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季紫瞳晏北辰最新章节-鲜妻送上门免费

发布时间:2018-12-06 15:35

季紫瞳晏北辰最新章节

鲜妻送上门全文阅读

  晏北辰季紫瞳最新目录哪里有?由网络作家九色凤为大家带来的这本《鲜妻送上门》又名《一夜甜蜜:总裁宠妻入骨》、《晏少私宠:复仇新娘送上门》,这是一本内容非常给力的豪门总裁小说,季紫瞳和晏北辰是书中的主角。在十八岁生日那天,季紫瞳被最亲最爱的人设计失了清白,为了复仇,季紫瞳顺势抱上了晏北辰的大腿。
  晏老夫人、季紫瞳:“……”季紫瞳总算明白,晏老夫人为什么说,最讨厌和晏北辰一起看电视了。
  做人还是不要太古板的好,会被社会淘汰的。俩人佯装没有听到晏北辰的话,继续对电影里的剧情进行评价。
  晏北辰:“……”第二天,季紫瞳一早便起了身,打车回了家里换衣服,然后再去律所。去律所的途中,季紫瞳的手机便响了起来,看号码是晏宅的座机。
  季紫瞳嘴角微勾的接了电话。“喂,奶奶。”才与晏老夫人相处了一天,季紫瞳就对这个表面严肃,实际傲娇却又极疼她的老太太十分喜欢了。
  “坏丫头,你怎么没跟我说一声就走了?”“我想跟您说的,可是我去你的房间,看到你睡的挺香,就没有打扰您,我不是给您留字条了吗?”
  “你那是什么公司,这么折磨人?不行,我一会儿给你哥打电话,让你哥给你换一家公司。”
  季紫瞳:“……”“奶奶,您昨天不是答应我,不插手我工作上的事了吗?”季紫瞳再三保证:“奶奶,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自己累着的。”
  晏老夫人沉吟了一下妥协道:“那好吧,你现在在哪里?”

第1章 楔子

  热,好热。她像是被扔进了烈日下的沙漠中,浑身燥热难耐。

  凌晨三点。豪华总统套房卧室的灯突然大亮,与此同时,几个人从卧室外冲了进来,几台摄像机对准了卧室内便是一阵猛拍。

  凌乱的大床上,女孩因疲惫沉睡着,而床下散着被扯坏的小礼服裙,以及女孩果露在外的手臂、肩膀雪肌上的青紫吻痕,皆昭示着昨晚的疯狂。

  摄像机的闪光灯太过刺眼,令女孩的眼睛不适,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还未反应过来,眼前突然人影一闪。

  昨晚她十八岁生日宴上对她殷勤的未婚夫夏安,满脸凶恶的冲上前来,对着她的脸便甩了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甚是响亮。伴随着夏安厌恶的咒骂:“你这个贱人,你居然背着我跟别的男人鬼混。”

  脸颊上是火辣辣的疼,瞬间,她的脸便肿起了一个通红的巴掌印。慕紫瞳双手捏紧了身上的被子,水漾的眸缓缓抬起,里面含着浓浓怒意的望向床边的夏安。

  “你给我下药!”慕紫瞳死死的盯住夏安的眼睛。夏安是她的未婚夫,是她最信任的人,没想到,给她心上捅刀子的人,竟然是他。

  夏安眼中有一分不安的别过头去,不敢直视慕紫瞳的眼睛,目光精明的四处瞟去:“你的奸夫在哪里?”从他进来,就没看到其他男人。

  昨晚他给慕紫瞳安排的是两个牛郎,没想到,慕紫瞳没去他安排的客房,调了监控才知道,慕紫瞳闯进了其他的房间,后来,一个男人进去了,便没有出来,虽然过程与他预想的有出入,但结果却是一样。

  “这应该问你,夏少!”慕紫瞳冷声道。不管那个男人去了哪里,但是,他的目的达到了。

  夏安嘲讽的看向慕紫瞳:“慕紫瞳,我还以为你做错了事之后,会坦白的承认错误,可你居然还反过来泼我脏水,说是我给你下药,我夏安,绝不会要一个水性扬花、满口谎言的女表子。”

  夏安回转过身,看向身后记者的摄像机。他信誓旦旦的举手道:“我夏安在此声明,从今天开始,我夏安与慕紫瞳的婚事,就此取消。”

