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我的威猛先生小说路可可-我的威猛先生

发布时间:2018-12-06 16:05

这本叫《我的威猛先生》的小说,主角是尤威猛和龚小青,两人的故事拉开了帷幕后,将走向何方,看看作者路可可会为他们谱写一个怎样的故事结局吧。我的威猛先生第8章。“痛痛痛痛死了!”“从那么高摔下来的人只有你吗?我就不痛吗?”

我的威猛先生

推荐指数:8分

《我的威猛先生》在线阅读全文

我的威猛先生第8章

横躺在山谷里的尤威猛、龚小青同时抬头看向山头——

长在山壁间一棵棵巨树,错综复杂层层排列其间,挡住了天空,却是阻止他们摔死的大恩人。

只是,这些大恩人将来也势必成为他们获救的阻碍,因为山顶上的人无从看到有两个人正在谷底等待救援。

“打手机叫人来救我们。”龚小青看着黑漆漆的上方,觉得她全身唯一不痛的地方,可能只有嘴。

“我没手机。”

“天啊,我居然跟一个原始人一同落难,是不是要烧狼烟才有法子让人发现我们?”龚小青翻了个白眼。“幸好,我有带手机,回家颁面金牌给我……”

“你的手机是正巧摔烂在我手边的这支吗?”尤威猛闷哼地说道。

龚小青的手困难地摸索向口袋,果然手机早就不在里头。

“完了,完了……”她喃喃自语着,头皮开始发麻。

“我们还活着,哪里完了?”他不以为然地说道。

龚小青看向他,虽然看不清楚他的模样,但他的存在真的让她很放心。

知道他是个能依靠的人,她就可以不用再假装她能撑起整个世界。她甚至觉得自己不像掉落这山谷,仿佛只是在路边跌了一跤一样。

爸爸过去之后,她都忘了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觉,原来是这么美好。

一股酸意直冲而上鼻尖,但她忍住泪水,因为哭是不能解决事情的!

“没错!为今之计,就是天亮时快点找到水源,只要有水,我们就可以活得下去。然后,很快就会有人把我们救出去了!”龚小青大声地说道。“我们现在只要依照求生法则告诉我们的,撑过危险的夜晚,一切就万事ok了!”

尤威猛在黑夜里瞪大眼,没想到她振奋速度那么快,但他扬起唇角,就知道她和别人不一样。

“既然要撑过这个晚上,不如你来说一下,你们既然经常来这里看星星,怎么会失足掉下来?”他说。

龚小青听他声音里没有责备之意,心里内疚稍淡,干笑两声后说道:“我们每次来都坐在凉亭里,晚上那么乌抹抹的,谁会知道旁边树丛一踩空就是山谷啊?喂,你想山谷里会不会藏着台湾黑熊、野狼、山猪,还是什么外星怪物、变态狂魔……”

她愈说愈觉得夜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听起来也变得好恐怖,不禁打了个寒颤。

尤威猛听到她牙齿打颤的声音,他挪动着四肢,确定自己全身并未摔断,只是重击之后帝痛后,他尝试慢慢地坐起身。

该死的痛啊!手臂及腿间伤口让尤威猛痛得弯下身,但他深吸一口气,忍住并强迫自己坐起身。

“有我在,你睡吧,我负责守夜。”他说。

“没人陪你说话,你很快就会倒下,不如我唱首‘可爱的马’来提振精神……咳咳……”她清清喉咙,准备放声高歌。

“还唱?留点力气说话吧。你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他听声找到她的头顶,抓了抓她的发丝。

“笑着总比哭好吧。”她干笑出声,声音却有点哽咽。

尤威猛握住她拂过手臂的小手,牢牢地握着。

她松了一口气,想朝他靠近,但却痛得倒抽了一口气。

“好痛好痛痛死人……你帮我检查一下,我的头是不是还接在脖子上,会不会我已经摔得四分五裂了,却以为自己还活着……”

“胡扯。我检查一下你有没有骨折,还是其他大伤口。”尤威猛碰到她的头,大掌顺着她的脸庞开始俐落地往下检查。“脖子还在……”

“不该摸的不要乱摸喔。”她瘫在湿冷土地间,觉得他的大掌像暖炉,倒是满想麻烦他的手停留久一点。

“我对你这种大叔性格的女人没兴趣,你就只有肠胃炎那回,文文弱弱的看起来有点女人味。”尤威猛很快地检查过她的几处骨骼。

“以此类推,我现在摔得七荤八素,虚弱无力,应该很对你的胃口……马的,痛死人啊!”在他碰触到脚踝时,她惨叫出声。

“骨头感觉起来没事,最多就是有点扭到而已。”他握着她纤细脚踝,地察觉到她骨架纤细,且皮肤比他不知还几倍。毕竟,就算她言行举止如何像个男人婆,她总归是个女孩子。

“你学过急救?”黑暗里,他的声音极有磁性,像迷人奠籁。

“以前在道上混过一阵子。打架之后,自己就要懂得先检查骨头是不是还在原位。”尤威猛弯身慢慢地将她捞回怀里,好让她取暖。

“哇——哇!”

