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林百合陆煊赫全文阅读-狂暴少帅:娇妻入

发布时间:2018-12-06 15:35

林百合陆煊赫全文阅读

狂暴少帅:娇妻入我怀全文阅读

  由网络作者晓灵犀创作的《狂暴少帅:娇妻入我怀》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短篇总裁文,林百合陆煊赫是小说的男女主角。小说讲述的是林百合是林家的养女,为了报答养育之恩,她代替林家千金嫁给了人人忌惮的恶魔陆煊赫,从此她的人生就陷入了一场水生火热的折磨之中!
  林百合睁开眼,正是最初在客厅里跟她起争执的那个女佣,听其他人叫她秋曼姐。难道她想在这里报客厅顶撞之仇?
  秋曼冷哼一声,将林百合甩回浴池,若不是大少爷在等着,她一定会让这女人尝尝她的手段。
  女佣一拥而上,将林百合摁在浴池边,狠狠地仔细地将她从头发丝到脚指甲都清洗一遍。
  等林百合从浴池出来的时候,原本雪白的肌肤变的红彤彤的。秋曼看着林百合玲珑姣好的身材,满心嫉妒,恨不得扑上去将她的脸给刮花。
  伺候大少爷那么久,还是头一次看到他对一个女人感兴趣,其他的哪个不是有一点看不顺眼就直接扔出去了。
  可这女人,都如此顶撞他了,大少爷居然还是把她留下来。
  或许……少爷是想用其他的办法将她折磨致死吧,比如上一个胆敢拒绝少爷的女人,从床上抬下来时,进气已经没有出气多了。
  林百合好不容等到女佣清洗完毕,却又看到他们拿来一件比轻纱还透明的睡衣来,该遮的地方遮不住,该漏的地方全漏。
  她瞬间羞红了脸,严词拒绝:“我不穿这样的衣服!”

第一章 替嫁

  七月,南城。

  林百合穿着一身百鸟朝凤的旗袍,在养父母的关怀护送下,上了一辆低调奢华的豪车。

  这是陆煊赫派来接姐姐林水仙的车子。

  但从现在起,她就是林水仙。

  因为她要替姐姐嫁入声名显赫的陆家,成为陆家的大少奶奶。

  车窗外,养父林盛和养母李秋菊目光灼灼,殷勤无比。

  林百合嘴角扯起一抹苦笑,怎么能不殷勤呢?

  自己这一去,不仅能保住他们的亲生女儿,还会给他们带来绝大的收益。

  而姐姐林水仙,现在恐怕正在跟自己曾经的未婚夫凌风厮混吧,不久后两人就可以风风光光的举办婚礼,成为人人羡慕的慈善夫妇了。

  这半个月以来,林家每一个人都在给她灌输陆家有多富贵,多有钱,嫁入林家之后,会有多少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和人人羡慕的身份地位。

  可从未有人关心过她这一去还能否回得来?

  也从没有一个人告诉她要小心应付陆煊赫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不是亲生的,而是林氏夫妇收养的亲戚遗孤。

  在林家,没有人把她当小姐看,即便是佣人,都可以对她抬手即打,张口即骂,她还不能反抗,否则,等待她的就是三天的小黑屋。

  罢了,这次待嫁就当是她对林家多年的收留做得最后的回报吧。

  林百合缓缓抚上心脏的位置,像是这样就能抹去那钻心蚀骨之痛。

  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欠林家什么!

  车子飞快的在马路上行驶,不多时就来到少帅府的大门前。

  门口罗列的士兵挺直如标杆,肩上的配枪让人望而生畏。

  林百合不由得颤抖一下,想起外面的传言。

  陆家大少爷陆煊赫,出身名门,家财万贯,手握重权,俊美无双,按说应该是南城里每个女人趋之若鹜的对象。

  但恰恰相反,南城里的名媛贵女们纷纷避之不及,几乎是谈“赫”色变。

  只因为陆煊赫,是个杀人如麻的变态,落到他手里的人无不受尽虐待致死,就连女人都不放过。

  据说跟他有过关系的女人,没有一个能活到现在的……大门缓缓打开,车子重新启动。

  林百合觉得这座庄园就像一头老虎的领地,而自己在自投罗网,随时都能葬身虎腹。

  很快,车子在停车场停下,她是没有资格直接乘车到别墅前的。

  有女佣对林百合欠身,声音温和不失礼貌,“请随我来!”