  说完后,夏安带着记者们浩浩荡荡的走了。慕紫瞳还未从混乱中清醒,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奶奶的手机打来的。她赶紧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甜甜的唤着。“喂,奶奶~~”

  手机里传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女声:“你好,这个手机的主人刚刚出了车祸,请马上到**医院。”慕紫瞳:“……”

  三日后,墓园里。慕紫瞳一身黑白,跪在奶奶的墓碑前久久没有起身,看着墓碑上奶奶的遗像,慕紫瞳心里深深的内疚和自责。

  三日前,奶奶出了车祸,等她赶到医院的时候,奶奶已经没有了呼吸。

  听家里的佣人说,奶奶在出车祸前,曾经有人给奶奶打了电话,告知她出了事,让奶奶出门,结果……才发生了惨祸。

  但是,奶奶的手机上,却没有那条通话记录。到底是谁给奶奶打了电话?

  所有的宾客都已经离开了墓地,一道身着素白衣裙的女孩,满面笑容的站在慕紫瞳的身后。

  “就算你再长跪不起,你奶奶她也不会再活过来了。”慕晚晴字字尖锐。

  慕紫瞳连头也懒的转,只一双眼睛冰冷如霜:“慕晚晴,她也是你奶奶,你说话的时候放尊重一点。”

  慕晚晴是爸爸和慕夫人的女儿,但是,慕夫人并不是她的母亲,而是她爸在外面的姘头,在她母亲病逝之后被扶正。

  慕紫瞳在三岁走失的亲弟弟比慕紫瞳小两岁,而慕晚晴却比慕紫瞳只小一岁。

  但奶奶极护她,在母亲病逝,小三被扶正后,她面对的是继母的恶毒对待,是奶奶护她在慕家的周全。

  “奶奶?”慕晚晴美丽的笑容有几分狰狞:“她什么时候当我是她的亲孙女过?在她的心里,就只有你这个孙女,凭什么?明明我也是爸爸的女儿。”

  慕紫瞳没有说话。

  慕晚晴轻笑了一声又道:“但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她已经不在了,啊,忘了告诉你,爸爸已经决定了,因为你在酒店与男人私混被传了出去,丢了慕家的脸,令他的脸上蒙羞,也使得慕氏集团的股价下跌,所以,他要送你去国外自生自灭,已经给你定好了今天下午的机票。”

  “而且,我和夏少,一个星期后就要订婚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慕晚晴的脸上满是得意。

  慕紫瞳的脸僵硬了一下。

  呵,这就是夏安背叛她的原因,慕晚晴的母亲被扶正后,慕晚晴就变成了名门千金,而她慕紫瞳只是没有靠山的孤女,聪明人都知道该怎么选,只是没想到,他们两个会用这样卑鄙的手段。

  慕紫瞳咬紧下唇:“所以,三天前的那个晚上,是你和夏安两个人联手设计给我下的药。”

  慕晚晴煞有其事的唇前比了一根手指,动作看似紧张,脸上却没有半点畏惧之色。

  “嘘,别声张嘛,要是让别人知道就不好了,呵呵……”忽地,慕晚晴阴冷着脸讥讽道:“就算是我和夏少设计了你,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法院可是不会接受你的诉求哦。”

  慕紫瞳双手紧握成拳,指关节因怒泛起了一丝白色。

  “对了,还有一点!”慕晚晴火上浇油:“十三年前,你弟弟听说你在公园里等他,傻傻的还真的去了,没想到,竟然一去不回。”

  慕紫瞳整个人僵住的看向慕晚晴,恨意在她的胸腔中弥漫:“竟然是你。”

  看着慕紫瞳怒火中烧的模样,慕晚晴的笑容格外明媚,并适时的退后两步,防止慕紫瞳突然扑过来。

  她料准了慕紫瞳去了国外之后,定无法生存,所以才敢说出这一切。

  “唉呀,夏少约了我晚上一起看电影,我还要回去好好的装扮一下,爸妈还在前面等我,姐姐,我就先回去了,下午你去机场,我就不送你了哦。”

