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旧梦已隔两江南(厉诤言秦希月)by诗酒

发布时间:2018-12-06 17:31

这本叫做旧梦已隔两江南的小说,是作者诗酒年华所原创的一本都市爱情小说,小说主角是厉诤言、秦希月,小说剧情十分精彩,人物刻画传神,下面给大家带来旧梦已隔两江南第四十六章 摆脱监视:“夫人您这是哪的话,照顾你是我应该做的,况且一点都不麻烦,你最应该感谢的其实是少爷,您不知道啊,少爷昨晚看见你昏倒,有多着急,就差没对我发脾气了!”

旧梦已隔两江南

推荐指数:8分

《旧梦已隔两江南》在线阅读全文

旧梦已隔两江南第四十六章 摆脱监视

“哎,你一个人回来也好,只是……没事,没事,妈都知道,你跟诤言才刚结婚,不要操之过急,你们的情况……得慢慢来,哎,不说这个了,希月啊,你说说你想吃什么,妈过几天就去买!”

萧敏听出了自家女儿话语里的无奈,也知道她现在与厉诤言之间的问题很大,她也不想逼她,忙岔开了话题。

“什么都行!”秦希月浅浅一笑。

母亲久违的温馨,让正在历经磨难的她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原来,再怎么装作坚强,她也始终是个女孩子,心还不够那么强大。

此刻的秦希月,脆弱到不堪一击。

跟母亲寒暄了一阵之后,秦希月才挂了电话,过了许久,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

转瞬间,已经泪湿满脸。

秦希月强忍着心底的辛酸,翻身下床,胡乱的擦干眼泪。

转眼,又变回了那个,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的样子。

为了这看似遥遥无期的三年,和自己想要坚持和守护的东西,她一定要变得更加坚强才是。

洗漱完毕,秦希月去了一楼。

“夫人,您起来了啊,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我去把刘医生再请过来?”

看见秦希月来到了大厅里,刚从厨房端着一碗粥出来的张晓,连忙迎了上去。

“不用了!”秦希月赶紧摆了摆手,“我已经没事了,不需要这么麻烦,昨晚真是辛苦你照顾我了!”秦希月微笑说道。

“夫人您这是哪的话,照顾你是我应该做的,况且一点都不麻烦,你最应该感谢的其实是少爷,您不知道啊,少爷昨晚看见你昏倒,有多着急,就差没对我发脾气了!”

听了张晓的话,秦希月简直是不敢置信,厉诤言竟然会关心自己?

难道是良心发现了,觉得以前对自己太坏了,所以现在想来补偿自己?

“来,夫人,快趁热吃,这是我给您熬的小米粥,小米养胃。”张晓端着餐盘放在桌上,对着秦希月关切说道。

“还有就是,昨晚刘医生也吩咐过了,您这个胃病实在是太严重了,今后要好好调理,一日三餐都不能少,要按时吃。”张晓说着,又来扶秦希月落座。

秦希月无奈点头应着,没想到张晓这么活泼可爱的女孩子,还有这么婆妈的一面。

为了不让张晓为难,秦希月即使再怎么没胃口,也还是答应吃一点东西填饱肚子。

一边喝粥,一边听着张晓在一旁的埋怨,她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

自从嫁进厉家之后,她的心情似乎好久没这么开朗过了。

吃到一半,秦希月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来,当即大呼一声,“遭了,我忘记去赴陆宁的约了……”

直到这个点,秦希月才想起和陆宁今天有约的事情。

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放了她鸽子,她还不得更加恨死自己,她可不想再多一个敌人了。

她快速的放下碗筷,匆匆穿上外套就要出门。

张晓赶紧叫住了她,“唉,夫人,您等等!”

秦希月着急忙慌的回过头去,疑惑的看着她,还以为自己是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张晓要提醒她拿走。

张晓忙说,“夫人,您先别着急,是这样的,在您睡着的时候,有位叫陆宁的小姐来过电话了,她问您今天为什么没去赴她的约,我告诉她说您生病了,她便把约会推到了明天的老时间、老地点。”

“这样啊!”秦希月喃喃着,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秦希月安稳的坐了下来,继续喝着碗里剩下的粥。

小米粥很香,直直的香到了她的心里。

火候也掌握的很好,想必张晓在上面一定费了很多心思吧?

……

第二天,秦希月的胃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这几天因为有事,她落下了许多的课程,今天也该去补补了。

免得月末的时候,厉母薛薇又来趁机找她麻烦。

“希月,今天你好像有点不在状态啊,你怎么了?”乔菡故作亲密的挽着秦希月的手臂。

尽管秦希月的举止之间对她这样强行的行为有些抵触,她也装作没看见一样,依旧我行我素。

秦希月现在是头疼得不得了,这乔菡黏她也黏得太紧了吧?

也不知道那厉诤言到底是有哪点好,怎么就被乔菡给这般锲而不舍的惦记上了?

对待乔菡这样的人,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不管自己是好或是坏的态度,她都总能厚着脸皮贴上来,完全不顾他人的感受。

她只能在心底隐隐叹气,自求多福了。

今天上午的课程结束的早,为了能够脱身去赴陆宁的约,秦希月故意挑选了一家人多的餐厅进去用餐。

“希月,今天你怎么这么大方想要请客啊?”乔菡看着眼前这店里的装饰,温馨而又素雅,充满了古典韵味,就知道这里的价格不会太低。

“你陪我上了这么多的课,我这当然是为了报答你啊。”秦希月意有所指的看着她。

在这段时间和乔菡的相处中,她早已经学会了就算是心里再不喜欢对方,脸上也要挂着笑容,不让对方发现自己的心情。

这都是厉诤言执意把乔菡放在她身边的功劳啊!

乔菡心底自然是知道秦希月是极为讨厌她的。

所以对于秦希月所说的这句话,她并不相信,反而是在仔细琢磨她的想法。

为什么她会感觉这个女人不再像以前一样是个小白兔了呢?

见乔菡发愣,秦希月直接给自己倒了一杯饮料,说道:“我不爱喝酒,就用饮料代酒,表达我的谢意。”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