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校偶遇》又名《驾校情缘》、《极品驾

发布时间:2018-12-06 16:10

驾校偶遇小说

驾校偶遇全文阅读

  《驾校偶遇》又名《驾校情缘》、《极品驾车教练》,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作者学车小姐姐,主角老赵孙潇潇。这本书主要讲述了老赵是一名驾校教练,班上有个美丽性感的女学员孙潇潇,他一直想要将她得到手,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孙潇潇急忙说道:“谢谢赵教练,不过现在下大雨不好过来,你稍等我一会儿。”
  老赵急忙问:“你在哪里?是在你们学校女生宿舍吗?我就在附近,可以去接上你一起!”
  “真的?”孙潇潇顿时激动起来,脱口道:“那我就在学校门口等你,行吗?”
  “好嘞,等着我吧,我这就过来!”
  老赵说着,已经出了门,快速冲上了教练车,油门一踩,就朝着孙潇潇飞奔而去。
  车在孙潇潇学校对面停下,老赵便看见穿着宽松的运动服的孙潇潇,打着伞小跑过来。
  孙潇潇胸前的两团软肉,随着奔跑一颤颤的,好像随时都能发蹦跶出来。
  真是个极品啊!
  孙潇潇这样的女生,无论什么年纪的男人看了,都会迷得神魂颠倒。
  老赵在牢里蹲了二十年,二十年没碰过女人,见到这样的极品,顿时就更加把持不住了。
  老赵感觉自己那儿一下子立起来向她致敬,不得不调整坐姿,好遮盖好自己尺寸惊人的那里。

第一章 真是个极品

  老赵这几天失心疯了,一天到晚惦记着,想睡了自己班上那个叫孙潇潇的女学员。

  孙潇潇刚满20岁,是个在校大学生,身材极其火辣,绝对称得上是波涛汹涌,她趁着学业不忙,报了驾校,刚好在老赵的班上学车。

  反观老赵,今年都四十八了,还他妈是光棍一条。

  老赵年轻时候倒是风流倜傥,人长得帅、身体也壮,那玩意粗壮有力,不少女人都愿意跟他,每天勇哥勇哥的叫得那叫一个亲切。

  风流日子过了两三年,老赵就膨胀了,只想着插胸大屁股翘的。

  结果,老赵一不小心搞了一个混混的马子,对方跑来找他干了一仗,结果那家伙反被身强力壮的老赵,一锤子砸成了植物人。

  老赵这一锤子,把自己送进监狱吃了二十年牢饭。

  28岁进去,48岁出来,老赵在监狱里憋了二十年火,进去的时候还是帅小伙,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叔了。

  出了监狱,老赵也想找个老婆,但是他的择偶标准跟28岁时一样,只想找年轻漂亮、腿长胸大的主儿。

  可是现在的漂亮女孩眼光都高了,谁愿意正眼看他穷光蛋大叔啊!

  老赵不得不面对现实,在侄子的介绍下,伪造了简历,来到大学城附近的驾校,找了一份教练的工作。

  好在老赵年轻的时候在部队就是汽车兵,虽说在牢里蹲了二十年,可开车的手艺还是非常过硬的。

  也是老赵运气好,刚上岗,就轮上了孙潇潇这样的极品美女。

  孙潇潇是极品的清纯尤物,全身水滑得跟豆腐似的,全是丰满香嫩的白肉,尤其是那一对肉脯,穿着简单的白T桖都能把前面撑得鼓鼓的。

  她是从小县城考到南城来的乖乖女,据说父母都是老师,看上去可乖巧了,穿衣简单保守不说,为人也很礼让,每次练车轮到她,她才练,不会跟人抢,所以现在连挂挡都学不会。

  老赵只好握着她的手教她挂了一次档,那手感,滑溜娇软得让老赵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当天晚上,老赵就梦到自己和她颠鸾倒凤,干得她死去活来。

  老赵一心想着搞了孙潇潇,但一直没什么好机会。

  谁知道,眼瞅着国庆放假,机会来了!

  十一长假,驾校班上的学员都放假了,老赵也无所事事,每天躺在出租房里玩手机。

  不料这天,电话响了,正是孙潇潇!

  老赵激动得一蹦三尺高,按下接听键,孙潇潇娇滴滴的声音隔着电话都能把他给撩出火来。

  “赵教练,国庆驾校能练车吗?”