  说完,慕晚晴晃着风姿妖娆的腰肢,便婀娜的离开了。

  慕紫瞳死死的盯着慕晚晴的背影,双眼充血猩红。

  她慕紫瞳发誓,慕晚晴所拥有的一切,早晚一天,她要全部毁掉。

第2章 终于找到你

  六年后·安城。

  四月的安城,主街道的道路两旁樱花竞相绽放,春风拂过,白色的花瓣随风飞舞,行人从中穿过,仿若穿过了人间仙境。

  旁边商业广场的电子大屏幕上,播放着最新的财经新闻。

  四季集团的太子爷夏安正在接受采访。

  看到大屏幕上的采访,一道身形纤细的女子在大屏幕前驻足,她摘掉了脸上的黑色墨镜,轻甩了甩脑后微卷的长发,露出了一张巴掌大的小脸,那张脸美的惊人,此时,一双明眸微微眯紧。

  电子大屏幕上,有记者向夏安提问。

  “夏少,听说,四季集团的东城分公司,最近陷进了一桩经济纠纷案,对方一审败诉之后,已经提起上诉,请问夏少,贵公司对二审有把握吗?”

  夏安一脸自信的看向镜头:“我们四季集团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的事,所以,我们四季集团二审也定会赢。”

  望着夏安那张自信的脸,女子冷冷一笑,她从手边的包包里掏出了一部手机。

  她拨出去一通电话:“喂,封总,你好,我是make介绍到贵律所的angel,我今天恰好有时间,那封总,我们待会儿见。”

  收掉电话,女子的目光重新落在电子大屏幕上,眸底氲氤着不明的情绪。

  她慕紫瞳,不……她现在叫季紫瞳,她回来了!

  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弧度,重新将黑色墨镜戴在脸上,转身离开了商业广场。

  然,季紫瞳才刚刚离开商业广场不远,便看到一家商场的后门处,有一辆面包车停在那里,面包车的车门大开着,两个人站在车门外焦急的等待着,眼睛不时的向四周警戒看去。

  寻常人看了,不会觉得有什么,就会直接走过去了。

  季紫瞳有职业习惯,看一个人会先看那个人的眼神,那两个人的眼神明显心怀不轨。

  她假装找东西,站在旁边背过身去翻着自己的包包。

  不一会儿,酒店后门处,有两个人架着一位昏迷不醒的老人出来,直接朝面包车这边走去。

  面包车边的人紧张的催促着:“快点快点。”

  眼看那位老人就要被拖上车,突然眼前一道人影闪过,车边的两个人连同车上的司机,都被人撂倒在地。

  拖着老人的那两个人,眼看自己的同伴被撂倒,丢下手里的老人,便朝季紫瞳挥拳。

  季紫瞳及时躲开了那一拳,一脚踢中那人的太阳穴处,将他踢昏了过去,见另一个人又朝她冲来,她不慌不忙的握住了对方的拳头,轻松的给了对方一个过肩摔,对方便爬不起来了。

  季紫瞳在做完这一切,发丝已经些微凌乱。

  她走到老人的身边,将她扶了起来,而这时的老人,已经恢复了一些神智。

  “奶奶,您没事吗?”季紫瞳柔声问。

  这些年,即使面对其他人再冷漠,但是,面对老太太的时候,她都会给予最温柔的对待。

  老太太眨巴眨巴眼,突然一下子扑进季紫瞳的怀里。

  “乐乐~~”

  老人刚开口,季紫瞳就愣了一下,乐乐是她的小名,老太太怎么会知道她的小名?

  老太太抱紧怀里的季紫瞳,不停的念叨着。

  “我的乖孙女呀,奶奶终于找到你了。”

  季紫瞳:“……”

  什么情况?

  地上的五个人也已经缓了过来,见状准备逃离,季紫瞳神色一凛,想要推开老太太,老太太却抱的她更紧,深怕她会跑掉。

  在那五人逃走之前,突然十名保镖冲了过来,一下子将他们团团围住。

  为首的一人站在老太太身后,满头大汗的紧张问:“老夫人,您没事吧?”

  要是老夫人有什么事,他们就是十条命也不够赔的。

  季紫瞳松了口气,看来,这些人是这位老太太的人,那几个绑匪就不需她出手了。

  季紫瞳推了推怀里的老太太:“奶奶,您的人来找您了。”

  但老太太对此无动于衷,依然紧抱着季紫瞳不撒手。

  季紫瞳刚想再推推怀里的老太太,突然感觉不对劲,低头一看,老太太已经又昏了过去。

  “奶奶,您怎么了?”

