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夜沐男主墨临渊的小说名字是《强制欢

发布时间:2018-12-06 16:10

夜沐墨临渊小说

强制欢宠:我的温柔暴君全文阅读

  女主夜沐男主墨临渊的小说名字是《强制欢宠:我的温柔暴君》,这是一本剧情非常有趣的古代穿书小说,风与自然是此书的作者。就因为收藏了一本古籍文物赝品,夜沐很悲催的穿越到书里去了,原本计划弄死男主崩坏世界顺利回去,可谁知这男主竟可爱得让她下不了手。
  果然是那个禽兽来了,夜沐神情复杂的问她,“那个奴隶阿极,他真在里面?”婢女闻言,沉默的点了点头。
  她不明白,明明是小姐故意将人送到这里来“受罚”的,怎么现在又反悔了呢?
  夜沐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楼阁,她虽然是抱着杀男主的目的来的,但她真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挑战三观底线的事。
  书中对男主小时候也没有写太细,只说他幼年流落民间,受尽世间苦难,才养成后来坚毅强大的性格,所以她真不知道今天这次,他是躲过去了,还是没躲过去。
  如果没躲过去,她……要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孩子受这种侮辱?杀人不过头点地啊!还不如被她一刀砍了实在!
  见自家小姐不说话,婢女小心的抬头,以为她放弃了,谁知夜沐却突然往前冲了几步,吓得她们全部跪下了!
  “小姐三思啊!您不能进去!将军生气了,会杀人的!”夜沐被其中一个婢女扯得一顿,秀气的眉毛颦了起来。
  但她还没说话,对方又害怕的说道,“小姐,您难道忘了?刘太尉最喜欢幼童……‘享用’时最恨人打扰!您要是擅闯,后果不堪设想!”

第一章 奴隶的命不值钱

  越历六年春,天下着小雨,冲淡了一部分血腥味。

  三四具尸体从一高门府邸的后门被推了出来,匆匆运往乱葬岗。

  “啧啧,往日将军府也死人,但今个怎这样多?”

  说话这的是一个小摊贩,他隔壁摊的小老板闻言,压低了声音道。

  “没听说么?刘太尉来了!他什么嗜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最喜欢稚龄童子,夜将军为了讨好他,少不得用奴隶来满足他的癖好,反正奴隶的命又不值钱!”

  “哎……真是造孽啊……”

  *

  “卧槽……老天你玩我呢!”

  夜沐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在房间内转来转去!

  之前她在海上追捕海盗时,曾收缴过一本古籍文物,不过很明显是赝品,因为上面写着简体字。但她又觉得这赝品非常具有年代感,上面的手抄小楷也很漂亮,就随手翻了一下。

  结果发现它是一本传记史书,可就她所知,没有哪个国家的历史上出现过墨国,看来果真是赝品无疑,她也就拿来当小说看了。

  谁知有朝一日,她竟然穿越到了这本书里!耳边还有个声音告诉她,“得到邑界图,就能从来时来,回去时去”,但她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哪有功夫去找什么邑界图?

  不行,她要回去!

  在房间内转圈圈的夜沐突然停了脚步,眼神一肃。

  这既然是一本“虚构”的传记书,那么干掉支撑全书的男主,这个世界就应该崩坏了吧?那她是不是就可以回去了!

  这么一想,夜沐双眼一亮,厉声问一边的跪着的婢女。

  “说,墨临渊在哪里?!”

  那婢女吓得一哆嗦,“小姐饶命!小秋真不知道墨临渊是谁啊!”

  夜沐懊恼的一拍额头,现在故事才开始,男主流亡到越国,正在做奴隶受苦呢!怎么可能用自己的真名?

  “就是那个奴隶,长得白白净净的,眼角上端有一颗泪痣,看上去身体很弱,抢回来没多久的那个!”

  “小姐……您说的……是阿极?”她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他……不是冲撞了小姐,被小姐送去前厅招呼客人了吗?现在……”只怕正在被那个变态成名的刘太尉“享用”呢!

  但小秋的话还没说完,得知男主去向的夜沐就快步出门了,吓得小秋连忙在后面追。

  “小姐,您要做什么?将军正在招呼贵客,您不能去啊……”

  夜沐才管不了那么多!