  “潇潇,你要来练车吗?”老赵按捺住激动,尽量让声音正常下来。

  其实,十一大家都放假了,自己也放假了,不过驾校管理松散,自己随时可以去训练场带学生练车,这孙潇潇要是过来,正好就自己一个人带她练车,那机会可就多了……

  孙潇潇在电话那头说:“是啊教练,我一直没跟上进度,好想趁着放假来练车啊!”

  老赵笑着说道:“那行啊,来吧,我带你练!”

  孙潇潇急忙说道:“谢谢赵教练,不过现在下大雨不好过来,你稍等我一会儿。”

  老赵急忙问:“你在哪里?是在你们学校女生宿舍吗?我就在附近,可以去接上你一起!”

  “真的?”孙潇潇顿时激动起来,脱口道:“那我就在学校门口等你,行吗?”

  “好嘞,等着我吧,我这就过来!”

  老赵说着,已经出了门,快速冲上了教练车,油门一踩,就朝着孙潇潇飞奔而去。

  车在孙潇潇学校对面停下,老赵便看见穿着宽松的运动服的孙潇潇,打着伞小跑过来。

  孙潇潇胸前的两团软肉,随着奔跑一颤颤的,好像随时都能发蹦跶出来。

  真是个极品啊!

  孙潇潇这样的女生,无论什么年纪的男人看了,都会迷得神魂颠倒。

  老赵在牢里蹲了二十年,二十年没碰过女人,见到这样的极品,顿时就更加把持不住了。

  老赵感觉自己那儿一下子立起来向她致敬,不得不调整坐姿,好遮盖好自己尺寸惊人的那里。

  

第二章 谢谢您教练

  孙潇潇一路抖着波涛来到车前,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就坐了进来。

  “赵教练!辛苦您啦!咦?没有别人吗?”

  孙潇潇上车后,发现没有别人,不由地问道。

  她很不习惯和陌生男人单独相处,尤其是这个赵教练,每次看她都仿佛像是饿狼一般泛着绿光,让她感觉有些不太舒服。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孙潇潇潜意识里,却又很享受被老赵火辣辣地打量,以至于被他盯着,会感觉到手脚酥软,甚至有几次回家以后,内内上都流了羞人的东西。

  “没别人了,这不是十一嘛!”

  老赵说着,咽了咽口水,他发现这个小浪蹄子竟然内衣都没有穿!

  那对大白兔像一对大木瓜一样在胸前自由飞翔,凸起的轮廓在白色T桖的紧绷下显现了出来。

  发现老赵直勾勾的打量,孙潇潇羞恼不已,似喜似嗔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看了一眼老赵,老赵的魂都丢到了天外。

  孙潇潇支支吾吾的说道:“教练,要不……我也下次练吧!”

  “你还等下次?”老赵咽下口水,认真的说:“和你同期的都会起步了!你到现在还不会挂挡呢!就你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劲头,什么时候能考到证呢!”

  老赵说的很有道理,孙潇潇不由得羞红了脸,为自己在驾校的表现而羞愧,急忙保证道:“我以后一定多练习!”

  老赵趁热打铁道:“你们女孩子上手慢,是要多练练,不过平时练车的人多,一台车十几个人,抢都抢不过来,假期或者雨天人少,是练车的好时机!”

  孙潇潇一想,也确实是这个理,平时在驾校,一天来八个小时,摸车的时间不超过20分钟,其他时间基本上都在等,现在好不容易有个自己练车的机会,自己怎么能随便放弃。

  于是,孙潇潇急忙点头,说:“那真是谢谢你了教练……”

  见到孙潇潇没有反对,老赵笑呵呵的说道:“客气什么啊,以后如果不方便,你直接电话一下,我开车来接!”

  “谢谢您教练,您太好了!而且,您过来的真的好快!我才刚放下电话没多久,没想到您已经到了楼下了,我连胸……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呢!”

  孙潇潇说完,脸都红了。

  其实她在宿舍都是习惯裸睡的,她何止上身胸衣没穿,就连内内也没顾得上穿!套上衣服就赶紧出来了。

  要是细心一看,就能看到坐着的孙潇潇紧绷的裤子,勒出来的美好形状,中间没有任何阻隔。

  老赵这种老司机,一眼就发现了这种异样,看穿了情况之后,恨不得当场就把她给扒光了、按下去,狠狠地弄一场!

