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始终你最好小说的男女主角是叶知微傅

发布时间:2018-12-06 16:10

世间始终你最好傅景行

世间始终你最好全文阅读

  世间始终你最好小说的男女主角是叶知微傅景行,世间始终你最好林如斯是这本小说的作者。世间始终你最好全文讲述的是叶知微和傅景行之间的爱恨纠葛。叶知微由于想要报复,所以想尽办法接近傅景行。最终爱上了他,也杀死了他...
  我和傅景行的第一次,纯属意外。
  那天很晚了,我从酒吧出来,烂醉如泥,我眼瞎,随便拉开路边一辆车就上去,醉醺醺地喊着回家回家。
  等我依稀清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在酒店。
  衣衫凌乱,春,光乍泄。
  压在我身上的男人沉吟不断,蜜色的肌肤泛着一层薄汗,随着隐约的木质香气,隐隐绰绰。
  他灼热的吻连绵不断,略过我的每一寸肌肤,未经人事的身子在他的双手之下,化作一滩春水,波澜壮阔。

第一章 意外

  我和傅景行的第一次,纯属意外。

  那天很晚了,我从酒吧出来,烂醉如泥,我眼瞎,随便拉开路边一辆车就上去,醉醺醺地喊着回家回家。

  等我依稀清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在酒店。

  衣衫凌乱,春,光乍泄。

  压在我身上的男人沉吟不断,蜜色的肌肤泛着一层薄汗,随着隐约的木质香气,隐隐绰绰。

  他灼热的吻连绵不断,略过我的每一寸肌肤,未经人事的身子在他的双手之下,化作一滩春水,波澜壮阔。

  刺激畅快的感觉如同狂风骤雨,毫无商量地疾驰而来,我被吞没其中。

  很快,身体本能的反应战胜了理智。

  我如同一叶扁舟,在宽阔的海面上晃啊晃,晃啊晃,飘飘欲仙。又如同干旱已久的稻田,期待得到更多的雨露。

  这*,混沌而漫长。

  ……

  第二天清晨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男人怀里,我俩四目相对,我从对方深邃的眼眸里看到自己的狼狈。

  他有很薄很漂亮的嘴唇,以及高挺的鼻梁深邃如潭的眼眸,清爽的平头下眉骨突出,轮廓分明,英朗二字也是谦虚了。

  我愣了一愣,从床上蹿起来,用被子裹住自己,悄悄看了眼被子下赤,裸的身体……昨晚慌乱的片段翩翩而来……

  完蛋了。

  老娘守了二十几年的纯洁就这么完蛋了。

  相对我的惊慌,男人便太过沉稳了。

  他不疾不徐的下床,裹上浴袍,开了一瓶圣培露猛地喝了几口后问我,“多少钱?”我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地看着他。

  他面不改色地从钱包里掏出支票簿,一气呵成地签了一串数字,“唰”地一声撕下来放在床头柜上,不咸不淡地问,“够?”

  我顿时脸色变了,感情把我当成卖的了!?

  男人骨子里透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冷漠和强势,周身散发一种不容拒绝的气场,如同王者,君临天下。

  那种踩到狗屎的感觉太叫人生气了。

  我忍着心底的火气,一丝不苟地穿好衣服后,从牛仔裤兜里找出一块钱的钢镚塞到他手里,笑得童叟无欺,“昨晚那蹩脚的技术,最多值五毛,不用找了!”

  什么人啊!

  他脸色一沉,眸光骤敛,冷峻地盯着我。

  要是目光能杀死人,我可能当场气绝身亡。

  我飞快逃了。

  离开酒店后,我打车回了住处。

  彻彻底底洗了个澡后,呼呼大睡。

  我告诉自己,失身这件事,就当被狗咬了一口。那被狗咬了,你也只能认了不是?只能怪我自己不小心,掉进坑里。

  再不行,就当找了个高级的鸭。反正瞧他那样貌身材还可以,我也不算太亏吧。

  人生啊,谁还没点意外呢?

  做人要想得开。

  嗯,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傅景行

第二章 邂逅

  半个月后,我拿着外婆给我的地址,来到了西京别墅区。

  其实哪里需要地址?

