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无上圣皇秦墨-无上圣皇免费阅读全文

发布时间:2018-12-06 15:35

无上圣皇秦墨

无上圣皇全文阅读

  无上圣皇最新章节已经出来了,无上圣皇全文免费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一部超级精彩的玄幻小说,作者是唯易永恒,小说无上圣皇全文讲述了主角秦墨穿越玄黄大陆,天生白色废血的他本该修炼无望却在机缘巧合下获得圣皇紫血传承,看他会如何逆天改命,踏上强者之路……
  开窍境之上,是灌顶境,踏入灌顶境后,引天道醍醐灌顶,为人族修炼的第二个境界,一百零八穴窍,所开出的穴窍越多,能接受的天道醍醐就越多,灌顶境便越是强大,极限为九次。
  可在如今这个纪元里,因为穴窍开启难以突破八十一,人族的天才修士也最多能够接受三次灌顶,至于接下来的六次灌顶,除非是血脉天赋极高,还得是突破了这个桎梏的修士,才能真正极限或者圆满。
  所以,天鹰部落的大长老,才会如此震惊秦霖的修为,灌顶二重境,在前一步,就会灌顶圆满,有望突破到第三个境界。
  天鹰部落虽然身为一星中等部落,当初能与秦霖子嗣定亲,也是看重当时秦霖的实力和天赋。
  然而他们没想到,秦霖的资质,居然还在他们意料之外。
  “老朽冒昧!”天鹰部落的大长老退后了一步,收起的脸上的震惊,因为他看到了林月,这个天鹰部落未来的骄女。
  “下不为例。”秦霖依旧是不冷不淡,似乎刚才击退的不过是一个小喽喽罢了。
  这却让天鹰部落的大长老脸色有些难看,以此心性,恐怕再进一步也不难。
  林月却不在意,她骄傲的脸上依旧写满了怒容,在林月心中,现在的秦霖虽然可怕,但日后也只配让她俯视,因为她是独特的橙色血脉,九星血脉中排行第六的橙色血脉,而秦霖当初也不过只是测出了赤色血脉而已,而且还是下等的赤色血脉。
  所以,她有足够骄傲的本钱,然而在如此骄傲的血脉面前,眼前这个九星血脉之外的白血废物,居然敢拒绝他的退婚。
  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有什么资格拒绝我?”林月公然走上前,漂亮的脸蛋气的有些扭曲。
  “资格?”秦墨笑了,反正是破罐子

第1章 废血

  “嗤……”一道惊艳的白光自少年手中抚摸的巨石上闪现,渐渐的便开始黯淡,直到彻底消失无踪,少年的手依旧没有从巨石上收回。

  “这是他第几次测试了?”巨石周围,围着几个少年,他们看着巨石前不肯收回手的少年目光复杂。

  “从早上到现在,已经是第八次了。”一个胖嘟嘟的孩童说道。

  “试了八次,为什么还要试下去?难道他不知道天地石前,测出就是什么,永远不会出错吗?”一名少年可怜道。

  天地石前测血脉,灰黑赤橙黄绿青蓝紫,九种血脉,紫血为最。

  可谁都没想到,石头前的少年,没有测出九星血脉中任何一种血脉,却测出了九星血脉之外的白色血脉。

  “白色血脉,天生废血,你就是再测一千次,一万次,终究是改变不了这个结果。”突然,一个眉宇清秀的少年走了过来,他一身白色长袍,显得英气逼人。

  “羽哥。”

  “秦羽哥。”

  围在一旁的少年们纷纷投去敬畏的目光,今天的测试,整个锤石部落一共有一百人参加,只有秦羽测出的血脉最好,居然是赤色的血脉。

  而其他人,大多数测出的血脉都是灰色或黑色,黑色上等已经是他们部落的极限了。

  秦羽已经成为部落里年轻一辈当仁不让的领袖,而之前这个“领袖”属于天地石前的少年。

  秦羽的话,让天地石前的少年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他咬着牙颤抖着收回了放在天地石上的手,眼中全是茫然。

  然而,正当所有人以为少年要离去时,他眼中突然迸发出些许的不甘,他抬起手,第九次按在了天地石上。

  “嗡”的一声,天地石白光大作,一股巨大的反震力传来,将少年震飞了出去,狼狈的咳出了几口血,消瘦的脸,越加苍白,眼中全是绝望之色。

  “我说了,你就是测上一千次一万次,也终究难以改变这个结果。”秦羽走到少年面前,轻轻的蹲了下来,小声道,“没想到族长一身武力,居然生了你这么废物,还不如直接去死,免得浪费部落的食物!”