  这时,老赵不舍的移开眼神,一边开车,一边笑呵呵的说道:“你啊,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我比你大二十几岁,就像是你的父辈一样,对你们好也是应该的。”

  孙潇潇没想到老赵说的这么大义凛然,感动之余,对老赵也亲切了几分,嘴里喃喃道:“真是太谢谢您了赵教练。”

  老赵憨厚一笑,把车开到一条平时根本没人走、也没彻底修通的断头路上。

  见时机成熟,他便在单行道上靠边停了下来,对身边的孙潇潇说:“潇潇,这条路没人也没车,要不你现在就来练习一下吧?”

  “现在吗?”孙潇潇看着方向盘,眼神期待而兴奋。

  “来吧!实地操作才是最好的练习!比在驾校实用多了!”

  老赵说着解开安全带,可是外面雨下得正大,两人要是下车换位置,肯定都得淋湿,外面路面已经有了积水,贸然下去,怕是鞋怕是也要湿透。

  在老赵看来,两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在车里换位置。

  “要不……算了吧?外面水挺深的,雨也大……”

  孙潇潇小心翼翼地打开车门,看了一眼外面的积水,大长腿正要下车又缩了回来,扭过身对着老赵说。

  她这一扭身,前胸的凸起更加挺拔,胸口露出的浑圆让老赵看了个正着,老赵鼻子一热,恨不得当场喷出鼻血来。

  “要不……我们在车里换一下吧!”老赵故作正经地说:“这可是难得的场外练习机会!下次又是很多学员一车,你又没机会了!”

  老赵说的是实话,孙潇潇生性乖巧腼腆,经常被其他学员插队练车,所以自己才练得这么差。

  “这……”

  孙潇潇纠结了一会儿,最终对驾照的期待,还是战胜了内心的腼腆,便点头答应下来。

  孙潇潇羞涩的站起来,趴在车前,以一种老汉推车的姿势,长腿往老赵这边一跨,浑圆紧致的翘臀便送到了老赵面前。

  致命诱惑的女儿香,袭入老赵的鼻孔,老赵觉得浑身的血气都在这一瞬间冲了上来。

  因为怕挨着老赵,练过舞蹈的孙潇潇尽量贴着方向盘,姿势诱惑,老赵几乎都要忍不住覆上去。

  他故意装作不小心,摩擦着孙潇潇的腿,孙潇潇立刻往前面再挤了些。

  见孙潇潇有意躲着自己,老赵心里有点郁闷,不过,他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以后孙潇潇搞不好会求着自己抱她开的!

  

第三章 求求你快点

  老赵忍住诱惑,轻轻地擦着孙潇潇坐了过去。

  随后,他在副驾驶位置坐稳了,身上和座位上都带着孙潇潇的体香,让他不由地压了压裤裆,免得被孙潇潇看出来。

  孙潇潇试着打火,拉手刹,挂挡,准备启动。

  果然,孙潇潇连挂挡都不会,车子都停了五分钟了,她依然不知道怎么挂挡启动。

  只见孙潇潇已经急的红了脸,眼睛满是水润。

  老赵也不急,只耐心地假装玩着手机,眼睛却悄悄地打量着孙潇潇。

  因为着急,她的胸脯随着呼吸高低起伏,发梢也沾染了汗水的潮湿,仿佛经过凌虐的娇花,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搓揉。

  “不急。”老赵故作严肃的说:“慢慢来,挂挡都练不会,将来怎么考试呢?”

  “嗯!”孙潇潇点了点头。

  只见她深呼吸一口气,挂挡,松离合,车子却往后面缓缓地开动起来。

  老赵一边教她缓慢加速,一边教她不断升档,逐渐的,车速就加了上来。

  这时候,忽然有一条野狗狂奔着冲到车前、要横穿路面,老赵一见,下意识的大喊一声:“快刹车!”