  季紫瞳扶着老太太,不小心踩到了脚下的石子,身体没有重心的往后跌去。

  千钧一发的时刻,季紫瞳将老太太护在怀里,自己的后脑勺重重的磕到了背后的路肩上。

  突然间季紫瞳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

  当季紫瞳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入目是繁复的灯饰,以及四周陌生的环境。

  她刚要坐起身,颈后便传来一阵刺痛,令季紫瞳痛吟出声。

  摸了摸颈后的疼痛,季紫瞳缓缓的坐起身来,她打量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她所躺的这个房间宽敞非常,四周的摆设也极精致讲究。

  这里是哪里?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只记得,自己救了一位老太太,后来……她就晕倒了。

  莫非……这里是老太太的家不成?

  她猜想着,大概是自己因为老太太晕倒了,老太太的人就把她也带到老太太家来吧?

  她眼尖的看到,床头柜上放着她的包包和眼镜。

  她掀开被子起身,穿上鞋子,拿起包包和眼镜,便起身走向门口处。

  打开门走出去,正好有佣人经过。

  季紫瞳微笑的看着佣人。

  “你好,请问出口在哪里?”

  季紫瞳明艳的笑容非常有杀伤力,佣人晃了下神,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

  她忙转身指着身后。

  “往前走,左拐第一个路口再右拐,就能看到楼梯了。”

  季紫瞳微笑的点头。

  “谢谢,顺便帮我跟你们老夫人说一声,我就先走了。”

  “好。”

  季紫瞳乘坐出租车自晏宅离开时,恰好与一辆黑色劳斯莱斯擦肩而过。

  ……

  与此同时,晏宅别墅内。

  当一道高大的身形刚踏进来,管家冷扬便迎上前去。

  “少爷!”

  冷扬顺手接过晏北辰递过来的西装。

  “奶奶呢?”晏北辰淡漠的两个字。

  “在楼上卧室休息。”

  晏北辰径直往楼梯的方向走去,晏北辰两条长腿迈步很大,冷扬快走几步跟在他身后。

  “奶奶情况怎么样?”

  “回来之后一直昏迷,到现在还未醒来。”

  晏北辰和冷扬俩人刚走到楼上,便有佣人慌张的走过来。

  “少爷。”

  “怎么了?”

  “少爷,老夫人刚刚醒了,但是,醒来之后就要找乐乐小姐。”

第3章 怎么可能会认错

  听了这句话,晏北辰的脸色微变。

  晏北辰的亲妹妹晏北星,小名乐乐,在十八岁时和同学一起外出游玩,却出了意外,命毙酒店客房内,后来凶手去了警局自首,凶手被判了无期徒刑。

  晏老夫人极疼爱晏北星,家里人怕晏老夫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骗晏老夫人说晏北星去了国外留学。

  两年前,晏老夫人意外知道了事实,但是,在那之后……晏北辰来不及多想,快步走到晏老夫人的房间内。

  晏老夫人生气的推开佣人。

  “你们胡说什么,我的乐乐明明还好好的活着,我都看到她了,你们怎么能骗我说乐乐不会回来了,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一看到晏北辰出现,晏老夫人马上冲到晏北辰面前。

  “北辰,你来了就太好了!”晏老夫人一把抓住晏北辰的手臂,斗鸡般的瞪着身后的佣人们:“她们这些坏人,说我们乐乐不会再回来了,北辰,你来告诉她们,说我们乐乐还好好的,是不是?”

  晏北辰轻搂着怀里的老人。

  “是。”

  说罢,晏北辰冷厉的鹰目扫过众佣人,一个个吓的垂下头去不敢吱声。

  晏老夫人松了口气。

  “我就说嘛,而且,我今天都看到乐乐了,我的乐乐,我怎么可能会认错。”

  “奶奶,听说你今天还没用午饭,我们先去吃饭。”

  “乐乐呢?”