  少年眼中突然闪现出一缕精光,但也紧紧只是片刻,这缕精光消失,取而代之的全是迷茫。

  他叫秦墨,锤石部落少族长之子,曾经是整个部落最耀眼的新星,然而在成年礼上测试血脉,却将他打落谷底。

  “白色啊,白色废血!”回到石屋中,秦墨喃喃自语,突然他站起来,狠狠的一拳砸在了石桌上,巨大的力量,砸的石桌开出几条裂缝。

  他的手也被擦破了皮,鲜血直流,却是红色,并非是天地石前测出白色,看起来有些不真实。

  然而,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是真实的,所谓天地石前测血脉,测的只是血脉的天赋,并不是说血液的颜色会是测出的颜色。

  “该死的,为什么是白色,哪怕灰色也好啊!”秦墨恼怒埋怨,甚至有几分侥幸,哪怕是灰色血脉,他也能开启穴窍,骄傲的成为一名人族战士。

  可现在居然测出白色血脉,根本无法开启穴窍,无法开窍,就意味着永远都不可能修炼,不可能修炼,在这弱肉强势的世界里,他就像秦羽说的那样,活着只是浪费部落里本来就紧缺的食物。

  从没有哪一刻,秦墨会像现在这样,如此讨厌白色,也从没有那一刻,秦墨会像现在这样无助彷徨。

  “可他妹的,就偏偏是白色,该死的白色,混蛋的白色……”骂着骂着,秦墨渐渐平息了下来。

  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与他现在所处的世界完全不同,在那个世界里,他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天塌下来了,也有两个人给他撑着,那是他真正的父母,两个慈祥的老好人。

  不知为何,他就穿越到了这个世界,一开始秦墨就像很多叛逆离家的孩子一样,没心没肺的一点也不想家里的两个老好人。

  在这里,他是少族长,是出身就身具五百斤力气的天才,万众瞩目。

  然而,成年礼上的测试,让他彻底崩溃……

  不知不觉,他就走出了石屋,迎着部落内大人小孩异样的目光走向了后山,坐在山崖前闭上眼睛,任由山风吹拂着他的衣襟。

  “两个月了,不知道您二老还好吗?”秦墨望着远处的云雾,那里似乎有两个人脸在朝他笑。

  秦墨心中酸楚,在那个世界里,他不是一个好儿子,从小到大,打架闹事是家常便饭,然而那两个他眼里的“老好人”,竭力的去帮他补窟窿,可他却从来没有感激过,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应当。

  此时回想起来,他心底全是愧疚,长这么大,从来都没尽过做儿子的责任,哪怕装一碗饭,倒一杯茶,点一支烟,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从没帮他们做过。

  “秦墨,你真是个无能懦弱又混蛋的东西!”他心底暗骂,希望借此可以减轻一些自责和愧疚。

  “想跳崖?”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秦墨很熟悉,这是锤石部落的族长,也就是他这具身体的父亲,秦霖。

  这是一个身高八尺,体型粗犷的男子,他站在那里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强烈的压迫感,那是强者的气息,属于这个世界的强者。

  “跳吧,我等着给你收尸呢。”见他不语,秦霖继续道。

  本来心底怨念沸腾的秦墨,突然平静了下来,虽然这是个便宜老爹,可哪有这样对自己亲骨肉的?什么叫“跳吧,我等着给你收尸”

  难道给他收尸,都是浪费他的时间吗?

  转身,秦墨看着眼前的男子,他便宜老爹,沉声问道:“我为什么要跳?”

  “连死的勇气都没有?”秦霖反问。

  “我压根就没想过要死,何来死的勇气都没有?”秦墨愠怒。

  “哦。”秦霖淡定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喂喂喂,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会站在这里?”秦墨实在无法忍受这样一个爹,虽然是个便宜老爹,可在理论上,他这具身体,是他儿子的啊。

  “为什么?”秦霖声音如清风拂过,不冷不淡。

  偏偏这副表情落在秦墨眼里时,就成了那根引爆秦墨怨念的导火索。

  “来吹吹风不行啊,来看看风景不行啊,我说你是我亲爹吗?你儿子我受了这么大的打击,你不安慰一下我也就算了,还跑来看我跳崖,我是不是你亲生的?你就不怕我真的死给你看?”


