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沐芸婳百里重华全文阅读-冥王邂逅金牌宠

发布时间:2018-12-06 16:39

沐芸婳百里重华全文阅读

冥王邂逅金牌宠妃全文阅读

  冥王邂逅金牌宠妃小说的男女主角是沐芸婳百里重华,由网络作家默默倾情创作,又名一品锦妃:死鬼王爷求放过。该小说讲述了沐芸婳刚穿越就发现自己身怀六甲,已经去世的战神冥王竟然是孩子他爹。随身戴个麝香荷包,转眼就跑到了白莲花大姐房里,搞得大姐绝育;熬个藏红花,又被庶母误食,同父异母的小弟弟化成一滩血水……
  沐芸婳傻不傻,她秦箐难道还不知道,就算有些自闭,那也跟傻绝对扯不上关系。
  至于造成她自闭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她娘,生下她就失踪的亲娘——蝶夫人!
  “失踪……呵。”
  秦箐对这个词很是值得怀疑,哪个女人会蠢的连月子都还没有坐完,就急不可耐的与人tongjian,还被抓奸在床的。
  更何况这抓奸的人,还是沐雨熙的娘,婉姨娘!一个姨娘抓奸了正经夫人,这事情的可信度本身直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第1章 冥婚

  月正当头,往日里淮河边上尽是莺歌燕舞,今日却一反常态的鸦雀无声,整条街上空荡荡的,连个鬼影都没有。

  明明没有战事,大兮国今日却行了宵禁令,不为别的,只因为今晚,是冥王百里重华的娶亲之日!

  原本这该是举国欢庆的大喜日子才对,却没有一个当朝官员敢上冥王府道一声恭喜,讨要一杯喜酒喝,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要知道,冥王百里重华今日结的不是什么囍婚,而是大兮国百年来的头一遭——冥婚!!

  那新娘子,还是一个喘着气的大活人!!!

  这么诡异的婚事,哪个敢看,哪个敢去,别说平日里冥王府本就冷清的不像话,就是今日办喜事,也不过是多贴了几个白纸剪出的“囍”字而已,看着更让人瘆得慌……“怎么办?”丁婆子手里捏着绞面的麻绳,整个人哆嗦的不成样子,哪怕明知道棺材里闭着眼睛的女子是个喘气的大活人,心里还是怕的要死。

  给新娘子绞脸上妆,她干了一辈子,闭着眼睛都能干,可是给冥婚的女子绞脸上妆,真的是平生头一遭啊!!

  不光她抖,对面隔着棺材站着的甲婆子也抖,手里画着的眉毛差点飞上鬓角去,“别,别说话,装不,不知道。”

  这怎么能装不知道呢?

  丁婆子觉得手抖的更厉害了,如果说给冥婚的新娘子上妆是平生最恐怖的事情之二,那么现在,被她们两个婆子发现这会儿躺在棺材里的冥婚新娘子,不是沐家那个惊才艳艳的大小姐沐雨熙,而是沐家那个废物嫡小姐沐芸婳的事儿,绝对是平生最恐怖的事情之一,没有其他了!

  “沐、沐家这是不想好了啊!”丁婆子手抖的下手都没了轻重,压根没有注意到手下的新娘子因为她的动作,疼的手指都动弹了一下。

  “嘘、嘘!沐家想不想好,不管咱们的事儿,咱们什么都不知道,别多事儿,弄完了儿赶紧走啊!”甲婆子顶着一额头的冷汗,顾不上两边眉毛对齐没有,匆匆刷了两坨胭脂,收拾完东西就开跑。

  她一跑,丁婆子立马也跟着跑,连赏钱都没敢跟冥王府的管家要……而被两人粗手粗脚弄醒的新娘子,正虚弱的哼哼了一声。

  头疼,疼的快炸了!

  可不光头疼,身体也疼,甚至连她的脸都火辣辣的疼,活像是被人连甩了十几个耳光一样。

  “唔……疼……”

  秦箐这一声比猫叫响不了多少的呻吟,在空旷的屋子里响起来,回应她的只有囍桌上那对摇曳的白色囍烛。

  秦箐努力的想抬手摸摸发疼的脑仁,却发现她的身体竟然一点都不听她的话,无论她怎么想要动弹双手,整条手臂却像是失去了骨头一样,瘫软着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

  秦箐本来不清醒的意识,开始强行回笼。

  她记得她刚帮人看完风水,然后回到车里准备打个盹,好开车去邻省帮一个土豪捉鬼,怎么就突然一觉不起,不省人事了起来了??

