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厉诤言秦希月小说免费阅读章节-厉诤言

发布时间:2018-12-06 17:31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叫做《旧梦已隔两江南》,是一本由作者诗酒年华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小说主角是厉诤言、秦希月,小说中每个人物刻画传神,情节新颖,下面给大家带来旧梦已隔两江南第四十七章 和陆宁的谈话: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和陆谦之间的感情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会爆炸,给她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倒是没关系,但是她不想因此而危害到陆谦。

旧梦已隔两江南

推荐指数:8分

《旧梦已隔两江南》在线阅读全文

旧梦已隔两江南第四十七章 和陆宁的谈话

自己和陆宁的见面,绝不能让薛薇知道。

以她的智商,一定会顺藤摸瓜的查到自己以前和陆谦的关系。

她和厉家的纠葛,不想再把无辜的陆谦给牵扯进来了。

到目的地后,秦希月从车里下来,看着眼前的咖啡厅,思绪繁杂。

这是她和陆谦、陆宁三人以前经常来的地方。

那时候,他们之间还没有像如今这般势同水火的地步。

可如今,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秦希月走向了老位置,那里,已经坐了一个人。

一身浅黄色的上衣,白色的短裤,即使处于昏暗的灯光下也遮掩不住浑身上下的青春气息。

“看来你还是很准时啊。”陆宁淡淡开口说道,“我还以为你结了婚之后,会记不住这地方在哪了。”

秦希月并未理会她的冷嘲热讽,只是将手中的包放在了座位上,而后点了一杯广岛冰茶,悠闲的喝了起来。

虽然她不知道陆宁今天约她来这里的目的,但想来和陆谦脱不了干系。

也是,关于他们三人之间的事情,也是时候该好好清算一下了。

见陆宁始终没有开口说出她的目的,秦希月忍不住问道:“陆宁,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好,我们明人不说暗话,秦希月,你现在已经结婚了,所以,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资格可以待在我哥的身边?”

陆宁死死的盯着秦希月,脸上的表情有些可怕。

“我不会连累阿谦的。”秦希月撇过头去。

“既然如此,那希望你从此以后都不要再联系他了,也不要见面,就算哪天不小心碰见了,你也不要和他打招呼,就像陌生人一样,你也知道,我哥现在心里还有你,可是你已经嫁给了厉诤言了,厉家不是我们陆家能招惹得起的,越是接近你,我哥就越是有危险……”

“别说了……”秦希月突然开口打断了陆宁的话,整个人显得有些烦躁不堪。

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和陆谦之间的感情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会爆炸,给她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倒是没关系,但是她不想因此而危害到陆谦。

可是这么多年的感情,说放手就放手,她心底终归是有些不安,尤其是顾初彤给她的那三年后自由的希望,更是让她拼了命的向往幸福。

“陆宁,你可别忘了,要不是因为你一年前做了那些事,我怎么可能会和阿谦分手,现在又怎么会被迫嫁给厉诤言,你还好意思来要求我?”

“怎么,恼羞成怒了?秦希月,我告诉你,在我哥的眼中,一年前就是你伤害了我无疑,况且,嫁给厉诤言,又不是我逼你的,你凭什么怪到我头上来,还有,你以为这还是以前啊,你现在能够给我哥什么,你只会伤害到他而已,所以,你趁早放手吧!”

“放手?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要逼我放手!”

秦希月只觉得自己现在心里难过的想死。

她拼命忍住想要发火的冲动,一口气将桌上的咖啡给喝掉,苦涩的味道直直的蔓延到了心底。

她站起身来,“陆宁,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但是,我跟阿谦之间的事情,我自有分寸,不需要你来操心,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你对阿谦存着什么心思,我想陆家不会想要知道的吧?”

“秦希月,你……”陆宁气急败坏。

这时,见秦希月要走,她又立马说道,“我不管你有什么想法,我只希望你不要伤害到我哥就行了。”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伤害阿谦!”秦希月坚定道。

陆宁冷哼一声,说:“你知道吗?我真为我哥不值,即使一年前你做出那样的事情来,他也从来没有真正的恨过你,在国外的每一天,他都是看着你的照片度过的,现在他回国来找你了,你却嫁给别的男人了,呵呵……”

说着,说着,陆宁的话里就带上一丝的哭腔,“可即使是这样,他也不曾放弃你,你知道的,我哥他从来不喜欢商业上的那些事情,可是昨天晚上,他一听厉诤言会参加,他就立马求着大哥,让他能够代替陆氏出席参加,你应该知道这是为什么,那个笨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秦希月紧紧的盯着陆宁。

即使心里早已经因为陆宁的话而波涛汹涌了,可她表面上依然故作平静。

就算是要哭,也不能在陆宁面前。

陆宁将差点落下的泪水轻轻擦干,稳定了一下心情之后,才缓缓开口:“我只想问你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

……

与此同时,厉氏集团。

厉诤言今天一整天总是心神不宁的,时不时都会想到秦希月的病情,所以一直无法集中精力工作。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满心竟然都是那个女人的影子?

也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逞强,在病没有好全的时候,还非要去上培训课。

他赶忙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捏着鼻梁舒缓神经,想要赶快忘掉那个女人的事情。

他真正在意的人只有顾初彤,他固执的在心里想着。

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接到了司机的电话,说秦希月在上培训课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在他的眼皮底下悄悄逃走了。

这个女人竟然敢逃走?

这是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还是说她要背着自己偷偷的去见那陆谦?

也就只有这个可能性了!

想到这里,厉诤言心里非常的生气。

他立马拿出手机,一边定位查找秦希月所在的位置,一边套上外套出了公司大门。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