第2章 天之娇女

  对于秦墨的威胁,秦霖只是抬起手,指了指他身后的山崖,意思很明显,你跳吧,我给你收尸。

  “想我死,我偏不死!”气的咬牙切齿的秦墨转身走下了后山,一边走还一边说,“我就是当个祸害,也要祸害部落百年!”

  面无表情的秦霖听到这话突然笑了,笑的很慈祥。

  秦墨嘴上说要当个祸害,但实际上却躲在石屋里,没日没夜的锻炼气力,尽管天地石前的测试,证明他是白色废血,无法开启穴窍,但他好不甘心。

  白天他躲在石屋里感应天地元气,到了晚上他就去后山的大瀑布下承受水流的冲击,这样半个月过去,总算还是有些收获的。

  没有开启穴窍,一个普通人族最多能有五百斤力气,这已经是极限了,秦墨的身体早就达到了这个临界点。

  而这半月的修炼,他强撑着突破了这个临界点,达到了足足五百五十斤的力气。

  对于他那个世界的人来说,这样的力气已是恐怖,但在这个世界,随便一个开窍境的人族战士,都能轻易的杀死他。

  开窍,那是人族修炼的第一个境界,人体一共一百零八个穴窍,开启一个穴窍会增强一百斤力气。

  血脉天赋越高,开启的穴窍就越多,传说中只有紫血,才能开启完美的一百零八窍。

  对于秦墨来说,他现在能开启一个穴窍,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更别说完美的一百零八窍。

  “不行,还是不行……”秦墨心底苦涩,即便他突破了五百斤力气的临界点,却依旧无法开启穴窍。

  “咚咚咚”门突然被叩响,紧跟着外面传来一个稚气的声音,“秦墨哥,你快出来,出大事了,真的出大事了。”

  秦墨打开门,只见一个身穿兽皮衣的小胖子站在门外,满头大汗,很着急的样子,他抬头望了望天:“天没塌,地没裂,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哎呦,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天鹰部落的人过来了,现在正在大殿里呢。”小胖子拉着秦墨的手就往部落大殿所在赶去。

  “天鹰部落?”秦墨感觉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他们来不来,关我什么事?”

  小虎突然停了下来,胖嘟嘟的脸上全是不可置信,好一会他才道:“你难道忘了?”

  “什么忘了?”秦墨更加奇怪。

  “你真的忘了。”小胖子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指着他,“你真的忘了你从小就和天鹰部落的族长女儿订了亲?”

  记忆一瞬间如潮水般浮现了出来,秦墨立时反应了过来,此时才想起天鹰部落的来历。

  “想起来了?”小虎盯着他,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见到秦墨点头,小虎拉着他就往正殿赶,一边走还一边说,“虽然说秦墨哥你不能开窍,永远不能成为一名战士,但你那个未过门的媳妇听说长得很漂亮,而且还是个修炼的天才,测出了罕见的橙色血脉,只要你能把他娶过门来,我看到到时候还有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嘲笑你。”

  小虎的语气,让秦墨怀疑自己不是穿越的,眼前这个小胖子才是穿越的。

  但他却理清了其中信息,身为一个男人,他当然不可能像小虎说的那样把那个未过门的媳妇娶过来为他撑腰,虽然他觉得这件事干完了应该很爽,但想归想,做不做又是一回事。

  秦墨两人一走进正殿,就迎来了所有人的目光,小虎挺着圆鼓鼓的小肚子,像是阅兵一样从中间走过。

  然而,还没得意多久,一只粗犷的手伸出,把他抓了过去,对准他的屁股“啪啪”就是两下。

  这人自然是小虎他爹,部落里仅次于秦霖的强者,李海。

  被当众打了屁股,小虎面色涨红,却不发一言,但他的表情却告诉所有人,他很不服气。

  “秦墨,见过族长……”秦墨走过去一一行礼。

  没有人觉得秦墨的称呼不妥,在正殿里,哪怕是父子,也只能用职位称呼。

  等到秦墨站到一边时,一道炙热的目光突然从他身上扫过,秦墨也看了过去,这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少女,臻首峨眉,大眼睛高鼻梁,长得煞是好看。

  只是片刻,这炙热的目光,就变成了高高在上的骄傲,如同天穹上的苍鹰,俯视着地上的蝼蚁,连不屑都懒得露出。

  秦墨恍然,眼前这个女孩就是他未过门的媳妇,那个测出橙色血脉,甩了他八条街的林月,再看向天鹰部落来的几个强者,他隐隐间觉得今天的事情似乎很不对头。

  果然,身穿红色长裙的林月走上前,对秦霖做了个揖,道:“秦族长,晚辈此次前来,除了商谈十年轮换的灵脉争夺之外,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说。”秦霖只是淡淡的回了一个字,然而这却让在场的强者以及林月都是蹙眉。

