服径直去了浴室。洗完澡出来,妻子已经铺好了床,怯生生的坐在床边等着我,我没理她,直接抱了一床被子去了客房,睡在床上时,我隐隐听见妻子在房中哭泣,后来酒劲上来

了,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妻子已经先起床并做好了早餐,看她样子憔悴得很,眼圈红红的,也不知道是昨晚没睡好还是根本没睡。我洗漱穿戴整齐,也不吃她做的早餐就直接出门,取了车我打电话给了何超。

何超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发小,我们上学时一起逃学一起打架,这小子凭着家里的关系读了警校,出来做了警察。

我把事情大致给何超说了一遍,何超马上就来了,他这个警察平时就没什么事,工作时间常常在外面晃悠。我和他先去了妻子的单位,那个小子今天没来上班,说是请假了,妻子同样也没来,其实这是在我意料之中的。

我们向他的同事打听他的住处,何超警察的身份就是好用,很快得知这家伙是在城西一个小区租房子住的,立刻开车杀往城西,到了我才发现这儿离昨天妻子接他的那个健身俱乐部没多远。

我让何超上去敲门,半天没反应,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躲在里面不应声。我就要砸门,何超劝住了我,打个电话找他们所里的开锁王。半小时后,开锁王来了,没几下就弄开了那个看似牢固的防盗门,看得我心寒啊,这开锁王也太神通了,他要是做贼,这谁家的门安全啊!

何超打发走开锁王,我们一起进去,房间里确实没人,静悄悄的,窗帘都拉着。这是一个二室一厅的小户型,打扫得很干净,一间小客厅一间小卧房,剩下一个大的房间里摆了很多东西,计算机、投影机、柜子、行军床,不过最引人注目是天花板上安装的一套动定滑轮组,上面吊着带铁钩的细钢索。

我翻看了一下丢在计算机桌上的几本书,类型很杂,有财经方面的杂志,也有健身教程,还有本叫《女人恋爱心理》的书。何超叫了我一声,我走过去,看见他打开了屋角的那个书柜,里面并没有什么书籍,而是整齐的排放着皮鞭、皮手铐、棉绳和各种淫具,嘿,这小子家里还存有这些东西,数量还不少。

柜子下面还有两个格子,打开来看,一个里面竟然装满了女人的丝袜、内裤和胸罩,那些女人内衣明显都是穿过的,有些内裤上面还粘着干黄的污迹,在内裤和丝袜中我看到有几条似曾见妻子穿过,一阵作呕的感觉涌上心头。

何超打开了另一个格子,里面全是色情光盘,大部份都是日文的封面,封面上的女人个个千娇百媚,但都有一个共同点,这些女人不是被绳子捆缚着,就是下面插着各种各样的淫具。然而我注意到格子里还有两个牛皮纸袋,其中一个纸袋上面赫然写着妻子的名字,何超看了我一眼,把那个纸袋递给了我。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