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幽江隽全书目录哪里有?顾清幽江隽大

发布时间:2018-12-06 15:34

顾清幽江隽大结局

高冷总裁的伪妻子全文阅读

  顾清幽江隽全书目录哪里有?顾清幽江隽大结局是什么?女主叫顾清幽男主叫江隽的小说名字是《高冷总裁的伪妻子》,此书为网络作家懒冰冰完结之作,小说又名《情于你慎始善终》、《高冷总裁别诱我》,全文讲述的是顾清幽和江隽的婚姻从来都只是一场替身的交易,可慢慢的这场交易却让顾清幽失了心。
  江隽抱着她,穿过二楼的走廊,直接来到房间。房门外的两名佣人看到他们,立即便把房门打开,在江隽抱她进房间后,就把房门关闭。
  装修奢华的偌大房间,直到抱着她来到床边,江隽这才将她放了下来。被他放下来的时候,顾清幽喘着气。
  江隽高大挺拔,足足高她一个头,这致使她此刻必须稍稍仰起头,这才能够看着他的脸,可是看他的那一刻她便产生了后悔。
  因为,他长得实在够英俊,她的心不断跳得厉害,在这安静的房间里,她感觉她那狂烈的心跳声他都能够听见。
  这太丢脸。“刚才你表现得不错,看来这半个月,你有在认真学习。”在心底懊恼之际,顾清幽的耳朵里传来了江隽清冷的音质,平和,好听。
  顾清幽低下头去,轻轻咬了咬了唇,细声回答,“我已经竭尽所能。”“很不错,至少第一眼我看到你的时候,觉得你几可乱真。”
  听闻,顾清幽想要抬起头去看江隽此刻的神色,却因为害怕看江隽那张脸,只好继续低着。
  随后,江隽从床畔走开,刚刚下飞机的他似乎有些疲累,脱去西装外套,扯松领带,并解了两颗衬衫扣子。顾清幽站在床边远远地看着他。

第1章 他回来了

  晚上,顾清幽独自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秀眉微蹙,内心颇为紧张。

  叶朔刚刚告诉她,江隽今晚回来。

  是的,成为江隽“妻子”这半个月,她还没亲眼见过江隽。

  她对江隽的了解,仅限于他是个长相英俊的年轻男人,掌管着C市第一集团江氏集团,是江氏集团总裁,经常出现在电视和报刊上。

  她真的很好奇他是怎样一个人……

  媒体报道他十分冷峻,似乎他不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然而,他有颜有钱,这么多年对夏清晨的感情始终专一,几乎零绯闻,这似乎又说明,他只是低调淡漠的性子,品性应该不差。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算她的幸运。

  可是,她的心里真的很没底,毕竟之后他们要扮演夫妻,她却连他是个怎样性子的人都不知道……

  她很担心自己会演不好。

  叹息一声,顾清幽缓缓敛下眼帘。

  事实上,她在这里琢磨江隽是个怎样的人也无意义,因为,不管江隽是怎样的人,她和江隽之间的交易已经达成,她始终要履行协议上的内容——

  扮演好江隽妻子夏清晨,替江隽生下孩子。

  想到这里,顾清幽摇了下头,挥掉脑海中的愁思。

  这个时候,佣人恭敬的声音从门外面传来,“少夫人,夫人请您下楼用晚餐。”

  听闻,顾清幽清越的嗓音赶紧回了句,“好的,我马上下去。”说完,赶紧去浴室,补了一下自己的妆容。

  ……

  江宅一楼偌大的餐厅里,江董夫妇已经就坐在餐桌前。

  “爸妈,抱歉,我下来晚了。”顾清幽落座之后,歉意对二老道。

  江董夫妇一脸亲和,尤其是江董夫人,在吩咐佣人替她盛了一碗汤后,疼爱地道,“清晨,你瘦得弱不禁风的,多喝些汤……妈妈喜欢你胖一些。”

  江董道,“清晨好像是比一个月前结婚的时候瘦了些。”

  顾清幽优雅端起汤,轻柔回应,“是瘦了些,我觉得瘦些漂亮点。”

  江董夫人轻轻一笑,“倒是能理解,妈年轻的时候,也是追求瘦的,不管自己已经有多瘦,还是觉得差一点,这不,老了就少了些福气。”

  “妈妈这样的身材很好呢!”顾清幽认真夸赞,清眸透露出一丝羡慕,“我一直祈祷以后也要有妈妈这样好的身材呢!”

  “你看看……”江董夫人被哄得一脸笑吟吟,“清晨很会说话呢!”

  “我说的是实话,妈妈的身材就像年轻人。”

  江董夫人笑得合不拢嘴,如吃蜜一般的甜,“快喝汤,妈妈亲自下厨煲的。”

  顾清幽清澈的眼眸泛光,“哇,那我要多喝两碗。”

  “好,好。”江董夫人乐呵呵道。

  顾清幽满足地把汤一口口送进嘴里,汤的味道的确极好。

  管家给顾清幽呈第二碗汤过来的时候,轻轻笑道,“少夫人是该多喝几碗,夫人可是亲自煲了一个下午……林医生说这汤最适合调理身子了。”

  调理身子?