  林百合边走边打量着这座大气磅礴的庄园,一花一木都被修剪的一丝不苟,彰显着主人严厉到不近人情的性格。

  周围不时有巡逻的士兵经过,目不斜视,仿佛司空见惯一般。

  林百合难掩震惊,但心里更多的是惶恐。

  “您就是林小姐吧,请进入客厅等候!”一位年长的老者,做管家打扮,看着林百合温和说道。

  “谢谢!”林百合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

  只是等她走近客厅才发现,这栋别墅虽然装饰的富丽堂皇,但却无端给人一种阴冷沉寂的感觉,仿佛一座华丽的牢笼。

  管家将林百合带入客厅,吩咐佣人给她到了杯水,便转身离开。

  “请等一下!”林百合连忙叫住管家,语气中有些歉然和羞怯,“那个……我想问一下,你们少爷什么时候回来?”

  管家眉头微蹙,仿佛这问话已经僭越了一般,声音也变得冷硬,“不知!”

第二章 胆大包天

  林百合怔住,心里愈发慌乱。

  她并未在这里坐很久,不多时便有一行女佣走进来,手上的托盘里放着各种洗浴用品。

  为首的那个女佣身姿妙曼,凹凸有致,若非身上的女佣装,很难让人相信她是一个佣人,反倒像一个被玩乐的玩物。

  “林小姐,跟我来吧!”女佣声音清冷,眸中带着不屑。

  林百合不解抬眸,“去哪里?”

  “自然是要沐浴,难道你想要这样脏兮兮的去伺候大少爷吗?”女佣厉声反问。

  沐浴?伺候?

  林百合立刻摇头,“抱歉,我这次来是要跟陆先生商量婚礼细节的,不是来沐浴伺候人的!”

  “哈!”女佣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夸张地笑出声,“痴心妄想!”

  林百合脸色一白,却并不反驳,只是安稳坐在沙发上,丝毫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女佣面色愠怒,“大少爷马上要回来了,他最厌不洁,我警告你快点去洗干净,否则没你好果子吃!”

  “如果我说不呢?”林百合声音清冷,指甲掐进手心。

  “那你就是在找死……”女佣气得厉害,胸脯不断起伏。

  “我既然来了这里,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林百合反而平静下来,眉眼低垂,温柔娴静。

  “你……”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快而沉稳的脚步声,女佣听到之后,脸色微变,低头弯腰站在沙发一侧,态度恭谨之极。

  林百合心中一紧,瞬间意识到是谁来了,下意识地站了起来。

  随后客厅的大门被推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

  林百合忍不住抬头看去,来人一身笔挺的军装,深绿的颜色莫名给人一种凌厉霸道的感觉,只想让人敬而远之。

  再抬眸,就看到了他那一张硬朗帅气的脸庞,剑眉微锁,高鼻薄唇,生生给人一种硬朗之气。

  最终,林百合对上他鹰一般锐利的眼眸,仿佛瞬间被摄了魂魄,就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急促起来!

  林百合立即确认,他就是陆煊赫。

  果然一身戾气,如同恶魔。

  “林水仙?”陆煊赫低沉的嗓音响起,带着莫名的性感。

  “是我!”林百合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只是颤抖的睫毛却出卖了她内心的紧张畏惧。

  陆煊赫凛在林百合细嫩的小脸上来回巡视,目光凛冽深沉。

  林百合浑身不自在,像是被一张细密的网紧紧兜住,让她想要窒息。

  “既然你不怕死,那你怕不怕生不如死?”陆煊赫的声音宛如一柄薄刃,直直插进林百合的心脏。

  刚才的话,竟然被他听到了!

  林百合的心脏顿时如擂鼓一般咚咚跳起来,她垂下眼睑,不敢跟满身戾气的男人对视。

  岂知下一秒,她的下颌就被一只大手捏住,被逼抬起头来,对上那闪着幽深寒冷的凤眸。

  “所以你是特意过来送死的?”陆煊赫音色低沉,如冰般寒冷彻骨。

  林百合只觉得双颊火辣辣的疼痛,轻易的从男人眼中分辨出那暗若剑光的杀机,她轻吸一口气,“不是,我只是一个正常人,我也想好好活着!”

  语气中,带着无奈和倔强,让人无端觉得,她是被生生逼到这个份上的。

  房间里的佣人头垂得更低了,恨不得当自己不存在。

  这个女人胆大包天,居然敢用这种语气跟大少爷说话,难道她不知道大少爷的是最不能惹的人吗?

第三章 不要洗澡

  说不定连他们都要跟着遭殃。

  房间里明明站着数人,却沉寂地如同荒芜之地。

  陆煊赫轻嗤一声,目光中反而添了一抹嘲弄,“想要在我这里好好活着,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

  他的手劲忽然放松下来,略粗糙的指腹反复摩挲着林百合的下巴,仿佛在把玩一件精美细滑的玉器。

  林百合别开目光,不敢在跟他对视,那目光几乎要将她吞噬。

  但她心里压不下那口气,出声呛道:“不知道陆大少爷的规矩是什么,客人来了,就先送去浴室洗澡吗?”