  她真的有人命关天的大事在现代等着她,她必须要回去!所以男主,对不起了!

  将军府很大,到处雕梁画栋,穷奢极欲,路上但凡夜沐经过的地方,下人们都害怕的跪下,五体投地,仿佛她不是六岁女童,而是什么阎王罗刹。

  夜沐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怕自己,因为她这个身份虽然是庶女,但却是个杀戮萝莉!小小年纪心狠手辣,恶名远播。

  但这些都跟她没关系,说不定她干掉男主就可以回去了。

  所以她干脆用小短手提着裙子跑,直接朝奏乐最响的地方奔去,决定速战速决!

  可她刚到前厅门口,脸色就是一变。

  高大的建筑外无人把守,朱门轻掩,从后面传来男人的大笑声,女子的娇笑声,奏乐声,以及孩童的哭喊声,让她突然就明白了里面在做什么。

  这个时代的贵族淫乱又开放,一般有贵客来,都会派训练好的美姬招待,若是得了贵人亲眼,被客人开口要走,主人会非常高兴,那些女人也算熬到头了。

  但书里面,她这个身份的父亲有个喜欢男童的变态朋友,今天,该不会是他来了吧?

  如果是他,她就不用进去了,因为被那个变态虐过,男主不死也要脱层皮,到时候,她动动小手指,男主就会死翘翘,从而达到她想杀男主,让这个世界崩坏的目的……

  夜沐停下来之后,她的婢女们也慌慌张张的追了过来,其中一个婢女一下忘了尊卑,急切的拉着她的衣袖说,“小姐,您不能进去,将军宴请刘太尉,说过任何人都不能打扰!违令者杀无赦!”

  果然是那个禽兽来了,夜沐神情复杂的问她,“那个奴隶阿极,他真在里面?”

  婢女闻言,沉默的点了点头。

  她不明白,明明是小姐故意将人送到这里来“受罚”的,怎么现在又反悔了呢?

  夜沐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楼阁,她虽然是抱着杀男主的目的来的,但她真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挑战三观底线的事。

  书中对男主小时候也没有写太细,只说他幼年流落民间,受尽世间苦难,才养成后来坚毅强大的性格,所以她真不知道今天这次,他是躲过去了,还是没躲过去。

  如果没躲过去,她……要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孩子受这种侮辱?杀人不过头点地啊!还不如被她一刀砍了实在!

  见自家小姐不说话,婢女小心的抬头,以为她放弃了,谁知夜沐却突然往前冲了几步,吓得她们全部跪下了!

  “小姐三思啊!您不能进去!将军生气了,会杀人的!”

  夜沐被其中一个婢女扯得一顿,秀气的眉毛颦了起来。

  但她还没说话,对方又害怕的说道,“小姐,您难道忘了?刘太尉最喜欢幼童……‘享用’时最恨人打扰!您要是擅闯,后果不堪设想!”

  而他们这些佣人也要跟着遭殃!

  “所以,请小姐三思!!”

  “请小姐三思!”

  所有婢女都苦着脸劝阻,那惊慌失措的神情,让夜沐渐渐冷静下来。

  这里不是法治社会,她这个身体的父亲,还有刘太尉等人,都是一群禽兽!她这样贸然闯进去,救不救得到人还是其次,只怕自己也要折进去。

  而且,有人帮她动手不好么?毕竟她急切的想要回去,而眼前最可能、最快捷的方法,就是杀了男主……

  现在有人帮忙……总比,总比她自己动手要好!

  想到此,她咬了咬牙,皱眉看了那喧闹的楼阁一眼,迟疑后退两步后,毅然转身。

  罢了!就当她没有来过!

第二章 救了男主

  见她终于放弃,婢女们都长舒一口气,而这时,身后楼阁内,突然传出瓷器碎裂,还有男童的惊叫!那声音又尖又利,让夜沐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

  如果男主死了她也回不去呢?

  这个念头闪过的瞬间,夜沐已经豁然转身,在婢女们惊恐的眼神中,飞快的朝那半开着门的大厅跑去!