  “呃,她还有事。”

  晏老夫人沉下脸:“有什么事这么重要,连陪我吃顿饭都没时间?你给乐乐打电话,如果她不来,我就不吃了。”

  晏北辰:“……”

  晏老夫人不由分说的将晏北辰和一众佣人全部推了出去。

  ……

  晏宅·书房

  一个小时后,晏北辰的助理明非站在门外敲了敲门。

  “进来。”

  明非推门进去。

  “晏总,您要的资料,属下已经查到了。”

  明非将一张资料放在了晏北辰的面前。

  “救了老夫人的这位小姐叫季紫瞳,这是季小姐在M国的所有资料,不过,季小姐十八岁之前的资料……属下并没有查到。”明非如实回答。

  晏北辰目光扫过资料上的内容。

  入目是一张季紫瞳的素颜证件照,素颜的季紫瞳依然美得惊人,那双眼睛聪慧狡黠,却又清澈澄明,像只看尽世间百态,俯瞰众生却又保持着一份纯真的九尾狐。

  姓名:季紫瞳。

  英文名:angel。

  性别:女。

  年龄:24岁。

  身高:165cm。

  毕业院校:M国**大学法学院。

  情感经历:无。

  毕业经历:入职M国YG律师事务所,两年间,经手大小100余起案件,无一败绩。

  后面便是季紫瞳的电话号码和住址。

  在晏北辰看资料的时候,明非又道:“这位季小姐在M国已经是一名知名律师,前途无量,不知为什么,突然放弃了国外知名律所的高薪聘请,回到国内。”

  晏北辰淡淡的‘嗯’了一声。

  明非恭敬的点了下头:“那总裁,如果您没有其他的事,属下就出去了。”

  “嗯。”

  明非走后,晏北辰盯着资料上女孩的照片目光幽深,然后,他将目光移到了电话号码上。

  ……

  方正律师事务所

  刚走到门口,季紫瞳便能感觉到这家律师事务所的颓败之气,事务所里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前台则坐在柜台后面用手机看电视,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季紫瞳。

  季紫瞳走到柜台前,前台依然在低头看手机。

  季紫瞳皱了下眉,食指曲起,敲了敲柜台的木质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前台有些不耐烦的抬头。

  “有什么事吗?”

  “我找你们封总!”

  前台继续低头看手机,左手往左边一指:“左边走,尽头左拐,一直往前走,最里面就是封总的办公室了。”

  “谢谢!”

  季紫瞳没有被前台影响心情,而是顺着前台指的路找到了封形的办公室。

  走到办公室门前,季紫瞳敲了一下门。

  “谁呀?”

  “我是之前跟您联系过的angel。”

  里面传来了慌乱的脚步声和打开窗子的声音,然后,脚步声才移到了门口处,门旋开了。

  门刚打开,季紫瞳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烟味直冲入鼻底,入目是有些凌乱的办公室,沙发上杂志和衣服被随意的堆放在了一角,办公桌上的烟灰缸满是烟头和烟灰,有一根烟只抽了一半,还冒着青烟。

  封形摸了一把自己凌乱的头发,脸上的喜悦却是溢于言表。

  “你好,你就是angel?没想到,你竟是位大美人。”

  “封总好!”

  “快请进快请进。”

  季紫瞳走了进去,径直在沙发上坐下。

  封形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季紫瞳:“angel,您确定您要选择入职我们事务所吗?”

  毕竟,季紫瞳在M国那可是知名大律师,他的律师事务所虽然也不小,但是,也只能算是中等的规模。

  季紫瞳微笑的点头:“我确定。”

  得到肯定的答复,封形激动不已。

  “那欢迎angel您的加入,那您……什么时候可以入职?”

  “明天!”

  “明天?那真是太好了。”

  “听说,与四季集团子公司打官司的乾坤有限责任公司,辩护律师是我们律所的,能把这件案子交给我吗?”

  乾坤有限责任公司与四季集团子公司的这桩案子,是一桩经济纠纷案,一审已经败诉,再加上四季集团子公司那边证据确凿,虽然他们已经应了客户的要求上诉,但是,二审他们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现在,季紫瞳竟然自告奋勇接下这个烫手山芋,这对封形来说是有百益而无一害。

  季紫瞳虽然在国外有名,但是国外和国内的法律毕竟不一样,这件官司如果赢了,他们公司会获得大笔诉讼费,如果输了,就证明季紫瞳她徒有虚名,正好也可以把罪名推到季紫瞳身上,让客户去找季紫瞳的麻烦,他也省得被客户骚扰,简直不能更好了。

  封形轻咳了一声:“angel小姐,你确定要接手这桩案子?如果接手了,可是不能临时反悔的。”

  “当然!”

  从方正律师事务所里走出来,季紫瞳的嘴角扬起一弯意味深长的弧度。

  突然,她的手机铃声大作了起来。

  她接起电话:“喂?”

  “你好,请问是季小姐吗?”