  陆煊赫目光骤然变冷,满脸寒霜,“客人,你也配?”

  房间的气温瞬间下降了好几度,周围的佣人更是连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挥臂一甩,林百合便如布娃娃被甩到地上,浑身骨骼仿佛碎裂开来,但她硬是咬紧了嘴唇,不发一声。

  陆煊赫旋身坐在沙发上,看着林百合倔强的小脸,幽深的眸中闪过一抹意外,再次打量起倒在地上的女人来。

  身量纤纤,不施脂粉,尤其是那双眼睛,仿佛最清澈的泉水,倒也能入眼,只是身上那件俗到不能再俗的旗袍,跟她脸上的隐忍倔强格格不入。

  陆煊赫忽得升起一抹征服感,这个女人,勾起了他的兴趣。

  他忽得起身,神色漠然,“把她洗干净送到我房间!”

  “是!”女佣恭敬应声。

  林百合绝望的闭上眼睛,洗干净送到房间,还能做些什么……她不想就这么被人摆布,到底想要抗争一下,就算是即刻去死,也比被那个男人在床上活活折磨死要好得多吧。

  可是,她落在这个男人手中,怕是连死都不是那么轻易。

  终究还是逃不过去了是么?

  两个佣人上前,直接将林百合架起来,抬到浴室里去。

  林百合没有挣扎,任凭佣人帮她脱衣扔进浴池里,即便是水没过头顶,也一动不动。

  “想这么轻易的死去,做梦!”尖利的女声响起,粗鲁地拽住林百合的长发,将她拖出水面。

  林百合睁开眼,正是最初在客厅里跟她起争执的那个女佣,听其他人叫她秋曼姐。

  难道她想在这里报客厅顶撞之仇?

  秋曼冷哼一声,将林百合甩回浴池,若不是大少爷在等着,她一定会让这女人尝尝她的手段。

  女佣一拥而上,将林百合摁在浴池边,狠狠地仔细地将她从头发丝到脚指甲都清洗一遍。

  等林百合从浴池出来的时候,原本雪白的肌肤变的红彤彤的。

  秋曼看着林百合玲珑姣好的身材,满心嫉妒,恨不得扑上去将她的脸给刮花。

  伺候大少爷那么久,还是头一次看到他对一个女人感兴趣,其他的哪个不是有一点看不顺眼就直接扔出去了。

  可这女人,都如此顶撞他了,大少爷居然还是把她留下来。

  或许……少爷是想用其他的办法将她折磨致死吧,比如上一个胆敢拒绝少爷的女人,从床上抬下来时,进气已经没有出气多了。

  林百合好不容等到女佣清洗完毕,却又看到他们拿来一件比轻纱还透明的睡衣来,该遮的地方遮不住,该漏的地方全漏。

  她瞬间羞红了脸,严词拒绝:“我不穿这样的衣服!”

第四章 禽兽不如

  秋曼冷笑,指挥了女佣就往她身上套,“在这里,哪有你说不的份。”

  女佣七手八脚的将情趣睡衣给林百合穿好,便退了下去,浴室里只剩下了秋曼和林百合两个人。

  浴室里有半面墙都是镜子,林百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脸羞愤。

  身体全都暴露在空气里,只有隐秘部位被透明的黑色蕾丝包围,若隐若现……可偏偏她身上有股子清纯的味道,跟这衣服结合起来,更加吸引人的眼球。

  “出去吧,少爷等着你呢,自求多福吧!”秋曼说完,推了一下林百合。

  林百合踉跄了一下才稳住身形,怒视秋曼,看着她得逞的眼色,忽然计上心来。

  她转身,主动往门口走去。

  “快点,磨蹭什么?”秋曼依旧不满,在身后催促。

  林百合暗暗咬牙,在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她大步迈出,身子一个侧歪,狼狈地扑倒在地。

  “啊……”她立刻痛呼出声。

  而此时秋曼正巧出现在门边,诧异地看着蜷缩在地上林百合,“秋曼姐,我不是故意走慢的,我……我第一次穿这样的衣服,不太敢见人,对不起,你别推我……”林百合一脸委屈加害怕,小模样羞怯可怜。

