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我的威猛先生(尤威猛龚小青)by路可可

发布时间:2018-12-06 16:05

这本叫做《我的威猛先生》的小说,是由作者路可可呕心沥血打造的,这本小说讲述了尤威猛和龚小青的故事,故事十分的精彩,快来阅读吧!我的威猛先生第1章。“小青怎么还没来?”清晨破晓时分,天色微澄,雾气覆在刚醒来的树叶上,散发出一股清新凉意。

我的威猛先生

推荐指数:8分

《我的威猛先生》在线阅读全文

我的威猛先生第1章

刚从酒吧离开,结束工作的安娜与露露,穿着仅能覆住臀部的短裙,脚下三寸高跟鞋,摇摇摆摆地蛇行向前。

三分钟后,她们往公车站牌边的座椅一倒,东倒西歪地毫无坐姿可言。

“小青,快点来唷……”身穿红衣的安娜打了个酒嗝。

“她没来,我们自己找乐子。”

露露醉眼蒙眬,手指却很清醒地指向公车站牌边那座拥有花木扶疏大庭园的老式两层楼房。

庭园用半人高的木头栅栏与马路隔离,让房子自成一处绿意盎然的世外桃源。

一名身高一百八十五公分的男子,穿着合身白色t恤和牛仔裤行走其间,一身简单装束完全无法掩饰全身的肌肉。

男子手拿浇水器走向门边那棵两层楼高的山樱花。

向下绽放狄艳色山樱花在晨风里晃动着,看来竟像是想找男子攀谈一样。

“明明已经看过他好几次了,怎么还是看不腻啊……如果可以跟他有一夜情,我宁愿那一年都没有性生活。”安娜坐在石椅上,喃喃自语着。

“一年?你能撑个一个月,就破你的纪录了……”露露则打了个酒嗝,看着男子举起盆栽时手臂肌肉完美隆起姿态,她咽了口口水。“你瞧那手臂多壮,一定可以直接把我抱——”

“抱到床上,然后整夜都不让你睡。”安娜用双臂拥住自己,露出陶醉表情。

“色女……”露露指着她的脸大笑出声。

清晨的宁静,将两人的声音放大三倍不止,林间周遭鸟叫声全被她们魔女似的尖笑声盖住。

男人把手里的浇水器往地上重重一搁,看向她们。

阳光刺入他那对黑豹般利眸里,他眯起眼,姿态威厉得像一头要出击的猛兽。健壮胸膛因为粗重呼吸而剧烈地起伏着,阳刚线条于是在白色t恤下若隐若现……

男子愤然转过身。

她们对他结实的屁股吹了声口哨。

他提起一个木桶,再度转身——大步走向她们。

“他走过来了。”露露马上起身正坐,撩发媚笑着。

尤威猛手提木桶,目不斜视地走到大门边,此时离她们不过是三步距离。

“你……”

两个女人张口想搭讪,一股发霉臭酸味却随着她们扑鼻而来。

“恶。”喝了一整晚酒的安娜捂着嘴,咽下一口酸水。

“臭死了!”露露大叫出声,捏住鼻子。

尤威猛不为所动地从木桶里拿起一个杓子,浇向门内那一小块比太阳还金黄迷人的油菜花田。

一阵晓风飘过,有机黄豆渣余堆积多日的腻油味更显浓郁。

安娜弯身在排水沟干呕了起来。

“好臭,你快走开!”露露捏着鼻子,挥手赶人。

“这是我家。”尤威猛冷冷看她们一眼,继续为他心爱的植栽施肥。

露露只好扶起安娜,想尽可能地远离那可怕味道。

“我没力气……”安娜一屁股在地上坐了下来。“小青怎么还没来?”

尤威猛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们的丑态,再回头看看那一排开得正鲜美的金黄色油菜花,觉得植物果然比人养眼多了。

嘎吱嗄吱……一辆红色发财车,带着年久机器的喀啦声,在清晨雾气中呼啸而来。

“小青来了!”露露跳到马路中央,用力地挥舞着双手。

尤威猛一抬眼——

一个不到一百六十公分,额绑白色毛巾,眼戴墨镜、绑着短马尾的女孩跳下发财车驾驶座,手臂还挟着两瓶装着墨绿液体的宝特瓶。

“快喝浓茶解酒。”龚小青倏地连开两瓶,把手里的宝特瓶递了过去。

安娜和露露开始喝茶。

“脱鞋上车,吹吹风就没事。”龚小青命令道。

她们两人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匍伏着爬上后座。

尤威猛自动别开眼,免得看到不该看的曝光景象。

“酒醉的人喝了浓茶,只会让血管收缩、增加心脏负担。”尤威猛拎起木桶,继续替几处植栽施肥。

“这位大哥,啊你是说真的假的?”龚小青冲到他家门口,手指抓着栅栏。

尤威猛看了一眼这个清晨戴着大墨镜的怪咖女,对她身穿白色三枪牌有袖内衣及黑色松垮运动裤的打扮,只有“不以为然”四个字可以形容。

明明就是一个女孩子,干么打扮得像个粗工?