  我曾在这栋别墅里住了十年。

  二十七年前,我妈叶敏仪女士和下乡的知青陆远声好上了。

  那时候的陆远声长得帅,站在一堆参差不齐的下乡知青里,简直就是玉树临风,人中龙凤。

  城里来的知识分子,撩妹也是一把好手,陆远声专挑大晚上约我妈出去看月亮,顺便放几首邓丽君麻麻酥酥的情歌,再顺便讲点乡下姑娘没看过的外面的世界,等月光正好的时候就顺便推倒了妈,再顺便怀上了我。

  后来下乡结束,陆远声要返城了,临走时拉着我妈的手发誓一定会回来带她去城里。

  可谁晓得?陆远声在城里早就结婚了,还有个五岁大的女儿。

  我妈牵着两岁大的我找到陆远声的时候,他已经是个颇有成就的小企业家。

  陆远声如泣如诉的忏悔拌着甜言蜜语哄了我妈做他的小三,一做就是十年。

  十岁那年,我妈怀着弟弟即将临盆,被方晗芝推下楼,生下弟弟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撒手人寰。方晗芝栽赃嫁祸到我身上,我被陆远声毒打一顿后,扫地出门,让我自生自灭。

  最近陆远声生了一场大病,在鬼门关溜达了一圈回来,良心发现,把我接回陆家。

  我原本不乐意,但想着我妈死不瞑目,大仇未报,那帮孙子却逍遥自在,我心里很不爽。

  另外就是,半年前外婆被查出心脏病,我需要一笔巨额的医疗费。陆远声答应只要我肯回陆家,外婆的一切医疗费用,他来承担。

  于是,我回来了。

  摁下门铃没一会儿,佣人来领我进门。

  刚踏进客厅,就听见陆远声的尖酸嘲讽,“你以前在穷乡僻壤怎么丢人现眼我可以不计较,但往后你生活在这个家里,胆敢做出一点损害陆家名声的事情,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陆远声斜睨着我,算是给了一记下马威。

  想来,他没少调查我在岚县那些破事儿,底子摸得门儿清。“孩子刚回来,你说这些难听的做什么?”方晗芝走到我身边,搓着我的手嘘寒问暖,含泪凝噎。

  看着她松弛的眼角挂着的残泪,我差点就被感动了,差点就以为当年她推我妈下楼的恶毒婆娘和她没半毛钱关系。

  我笑了笑,推开方晗芝的手,冷言道,“方晗芝,咱们倆都是明白人,您就别搁我面前演什么母爱如山了。”

  方晗芝一愣,笑得有点尴尬。

  “怎么和你大妈说话的?!死丫头,一点规矩都没有!马上给你大妈道歉!”陆远声猛地起身,抬手就是一巴掌招呼我。

  好家伙,这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哪儿像是病秧子?

  我被打得有点懵。

  当然要还回去!

  我一脚踹在陆远声肚子上,他疼得眉毛皱起来,一口一句死丫头的骂,抄起茶几上的杯子就往我脑袋上砸,我被方晗芝挡着,没来得及躲开,那杯子就落在了我额头上,疼得我两眼冒金星!

  很快,我就闻到了鲜血的味道。

  我怒了,冲上去拽着陆远声的衣领便要开揍,可就在这时候,背后忽然有人叫我名字。

  “知微!”

  我寻声看去,看到我的大姐---也就是方晗芝的亲生女儿陆婉琛。

  以及陆婉琛身边站着的高大伟岸的男人。

  他也看了我一眼。

  啊,去他妈的。

  我心都凉了。

第三章 狗血

  天地良心,我从未想过会和曾经*,情的男人再见面。

  那人还是陆婉琛的未婚夫。

  生活真是给了我好大一盆狗血!

  我有一瞬的不知所措。

  陆婉琛施施然走上前来,一脸严肃地扯了我胳膊,“你脾气给我收敛下!爸爸病刚好,不能动气。”

  她举手投足间都是优雅高贵的名媛范儿,随身而来的气场强大凛然。

  也是,没这点气势,怎么坐得住陆氏集团执行总裁的位置。

  我冷笑,“那是他自找的。”

  我假装不经意地扫过她身边的男人。

  男人萧索的眸光里仿佛有无边无际的海面,平静深邃得叫人不自觉掂量自己的分量。

  “那我就多花点时间,好好教你。既然现在你回了陆家,就把从前那些坏毛病都通通扔掉。”陆婉琛一边将大衣递给保姆,一边漫不经心地介绍道,“景行,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妹妹,知微。本打算日后再给你介绍的,没想到今天这么凑巧遇上。”

  他逡巡地扫了我一眼,招呼都不屑,对陆婉琛道,“和你不太像。”