  “晚辈想要退婚!”林月硬着头皮,她已经做好了秦霖雷霆大怒的准备,可即便如此,她也不可能嫁给一个废物。

  更何况她的血脉测试是橙色,以后注定会一飞冲天,即便秦墨不是废物,也根本配不上她。

  正殿的气氛一瞬间冷到了极点,就连站在大长老身边的秦羽也皱起眉头,他不喜欢秦墨,但毕竟他们是一个部落的人,退秦墨的婚,就等于是打整个锤石部落的耳光。

  眼看剑拔弩张,坐在主座上的秦霖却平静问道:“我记得这桩婚事,是当初你父亲提出来的。”

  “正是。”林月低着头,感觉心底凉飕飕的,她没想到秦霖居然没有发火,可越是如此,她心底就越是紧张,“所以,我们带来了赔偿,如果锤石部落愿意接受退婚,我们将赔偿一百块下品灵石,一块中品灵石,还有……”

  说话间,林月身后的几个老者将东西摆了出来,看得大殿里的人都是呼吸急促,这样的赔偿已经很高了。

  要知道像他们这样的一星下等部落,一年也不一定会有这么大的产出,这还是因为锤石部落占据了附近九大部落中,唯一的一条下品灵脉。

  至于中品灵石,那就更珍贵了,整个锤石部落都不一定有几个人见过。

  看到他们的表情,林月心底满意一笑,紧跟着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道,“加上这枚凝血丹,只要锤石部落答应此事,这些全都是你们的。”

  林月扫了众人一眼,当她拿出凝血丹来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他手中的盒子上,这是一枚极为珍贵的丹药,可以助人凝血开窍。

  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虽然脸上挂着笑容,但她的目光却透着深深的不屑,只不过,当她的目光看向秦霖时,发现他还是如往常一样,不动声色,似乎这凝血丹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如果,仅仅是秦霖如此,那也就算了,可她发现,那个已经成为废物的家伙,居然也不动声色,这才是她震惊的地方。

  事实上,秦墨心底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并不喜欢林月,但他也并不讨厌林月。

  至于林月前来退婚,反正退的也不是他的,他到这个世界一共才两个月,眼前这个少女和他八杆子打不着,他为什么要生气?

  相反,林月带来的东西,却是雪中送碳,所以他此时很想大喊:“退啊,赶紧的,别拖泥带水……”


第3章 抉择

  偷偷的瞄了众人一眼,却发现大殿里锤石部落的众人脸色都不好看,一方面是部落的荣辱,而另外一方面却是大好补偿,到底如何选择?

  无论是哪一种选择,似乎都不是他能决定的,虽然只来到这里两个月,但他也大致了解了这个世界的规则,强者为尊。

  他这个少族长,可不能像他那个世界纨绔子一样乱来,除非他有足够的实力,而且这关乎到部落的荣辱,唯一能决定的只有他的便宜老爹秦霖。

  “理由。”秦霖依旧面无表情,似乎对眼前这些东西并不在意。

  这可把一旁的秦墨给急坏了,这还需要什么理由啊,您儿子是个废物,人家是天之娇女,她怎么可能嫁给您儿子呢?

  当然,这话他也只能憋在心底,脸上也依旧保持着平静。

  在场的人都不说话,林月扫了众人一眼,最后她的目光落在秦墨身上,深深的扫了一眼,对秦霖作了个揖,道:“恕晚辈直言,他是废物,配不上我。”

  “嗡”的一下,整个大殿顿时炸开,锤石部落从上到下,全都对林月怒目而视,虽然说秦墨确实是个废物,但有这样直接说出来打脸的吗?

  但此时,他们却只能看着林月干瞪眼,因为这就是这样一个世界,让一个天才少女,嫁给一个废物,就是锤石部落自己也不会甘心。

  最终,这些憋屈和愤怒,全都转嫁到了秦墨身上。

  故意的,这个便宜老爹一定是故意的,秦墨不相信秦霖会问出这么傻的问题,来给林月故意打脸。

  换做别人,要么直接拒绝,要么就接受,问别人理由,这不是故意又是什么?

  可是秦墨却想不出这个便宜老爹为何要这么故意让别人打脸,但是林月的话确实让他触动了一下。

  自从知道没法修炼后,秦墨表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却苦闷不已,之所以还能站在这里,是因为他一直把自己当作一个外人,用外人的眼光来看待眼前的这个世界。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有什么好烦的?