第2章 撕裂般的疼痛

  秦箐根本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现在外面是白天还是晚上了?

  早知道窝在车里睡觉会这么难受,打死她都不会在车里打盹的,只是她怎么可能睡得这么沉呢?自打师傅过世,她就再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秦箐心里有些急躁,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重的没法说的眼皮却只能嘘出一条缝……——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咣,咣咣!

  这是……打更声??

  秦箐本就有些浆糊的脑子,这会儿听到远处传来的打更声,更是不清醒了起来。难道是谁的手机铃声不成?品味居然这么独特……然而没等她想更多,嘘开的眼缝里,就捕捉到了一个晃动的人影!!

  看不清是男是女,更不知道是人还是鬼,她这会儿,真要是遇上只鬼倒不怕,反正她四柱纯阳,什么鬼都进不了身,可要是遇上个人,还是仇家什么的……然而没等秦箐想完,那双握住她脚踝的冰冷触感,就已经让她瞬间知道,找上她的不是人,竟然是鬼!!

  那双比冰块还要噬人的手,一寸寸,从脚踝往上,抚过大腿,小腹,最后暧昧的停留在胸前。

  一丝丝没有温度的呼吸,吹过耳边,纤长的颈脖,最后带起肌肤一阵阵的苏麻……她明明是四柱纯阳,五行旺火,什么鬼都近不了她身才是,怎么会,怎么会呢!!!

  秦箐想要念咒,想要掐诀,想要反抗,可偏偏这几样没有一样是她现在能够做得到的!

  不管秦箐有多么抗拒,有多么想要甩开这种异样的感觉,身体的无法动弹,让她只能像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滚开……”

  沐芸婳不记得她到底在心里多少次叫着滚开,才成功的从没有知觉的红唇中吐出了这么一次,连风大一点都会被吹散的话。

  然而这话并没有让那双手的主人停下来,反倒是加快了他的动作一般,握住了她的脚裸,屈膝,向着两边分开了……朦胧中,一个暗哑低沉,不带一丝儿人气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沐雨熙,你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感激你。”

  沐雨熙是谁??

  她是秦箐,天师门第三百六十五代传人秦箐!!不是什么沐雨熙,她是秦箐、秦箐!!

  秦箐心里的呐喊都快把她逼疯了,然而却只有她自己听得到,回应她的,只有突然而至,撕裂般的疼痛!!

  啊——

  秦箐根本形容不了她有多痛,有多难受,那种能将人骨头都一寸寸冻结的冰寒,从身下向着五脏六腑蔓延,直击心脏!

  身下更是像被人强行划拉开了一道口子,每一次的强行进出,都会被带走一股温热的液体,所有的血液仿佛都从那里流了出去……血腥味,一丝丝的在空气中散发开来……

  本就混乱的意识,瞬间被撞击的更加破碎,无力的双手,只能将身下的棺材板抠出一道道血痕,指甲翻飞,直至完全的失去意识,陷入黑暗……

第3章 冥婚替嫁

  “沐雨熙,你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感激你。”

  “滚开!”

  “沐雨熙……”

  “滚开!!我叫你滚开!”

  一声惊叫,让做着噩梦的沐芸婳瞬间清醒了过来!!迷茫的瞪着头顶床纱的眼睛,绿油油的,宛如一颗上好的玉石一般,在白皙的瘦弱小脸上,格外引人注目。

  然也就是瞬间后,那碧绿的颜色就不见了踪影,变成了深幽幽的墨色。

  伸手捂住双眼,窗户外的阳光好的有些刺眼……哪怕已经过了五天,秦箐还是时常在睡梦中反复着冥王府的一切。

  那一个个贴满门窗柱子的白色囍字,刻着黑色囍字的白色蜡烛,黑纱,白帘,甚至她躺着的那口棺材,无一不让她想起那个荒诞,憎恨不已的夜晚。

  与一只鬼冥婚?!她堂堂天师门第三百六十五代传人,竟然与一只鬼结成了夫妻,说来简直都可笑!哪怕不是她自愿,哪怕那只鬼是大兮国赫赫有名的战神冥王。

  她秦箐也不愿意!!