  陆婉琛扬眉一笑,“我们同父异母。知微性格热烈一些。”

  “领教过了。”一声若有似无的轻哼,从他恣意的嘴角轻描出来。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满不在乎地忽略掉。

  很好。

  一开场就是好戏。

  ……

  因着有外人在,加上陆婉琛的劝说,陆远声没再收拾我,叫我滚上楼反省,别丢人现眼。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简单处理了下额头的伤口,马不停蹄打开手机谷歌那个叫做傅景行的男人。

  但叫我失望的是,谷歌出来的资料寥寥数语,都是无用的废话。除了知道他曾留学美国,名下有一间金融公司外,再无更多详尽资料。

  直到晚间吃饭,保姆才来叫我。

  餐桌上,他和陆婉琛坐在一起,举止优雅,谈吐不咸不淡,倒是陆远声像条八爪鱼一心想往上扑,关切周到得叫人浑身鸡皮疙瘩。

  一个普通的金融公司的老板,值得陆远声这么费尽心思讨好?

  不对。

  我对这个男人起了疑心。

  饭后,我离席上楼,去露台吹风。

  没过一会儿,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别墅门口,司机下车走远了几步站着,目不斜视,训练有素。

  须臾,陆婉琛挽着傅景行的胳膊出门,俩人你侬我侬的说着什么。

  他穿着西装三件套,身形洒脱,俊朗无双。这样光芒四射的男人无论放在哪里都是最扎眼的,怪不得天之骄女陆婉琛那么稀罕,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没过一会儿,傅景行站在原地目送陆婉琛进门。

  瞬许,傅景行忽然抬头,撞上了我的视线。

  那眼神,像是早就知道我站在露台上偷看。

  我朝他扬了扬眉毛,遥遥说了句“又见面了”。

  他松了松领带深深看了我一眼,姿态有些不屑,还有些恣然,嘴角轻轻一瞥,然后转身萧然上车。

  全然没把我当回事。

  那不屑的眼神,更像是威胁和警告。

  我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

  这王八蛋,吓唬谁呢?!

第四章 旧恨

  随后,黑色的迈巴赫在夜色中,渐渐消失。

  我转身回到房间,拿气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那头很快接了起来,头一句便是问我,“一切顺利?”

  “还行。”我抹了抹额头上的创可贴,真疼。

  “嗯,查出来了,陆氏最近账上有一笔亏空,贷款也被几家银行拒了,你小心点,这个时候找你回去,指不定有什么阴谋。”

  “我会小心的。”我冷笑,陆远声个狗杂种,十几年对我不闻不问,忽然让找上门来,必然一肚子坏水。但现在我来不及去深思这些,我想起刚才夜色中那双凛冽的眼睛,鬼使神差地说,“帮我查一个人。”

  “谁?”

  我点了根烟,掷地有声,“傅景行。”

  刚说完“傅景行”三个字,陆婉琛就推门进来,吓得我赶紧掐断电话,镇定自若地假装给外婆打电话打不通。

  见我靠在阑干上抽烟,陆婉琛眉头一沉,走上前来抽走烟,摁灭在烟灰缸里,“以后不许抽烟。”

  我撇撇嘴,“难。”

  “你是陆家的二小姐,代表着陆家的门脸,你心里要有数。”陆婉琛盯着我,大眼睛波澜不惊。

  我冷笑,“大姐,我姓叶。”

  “父女哪儿有隔夜仇?再说,小妈的事情过去十多年了,知微你该放下了,你外婆的医药费还指着爸爸,你最好别惹他生气。”陆婉琛提醒我。

  我愣着没说话。

  陆婉琛永远这么厉害,一语中的。

  是,没错,外婆的命在陆远声手里捏着,即使我和他水火不容,我也不敢真的惹毛他,至少现在。但要我低声下气的认错,俯首帖耳的随他践踏,太假了,他知道我的暴脾气,忽然变得跟孙子似的,他反而会起疑心。

  “知微,过去的事情,该放的放,该忘的忘。”陆婉琛说,“你是聪明人。”我冷笑以对。

  她就那么看了我几秒钟,然后转身走了。

  拉开门的瞬间,陆婉琛忽然回过头来,双目凝着我问,“你和景行之前见过?”

  “啊?”我装傻充愣。

  “我说,你和景行之前见过?”

  “没见过。”我面不改色,心里寻思着,她从哪里看出来的蛛丝马迹?