  她倒要看看,这个时代的贵族,到底能荒唐成什么样!

  门被“砰”的一声打开,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却见一个小豆丁闯了进来。

  坐在首座的男人猛地站起来,他虽然没有封锁厅门,但下了禁令,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在这种时候闯进来?

  但夜沐进来之后,并没有看他,而是直直看向闹出动静的方向,却被眼前的画面刺了眼睛,心里怒火中烧!

  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少年,此时正被人堵着嘴,以一个极其屈辱的姿势面朝下按在茶几上,他肩膀上有一道深深的血痕,然后被一个脱了裤子的肥胖男从背后压住,他用尽全力挣扎,血流了半桌也浑然不觉。

  而拿刀的就是刘太尉,小男孩肩膀上这道伤痕,就是他刚刚添上去的,如此狠辣,难怪其他小奴隶会尖叫!

  “大胆!谁许你进来的?!”

  夜厉一声怒吼,将夜沐的理智唤了回来,她深吸一口气将愤怒用力压下去,开始环顾四周……此时厅内除了夜厉、刘太尉之外,还有几个衣衫不整,抱着女人的白面男子,都不悦的看着她。

  那刘太尉被扫了雅兴,冷哼一声,丢了匕首,抓着男孩的手却半点没松,他眯着眼道,“夜将军就是这样招待本官的?还是说,这个丫头也是您调教好的雏?”

  夜厉脸色一变,连忙赔笑,“见笑了,这是鄙人不成器的女儿,我这就让她出去。”

  他说完,就朝着夜沐吼道,“还不快滚?!”

  他一吼,整个金碧辉煌的大厅都震了三震,歌姬下人跪了一地,夜沐的婢女跪在地上拉了她一下,哆哆嗦嗦的说,“小……小姐……我们快走吧……”

  夜沐纹丝不动!

  眼前的一切都那么真实,空气中的血腥味,马上就要被侵犯男孩,还有跪在一边的三四个奴隶,以及冷眼旁观,麻木不仁的其他人。

  无一不在挑战她的底线!

  不过男主显然还没有被刘太尉得手,这让夜沐好过一点,因愤怒而加速的心跳渐渐平息下来。

  “还不滚?!”

  见夜沐不动,夜厉是真的怒了!他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熊一样的高大身体,几步从首座上冲了下来,当场就将夜沐提了起来,朝外走去,那架势仿佛要将她丢出去!

  所有人都惊呼一声,没想到夜厉凶残起来,连自己女儿都不放过!他可是出了名的天生神力,小姑娘那小身板被他丢一下还了得?

  可就在这个当口,夜沐突然双手抓着他揪着自己衣领的手,大声道。

  “父亲,陛下病危了!”

  一言激起千层浪!

  原本对这个小豆丁的下场漠不关心的众人,闻言都站了起来,首当其冲的就是刘太尉!

  “什么?!”他一惊,连忙松开小男孩,裤子都没穿就从茶几后冲了出来,“你说陛下病危?你别信口雌黄!”

  夜沐瞟了他一眼,好在他上衣够长,给这个禽兽遮了一下,不然她回去就要洗眼睛。

  她皱眉的对夜厉说,“父亲,能先放我下来吗?”

  夜厉这才回过神,一松手,夜沐就摔了下去,不过有婢女及时接住,她没受伤。

  “快说,你是在哪听的消息!”

  刘太尉毫无耐心的推开婢女,紧紧揪着夜沐的手臂,一张胖脸凑过来,那眼神是真的惊恐!

  不怪他这么紧张,因为他是越国皇帝身边的红人,纯臣,靠着皇帝才能作威作福,如果皇帝死了,他就惨了!所以即便对方是一个小女娃,这话一说出来他也着急。

  夜厉也瞪着一双铜铃般的眼睛恶狠狠的质问她,“沐儿,你从哪听的消息?如果你敢说假话!那就等着喂老虎吧!”