“干么连‘哇’两声?”他把下颚贴在她的发丝,因为这样抱着她最不费力。

“一哇,想不到你竟然混过江湖。二哇,你的身体好温暖,我不介意你再抱紧一点。”她心满意足地把脸贴在他的胸膛里。

“你懂不懂什么叫矜持?”尤威猛搂着她,觉得她小小一只偎在他怀里,不自觉便放轻了语调。

“我跟我老爸相依为命长大,从小只知道大口吃饭、大声说话,‘矜持’两字不会写啦!”她扮了个鬼脸,满足地长叹一声。这个怀抱真让人留连忘返,她想不起来有哪任男友的拥抱这么适合她过。

“难怪你喝白干,唱‘可爱的马’,感觉就像个小老头,原来是受了你老爸影响。”

“我……很想我爸。”龚小青揪着他的衣服,红了眼睛,声音也哽咽了。

“你们感情一定很好。”尤威猛下颚抵住她的发梢,搂着她的身子,想像着她和她爸把酒言欢的模样。

“以前只要我一放假,他就带着我到处露营、爬山。我十八岁那年的暑假,他还带着我环岛。后来,他身体变不好了,最遗憾的就是不能再和我环岛一次。”龚小青泪水滑出眼眶,她擦去眼泪,不想在这么虚弱的时候崩溃大哭。“你呢?你爸妈呢?”

“自从我十岁那年,他们把我带到一间蚵仔面线弹位里吃东西后,他们就再没回来找过我。”

龚小青屏住呼吸,身子一僵,感觉到他的身躯冷得像寒夜里的石头,就连他的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起来。

她勉强抬起已经没那么沉重的手臂,环住他的颈子。

“他们一定有苦衷。”她大声地说道。

“就算有苦衷,也不能扔下孩子不管。我那时十岁了,不是不懂事的婴儿了。”尤威猛声音沙哑地说道,结实胸膛剧烈地起伏着。

“那他们一定是有天大的苦衷,否则不会把你留在那里!”她很坚持地说道。

“是吗?”他想起刚被抛弃时那种孤立无援的感受,身躯不由自主地着。

“是!他们一定是认为不管你被带到哪里去,都比跟着他们吃苦来得好,所以才会忍心放你一个人的。一定是这样的。”

尤威猛听着她斩钉截铁地保证,心头阴霾渐渐地散去。既然她这么固执,那他就勉强相信她一下好了,毕竟,他也希望真相是如她所想像的一般啊。

“谢谢。”他嗄声说道。

“谢什么谢啦,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她大声说道,默默地擦去雄眼泪,不让他察觉。

“是,但是你可以小声一点吗?我的耳膜快被你吼聋了。”他低头笑着说道。

“你真的很难搞。”龚小青蓦仰头,双唇却不小心拂过另两片唇。

她一惊,身子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他一僵,感觉血液开始沸腾。

一阵无声尴尬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我……我刚才吻到你了?”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知道是你不小心。”他勉强自己不去想他们现在孤男寡女、勉强自己不去想她的唇是多有弹性……

“唉唷,我真是赚到了。”龚小青捂着唇呵呵笑了起来。“那些垂涎你的女人们一定会很羡慕我。”

此时,月光照过层层树丫,为山谷透进一点亮光,正好让尤威猛看见她笑眯双眼,笑到腮帮子都鼓了起来的可爱模样。

他心一动,非常佩服自己的身体——都摔成这样,居然还会感到。

“你好歹该装出一点害羞样子吧!”尤威猛嗄声说道。

“害羞?”她睁大眼睛,嘴角抽动了两下。“这个我不会演耶……”

尤威猛心一拧,觉得她真的可爱到一个不行。

他蓦地低头吻住她的唇。

她的眼睛瞪得更大,完全动弹不得。

“闭眼睛……”他强势地吻入她的唇间,为这个吻加温。

他将她的唇当成最多汁的野果,每一寸都细细地咀吮着,直到龚小青的眼皮不自觉地垂落了。

她从来不知道唇是性感地带,也不知道吻可以多让人迷醉,可他带给她的感觉,让她……让她……无法思考……

尤威猛恋恋不舍地抬起头,大掌抚着她的脸颊。

她低喘着,气息一时之间还未回复过来。

要命,他们刚才真的吻在一起、吻到欲罢不能了吗?

那样的情不自禁让龚小青不安了起来,因为吴阿姨哀求的眼神突然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

不……三年前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她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失去谈恋爱的自由了!

“脸颊这么烫?莫非是在害羞吗?”

尤威猛似笑非笑的低沉嗓音让龚小青起了鸡皮疙瘩,也让她的耳朵整个辣红起来。

“老娘不知道什么是害羞,我是被你气到脸发红。”她凶巴巴地说道。她决定这一晚要拚命跟他斗嘴,免得他们又失控做出一些天雷勾动地火的事实。

“那你干么回应我的吻?”他隐约察觉到她的用意,也就顺着她的方式继续演了下去。

“老娘哪有回应你?”

“拜托你不要自称老娘可以吗?真的很粗鲁……”

这一晚,他们互相抬杠个不停,却没有人推开彼此。

因为只有藉着这样的唇枪舌战,他们才可以稍微忘却身体苦痛,及他们对彼此过度的吸引力。

他们说着说着,直到阳光从树叶细缝里洒进山谷,他们终于能看清楚彼此狼狈模样为止。而在互相嘲笑一番之后,他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揽着彼此,闭上双眼,沉入梦乡之间……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