  而她此刻捂着左臂的的手,有丝丝血迹蔓延出来。

  秋曼一脸震惊,正想上去教训这个敢诬陷自己的女人,却一眼看到脸色深沉如墨的陆煊赫望着这里,抬起的手便顿在空中。

  “少爷,我……不是我推的她!”秋曼慌忙解释,心中忐忑不安。

  这女人是大少爷等着享用的,现在却受了伤,若是真的怪罪到自己头上,那恐怕横着出去的就是她了。

  “啊……对不起,不是秋曼姐推的我,是我自己摔倒的……”林百合像是此刻才看到陆煊赫,低声解释道。

  她脸色更加苍白,紧紧将自己蜷缩成一团,连手臂上的伤都顾不得了。

  “你……”秋曼气得脸色通红,她之前怎么没看出来,这女人心计可真够深沉的,不说话还好,越说越像自己威胁她一样。

  她紧攥紧手指,指甲掐进手心,这才勉强忍住自己想要暴打她一顿的冲动。

  陆煊赫唇角挑起,倒是看了一处好戏。

  他起身,踱步到林百合面前,笔挺的西装已经换下,宽松的浴袍为他平添了一份慵懒,气质却依然高贵霸道,斜眼俯视着地上的林百合。

  林百合只觉得一阵压迫感传过来,让她连呼吸都有些苦难。

  自己的手臂都受伤了,恐怕他也没什么兴趣了吧……“除了她,都给我滚出去!”陆煊赫指着林百合开口,音色狠厉,让人不寒而栗。

  秋曼怔愣了一下,大少爷这是不准备追究刚才的事情了吗?

  她后背的冷汗已经将衣服濡湿,却不敢抬头,低声道;“是!”

  房间里的佣人迅速退去,偌大的空间只剩下林百合和陆煊赫两人。

  林百合身体微抖,失败了么,即便她受伤了,这个男人也不打算放过她吗?

  真得禽兽不如。

第五章 婚约由来

  陆煊赫弯腰,高大的身形逼近林百合,神色似笑非笑,目光带着绝对的压迫感毫无顾忌地在她身上扫量。

  “你大概还不知道,我最喜欢的,就是鲜血的味道!”他声音低沉醇厚,却带着嗜血的感觉。

  林百合脸上的血色迅速褪去,她忘了,他本身就是个变态,这下反而弄巧成拙了。

  陆煊赫伸出手,顺着她的脸颊往下轻抚。

  他的指尖仿佛带着电流,被他拂过的地方,都忍不住轻颤。

  当他的手指停留到高耸的柔软处并恶意逗弄一下时,林百合再也忍不住,尖叫一声,一把拍掉他的手。

  陆煊赫并不生气,看着林百合的目光反而越发炽烈。

  不可否认的是,面对着这个女人,他的欲望被无限激发。

  女人穿着情趣内衣,本是增加情趣的,但在他眼中,林百合身上的这几根破布条,反而碍了他的眼,他想占有她的全部。

  “衣服脱了,自己躺倒床上去!”陆煊赫直起身体命令道,声音暗哑性感。

  林百合身子一震,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眼眶里迅速聚气雾气,给她晶亮的眼睛添上几分迷蒙。

  她身子蜷缩成一团,一动不动,心中的委屈、害怕、惶恐、如潮水一般涌上来。

  “怎么,想要我亲自动手,难道你喜欢这个调调?”陆煊赫嘴角勾起,声音带着调笑。

  林百合心中气恼,他当自己是小姐吗?

  好一会,她才挣扎开口:“我们还没有结婚,你这样做,会伤害我们两家的感情的!”

  她声音里带着挣扎,提到两个家族,总能对这个混世魔王有一点约束吧。

  “结婚,跟你?”陆煊赫声音冰冷讥诮,看林百合的目光像是在看一只异想天开的癞蛤蟆。

  被羞辱的感觉铺天盖地袭来,林百合再说不出一个字来。

  她自嘲地苦笑一声,陆煊赫怎么会真的想要跟林家定亲呢,这根本就是一个无稽之谈。

  就连两家的婚约,也不过是酒桌上的一个玩笑。

  多年前,陆家尚未飞黄腾达,不过是区里的军队里采办局的一个小局长,跟往军队供应货品的林家有了往来。

  两个老爷子酒过三巡,说起自家事,得知两家都有刚出生的孩子,正好一男一女,谈笑间便定了这么个婚约。

  饭桌上的话,原本无人当真,但陆家从陆煊赫父亲这一代从军开始,升迁的速度犹如坐了火箭,短短几年,就成了南城乃至全国都首屈一指的大家族。

  而到了陆煊赫这一代,更是风头无量,想要攀亲的人无数,林家更是挖空了心思的想要联系陆家恢复这门亲事。

  但陆煊赫残暴名声传出来后,很多人都放弃了。

  毕竟亲没结成再结了仇可就不妙了,而林家更是歇了心思,毕竟林水仙是他们的唯一的亲生女儿。

  可之前托的关系已经把话递到陆老爷子哪里,老爷子弥留之际,也想起了这件事,便拍板应承了这个事,还说君子一诺,万金不换,否则就是失信,愧对祖宗的教诲。

  陆家派人来通知林家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傻眼了。

  林水仙更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说什么都不肯嫁过去,而她这个孤苦无依的养女,就成了他们利用的人。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