  其他几个男人也围了过来,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但见夜沐才五六岁的样子,这么小的孩子,借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说这种谎。

  被人围着,夜沐假装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但口齿清晰的说,“刚刚我在房间玩耍,突然一个黑衣人从身后捂住我的嘴,留下‘帝王病危’这几个字,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跑了!事情紧急,我也是没有办法,才强闯的,父亲不要怪我!”

  几个男人的脸色都变得复杂起来,一般来说,皇帝生了大病,都是能瞒则瞒,别人很难知道,那个黑衣人怎么会知道?

  还是刘太尉心急,沉吟片刻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本官这就派人去打探打探。”

  他说完,又阴沉沉的扫了夜沐一眼,“如果情况属实,你家这小丫头可算救了本官的命!”

  但如果消息是假的,他一向不碰女童,但也不介意尝尝鲜!

  眼里一道凶光闪过,他沉着脸急匆匆的走了,其他几个男人也觉得此事蹊跷,主要是不相信这么小的孩子会说这样的谎,都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离开了,只剩下夜厉若有所思。

  “我问你,真有黑衣人告诉你这件事?他长多高?可看见长相?”

  夜沐摇头,有些后怕的说,“我当时被吓傻了,哪里还能注意那么多,还有,咱们将军府的侍卫都是死的么?众目睽睽之下,有人闯入本小姐的闺房都不知道!万一是来杀我的,那可如何是好?”

  夜厉见她一脸惊恐,心里也有点虚了,觉得这事不可能是她编的,毕竟一查就查出来了,而且真有那么厉害的人……如果他要刺杀自己,该怎么办?!

  于是夜厉再也待不住,让她回去,就立刻召集人去了书房,混乱的大厅交给了管家收拾。

  等夜厉走远,夜沐才摸着自己的脖子,长长的舒了口气……

第三章 要不要宰了他

  夜厉此人,身材高大得跟大黑熊一样,而且双眼满是血丝,盯着人的眼神都带着一股血腥味,这种人,一看就是杀人无数的刽子手,方才,她差一点就忍不住反击了。

  还好忍住了,不然以她现在的小身板,可不是他的对手。

  从进来起,她就一直在想有什么办法能够脱险,突然想起大越国的皇帝快病死了,但凡得病,一开始绝对有征兆,只是瞒得好而已,所以她才敢这么说。

  如果赌对了就万事大吉,赌错了,她大不了逃走,总之,先混过眼前这关再说。

  “小……小姐……我一直跟着您……没……没见过什么黑衣人啊……”

  贴身婢女小秋在夜沐耳边小声的问,她刚刚已经被吓破胆了,根本不敢当场拆穿夜沐的谎言,夜沐扫了她一眼,沉声道。

  “我说有就是有,你没看到可以,但是你敢乱说话,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她故意这样威喝道,果然她一说完,小秋就低下头去,一个字都不敢说了。

  夜沐这才深吸一口气,朝那些奴隶走过去。

  *

  见夜沐靠近那些个小奴隶,管家和下人都远远避开,夜厉性情残暴,所以妻妾生了孩子,为了讨夜厉欢心,都会将孩子养得特别凶残,而夜沐,就是其中凶残出了名的,所以平时还算受宠。

  不过再受宠,像今天这样挑衅权威,夜厉也不会有半点容忍,要不是夜沐提供了重要消息,她今天却对会被丢出去的!

  可这并不能说明夜沐弱小,相反,在这个府里,大家最怕的除了夜厉,就是这个小女娃了。小小年纪害人的方式层出不穷,看到她还是远远避开的好,至于那几个小奴隶,就自求多福吧!

  经历了刚刚惊心动魄的一幕,有几个小奴隶低声哭了起来。

  夜沐走过去,打量着刚才差点就被刘太尉得手的小奴隶,发现他骨瘦嶙峋不说,浑身上下还没有一块好肉。

  此时知道自己得救,他有些脱力的坐在地上,夜沐看向他时,他也警醒的盯着她,他的眼角,果然有一颗泪痣!惊鸿一点,让他的眼睛变得尤其生动,锐利。

  想起书中的表述,再加上这颗明晃晃的泪痣,他就是男主无疑了。

  夜沐眼神变得复杂起来,眼前的一切都与书中别无二致,如果所有剧情都一样,那她又面临另一个窘境,十分为难!