  可林月那句话,却成为他心底郁闷的导火索,再想到这个便宜老爹故意为之,就更加恼火。

  正当所有人都等待着族长发话时,秦霖却只是轻描淡写的“哦”了一下。

  然后,他移动目光,缓缓的看向身边的秦墨,问道:“你觉得呢?”

  “我?”秦墨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会问自己的意见。

  他甚至转头看向身后,确定不是问身边的大长老,发现他们也是一脸错愕,这才转过头来,继续确然道,“你问我?”

  “你的事,不问你问谁?”秦霖平静道。

  这句话却透着深一层的含义,不仅仅是想开口阻止的大长老等人闭上了嘴,就连林月和天鹰部落的来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强势而霸道的气息。

  秦墨自然也感觉到了这句话中的深层含义,这是在跟他说,如果你不同意,那锤石部落也不会同意。

  如此简单直白,让秦墨都有些怀疑刚才自己是不是错怪了这个便宜老爹,可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感觉众人的目光都再次落在他身上,秦墨却沉默了起来,他突然发现这个便宜老爹实在是太狠了。

  这件事的决定权本不应该在他这个已经被确定为废物的人手上,可现在秦霖偏偏让他来决定,他说出来的话,就代表了整个部落。

  此时,无论他说拒绝,或者是接受,都会给他带来严重的后果。

  拒绝天鹰部落的退婚,自然是保全了颜面,但是却会引来天鹰部落的怒火,同时也失去了彻底修炼的机会,于死无异。

  可如果接受退婚,就会给部落带来耻辱,为锤石部落所不容,即使他是少族长也不例外,甚至有可能会被赶出部落,在这个古兽横行,强者为尊的世界死无葬身之地。

  秦墨抬头,看向秦霖,发现他依旧面无表情,但秦墨却不能再平静了,心中甚至有了几分恐惧。

  以前,他只是另外一个世界的纨绔子,虽说家境并不是很富裕,但也不愁吃不愁穿,天塌下来了有两个老好人给他顶着,日子无忧无虑。

  而到了这个世界,他虽然是少族长,可他却只是一个废物,他头上本来也有一座天,可似乎并不那么靠谱。

  在极度委屈和悲愤之下,秦墨并不像是一般的纨绔子那样哭爹喊娘,他抬起头,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

  这让正殿里的两方人马,都有些疑惑。

  “天地有序,伦理纲常……”秦墨大义凛然的说了一堆废话之后,这才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副异常决然的表情,“我拒绝!”

  简单的三个字,却好似用尽了秦墨全身的力气,他不决定低头,既然拒绝也是死,不拒绝还是死,还不如挺起腰板,扬眉吐气一回。

  你是天之娇女又如何?你拿来如此多令我心动的赔偿又如何?老子就拒绝退婚你能把我怎么样?

  按照这个世界的婚约誓言,只要老子不死,你就不能嫁给别人,你要敢嫁给别人,你就得遭天道唾弃。

  简单的三个字,让正殿一片平静,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秦墨,谁都知道,当决定权落在秦墨身上时,他需要用多大的勇气来说出这三句话,因为拒绝,他很可能会被天鹰部落不择手段的杀死。

  秦羽看着此刻的秦墨,心底突然生出了几分敬意,虽然秦墨已经是废物,但此时他还是尽到了一个少族长的职责,不让部落受辱。

  但这敬意,也仅仅是因为秦墨那三个字,在秦羽眼里,秦墨依旧还是一个废物,甚至说这是他身为少族长,理应去做的。

  “秦墨哥好样的。”稚气的声音传来,整个大殿也就只有小胖子敢给秦墨喝彩。

  事实上大多数人都和秦羽是一样的想法,秦墨这么做是理所应当,如果做出相反的决定,那才会引得他们唾弃。

  人族可杀不可辱,荣誉即吾命,这是锤石部落的教条,也是整个人族的教条。

  “你……你……你凭什么拒绝我?”林月那漂亮的鹅蛋脸,第一次变得如此难看。

  骄傲得不可一世的脸上,写满了愤怒。

  “哼,不识好歹!”坐在客座上的天阴部落大长老马文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一股强烈的气势迸发而出。

  秦墨顿时感觉浑身像是被压着一座山似的,憋闷的想要吐血。

  “放肆。”秦霖不冷不淡的声音紧跟着传出,一股如山般的力量笼罩住了秦墨,将那股压迫格挡了出去。

  紧跟着,天鹰部落大长老脸色一变,喘了好几口粗气,才把反震而来的那股力量抵消,惊讶的看着秦霖,道:“灌顶二重境!”