  那种不能掌控生死,口不能言,手不能动,只能躺着任人鱼肉的滋味,她不想再经历了。死她不怕,可她却不想死的这么窝囊。

  更何况,还是替别人去死!!

  她莫名其妙变成了这个时代的沐家嫡出二小姐沐芸婳,被迫与一只鬼冥婚洞房了不说,第二天还被冥王府以婚前失贞为由,将她扔到了大街上,任由她自生自灭!!

  这是冥王府对沐府擅自李代桃僵的惩戒,不光她明白,所有人都明白,可是这个过错凭什么该她秦箐来受过?

  她秦箐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衣衫不整的躺在大街上,任由路人指指点点,嬉笑怒骂?整整三天,她反反复复发着高烧,烧的整个人都神志不清了,终于有个人,施舍的救了她。

  然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被她替婚的主角,她的好姐姐,大兮国的第一才女沐雨熙!!!

  呵,想起被人抬上马车时,周围路人对沐雨熙投去的赞赏眼神,秦箐简直觉得再没有比这还要讽刺的事情了!

  她替沐雨熙受了过,差点要了命,沐雨熙没有半点感激不说,还一副她沐芸婳自己做错了事情,怪不得别人的样子。现在对她施恩,也是因为她终究是沐家的人,她沐雨熙不忍心让她这样没有尊严的死去,所以才……她一个嫡出小姐,替庶出小姐出嫁,怎么就成了理所应当??

  难道就因为沐雨熙是大兮国第一才女,原主是大兮国第一草包,所以她就活该?无论别人怎么对她都是应该?

  简直没有天理,没有王法了!!

  明明是府里的嫡出大小姐,正儿八经的主子,在府里却过的连个奴才都不如!三天两头饿肚子那是家常便饭,拳打脚踢,言语侮辱更是多得她都不稀罕去数。

  十六岁的人了,瘦弱的跟十三四岁的孩童一样,胳膊细的多用点力都害怕折断了。

  府里两个姨娘,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这些年要不是两个姨娘“好心”的帮她经营名声,草包,傻蛋,蠢笨如驴,怎么会跟她扯上关系。

第4章 新的传闻

  沐芸婳傻不傻,她秦箐难道还不知道,就算有些自闭,那也跟傻绝对扯不上关系。

  至于造成她自闭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她娘,生下她就失踪的亲娘——蝶夫人!

  “失踪……呵。”

  秦箐对这个词很是值得怀疑,哪个女人会蠢的连月子都还没有坐完,就急不可耐的与人tongjian,还被抓奸在床的。

  更何况这抓奸的人,还是沐雨熙的娘,婉姨娘!一个姨娘抓奸了正经夫人,这事情的可信度本身直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甚至于她从头到尾都怀疑,原主的娘亲,根本就不是失踪,而是被害!!

  总之,原主的娘倒是消失不见,一了百了了,京都里的人背地里却是戳着沐鸿海的背脊骂,试问这对于最要面子的沐鸿海怎么受得了?

  于是沐家刚出生的嫡小姐吃了什么,沐鸿海不关心,用了什么,沐鸿海不关心,到最后,连整个人都被沐鸿海彻彻底底的遗忘了,家里的奴才自然见风使舵,变着方的怠慢起了小主子。

  久而久之,沐家嫡出二小姐,这个最无辜的孩子,慢慢变成了沐家的出气筒,彻彻底底的悲剧了。

  直到皇上下旨赐婚,沐芸婳这个沐府嫡小姐的名头,才被人想了起来,推出去替了嫁。

  要不然,现在还指不定在哪个犄角疙瘩里玩泥巴呢。

  秦箐沉沉的吐出一口闷气,他们天师门向来奉行顺应天命!可是她心里这一口怨气怎么都顺不下去,就连沐芸婳残留在身体里的怨念,她也一点都不想化解开!

  既然她们都有怨气和憎恨,那么,这一世,就让成为了沐芸婳的她,违背一次门规,与天斗上一斗!什么婉姨娘,沐鸿海,沐雨熙,沐府一个两个的……都统统洗干净脖子等着她的报复吧!!

  毕竟因果报应,他们自己种下的因,就别怪她收果的时候,心狠手辣了!!

  至于那一只鬼,冥王百里重华!!!