  一,她想杀了这个孩子,因为这很可能是她最快回家的方式。退一万步讲,杀了他她也回不去,她也算尝试了这种可能性。

  二,她不杀他都不行,因为男主日后可是皇帝,而且是能一统中原的千古一帝!原身这样对他,仇恨已结深,日后男主得势,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一想到原身的结局是被男主放老虎分尸而死,她一张精致的包子脸皱成一团,如此看来,她虽然将人救下来了,但还是只有杀了他,才是上佳之选。

  其实还有别的路……那就是按照那个声音说的,找到“邑界图”回去,看过那本书的夜沐很清楚,邑界图就是藏宝图,只有男主才能得到。

  不过那个选择太过费时费事,她急着回去,实在不想去找什么鬼图,所以,只有对不起他了!

  反复坚定自己的信念之后,她还是有点犹豫,但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

  此时,墨临渊看到她鼓着脸皱眉的样子,突然有点想笑……

  死里逃生,他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心情。就在之前,被刘太尉压制住的时候,他有过无数次想将夜沐碎尸万段的念头,可刚刚夜沐冲进来的一瞬间,他突然放弃了这种想法,因为她冲进来后,第一眼看的——是他。

  显然,她是为了他而来的。

  可为什么?明明是她亲手将他送到这里,为什么又冒着巨大风险来救他?

  夜沐取出了他嘴里带血的破布,皱着眉问。

  “喂,我问你,我这样对你,你恨我吗?”

  决定了,如果他说恨,就灭了他省事!不恨,就,就再说!

  墨临渊刚想说话就咳出血来,刚刚刘太尉为了制服他,下手非常狠辣,他内里受伤,浑身无一不痛。

  夜沐见状不由皱眉,想伸手递个帕子,却忍住了。

  而她身后的婢女们都偷偷的,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她的后背。

  小姐竟然问一个奴隶恨不恨她?这府里,只怕没有不恨她的奴隶吧?而且眼前的小奴隶阿极,就是被小姐强抢进府的,之前也没少折磨他,现在问他恨不恨,不是太晚了么?

  墨临渊半响才止住咳嗽,哑声问,“恨如何,不恨……又如何?”

  夜沐抿了抿唇,正好有侍卫在一边帮忙收拾东西,经过时,她踮着脚,用力将侍卫的佩剑给抽了出来!

  “哗啦”一声刀锋出鞘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众人以为这位小祖宗又不开心了,连忙都跪了下来,想都不想就高呼,“小姐饶命!小姐恕罪!”

  原本忙碌的大厅因为她这一下,瞬间没一个人站着,只有她一个小豆丁拿着剑,神情严肃的盯着墨临渊,剑尖也指向了他。

  “如果你恨我,我就杀了你!如果,你愿意就此揭过,那……我就暂时不杀你!”

  婢女们都因为她这句话拜服了!她用剑威胁别人,是人都会说“不恨”吧?但心里怎么想的,她又怎么知道?

  可墨临渊缓缓坐直了身体,如墨的眼瞳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半响只说了一个字。

  “恨。”

  如果不是夜沐,保护他的人不会尽数死绝,他也不会沦为奴隶,不会差点被畜生侮辱,他为何不恨?

  但实际上,他知道他对她的感觉已经不单是恨了,而是一种更复杂,更矛盾的感触,从她走进这个门开始。

  夜沐一听,就皱了皱眉,既然如此——就不要怪她了!

  她眼中闪过杀意,深吸一口气,下一秒,刀锋带着杀气往前刺去!众人都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不想看到接下来,血溅三尺的画面。

  周围的小奴隶们又是一阵鬼哭狼嚎,但臆想中的惨状,却并没有发生。

  夜沐举着剑,眉心打成死结!

第四章 该怎样刷好感度

  剑尖刺进小男孩的脖子,可也只刺进去了一点,就停住了。

  她明明下定了决心,但就在刀锋入肉的一刹那,她发现自己还是下不去手!

  身为军人的正义感,让她实在没办法杀掉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如果对方以后是个暴君,她还可以说自己是在为民除害,可她很清楚,这个孩子,以后是一统中原的千古一帝!