  孙潇潇一下慌了神,根本忘了刹车应该怎么踩,反而一脚踩在油门上,让车速猛的一下又快了不少。

  老赵一见马上就要撞到那条野狗,急忙踩下副驾驶脚下、教练专用的紧急刹车。

  这一脚踩下去,车子便咣当一声猛然停了下来,只听得一声闷哼,急刹车的巨大惯性,竟然让孙潇潇狠狠地撞上了方向盘,痛的她嘶地一声直喊疼,眼睛都红了。

  “没事儿吧?你怎么不扣安全带呢!”老赵紧张不已,赶紧来扶孙潇潇。

  正说着,却被眼前的香艳景色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孙潇潇的两个大白兔,竟然在刚刚的一撞中,双双卡进了方向盘两侧的空隙中!

  她的胸又大又圆,此刻挤在方向盘里,像两颗大木瓜,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埋头苦啃。

  老赵直瞪瞪地看着她被方向盘卡住的双兔,眼珠子都没办法移动半分。

  孙潇潇的身材本来就很丰满,有F杯,平时还要穿压胸的内衣,使胸部显得小一些。

  不料今天出来的急,没穿内衣让老赵看了个够不说,还会遭遇到这么尴尬的情况!

  硕大的柔软撞进了方向盘的空隙中,刚好把两边都卡了进去,箍的生疼,可是想撤又撤不出来,因为稍一用力,疼痛加倍。

  孙潇潇胸部又疼又辣,脸上又羞又愧,一下子眼泪都流了出来,她顾不上羞怯,涨红了俏脸,水灵灵的大眼睛瞪了过来:“教练,您光看着干嘛?!快来帮帮我呀!”

  “我?帮……帮你?!”老赵被这突如其来的艳福冲昏了头脑,脱口道:“我怎么帮你啊……”

  “帮我弄出来呀……”孙潇潇快急哭了,趴在方向盘上委屈的要命。

  老赵看着孙潇潇,很是为难:“你卡了这么多在前面,怎么弄出来?不会有事吧?”

  “没事,都是肉而已,只要你帮我把它们……挤出来!”孙潇潇的脸红的滴血:“求求你快点!我卡得疼死了!”

  在孙潇潇的呼唤下,老赵颤巍巍地朝着梦中的女神伸出了双手。

  眼前的玉兔嫩白柔滑,像上好的玉石一样泛着粉嫩的荧光,让他恨不得自己的脸就是那个方向盘,能狠狠地卡着它吃个够!

  “快点啊!我好疼……”孙潇潇泪眼婆娑的催促道。

  老赵顿时不再犹豫,双手握上了那对浑圆……

  瞬间,他的脑海中仿佛放烟花一样爽快,又像是一头栽进了温泉里一样舒服。

  蹲大牢之前,老赵也算是浪迹花丛过,可是,从来都没有摸到过这么柔软Q弹的柔软!

  真的是又大又弹又软又香!这样的完美身材,真的太少见了!

  “别急,我这就帮你挤出来了啊!”

  老赵说着,双手就已然动作起来。

  孙潇潇卡在方向盘里的双兔还有一半连着衣服,姿势让人血脉喷张。

  老赵慢慢地扯着孙潇潇的衣服,让她的疼痛缓解了不少,不知怎么的,竟然还带着几分让人羞耻的舒爽。

  “快挤出去啊!”孙潇潇件老赵慢慢腾腾,又羞又急。

  “别急……我不是怕挤疼你吗?”

  老赵说着,便装作一本正经地,一点点从两侧挤出胸来。

  他有过不少女人,知道怎样挑逗女人的玉兔才能让女人感觉最舒服,所以不由得带上了技巧,那手感,简直好到突破天际!

  挤压之间,孙潇潇感觉那里被他的手撩拨得,竟然挺立起来,俏生生地立在雪白的浑圆前……

  

第四章 好好练车

  孙潇潇的脸,顿时粉嫩鲜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

  同时,孙潇潇也越来越无法把握自己的感觉。

  她只觉得赵教练这一双手仿佛有魔法似的,她好想让他多摸几把,她不由得扭扭屁股,呼吸也开始迷糊,带着些细碎的呻吟,让她不由夹紧了双腿……

  这就受不了了?老赵不由得耸动了一下鼻子。

  他也算是老司机了,而且二十年没碰过女人,鼻子比狗还灵敏。

  一下子,他就闻出来孙潇潇身上散发出来的、只有处子才能分泌出的特殊体香。

  身体这么敏感,关键是还没被人开发过!要是能跟她来上一次,自己可就是死在她身上也值得啊!