  电话里传来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

第4章 最多三个月

  她这手机号码是刚办的新号,还没来得及通知他人,对方怎么这么快就知道她的号码?

  她有些警戒的眯起眼睛。

  “是我,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晏北辰。”

  什么?晏北辰?

  她所知道的晏北辰只有一个,那就是安城最有钱有势商业帝国晏氏集团的掌权人晏北辰,而且,晏北辰还是安城第一美男,无数安城女人想要嫁的钻石单身汉。

  季紫瞳下意识的问了句。

  “您是哪位晏北辰?”

  电话那边传来淡淡幽幽的声音。

  “季小姐还知道哪位晏北辰?”

  季紫瞳:“……”

  “晏先生,您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季紫瞳狐疑的问了句:“不知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像这样站在金字搭顶端的人,不会平白无故找她一个平民老百姓吧?

  或者……对方是冒充的?

  “听说,季小姐今天救了我的奶奶。”

  呃,她今天救的人,是晏北辰的奶奶?那可就是安城的太皇太后呀。

  季紫瞳仔细斟酌了之后。

  “这只是举手之劳!如果晏先生是因为这件事有所表示的话,那就不必了!”

  “我有件事想麻烦季小姐。”

  季紫瞳原本以为这样说了之后,对方就会飞快挂断电话,免得她纠缠上他,突然的反转,让她有点措手不及。

  “呃,什么事?”

  “见面再说。”简单却又带着浓浓命令意味的四个字。

  季紫瞳:“……”

  ……

  虽然不知道晏北辰到底找她有什么事,可晏北辰是什么样的人物。

  她并不怕什么有钱人,但是……就怕对方太有钱,晏北辰是在安城几乎可以只手遮天、翻云覆雨的大boss,她还是乖乖顺从的好。

  于是,她在刚离开晏宅一个小时之后,不得不又重新打车回到了晏宅。

  再一次回到晏宅,晏家大门的守卫对季紫瞳和善了许多,不但恭敬的唤她季小姐,还亲自为她开了门。

  这应当是晏北辰嘱咐过的吧?

  季紫瞳刚走到别墅内,便有佣人迎上前来。

  “季小姐,我们少爷已经在书房等您了,请您跟我来。”

  “好。”

  佣人带着季紫瞳到达书房的时候,书房的门开着,里面正有人向晏北辰汇报工作,说到一半,晏北辰冷不叮的将一个文件夹扔到了那人脸上。

  伴随着晏北辰冷厉的喝斥:“你们企划部没人了吗?拿这种企划案给我看?立马重做,明天拿不出新的策划案,你就滚出公司。”

  “是是是!”

  策划部总监战战兢兢的捡起地上的文件夹,小跑着从书房里逃了出去。

  佣人本来想上前汇报的,看到这架势,吓的退后了两步,她尴尬的对季紫瞳道:“季小姐,我们少爷就在里面,您直接进去吧,我就先走了。”

  说完,佣人就飞快的转身,溜的不见人影。

  季紫瞳:“……”

  刚刚她匆匆瞥了一眼晏北辰。

  他白色的衬衫禁欲的将扣子扣到了最顶上一颗,他的面容可以用鬼斧神工来形容,如雕刻般的五官,俊美非常,只是,他眉目间的冰冷及他身上所散发出的上位者的气压,能将所有人脑中对他容貌的绮念全部拍飞。

  现在明明是暖春四月,他的出现,却好似一下子将季节拉回了寒冬腊月,冷的人浑身发抖。

  直觉告诉季紫瞳,这个晏北辰,是个极其危险的男人。

  季紫瞳硬着头皮敲了下门,然后她清了清嗓子才开口。

  “晏先生好,我是季紫瞳!”

  坐在书桌后面容冷峻的男人,抬头看向季紫瞳。

  随着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季紫瞳感觉压力十足,她知道对方在打量她。

  几秒钟后,晏北辰指了对面的沙发:“季小姐请坐!”

  季紫瞳带着压力的走了进去。

  坐在沙发上的她,临危正襟的看向晏北辰。

  “晏先生,不知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奶奶。”

  “呃?”

  “我奶奶患有间歇性的失忆症,她现在病情发作,将你当成了我已故的妹妹。”

  季紫瞳难以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晏北辰点头,清冷的脸上有着一丝伤意。

  “那晏先生叫我过来的目的是?”