第4章 举头三尺有圣皇

  开窍境之上,是灌顶境,踏入灌顶境后,引天道醍醐灌顶,为人族修炼的第二个境界,一百零八穴窍,所开出的穴窍越多,能接受的天道醍醐就越多,灌顶境便越是强大,极限为九次。

  可在如今这个纪元里,因为穴窍开启难以突破八十一,人族的天才修士也最多能够接受三次灌顶,至于接下来的六次灌顶,除非是血脉天赋极高,还得是突破了这个桎梏的修士,才能真正极限或者圆满。

  所以,天鹰部落的大长老,才会如此震惊秦霖的修为,灌顶二重境,在前一步,就会灌顶圆满,有望突破到第三个境界。

  天鹰部落虽然身为一星中等部落,当初能与秦霖子嗣定亲,也是看重当时秦霖的实力和天赋。

  然而他们没想到,秦霖的资质,居然还在他们意料之外。

  “老朽冒昧!”天鹰部落的大长老退后了一步,收起的脸上的震惊,因为他看到了林月,这个天鹰部落未来的骄女。

  “下不为例。”秦霖依旧是不冷不淡,似乎刚才击退的不过是一个小喽喽罢了。

  这却让天鹰部落的大长老脸色有些难看,以此心性,恐怕再进一步也不难。

  林月却不在意,她骄傲的脸上依旧写满了怒容,在林月心中,现在的秦霖虽然可怕,但日后也只配让她俯视,因为她是独特的橙色血脉,九星血脉中排行第六的橙色血脉,而秦霖当初也不过只是测出了赤色血脉而已,而且还是下等的赤色血脉。

  所以,她有足够骄傲的本钱,然而在如此骄傲的血脉面前,眼前这个九星血脉之外的白血废物,居然敢拒绝他的退婚。

  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有什么资格拒绝我?”林月公然走上前,漂亮的脸蛋气的有些扭曲。

  “资格?”秦墨笑了,反正是破罐子破摔,他就干脆摔个彻底,“婚约乃是以天道誓言立下,举头三尺有圣皇,你说我有没有资格拒绝?”

  “你……”林月语塞,气的小脸涨红。

  在这个世界,圣皇就是天,圣皇就是地,圣皇即是人族荣誉,荣誉即是人族命。

  林月就是再骄傲,也不敢忤逆,而且当初天鹰部落的族长与秦霖定下婚约时,是他主动立下的天道誓言,所以能解除婚约的,只有秦霖这一方。

  所以林月必须带足了赔偿,前来退婚,却没想到遇上秦墨这个破罐子破摔的家伙,老子就不同意,你拿我怎么办?有本事你去挑战圣皇啊?

  林月就是九星血脉中的紫血,也不敢对圣皇有半点不敬,因为圣皇是人族天地,是人族父母,没有圣皇就没有如今玄黄大陆的人族。

  七个纪元,七位圣皇以身陨的代价,才为人族开出了这片天,劈出了这块地,人族谁敢不敬圣皇?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天道誓言下,低下自己的头颅,恶狠狠的盯着秦墨。

  而这一刻,秦墨心底却大感快哉,这是来到这里两个月,心中最爽的一刻了,尽管这显得有些无耻,可面对如此咄咄逼人林月,他也不是好惹的菜。

  但他不知道,此时在锤石部落众人眼里,秦墨却是如此大义凛然,如此风度翩翩,这才应该是他们的少族长。

  可秦墨还来不及高兴片刻,林月突然笑了,她直接无视此时得意的秦墨,转向秦霖,恭敬道:“秦族长,这就是锤石部落的决定吗?”

  “他的决定,代表锤石!”秦霖简单道。

  “好。”林月似乎决定了什么,她看也不看秦墨,冷道,“那我现在,正式向他提出挑战,婚约将自动解除!”

  “那得看他是否接受,对吗?”秦霖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看向了秦墨。

  秦墨顿时傻眼了,怎么可以有这么变态的规矩?

  正当他疑惑时,一旁的秦羽突然笑着道:“天道誓言中,对于婚约这一誓,确实有如此一条,若是婚约某一方不愿履行,可挑战对方,若对方死,则婚约自动解除,但若对方不接受,则挑战不构成!”