  “好……啊……好了吗?”孙潇潇一出声,就忍不住娇吟了一声。

  她顿时为自己的娇啼而羞愧,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会希望老赵不仅仅摸自己的胸,还要来摸自己的身体才好!

  这也太可怕了!自己怎么会希望一个中年大叔来摸!

  一念至此,她立马清醒过来,语气也急促起来:“实在不行,我自己来……”

  老赵也知道不能玩的太过头,于是立马拖着那两团用力一顶,两只大白兔顿时从方向盘里跳了出来。

  “好了!”

  老赵松了口气。

  孙潇潇立马捂住自己的两团,疼的直流眼泪。

  老赵急忙关切的问道:“潇潇,你卡成这样,没受伤吧,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去医院了,我揉一揉就好了……”

  孙潇潇红着脸说:“教练,这件事儿你可一定不准告诉别人!!要是…要是……要是别人知道了,我可就不要活了!”

  孙潇潇佯装凶恶地说,却是说不出的灵动可人。

  老赵嘿嘿一笑,说:“放心,打死我都不会说的!”

  孙潇潇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随后她又想起,自己的柔软,竟然已经被教练摸过了,这感觉,实在是太羞耻了。

  经过了刚刚的亲密接触,孙潇潇羞得抬不起头来。

  老赵也知道不能继续调戏下去,就帮孙潇潇扣好安全带,让孙潇潇直接挂挡、打方向盘往前行,一脸正经的说:“还是好好练车吧,你得抓紧时间多练练。”

  孙潇潇慢慢地开着车,身体却泛起一阵空虚。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打开了一扇无法满足的门,继续男人来填满。

  我这是怎么了?孙潇潇一边诧异,一边不由得偷偷打量着老赵。

  老赵此刻正在认真的帮她看着车前的路,指挥她怎么认清车道线、判断好车两侧的距离。

  孙潇潇发现,男人认真做事的样子都很帅,何况老赵虽然老了,但年轻时的魅力依然还在,这些年他在监狱里,可没少锻炼身体,所以体格也很健壮,比年轻人看着还要结实。

  孙潇潇想起老赵说起过的他的故事,不由得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暗想:“其实,赵教练确实是个好教练,而且是一个历经沧桑的可怜人。”

  孙潇潇手忙脚乱地在老赵的认真指挥下开着车,不料才开出来没多远,因为因为不会挂挡、档位没跟上,又出了岔子。

  只听得“哐当”一声,车子又熄火了!

  老赵猝不及防,也被她甩到前面,他的胸前可是一马平川,硬生生地磕到骨头,疼得他龇牙咧嘴。

  孙潇潇一边赔礼道歉,一边手忙脚乱地尝试重新挂挡,可是怎么都挂不好,急的她抓着挂挡杆乱晃,车子依然没有起步。

  老赵这时揉了揉胸腔,抓住了孙潇潇的手,说:“来,这样!踩离合、挂一档!松离合!好,加油走!”

  挂好档,加油提速,车子总算走上了正轨。

  “谢谢教练!”孙潇潇总算松了口气,也顾不上去想,刚才老赵是抓她的手挂档的事情。

  “对不起啊!教练!”孙潇潇接着道:“您刚撞疼了吧?”

  “没事,怪我自己没系好安全带!”老赵摆摆手:“只是你这挂挡不学好,以后还是很难把车开起来啊!”

  老赵这句话直戳要点,孙潇潇羞愧地低下了头。

  老赵心里却因为没能把孙潇潇的小手握在手中,心里惋惜的不得了。

  想到这里,老赵灵机一动,笑着说道:“潇潇啊,要不……我还像刚刚那样,手把手的教你、帮你找到感觉,你看行吗?”

  “这……”孙潇潇迟疑了一会,但一想到自己挂挡确实是个大问题,于是便红着脸点头答应了下来。

  老赵的手,毫不犹豫地覆盖上了她那软若无骨的小手。

  真软啊!还特别的滑溜!