“喂喂喂——这位身强力壮、孔武有力的大哥,请问酒醉的人该喝什么?”龚小青看了下手表,急声问道。

“自己去查。”他不疾不徐地说道。

“你举手之劳告诉我,我就不用去查啦,不要那么小器啦!”龚小青哇哇大叫,因为她待会儿还要冲去市场,这么拖拖拉拉的,就吃不到绝品了。

尤威猛慢条斯理地放下施肥木桶,抬头看了攀缘在篱笆上的金银花花苞,顺手拂了上头不存在的灰尘。

“你怎么知道我告诉你的讯息,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语调缓慢地问道。

“你又不是吃饱撑着,只有神经病才会无聊到用假情报唬弄人。”龚小青奇怪地瞄了一眼这个身材健美、就连肩上微鬈黑发都乱得像巨星的男人。

尤威猛瞪了墨镜女一眼,突然有种被人臭骂一顿的感觉。

“厚——这位大哥,看来咱们话不投机,小的也没时间跟你耗了,先走一步了,拜。”龚小青看了一眼手表,火箭炮似地一跃而上小货车。

尤威猛还没看清楚她的动作,红色小货车已经噗噗噗地以一种和老旧程度不符合的速度远离到路的另一端。

“与其喝浓茶,不如大量喝开水或果汁,才能加速将酒精浓度排出体外。如果能事先吃点维他命b,预防喝酒会大量流失的b群,那就更好了。”尤威猛对着空气回答了墨镜女刚才的问题。

满园灿放的花儿们在晨风下点头,像是在呼应他的答案一样。

“神经病。”尤威猛冷嗤一声自言自语的举动,只希望明天再不要见到这些女人了。

因为他最受不了这种对生活漫不经心,只会浪费青春的家伙。生命,就该用来跟美好的事物为伍!

尤威猛走进屋内,回到他位于二楼的工作室,开始为今天下午所承接的一场大型宴会进行最后推演——从花艺摆放的位置、到司机们停车的位置,没有一件事能马虎。这就是他做事惮度。

正因如此,毫无家世背景可言的他,才能拥有一间名闻遐迩的“自然”花艺工作室,还有三间实体花店。

他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当然,如果那几个爱骚扰人的女人可以不再出现的话,会更好!

☆☆☆☆☆☆

☆☆☆

一定是她今年忘了安太岁,才会遇到这么多灾难!

龚小青坐在奔驰车后座,虚弱地想道。

一个星期前,她帮人照顾两岁娃娃,结果那个孩子玩得太乐,挥手朝着她的右眼就是一拳,害她连戴了一星期的墨镜遮乌青。

三天前,她去载安娜和露露,因为肥料猛男的耽搁,她怕来不及赶到市场吃土魠鱼羹,所以偷闯一个红灯。结果——

被罚了两千七百块。

折合成她爱吃的土魠鱼羹就是六十多碗,害她雄到整天连饭都吞不下去!

毕竟,她去年才好不容易还清吴水仙阿姨,她老爸所积欠的一百多万医药费,现在能存一毛就是一毛啊。

只是,俗话说“祸不单行”。

紧接而来的昨晚,她住的房子因为雨后漏水,半边房子全泡在水里,她的房东兼邻居吴水仙阿姨说要大整修,要她暂时搬到自己家住一个月。

可她住在吴阿姨那里会有压力,所以千百万个不愿搬到那里。于是便在另一个长辈徐春美的热情邀约下,收拾包袱准备留宿豪宅一个月,还顺便享用了比罚单还昂贵的鱼翅燕窝大餐,结果呢?