  看着有血顺着他的脖子淌下,夜沐俏脸紧绷,语气冰冷上扬。

  “那现在呢?你恨不恨我?!”

  不能犹豫了,要杀就杀,无辜又怎么样,她莫名穿到这个地方,难道就不无辜?

  这么一想,她眼神再次坚定起来,那比之前更强烈的杀气,让所有人跪在地上,战栗起来。

  墨临渊一动不动,死亡贴面,让他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他很清楚,对方想杀他,那杀气实在是太强烈了!但她又在犹豫……现在,或许只要他一句话,她就会作出一个截然不同的决定。

  但,要让他说不恨么?

  墨临渊怆然一笑,看着她,一字一句道。

  “你要杀……就动手,我,无话可说。”

  只是想起母妃被杀之仇,母族灭族之恨,他笑容更艳!

  如果今天不死,他一定会让所有欺他辱他害他之人,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

  夜沐被他的笑晃了眼睛,心尖悸动,手按在剑柄上,几乎握不住它。

  该有多深的仇,多重的恨,才能让一个九岁的孩子露出这样的笑来。

  沦落为奴、刀剑入肉都不肯折断自己的傲骨,她难道要杀一个这样的人?

  瞬间,夜沐觉得手里的剑有千斤重,刺下去那样轻而易举的动作,却怎么都做不到了。

  最后,只听“哐当”一声,剑落在地上,墨临渊捂住自己流血的喉咙,诧异的看着她。

  然后就听夜沐居高临下的吩咐,“带回去,治好他。”

  众人都大松一口气!没死人就好,没死人就好!然后连忙动了起来。

  ……刚刚那一瞬间,他们大气都不敢喘,这两个孩子气势好强,针锋相对时,就好像巨人在碰撞,所以此时结束,让他们都有种逃过一劫的感觉。

  而一直跪在一边的其他小奴隶中,突然有个男孩扑了过来!

  “大小姐!请您也收了我吧,我什么都会做!什么都愿意做!”

  说这话的男孩一身黑衣,浓眉大眼,双眼炯炯有神。

  刚刚刘太尉怎么对墨临渊的,他都看在眼里,恐在心里,所以现在说话时,声音都在颤抖,但胜在镇定。

  下人和其他奴隶们都忍不住瞥了他一眼,这小家伙知不知道什么才是狼窝虎穴?竟然主动要小姐收了他?

  一想到小姐折磨人的段数,众人都为这个不知所谓的小奴隶叹了口气。

  夜沐原本郁结的心情,在看到这个小男孩的时候,忍不住笑了。

  这孩子不错,第一眼看上去,就很符合她的口味。

  “行,一起带走!”

  “是。”

  婢女和下人不敢怠慢,连忙将两个小奴隶送去了夜沐居住的院落。不管小姐想怎么折腾他们都行,只要不折腾自己就好。

  出大厅的时候,阳光花香扑面而来,让夜沐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蔚蓝的天空下,眼前的木质阁楼精美大气,鼻尖似乎还有木头的味道。

  这样的真实,让她实在没办法再将这里当成书中世界……

  之前她觉得这里是假的,只是因为这个世界,不是她已知的历史,可现在想来,如果那本书记载的,是平行世界的历史呢?那她就算杀再多的人,也只能改写历史,而不能回家。

  想到这个身体可怕的父亲,想到年纪还小的未来皇帝,想到她穿越的是一个战火不断的时空,还有那什么鬼邑界图,夜沐幽幽一叹,总觉得前途一片渺茫。

  两个多时辰后,夜沐终于理清楚自己的思绪和处境,接下来,就是怎么处理男主的问题了。

  看着面前两个半大的男孩……夜沐真想叹气!她是特种兵,又不是幼稚园老师!为什么要穿越过来带孩子?

  但没办法,如果这个世界是真的,那她为了回去,就只能去找那张注定会被男主得到的邑界图,如此一来,男主的好感度她不刷都不行!

  夜沐小脸苦逼的皱在一起,本就精致的圆脸蛋褪去戾气后,更显得玉雪可爱!

