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我的美丽娇妻》(徐磊蒋欣)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6 17:03

已完结小说我的美丽娇妻是著名作家阴先生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徐磊蒋欣,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现情小说我的美丽娇妻精选篇章:妻子被我的怒气吓着了,她转身领着我走进电梯,我看着她散开的头发,微显凌乱的衣裙,腿上的丝袜也不见了,光滑润致的双腿直接露在外面,我心里的怒气一阵阵直往上涌。

我的美丽娇妻

推荐指数:8分

《我的美丽娇妻》在线阅读全文

我的美丽娇妻第四章妻子的另一面

我终于忍不住大吼起来,声音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连酒店保安都过来了。

我气呼呼的挂了电话,脸色铁青的坐了下来,几个酒店员工远远监视着我,也不过来,也许是被我的神情吓住了吧!

等了几分钟,妻子从电梯里出来了,她脸色苍白,低着头急急走到我面前。

我很想给她一巴掌,可看她惶急胆怯的样子,实在下不了手。从认识到结婚这多年,我就从来没有动过她一根手指头,连句稍重的话都舍不得说,今天在电话里那样骂她,还是头一次。

“天,有什么话,我们回去说,好吗?”妻子用哀求的语调对我说。

“哼,那小子呢?带我上去见他。”我阴沉着脸狠声说。

妻子身子抖了一下,低声说:”你别这样,是我的错,不关他的事,回去你要打要骂,要我做什么都行。”

我听她这么说,心里更是愤恨,恶狠狠的说:”我叫你带我上楼去,你带不带?”

“你别在这闹,我求你了,给我留点脸子好吗?”妻子已经低声哭起来。

“给你留脸子,我的脸放哪?你是一定要护着他了?”我的声音高起来,拳头捏得紧紧的,浑身气得发抖。

“你不要生气,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带你上去。”

妻子被我的怒气吓着了,她转身领着我走进电梯,我看着她散开的头发,微显凌乱的衣裙,腿上的丝袜也不见了,光滑润致的双腿直接露在外面,我心里的怒气一阵阵直往上涌。

妻子领着我到了1226房前,她一用门卡刷开房门,我就冲了进去,可惜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豪华套间很宽敞,房内唯一的双人床干净整洁,上面的被铺整齐地摆放着,看不出有人睡过的痕迹,一张椅子独零零的放在房间正中,椅子下堆着一团红色的绳子。

我不甘心的又搜索了卫生间和衣柜,还是一无所获,看来那小子已经溜了也是我刚才气胡涂了,以为光盯着电梯人就跑不了,这楼里除了电梯不是还有安全通道嘛,此时的满腔怒火真是无处宣泄。

我又走到房里细细搜索,妻子关好了门,低着头坐在床上不敢说话。那小子看来跑得很急,连袜子都掉了一只在床底,妻子的丝袜也掉在床脚,而且我还在床头柜后发现了一只黑皮包,我记得这只皮包是那小子背来的,打开看时却让我好一阵震惊。

只见皮包里面满满当当的装了二十几只各种式样和尺寸的电动玩具、塑料按摩棒和跳蛋,以及各种各样的金属小夹子、很大的塑料针筒、不知名的药膏、皮鞭、扩阴器等等,此外,还有几串被绳子连在一起塑料球,每串塑料球的大小和数量都不相同,那种妇科用的扩阴器也有好几种。

我震惊之余看了看妻子,她在我刚才拿到皮包时就很不自在,此时更是一张脸羞红了,完全垂在胸前。我虽然没有用过这些东西,但多少也知道一点它们的用途,又想起房间正中的椅子和红绳,我一下子明白了过来,妻子不单是偷情出轨,而且她还和那小子一起玩这种变态的性游戏。

我和妻子从酒店回家,一路上气氛非常尴尬,在车上妻子几次想要和我说点什么,都被我冷峻的眼神瞪了回来。到了家里锁好门,我脱下外套气呼呼的坐在客厅,妻子低着头坐在我对面,她不敢说话,我也不说话,冷冷的注视着她,等着她给我解释。

过了一会儿,妻子终于忍不住了,低声说:“天,你别这样,我好害怕。”

“你怕?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你还怕什么?”

妻子摇了摇头,样子很凄楚,轻声说:“我不知道,就是害怕,其实我一直都很害怕这一天会来。”

我哼了一声:“你敢做这种事,就没想过有一天我会知道?”

“想过,我知道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你一定觉得我很下贱。”妻子低声哭泣起来。

“说说吧,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我点上了一支烟。

妻子泪眼婆娑的看了我一眼,轻声说:“这些重要吗?”

“怎么不重要?我现在还是你的丈夫,我有权知道真相!”我怒吼起来。

“你别激动,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怎么发怒生气也无济于事,我只是不想再伤害你。”妻子哭泣着说。

“伤害我!你已经做得足够多了。现在你放心,我坚强得很,你老老实实的给我交待你们的事!”我仍然在怒吼着,尽管我知道这根本没什么用,但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妻子开始低声诉说他们之间的事。这小子是前年毕业分到妻子银行的,说起来还是我们的师弟,妻子那时候已经是主管了,这小子得知妻子和他是一个学校毕业的后,从此就以师姐、师弟来称呼。

刚开始妻子和他之间也只是纯粹的同事关系,顶多看在校友的份上对他照顾一点,可在一年前我的公司因为要打入广州市场,有一次在资金上出现缺口,妻子利用单位的便利,挪用了几百万的公款给我,告诉我是贷的。

那小子刚好是做稽核的,发现了这件事,但他没有上报,而是帮妻子掩饰了过去,那几百万公款我后来很快就还上了,但妻子总觉得欠了他一个人情,对他就更加照顾了,两人的关系也由此亲近了起来。

妻子告诉我,她开始只是把他当亲弟弟看待,因为那时我常常去广州,她一个人待在家里无聊,那小子就常常邀请她参加他们的聚会,她说和那些刚毕业的年青人在一起玩,她感觉自己好像也青春了许多。

后来有一次,那小子喝醉酒抱着妻子说喜欢她,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妻子疏远了他一段时间,但那小子很有耐心,在他的不断进攻下,加上那段时间我常常在广州,妻子有些寂寞,又欠了他一份情,就超越了一般的关系。

妻子说本来是想当做还他人情的,然后和他了断,但那小子不但很会哄女人开心,在床上也很会玩弄女人,妻子的情欲全被他控制了,让她割舍不了,就此陷了进去,她每天都是在自责中生活。

“这么说,他那方面很厉害了?”我问妻子

妻子苍白的脸一下有些红了,她轻轻摇了摇头,声音低得如蚊鸣:“其实,若说实在的,他不如你,但他很会玩花样。”

“玩什么花样,是这些恶心的东西吗?”我厉声说,伸手抓过带回来的黑皮包一抖,里面那些淫具在沙发上洒落一片。

妻子没有说话,低着头默认了。一个粉红色的跳蛋正好落在我身边,我联想起在酒店时,妻子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双腿夹得很紧,就是那种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动,脸上很红很紧张,我脑中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你老实给我说,你们在酒店吃饭时,他是不是也弄你了?”我问妻子。

妻子的神情顿时尴尬起来,扭捏了好一会儿,微微点了点头。

“我要听你说,他到底怎么弄的。”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