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主角是尤威猛龚小青的小说-男女主是尤威

发布时间:2018-12-06 16:05

小编最近看了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由路可可著写的《我的威猛先生》,在他构写的故事中,尤威猛和龚小青之间会产生怎样的情感,两人又能否直面自己的感情。我的威猛先生第4章。尤威猛看着她娇小背影,想道歉却又觉得这样一来需要解释更多,还是决定闭上嘴。

我的威猛先生

推荐指数:8分

《我的威猛先生》在线阅读全文

我的威猛先生第4章

都怪他今天被花香给闹醒,还没冲澡,脑子还未完全清醒。

“你这么早出门是要做什么?”他粗声转移了话题,尽可能地想缓和一点气氛。

“哈哈……”她抓抓头,不好意思地笑着。“我想趁工作前去市场吃土魠鱼羹,他们通常七点半左右东西就会全卖完。所以,我要赶快出门接安娜她们一起去扫货。”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他这样够亲切了吧。

“我做木工的。”她说。

“你?做木工?”尤威猛瞪着她,就算她说她是交际花,他也不会更惊讶了。

“对,正确来说是木作家具师傅。”她抬头挺胸地问道。

“女人怎么做木工?”他摇头,不相信这个身高只及他胸口的家伙,有法子和那些层板对抗。

“女人天生敏锐,最适合设计跟琢磨。所以,老娘做家具有口皆碑啦!”龚小青大拍,不服气地呛回去。

“那是需要力气的工作,随便一捆木头,就可以让你扭到撞到伤到。”他不以为然地说道。

“搬搬几块层板还难不倒我。”龚小青曲肘做出大力士的动作。“重一点的东西,本人的徒弟小方会效劳。”

尤威猛突然想起干妈家那组桧木躺椅,不但手工细腻,最难能可贵的是坐下去时背部流畅的幅度,会让人满足地叹息。这种程度的手作家具,就算和欧洲一流的家具大厂相较,也毫不逊色。

“干妈家的沙发是你做的吗?”他问。

“正是本人的杰作。”她眼睛一亮,笑呵呵地说道。

“做得好。”他赞赏地点头。

龚小青嘴角一扬,得意地像只得到很多香蕉的小猴子一样地又蹦又跳着。她拍拍他的肩膀,决定两人的关系还是应该要释冰。

“算你有眼光,我胳带你去吃那家土魠鱼羹。”她笑着说道。

“不用,我不吃那种东西。”尤威猛的儿时回忆闪过心头,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

龚小青看着他一脸避之唯恐不及神态,觉得又被狠踩一脚,痛得瑟缩了下身子。

“有钱人了不起喔,势利眼。”她小声咕哝了一句。

“你什么都不知道,不要乱批评。”尤威猛瞪着她。

“哈,你没吃过土魠鱼羹,干么就说你不吃那个东西?还敢说我乱批评。”龚小青瞪他一眼,又提高了嗓门。

尤威猛不想跟她争辩这一题,因为他不爱说谎,也不想把往事全盘托出。而她不过就是一个有了未婚夫的女人,他们交情没好到那个地步。

“我要出门了。”她转过身。

“祝你可怜的身体平安健康,因为它很倒楣地拥有一个不懂得好好照顾它的主人。”他朝着她的背影扔去一句。

此时,远方天空渐渐染起一道橘红,光彩夺目地让两人一时之间都忘了要说什么。

“你快回屋子里。”龚小青突然拽住他手臂,硬是要把他往屋内推。

“干么?”

“我不想你成为第一个和我看日出的男人。”她用尽吃力气,推他推到脸红脖子粗,却还是动不了他半分。

尤威猛看着她固执小脸,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些有的没的画面。

他是满想跟她一起看日出,最好是一起躺在床上……

“喂喂……你怎么这么不识相……快点回屋里……”龚小青气喘吁吁说完,突然疑惑地看着他。“你干么脸红?”