  但众人都不敢多看,小姐最喜欢别人对她露出恐惧的表情,如果不怕,就整到他怕为止,所以此时夜沐不说话,屋子里鸦雀无声,气氛十分冷凝。

  “你,叫什么名字?”

  夜沐问那个穿黑衣服的小男孩,他看上去十岁左右的样子,显然刚做奴隶不久,长得特别结实、精瘦有力,一双眼乌黑发亮,似乎还带着一点绿色,就好像狼一样,难怪刘太尉会先挑男主下手。

  他跪下来,大声的说。

  “禀小姐,我没有名字!”

  夜沐心里突然有点怜悯,连名字都没有,看来也是个孤儿。

  “那……你以后就跟我姓,叫夜小狼,头狼的那个狼。”

  狼是一种厉害的生物,希望这个孩子以后的生命力,会像野兽一样强大!

  夜小狼对这个名字很喜欢,双眼微微发亮!

  “夜小狼谢小姐赐名,赐姓!”

  他再次磕头,夜沐原本不太喜欢别人磕头的,但这时候,她最好不要表现得太特立独行。

  视线一转,就落在了墨临渊身上,当然,他现在化名阿极。

  此时他已经被简单包扎过了,精致消瘦的脸上有种失血过多的苍白,但那双如墨的眼眸却很尖锐,背脊笔挺,有种不屈的韧性。

  夜沐心想,男主虽然吃了很多苦,但棱角犹在,正是如此,他以后才能成为刚正不阿的一代明君,果然,傲骨这东西是天生的,而她这种当兵的,最欣赏有骨气的人。

  不过男主现在还不信任她,所以邑界图的事,她暂时不能跟他说。

  她摸了摸下巴,大声道,“至于你……阿极,你以后就和小狼一起,做本小姐的贴身下人!我要将你们训练得很厉害,给本小姐当打手!”

第五章 你想做什么

  她这么说,别人就都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就说嘛,小姐怎么可能突然转性对人好起来了,原来是为了训练打手啊……

  另一边,两个多时辰,足够夜厉得到刘太尉传来的消息了。

  据说皇帝昨晚曾秘密召见了一位太医,而那位太医,今天早上暴毙而死,若是平时,这个消息不算什么,战国乱世,人命最不值钱,死个太医没人会关注,但是联合夜沐那一句“帝王病危”,就不得不发人深省了。

  难道,皇帝真的生了重病?不然,为何要秘密处死太医?

  刘太尉在信中千恩万谢,说若不是夜沐得到消息,他此时就被动了。

  夜厉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更关心那个黑衣人是谁,而且,他有话为什么不当面说,而是要用夜沐来传消息?到底有什么目的?

  带着种种疑惑和提防,夜厉将夜沐叫过去了。

  这一次,夜沐镇定多了,来人是晚上偷偷来叫她的,这般谨慎,也就意味着夜厉不是找她过去受罚的,看来她赌对了,皇帝真的病危了,所以她欣然前往。

  “父亲。”

  夜沐恭敬的行礼,这个家里的人都很怕他,以前的夜沐也是,所以她装也要装出恐惧来。

  “嗯。”烛火中,夜厉正在看一方文涵,见她乖巧,声如洪钟的叫她起来。

  “今天的事……”他顿了顿,观察夜沐的表情,却见夜沐一脸不安又期盼的看着他,他才放下疑心说。

  “今天的事是真的,你做的很好!及时告诉了为父,所以……为父要奖励你!说,你想要什么?”

  夜沐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假装高兴的说,“父亲,能帮到您我太高兴了!沐儿不需要赏赐,不过,如果可以,您能赐我些上好的伤药么?”

  夜厉浓眉一皱,想到白天的事,有些不悦的说,“难道是为了那个小奴隶?”

  夜沐点头,“对!那家伙桀骜难驯,我非驯服他不可,但又怕下手太狠把他直接打死了,所以想讨点好药,让他死得慢一点!”

  她说这话时,眼神非常狠辣,和曾经的她如出一撇,夜厉见状,满意的笑了,“行,父亲等会就给你几瓶御赐的伤药!对这种不听话的人,就是要给他点厉害瞧瞧,你做的很好,像我!”