她龚小青天生没吃大餐的命,吃完之后就得了——

急性肠胃炎。

她今天一个早上上吐下泻了不下十次。看了医生,打了针、吃过药,全身却还是虚脱得像是在海水里漂流了三天三夜一样。

唯一的好处就是徐阿姨司机开的是奔驰车,比她的发财车不知道平稳多少倍,不然她恐怕还要再多吐几次。

“可怜的小青。”徐春美拍着她的脸,觉得她好可怜。

龚小青挤出一个笑容,蜷着身子,用力地深呼吸,猛吞口水,却怎么样也咽不下嘴里想呕吐的酸水涩味。

“小青,你再忍忍,再一个路口就到我干儿子家了。”徐春美雄地摸着她一张巴掌瘦脸。“我那个干儿子面恶心善,不怎么爱搭理陌生人,不过照顾人倒是很有一套。反正,待会我怎么说,你都点头就对了,免得他又啰嗦一堆。”

“不用麻烦他,我可以去住我朋友那里……”龚小青喘着气说道。

“你那几个朋友都靠你照顾,你去那里怎么休息!要不是我在美国的老公昨晚一通电话说他有一场不能没有我的宴会,死命都要我过去陪他,我一定会留在家好好照顾你的。”徐春美皱着眉,不舍地抚着她的头发。

“徐阿姨,你千万别这么说,你对我已经够好了。”龚小青紧握着徐阿姨的手,心头暖暖的。

徐春美是吴阿姨的好友,也是她工作的家具公司的常客,知道她爸妈都已过世,加上她丈夫、儿子经常在国外,也就把她当成女儿一样照顾。

“你跟徐阿姨还客气什么,徐阿姨之前感冒,你不是又熬姜汤、又煮粥的,比我亲生儿子还孝顺一百倍?况且,你跟吴水仙,还有她儿子之间剪不清理还乱的关系,我不知道有多替你抱不平,偏偏她就是不听我劝……啊,我们到了。”

徐春美不等司机开门就跳下车,猛按电铃大叫着——

“尤威猛,快点出来帮干妈!”

一分钟后,穿着迷彩工作裤及墨绿t恤的尤威猛走了出来。

“干妈,你这种喊法会伤喉咙。”尤威猛开门,嗓音低沉地说道。

“我不喊破喉咙,你动作哪会这么快?”徐春美翻了个白眼。

“我动作不慢,是你太心急了。只拨了通电话过来,说你要带个人来我这里住一个月。你胃不好,早就跟你说过应该放慢脚步……”尤威猛看着精力充沛的干妈,忍不住碎碎念了起来。

“我没事,有事的是她,你快点去把她抱出来。”徐春美拖着他走到后座。

尤威猛弯身往后座一探、一瞧——

见鬼了,干妈怎么会找个女的跟他同住一个月!

女孩脸色苍白,及肩乌亮发丝披在肩头,柳眉皱着,小小身子裹在白色宽松大t恤下方,看起来煞是楚楚可怜。不过,t恤下方那双腿倒是纤白细直,让人不由要多看几眼。

“她怎么了?”尤威猛转头问干妈。

“小青昨天在我家得了急性肠胃炎,家里又没人可以照顾她,租来的房子又漏水,整修要一个月的时间,实在好惨啊……”徐春美开始发挥演技,把龚小青演成天上人间绝无仅有的可怜小孤女。

“干妈,没那么夸张……”龚小青虚弱地抬眸望向那个干儿子。

尤威猛低头,正好与她的眼睛对个正着。

龚小青倒抽一口气,连打三个冷颤。

要命,人衰也不是这种衰法吧!

她怎么会又遇到肥料男啦!如果他再拎出肥料来,她保证她会连肠子都一块吐出来。

尤威猛看着她羞怯垂目模样,心里不由得生起一股怜爱之心——这年头很难得看到这么小白花模样的女孩了。

况且,不知何故,他对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干妈放心,我会照顾她。”尤威猛说道。

龚小青又打了个寒颤,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这个尤威猛究竟认不认得她啊?!

“麻烦你了……”龚小青干笑一声,身子连抖好几下。

“尤威猛,你把干妈的话当耳边风吗?还不快点抱她出来,外头空气好,她会舒服一点。”徐春美喳呼地说道,并不时地偷瞄向来好恶分明的干儿子。

瞧他那副紧盯着小青的模样,看来是不会把人赶出家门了。

“我……我可以自己走。”龚小青强迫自己爬到车门边,两条腿才一落地,马上就往地上倒。

“不要逞强。”尤威猛浓眉一皱,直接横抱起她。

龚小青睁大眼,感觉他靛温像火一样地从她的衣服入侵肌肤,让她全身着火。

妈啊!又不是在演连续剧,他干么这样抱她?实在有够做作、恶心的啦!

龚小青嘴角抽搐,脸却不争气地辣红起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