“我……”他哑口无言,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把手往哪里放。

“被我气到脸都红了,对吧!看来你的道行还太低,所以快点进屋子里去,不要跟我斗啦。”她自以为聪明地说道。

尤威猛望着她清澈的眼神,感觉她像他园里养的这些植物,完全没有虚伪,只是用最自然的姿态绽放着,就是他喜欢的模样……

“小青!你在哪里?”清晨突然响起兴奋的女声。

“小青,我们来了喔!”另一个女声随之大叫着。

高跟鞋嗒嗒声音在红砖道上响起。

尤威猛一听见那两个声音,脸色立即一沉。

“我在这里!”龚小青呵呵笑,马上对她们两人大力挥手。

龚小青迈开脚步,原本是要往门口狂奔的,但尤威猛不屑的神情阻止了她。

“喂,你这种表情很没礼貌。”她双手叉腰,眼露凶光,很想给他好看。

“我经常被她们用言语性骚扰,为什么不能摆臭脸?”他瞪回去。

“拜托,干么这么小气巴拉!你长得这么有男人味、体格又如此雄壮威武,让人吃点豆腐有什么关系?”男人听到这种话,应该会很得意才对。

“你的意思是,你的腮帮子看起来很好捏,所以不认识的人也可以捏上几把?”尤威猛反问。

“男生和女生不一样。”她抚着腮帮子,第一次知道原来它们看起来很好捏。

“都是人,没什么不同。”他说。

安娜和露露看着他们俩在窃窃私语,两人便趴在门口木制栅栏上格格乱笑了起来。

“小青,你之前打电话跟我说你住在这里时,我还以为你开玩笑咧。没想到你动作这么快,已经和‘威猛先生’变成了好朋友。”安娜说道。

“威猛先生?”龚小青马上看向尤威猛,自卫地说道:“我可没告诉她们你的名字。”

“你瞧瞧他那副体格,不觉得‘威猛先生’这个名字很适合他吗?”露露吹了声口哨。

尤威猛抿紧唇,扫去一个严厉的道德谴责目光。

安娜和露露察觉到他的不友善,两人站直身子,不自在地低下头。

龚小青忍住踢他一脚的冲动,狠瞪他一眼后,走向门口。

“我们不用理会这个家伙,他对女人都没好脸色。我们可能要女扮男装,他才会对我们感兴趣啦!”她拍拍朋友们的肩膀,嘴角不以为然地一抿。

“你是说他是同志?”安娜和露露马上吱吱喳喳地讨论起来。

“他有这种潜力啦!一个大男人是花艺工作室的负责人,又爱做家事、做菜手艺一流,衣服穿搭有品味,搞不好内衣裤还要搭颜色……”

安娜和露露大声狂笑出来。

“龚小青,你说什么!”尤威猛杀气腾腾地朝她逼近。

“我没说。”龚小青为了躲开他的怒气,故作不经意地抬起手表一看。“妈啊,我要迟到了,你们快上车快上车!”

龚小青飞进驾驶座,两个女人咚咚跳上后座,红色发财车像救难消防车一样往前狂奔。

尤威猛眉头一皱,被她的开车速度吓到脸色发白,冲到门口大喊道:“开慢一点!”

“你做人厚道一点!”龚小青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对他扮了个鬼脸。

“开车看前面!”尤威猛又吼了一声,气到头顶差点冒烟。

“遵命,管家婆。”

尤威猛看着红色发财车放慢车速消失在路角,紧拧浓眉这才慢慢放松下来。

她真的觉得他做人不厚道吗?可是,他不是存心如此不友善的。

因为他经历过一场至今都还会觉得难受的童年,早就强迫自己学会不去在乎太多。是故,在面对让他想交心的人时,他的戒心便会不自觉地出现,想保护自己。

所以,他真的不是故意要和龚小青对呛……

或者,他是吧。

因为他想引起她的注意。

“我警告你,你太在乎她了,她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妻了,要我在你额头上贴字条吗?”尤威猛对自己说道。

他深吸了一口小白花檀香气息,转身走回屋内,决定唯有工作才是生命中最要紧之事。

其他任何会干扰他思绪、所有他无法掌控的事情,全都闪到一边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