  “医生说,奶奶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再承受一次我妹妹死亡的打击,所以……”

  季紫瞳皱眉。

  “所以,晏先生您请我过来,是想让我……冒充您的妹妹?”

  “可以这么说!”

  “对不起,晏先生,我不能答应您的要求。”

  “只要你答应,季小姐条件可以尽管开。”晏北辰一脸壕气的道。

  这是一个非常诱人的条件。

  季紫瞳依然拒绝:“晏先生,您应当调查过我,我是一名律师,我不可能做违背职业道德的事。”

  晏北辰看了季紫瞳三秒钟,突然起身。

  季紫瞳下意识的紧张。

  只见,晏北辰拿了一打资料递给了季紫瞳。

  “季小姐先看看这个再做决定。”

  接过资料,季紫瞳刚看了一眼,瞳孔便骤然缩紧。

  这是一份医院检查的诊断资料。

  资料上的结果都表明了一件事,晏老太太的身体已然垂危,如果再受一次打击,恐怕会立刻没命。

  资料上的内容,一下子击中了季紫瞳内心深处的柔软。

  季紫瞳的手指死死捏紧了手上的资料。

  太卑鄙了!

  晏北辰看到季紫瞳脸上的表情有松动,又补充了一句。

  “从今天中午开始,她已经绝食,如果不能见到你,她是不会吃东西的。”

  晏北辰的话,等于摧垮了季紫瞳坚持的最后一根稻草。

  季紫瞳微阖上眼睛,深吸了口气后,眼睛复睁开,里面流露出妥协来。

  “好,晏先生,我可以答应您的要求,但是,我有条件。”

  “季小姐请说。”

  “最多三个月,三个月之后,不管晏老夫人的身体如何,我都不会再见她。”

  “可以!”晏北辰颌首:“那季小姐想要什么?”

  季紫瞳摇头。

  “晏先生,我会帮您,只是因为晏老夫人,不是想图什么,那样会使得这件事变成一场交易,味道也会变了。”

  “那好,不过,季小姐将来要是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助,请尽管开口。”

  “好。”

  晏北辰伸出手去:“以后就拜托季小姐了。”

  季紫瞳伸出自己的小手,与晏北辰的手交握。

  不知为什么,当她与晏北辰的手握在一起,感觉到无形中一根藤蔓自晏北辰的手心里窜过来,将她紧紧的缠住。

第5章 因为你没有关门

  晏北辰简单跟季紫瞳说明了一下晏家的情况。

  现在季紫瞳所在的地方是晏家老宅,只晏北辰和奶奶两个人住在这里,晏北辰的父母住在其他的别墅,并且,最近去了国外,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晏北辰和季紫瞳两个人从晏北辰的书房里出来,便去了晏老夫人的房间门外。

  晏北辰敲了敲门。

  里面没人应声。

  晏北辰又敲了敲:“奶奶!”

  “我说了我不吃饭,乐乐不来,我就不吃!”

  “她现在就在门外。”

  “你少唬我,我不相信你,如果她来了,你让她喊我一声?”

  晏北辰向季紫瞳示意。

  季紫瞳清了清嗓子:“奶奶,是我,我是乐乐,您开开门。”

  房内一片寂静,然后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门把手也动了一下,但是,门却没有打开。

  “哼,你这个坏丫头,你回安城了也不来看我,你说让我开门我就开?门都没有。”

  季紫瞳灵黠的美眸微转。

  “奶奶,如果您不开门的话,那我就走了。”

  里面安静了下来,晏老夫人没有再说话。

  季紫瞳又说:“我可真的走了。”

  季紫瞳的话音刚落,门突然被人打开,晏老夫人一下子从里面窜出来,一把拽住了季紫瞳的手腕,手上的力道很大,深怕一个松手,季紫瞳就走了。

  “你敢走试试?”晏老夫人狠狠的瞪着季紫瞳。

  看着老人眼底那生气却又舍不得孙女傲娇模样,像极了她的奶奶,让季紫瞳的心中微动。

  她拉住晏老夫人的手娇俏笑道:“您出来了,我当然就不走了。”

  晏老夫人甩开季紫瞳的手背过身去。

  “呵,要不是我让绝食让北辰叫你过来,我看,你这辈子都不会来见我了。”

  “唉呀,奶奶,我这不是忙嘛。”

  “你一个女孩子,能忙什么?”