  老赵喜滋滋地把孙潇潇的手握住,一把摸个够。

  

第五章 房东的诱惑

  其实,孙潇潇的悟性不低,只是平时实践机会少。

  在老赵手把手的帮助下,孙潇潇很快就找到了感觉,挂挡的时机把握的越来越好。

  不过,老赵摸着孙潇潇的手,虽然心猿意马,但也不敢多造次,以免影响孙潇潇眼里自己的形象。

  一来二去,一天下来,孙潇潇的技术,竟然在老赵手把手的教学中提高了不少,能够顺利起步挂挡了!

  感觉到自己技术提升的很快,孙潇潇更加认同了老赵的教学,两个人的关系也增进不少,而且之前的尴尬也随着成效的提升而不断冲淡。

  孙潇潇学的认真,老赵教得也认真。

  学了一天之后,孙潇潇见时间不早了,便提出要回学校。

  老赵虽然不舍得,但是也没有好的理由,只能乖乖把孙潇潇送了回去。

  快到学校大门的时候,老赵看向孙潇潇,这个绝美娇艳的大学生,正在入神的看着窗外,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胸前的轮廓凸显的一清二楚。

  老赵吞了吞口水,心中想着,这么完美的女孩子,还是个处,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艳福,成为她的第一个男人?

  胡思乱想中,车已经到了学校门口,老赵一脚刹车把车停稳,身边的孙潇潇也回过神来,一脸感激的对老赵说:“赵教练,今天真是太谢谢了!”

  老赵笑着点点头,说:“别客气,你要是想练车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孙潇潇连连点头,再次道谢之后,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老赵看着孙潇潇扭动着丰腴的屁股,一步步进了学校,心里不免有些沮丧。

  这么久没碰女人了,说心里话,自己还真是有些忍不住,孙潇潇这样的美少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福气,与其这么等下去,不如花点钱找个失足来解决一下。

  不过,老赵很快就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他想,娘的,老子二十年都等了,怎么能随便把这二十年来的第一回给一个失足?一定要弄上孙潇潇这样的美女才算够本!

  心里这么想着,老赵把驾校的教练车开回了家。

  老赵进监狱的时候,还没买得起房子,出来了也没个落脚之处,是他侄子给他物色了驾校的工作,又在大学附近给他租了一间自建房。

  老赵的房东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单身寡妇,长得还算不赖,整天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她住在一楼,老赵住在二楼。

  老赵自打搬进来的第一天,就看出这个房东是个坐地吸土、如狼似虎的女人,没想到,这个寡妇房东也看上了老赵。

  虽说老赵年纪不小,也没啥钱,但说实话,这二十年在监狱里,一直处于健康生活的状态,每天早睡早起、干活劳作,而且还没机会亲近女色,所以老赵的状态保持的非常好,看起来也就四十左右的样子,比一般老男人更帅,更壮,也更有故事。

  这个寡妇房东早就看上了老赵,也勾搭他很久了,但是老赵一直没接她的茬。

  因为老赵眼光还是挑剔的,他不想整天跟寡妇房东这种破鞋搞在一起,在他眼里,还是喜欢孙潇潇这样年轻貌美的女大学生。

  老赵回家之后,刚在床上躺下,房东便扭着肥硕的腰身,找上了门来。

  她敲开老赵的房门,一脸媚笑的说道:“哟,赵哥你回来啦!我都找你一天啦!”

  老赵点点头,有些警惕的看着这个骚女人,她的穿着一天比一天暴露了!

  今天竟然穿了一件吊带睡裙,领口露出一大片白花花的肉,看得人眼晕。

  再仔细看看,妈的,这老娘们连内衣都没穿,能看到她那两团已经有些走形下垂的柔软。

  老赵非但没有一点生理反应,反而觉得有些恶心,毕竟她这年纪、这姿色、这身材,跟自己今儿刚亲密接触过的孙潇潇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

  孙潇潇是那天上飞的白天鹅,房东就是那泥里扑腾的丑老鸭。

  老赵心说,娘的,你都多大岁数了,还穿这种衣服,还要点脸不了?

  不过,老赵嘴上还是很客气的,问她:“房东你找我有啥事啊?”

  房东抖了抖胸前两块肉,对老赵抛了个媚眼,说:“赵哥,人家房间的灯坏了,寻思着可能是灯泡烧了,你能不能来给我修修啊?”

  老赵皱了皱眉,本能想要拒绝,但是一想,毕竟是自己房东,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自己哪能直接拒绝。

  于是,老赵只好点了点头,说:“行,我跟你去看看。”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