  “还好,还好。”秦墨心底松了一口气,以他现在的实力,加上今天把林月得罪的这么惨,要这是个死规定,三个月还不得被这小娘们给打死?

  虽然说怎么死,都是死,可秦墨宁愿被天鹰部落的人暗杀死,自己跳崖自杀死,都不愿意给这个小娘们活活打死。

  看着她那双美眸中,所透的狠辣,秦墨就知道如果答应的话,三个月后他会生不如死。

  正当他决定趁着机会,厚着脸皮,得意洋洋的说一句“抱歉,老子不答应”再气一气这小娘们时……

  突然,主座上的秦霖发话了:“我代他答应了!”

  “你……你……你……”连续冒了三个‘你’字出来,却没有下文,可见秦墨此刻到底有多憋屈。

  “你有意见?”秦霖盯着他。

  秦墨不说话,扫了周围一眼,发现全是饿狼一般的眼神,似乎他有意见也不是什么意见了。

  “没有!!!”秦墨咬牙切齿,心底却是怨愤滔天,老子都如此激怀壮烈了,你为何还要如此坑我?

  秦霖却不知道他的想法转移目光,看向林月:“你有意见?”

  林月自然不会反对,紧跟着摇了摇头,然后用“你死定了的”眼神,扫了秦墨一眼。

  事实上所有人都还处于一种惊神未定的状况,谁能想到秦霖会替自己的儿子答应这种必死的挑战呢?

  天鹰部落的大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两方是皆大欢喜,只有秦墨呆呆的站在原地,失魂落魄。

  “为了以示公平,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秦霖突然开口。

  林月呆了一下,紧跟着便明白了过来,本来她想要拒绝,但最终还是咬牙道:“这枚凝血丹,还有这些灵石,都将给他,用以突破,我将在一年后挑战他!”

  天鹰部落的人眼睛发直,但想到可以了结此事,便没有多言,况且这本来就是给锤石部落的赔偿,只是没想到会以这么一个结果送出,实在出乎他们的意料。

  但此时,他们却都感觉凉飕飕的,一个能把自己儿子性命送出去,换取部落荣辱利益的族长,未免也太阴狠了一些。

  “善!”秦霖大手一挥,将盒子吸了过来。

  锤石部落的人看秦墨,唯有同情和怜悯,但那些怜悯很快就被收进来的大把灵石所抵消。

  少族长这也算是其死得其所了……


第5章 你忘了吗

  “卑鄙,无耻,下流,下贱,恶毒……”坐在山崖前,秦墨把他脑子里能想到的咒骂词汇全都宣泄了出来。

  然而,这种宣泄对于一年之后的挑战,一点作用都没有,虽然他看不出林月的境界,可绝对不是他现在这五百五十斤力气所能抗衡的,那是开了穴窍的开窍境强者,足以轻松的碾压他。

  以林月的资质,一年之后,也许能够突破到灌顶境也说不定,而他却连开出一个穴窍都是奢求。

  想到那个便宜老爹,居然用自己的命,换了那么多东西,秦墨心底便愤恨不以,他不甘心,很不甘心……

  “不甘心吗?”秦霖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后。

  秦墨没有回头,心中充满了憋屈,如果不是知道根本对秦霖造成不了任何伤害,他肯定会反身一拳砸在这个便宜老爹的脸上。

  “觉得我下流,无耻,卑鄙,下贱,恶毒?”秦霖走到他旁边,也不看他,只是为望着山崖前的云雾,笑着道,“反正事情已经发展到如今的地步,无法改变,何不像刚才在大殿里一样,畅快的宣泄出来?”

  “你……”秦墨刚想开骂,可看到秦霖那张淡定的脸,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质问道,“虎毒尚且不食子,有你这样为人父母的吗?”

  “好一个虎毒不食子!”秦霖突然转头看着他,那双深邃的眸子,似乎要把秦墨看穿,这让他浑身发凉。

  “你的改变,让我吃惊。”秦霖收回了目光,转而他从衣袖里掏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他道,“这是你的。”

  “我的?”秦墨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盒子,有些不可思议。

  “不想要?”秦霖笑眯眯的准备收起盒子。

  秦墨当然想要,伸手便抢了过来,确认里面就是那可以开启穴窍的凝血丹后,心底的怨愤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激动。

  紧跟着他疑惑看着秦霖,问道:“为什么要把这种珍贵的东西给我一个废物?”