  夜沐也在一边赔笑,心里却想,这么教育孩子,难怪夜家那么快就完蛋。

  达到目的之后,夜厉又严厉的叫她千万不要将白天“皇帝病危”的事情宣扬出去,家里,他已经派人噤口了,还叫她监督那两个奴隶,不要乱说话。

  夜沐猜,如果不是怕死太多人引来猜忌,夜厉或许更想将所有知情人的都杀掉!包括她。

  面对这样心狠手辣的人,她必须小心为上。

  *

  拿着伤药回去之后,夜沐等所有人都睡着了,偷偷溜了出去。

  因为害怕被高手刺杀,夜厉将府里所有的守卫都调到了他住的地方,所以夜沐想做点什么,都十分顺利。

  她一进奴隶住的草棚,就皱了皱眉,这屋子阴暗潮湿不说,还有种非常重的霉味,人住在这种地方,没病也要憋出病来。

  偏偏她的小院已经住满了,看来明天得想办法,让他们住到她的侧房去。

  “谁?!”

  夜沐一进来,墨临渊就醒了,他一出声,夜小狼也醒了,“……怎么了?”

  等他们坐起来,就看到夜沐站在门口,都是一惊。

  “嘘!”夜沐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悄声走了进来。

  华贵的丝质睡裙在屋内唯一一盏油灯的照耀下,闪耀着瑰丽的光泽,夜沐丝毫没在意自己的裙摆在地上拖,因为个子矮,她几乎是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床。

  “小……小姐……”

  夜小狼有点不安,然后就见夜沐丢了一个纸包给他。

  “下人的饭菜吃不饱吧?吃这个!”

  夜小狼一拿到手,就闻到了鸡肉的味道,顿时,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小姐!”他感激的看着夜沐。

  “吃吧!”

  “嗯!”夜小狼扫了墨临渊一眼,然后坐在榻上狼吞虎咽的吃鸡腿。

  墨临渊并没有看他,只盯着夜沐,警惕的问。

  “你想做什么?”

  夜沐叹了口气,真是倔啊,这个时候就不知道服点软么?

  她摇了摇手里的伤药,“他们给你包扎估计也是胡乱包的吧?你肩膀上的伤口,不好好处理会出问题的。”

  她这么说,墨临渊更加警觉了,他坐直了身体,一字一句问,“你到底要做什么?”

  夜沐哼了一声,“我说了,要培养你们做打手,你们要是死了残了,我还得另外找人,多不划算?再说,有你这么跟小姐说话的么?再逼逼,我丢你去喂老虎信不信?!”

  墨临渊这才不说话了,只盯着药瓶想,难道这位大小姐又想出什么新的整人手段?

  可他失血过多,只是坐了这么一会,身上都出了一层薄汗,更别说反抗了。

  见他乖了,夜沐用自己带来的金剪刀,将他身上的绑带给剪开了……

  浓郁的血腥味流露出来,夜沐猜的没错,因为是对待奴隶,他们只是非常简单粗暴的给墨临渊处理了一下,要不是他自己体质好,这会应该发烧了。

  无声的叹了口气,她对一边的夜小狼说,“快吃,吃完过来帮忙!”

  “是,小姐!”夜小狼三两口将鸡肉吃完,又在席子上将小油手擦了擦。

  夜沐无语的看着他,“去洗手,再打一盆干净的水来。”

  “是!”夜小狼有点不好意思,连忙去了,那精神的样子,似乎晚上才是他的主场。

  夜小狼走后,一直闭着眼任由夜沐摆布的墨临渊突然开口。

  “你到底想做什么?”

  从今天她来救他开始,这位大小姐就变得很不一样,她想杀她又想放过他,到最后转变态度,对他杀意全无。

  偏偏这些矛盾的心情,他全都体会到了,所以才疑惑,怀疑她别有目的。毕竟大半夜亲自给一个“奴隶”处理伤口,不管理由多冠冕堂皇,都不是以前的夜沐会做的事。

  想到此,他缓声逼问,“或者说,你为什么想杀我,又不动手?”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