  “我要工作嘛,虽然家里什么都不愁,但是,我也想实现我的自身价值。”

  最终,晏老夫人还是心软了。

  晏老夫人心疼的摸了摸季紫瞳的脸。

  “虽然要工作,可也不能把自己累着,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季紫瞳顺势握住晏老夫人的手,晶亮的眼轻眨。

  “所以,奶奶你不生我气了?”

  “我还能真生你的气?从今天开始,你搬回这里住!”

  搬到晏宅?

  季紫瞳紧张的说:“奶奶,因为我现在的工作很忙,我现在住的地方,离公司近,搬回这里来不方便,但是,我保证,以后一定经常回来看您。”

  “可是……”

  晏北辰适时的打断了晏老太太的话。

  “奶奶,现在乐乐已经回来了,您可以吃午饭了吧?”

  晏老太太马上忘了刚刚的话,捂着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说:“还真饿了,走走走,吃饭去。”

  吃饭的时候,晏老太太重提季紫瞳搬回老宅住的事情,季紫瞳和晏北辰两个人配合着,总算是将晏老太太给说服了。

  晏老太太虽然答应季紫瞳住在外面,可她有个条件,今天晚上,季紫瞳必须要住在老宅。

  无耐之下,季紫瞳只得答应。

  季紫瞳住的还是上午她醒来的那间客房。

  晏家的佣人动作很快,她回到房间的时候,房间里的所有洗漱用品都已经准备完毕。

  洗了把脸,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手指按了按有些酸涩发涨的太阳穴。

  今天发生的事情,她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不敢相信,她竟然会答应晏北辰这样荒唐的事。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

  下午简单的休息了一下之后,季紫瞳开始温习国内法律法典。

  晚上,佣人过来敲门唤她吃晚饭。

  她便阖上书出了门。

  到了餐厅里的时候,晏老夫人已经坐在了那里。

  一看到季紫瞳,晏老夫人就道。

  “乐乐,去楼上叫你哥下来吃晚饭,他说换个衣服就下来,结果,换到现在也没下来。”

  季紫瞳:“……”

  佣人们都在忙其他的事,季紫瞳也不好让别人去唤,只得硬着头皮又回到楼上。

  季紫瞳走到晏北辰的门外,他的房门开着,以为他已经换好了衣服,她便走过去。

  季紫瞳一边敲门一边探身。

  “晏先生,奶奶她……”

  季紫瞳的话未说完,眼前便出现了一片肉色。

  晏北辰只穿了一条平角裤,手里拿着一件家居服,正准备穿,因为季紫瞳的突然闯入,晏北辰也愣了一下,没有继续下面的动作。

  时间仿佛在瞬间静止。

  三秒钟后,季紫瞳反应了过来,仓促的退了出去。

  “对不起!”

  她余音落下的时候,人已经从门口处消失。

  晏北辰嘴角勾起若有似无的弧度。

  等他穿好了衣服,从房间里出来,便看到季紫瞳双颊微红的站在门外。

  季紫瞳尴尬的解释:“那个,因为你没有关门,所以……”

  “我忘了关门,抱歉。”

  季紫瞳的眼睛不敢直视晏北辰。

  “奶奶让我叫你下楼吃晚饭。”

  “好。”

  晏北辰在前头走着,季紫瞳则跟在他的身后。

  看着他的后背,季紫瞳却隐约又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想到他身上的八块腹肌,颈瘦的窄腰,有力的手臂……天哪,她都在想些什么?

  都是倪乔乔那个女人,总是怕她对男人不感兴趣了,发给她一些男模的果体,看到晏北辰的时候,不自觉的对比。

  季紫瞳用力甩了一下自己的头,将脑中那些有的没的画面全部甩去。

  ……

  餐厅里。

  晏老夫人见晏北辰和季紫瞳两个人下来了,目光落在季紫瞳身上的时候,略带诧异。

  “咦,乐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季紫瞳:“……”

  晏老夫人见季紫瞳不说话,担心的问:“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季紫瞳感觉到晏北辰瞥过来的探询目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总不能告诉晏老夫人,她在YY她孙子吧。

  “奶奶我没事,就是今天的天有点热,我是热的。”

  季紫瞳为表示自己是真的热,特地拿手扇了扇风。

  “热吗?”晏老夫人一脸狐疑:“可是,今天下午下了场雨,气温降了十度。”

  季紫瞳:“……”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