  “因为你是我儿子。”秦霖平静的看着远处,“况且,这是你争取来的,当然那些灵石我不会给你。”

  秦墨心头一暖,突然明白了什么,心底对秦霖的恨意,彻底消失了。

  “在那种情况,要维持部落的荣辱,还要占到便宜,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好在你没有让我失望,这是对你的一个考验。”秦霖解释了一句。

  “如果当时,我选择接受退婚呢?”秦墨突然发问。

  “那这东西,属于部落。”秦霖语气平静,却让秦墨感觉浑身发冷。

  握着手中的盒子,秦墨笑了,笑的有些苦涩,他说道:“这颗凝血丹,最多能让我成功开窍,可并不能保证我战胜林月。”

  “对。”秦霖点了点头,“凝血丹虽然珍贵,但能够让人开窍的几率,只有五成,而你的血脉为九星血脉之外的白色血脉,利用凝血丹,也只有一成的几率。”

  秦墨面如死灰,希望突然又变得渺茫,无异于重新站起来的人,突然又掉进了陷阱,陷落于深渊之中。

  “所以,最后我还得死,死在那个漂亮的小娘们手里。”秦墨无奈道。

  “也不一定。”秦霖突然说道,“白色血脉,虽然是天生废血,与鸡肋无异,却还有一个方法,可以融合血脉天赋。”

  “什么方法?”秦墨问道。

  “寻找九星血脉中的高阶血脉,为你融合,虽然融合之后,只有一半的血脉效果,甚至不能开启血脉天赋,但至少可以修炼。”秦霖平静道,“这也是白色血脉唯一的好处。”

  刚升起的希望,转瞬间又消失了,秦墨虽然只来到这个世界两个月,但他却知道,高阶血脉的难寻。

  部落里被誉为天才的秦羽,也就测出了血脉赤色中等的血脉天赋,赤色之上是橙色,整个锤石部落,都没有橙色血脉,更别说更高阶的血脉了。

  “融合血脉,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对吗?”秦墨问道。

  “帮你融合血脉的人,必死无疑。”秦霖平静而冷酷的说道。

  “我明白了。”秦墨点头,心底的希望再次消失,变得更加迷茫。

  “很失望?”秦霖突然看着他,目光冷峻,“难道你忘记了吗?”

  “忘记什么?”秦墨低沉的回道。

  “忘记吾人族自孱弱而起,忘记吾人族先祖,在开天之战前,为百族血食?”秦霖开口道。

  “开天之战!!!”秦墨自然不会忘记,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就已经熟知人族历史。

  他身处于玄黄大陆,整个玄黄大陆被玄黄大界所包裹,而在太古的第一纪元,整个玄黄大陆有百强王族。

  人族,不过是这些王族的血食,猪狗不如。

  可在第一纪元末,一位人族强者崛起,这个人叫做盘古,他率领人族奋起征伐,力抗百族强者,成为人族第一代圣皇,他的崛起,打破了百族互相割据征伐的局面,人族成为了百族的共同威胁。

  与百族的决战,即是开天之战,开的是人族的天,辟的是人族的地。

  哪一战,苍穹血染,大地悲鸣,天地都要被打破,盘古以一己之力,率领人族将百族驱逐,并以身化为玄黄大界,守护人族。

  从此,才有了人族休养生息的玄黄大陆,才有了人族最强种族的凶名,那就是开天之战,百族的末日,人族的新生。

  “你忘了吗?开天之战第二纪元,女娲圣皇出世……”说到这里,秦霖一向平静的脸上也露出了激动之色,“百族再起征伐,欺吾族圣皇为女流,然,补天之战,十大王族古祖被斩,炼于玄黄大界中,从此人族再不惧百族凶威……”

  “你忘了吗?第三纪元,圣皇燧人氏崛起……”

  “你忘了吗?第四纪元,圣皇伏羲崛起……”

  “你忘了吗?第五纪元,圣皇太昊崛起……”

  “你忘了吗?第六纪元,圣皇神农崛起……”

  “你忘了吗?第七纪元,圣皇蚩尤崛起……”

  “你忘了吗?第八纪元,圣皇轩辕崛起,现如今依旧坐镇中央玄黄大城,开创吾人族盛世……”

  连续八次的发问,问的秦墨心中波澜欺负,震动不已。

  这就是玄黄大陆人族历史,从孱弱血食,到最强种族,人族先后有八代圣皇崛起,每一纪元末,圣皇陨落,新一代圣皇崛起,到如今第八纪元末,只剩下坐镇中央玄黄大城的轩辕圣皇。

  所以,圣皇就是人族的天,圣皇就是人族的地,圣皇就是人族荣辱,荣辱即为人族的命……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