  陆婉琛低了低头,忽然扬起娇嗔的微笑,“我们快结婚了。”

  “哦---恭喜。”

  “早点睡吧。”

  她转身要走,我又叫住了,“大姐,嘉煜呢?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他。”

  陆嘉煜是我的亲弟弟,当年我妈死了过后,我被赶出陆家,没能带走他,他从小在方晗芝手里长大。

  小时候我还偶尔偷跑回来看看他,但自从去年他被送去美国读高中后,我就再没见过他。

  “今年暑假回来你就可以见到了。”陆婉琛说完,关门走了。

  看着渐渐合上的门板,我的笑意渐渐冷下来。

  我转身看着玻璃窗上的倒影。

  十年前的往事如同电影默片滚动在玻璃上,痛苦和屈辱都活色生香,它们掘开尘埃的堆积,张牙舞爪。

  等着吧,看我怎么把这群狼心狗肺虚伪狠心的王八蛋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乱七八糟。

  我叶知微向来是有仇必报。

第五章 招惹

  第二天一早,邮箱就收到了有关于傅景行的所有资料。

  我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是傅家的老幺!

  傅家我是知道的,产业覆盖全国,金融,地产,娱乐......多如牛毛,绝对首屈一指的大家族,扎扎实实的豪门。

  傅少卿老来得子,对他宠溺有加,这小子无法无天,念高中的时候把一姑娘给欺负了,人家告他强女干,当时事儿还闹得挺大的,亏得傅少卿权势滔天,愣是给压了下来,把他送去了国外,直到今年年初来解禁回国,金融公司的启动资金,据说是他自己在华尔街挣的,没问傅少卿要一毛钱。

  他名下的公司,开业不到半年,却已经揽下了不少合作,风生水起。

  据说他和陆婉琛是半年前在飞机上认识的,不到一个月就确立了关系,马上就要订婚了。

  等等,也就是说,陆远声这个靠女人上位的孙子,攀上了傅家这朵高枝儿?日后平步青云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有得他膨胀的。

  我心里有团火在蠢蠢欲动。

  我妈死不瞑目,这些个混蛋凭什么过得这么潇洒安生?

  ......

  我是个做事情很决绝爽快的人。

  比如头天晚上刚决定勾、引傅景行,今儿个一早,我就出门去找他了。

  傅景行的办公室在二十八层,装修低调奢华,每一处的细致设计都在叫嚣着有钱人的闷、骚。

  但不得不说,他品味的确不错。

  进去办公室后,一眼就看见傅景行坐在旋转皮椅里,原木办公桌上摆了两个显示器,屏幕上全是复杂的曲线图,红红绿绿的一大片。

  手边是一台笔记本,一只简单纯净的马克杯正轻烟袅袅,他正在跟人视频通话。

  他只穿着白衬衫,领带松垮垮的,袖子挽起来了两三圈,露出手肘上精壮的肌肉,左手上有一只腕表。

  一股成功人士人模狗样的味道扑鼻而来。

  他看也没看我一眼,继续对着电脑说什么。秘书给我送来一杯咖啡后,便退了出去,再也没进来。

  我也没着慌,随手抄起桌上的财经杂志翻看,打发时间。

  这些年能活下来,我最不缺的就是韧性。

  直到那杯咖啡完全冷掉,傅景行才结束了电话,“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扭着脖子像个变、态杀人狂似的走向我,阴郁的面孔赫然眼前,沉峻的双眼盯着我,“有事?”

  我合上杂志,娇俏地笑了笑,不疾不徐地说,“嗯,是有点事儿。”

  他坐在我对面,靠在沙发上,闭目,一手揉捏着太阳穴,满是冷淡的语气,“说。”

  我一点不气馁,摸着肚子徐徐说,“这不是例假迟到一个多星期了嘛,想着来问问姐夫,我是生下来呢,还是去医院做个小手术。”

  傅景行斜了我一眼,双眸中全是冷淡和无所谓。

  果不其然。

  我就知道这王八羔子没这么好糊弄。

  “要是没跟姐夫重逢,我也就自己处理了,可这不是跟你有缘又遇到了么,自然要问问你的意见了。”我笑得可真诚了,“说不定你想和它见一面呢?”

  傅景行凝眸看着我,岿然不动。

  这态度显然就是随我咋地。

  我垂了垂眸,佯装丧气地说,“要是姐夫你也拿不定主意,我就去找大姐问问,大姐在商场指点江山叱咤风云,想必处理这种小事也十分在行。”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