  哪怕背负业障,她也要打得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沐芸婳眼里折射出的寒光,蜇的吓人,然在听到屋外的动静后,迅速熄灭,再不见踪影。

  哪怕推门而入的人动作放到了最轻,本来就年久失修的木门还是不可抑制的发出了“嘎吱”声。

  一个姿态龙钟的老妇人,花白着头发,穿着不合身的衣服,提着发旧的食盒跨进了屋子,一进门就见躺在床上的沐芸婳睁着眼睛望着她,顿时有些心急道:“小姐,是不是奶娘吵醒你了。”

  “没有奶娘,我早就醒了。”沐芸婳也不等奶娘放了食盒过来扶她,自己撑着身子就坐了起来。

  只是哪怕已经过去这么几天了,她的身体还是一动就会牵扯的下身疼。

  垂下眼眸,遮住里面差点泄出的戾气,转移话题道:“奶娘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奶娘揭开食盒的动作明显的愣了一下,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摇了摇头,兴奋道:“小姐你看看,今天厨房里可是发了好东西。”

  这么生硬的转移话题,沐芸婳又不是真傻,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奶娘,这两日外面又有了什么关于我的传闻?”

第5章 吊打庶妹

  她的传闻在京都从来就没消失过了,最近更是多到不能再多了,每一条的火爆劲辣程度,拉出来统统都可以上头条热搜!

  草包蠢蛋什么的,早就不新鲜了,最新鲜出炉的,就是她与百里重华冥婚的事情了,简直传的有板有眼,就像是这些人亲眼看见的一样。

  离奇的连她这个当事人都差点相信了。

  而她替婚这件事儿,上至皇帝,下至三岁小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说沐府什么的都有,但因着沐雨熙那天把她救回府的举动,沐府受到的指责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然而,沐芸婳却觉得按照沐鸿海那样爱护羽毛的性子,只怕是还有后招才对。

  酝酿了这么些日子,也该拉到阳光下晒晒了!!

  果不其然,奶娘的动作这下是彻底顿住了,沐芸婳一看就知道,她十有八jiu是猜对了,“奶娘,我已经死过一次了,现在你家小姐什么都不怕,说给我听听吧,我想知道沐家的人,还打算怎么诋毁我。”

  “小姐……”奶娘忍了又忍,却还是忍不住,直接就悲戚了出来,“你说他们怎么能这么狠的心呐!!明明就是婉姨娘迷晕了你,送小姐去替亲的,可是,可是现在外面都在传,是小姐贪图富贵,巴望着冥王留下的遗产,自愿嫁过去的!”

  “呵。”沐芸婳听了不怒反笑了起来,“奶娘恐怕还没说完吧,让我猜猜,是不是还有我私下不淫dang,破了身子知道无人敢娶,就上赶着嫁给了一只鬼?给鬼戴绿帽,哪里会又人知道呢?或许刚好这个鬼,还有那么点钱财权势,更是一举两得了。”

  “所以这件事根本不是什么替嫁,而是我一早就计划好的,并且有预谋的硬是爬了棺材要嫁过去,谁知道这样天衣无缝的计划竟然被人揭穿了,最后只能算自食恶果,受什么报应都是活该的,对不对?”

  奶娘说话基本只挑轻的来说,但沐芸婳听奶娘的话,就能举一反三的想到外面传成了什么样子,恐怕妖魔化了她,都算是轻的。

  奶娘没想到沐芸婳会一猜一个准,顿时冲过来,抱着沐芸婳就嚎啕大哭起来,“小姐,我可怜的小姐啊,你的命怎么这么苦啊!这些杀千刀的人啊,都没有心肝!老天不长眼,老天不长眼啊!!”

  沐芸婳抱住奶娘,轻拍了拍奶娘有些硌手的后背,嘴角不屑的扯了扯,老天真要是长眼,就不会让她们两个活的这么艰难了。

  一个婴儿,在被人遗忘的沐府,为什么没有死,反倒是苟且残存的长到了十六岁,这不是沐鸿海仁慈,而是全靠奶娘的守护。

  当初就是这么个被休弃的女人,在娘亲失踪之后,一手把她拉扯长大,更是在她被扔回沐府的这两日,不休不眠的照顾她,才让她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奶娘说当初要是没有蝶夫人,她兴许早就不在这世上了,她这是在报恩。

  但是不管奶娘是不是因为报恩才守在她的身边,沐芸婳都感激她,连同原主的份,真心实意的感激她!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