  顾清幽喝汤的动作倏地微微一顿。

  江董夫人没好气地睨了管家一眼,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责备,“你呀,就是多话。”

  管家轻笑,退了下去。

  江董夫人随后跟顾清幽解释,“清晨,不要听管家说的,妈妈只是觉得你太瘦,想调养好你的身体,并没有其他想法。”

  “是啊,清晨,不要多想。”江董慈爱附和。

  顾清幽微微羞赧,随后仰起秀雅洁白的面庞,冲二老甜甜笑了笑,“江隽都三十岁了,我也想让江隽早点做爸爸。”

  江董夫妇得知,喜悦互视。

  “你有这个想法已经够了,现在大多数的年轻人,都不想这么早要小孩……你别有压力,顺利自然就好。”江董夫人不忘说道。

  顾清幽恬淡点头,“嗯。”

  这时候,一名佣人走进餐厅,恭敬躬首,“老爷夫人,江总回来了。”

  “啊,江隽回来了?”

  江董夫人一阵欣喜,从餐桌前起了身。

第2章 恩爱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江隽回来这件事上时,没有人注意到,正喝着汤的顾清幽,勺子突然哐当一下落进碗中。

  他回来了?

  江隽回来了?

  顾清幽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十足的心理准备,却不想,这一刻心还是紧张得怦怦直跳,纤细的指尖更在碗沿禁不住轻颤。

  不,她不能流露出一丝紧张。

  “她”跟江隽已经相恋五年,结婚也已经一个月,他们之间应该流露出的是新婚的恩爱。

  对,要恩爱。

  顾清幽随后也从餐桌上起了身,瞬间略僵的清致脸庞上呈现一丝甜甜的微笑,跟着江董夫人来到客厅。

  江董夫人原是喜迎自己的儿子的,见到儿媳跟了过来,很自然就放慢了步伐,把时间和空间留给了半个月未见的新婚夫妻。

  这是顾清幽第一次见江隽的真人。

  之前她只在报纸和电视上看过他。

  原来,他本人似乎比百度百科上说的一米八三还略高了一些。

  此刻,他穿着剪裁合宜的高级定制墨色西装,全身上下散发一股沉稳低调且不张扬的气质,一只手插在裤袋里,屹立在厅里的落地窗前,背影清隽,正在打电话。

  顾清幽注意到他拿着手机的那只手,干净,修长,骨节分明。

  顾清幽不得不在心底承认,单是看他的背影,已是一副优秀的背影。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脏跳动得更厉害起来,明明她的控制能力极好,这一刻却像是有些控制不住。

  恩爱,恩爱……

  在心底不断地提醒自己这两个字,顾清幽随即朝江隽走了过去。

  “明天早上我会亲自公司一趟……对盛远的收购,我不希望出现任何的差错。”

  淡漠清澈的声音缓缓传进顾清幽的耳朵里,似乎真就像媒体说的高傲漠然,不过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很好听。

  顾清幽走到江隽身边时,江隽刚好结束跟对方的通话,微微侧过头,那一瞬,他们的双眼不期然四目相对。

  顾清幽身子微微一怔,长长的睫毛下那清漾透彻的瞳眸刹那恍惚。

  墨色的西装衬托他的身量颀长俊逸,浑身透出与身俱来的尊贵气息,两道利剑般的浓眉下是深邃如静海一般的黑眸,挺直的鼻梁,薄而紧抿的唇……

  他的长相仿佛如上帝精心雕琢一般的英俊,那是电视或照片永远都不可能呈现得出来的。

  江隽看着这样恍惚的她,蓦地伸手轻轻揽住她的腰身,由于她的身子轻盈,他很轻易就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深情注视着她。

  顾清幽直到闻到那说不出来清冽好闻的男性气息时,这才回过神,意识到他的手在她的腰上,而她整个人已经在他的怀中。

  从没有跟男人这样亲密的顾清幽,出于本能身体微微僵凝,漂亮的双眸瞪着他。

  江隽俊逸的面庞上褪去了冷峻,呈现宠溺和柔和,低下头在她的额上轻轻落下一吻,好听的嗓音轻声道,“想我了吗?”

  顾清幽终究不是个容易失去理智的人,恍然间已恢复清醒的意识,双手圈子在了江隽的脖颈上,甜甜吐出,“好想。”

第3章 直接去房间

  前一刻江隽的薄唇碰触她光洁的额头时,她因为身体僵硬,没有任何感觉,只觉得有一股冰凉划过。

  没想到,这一刻,在她回答完后,江隽居然低下头,精确地擒住她的唇。

  二十三年来,由于一直忙着工作,她没有谈过恋爱,即使身边不乏有追求者。

  所以,这是她的初吻。

  过去也曾经幻想自己的初吻会在一个浪漫的场景下,跟自己喜欢的人,哪里料到会是这样失去。

  不过,他的气息真的很好闻。

  倾身下来的时候,她的鼻息间仿若都充斥了那薄荷的清新夹杂着极淡的烟草味。

  薄唇贴着她,冰冰凉凉,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在她的身体里形成。

  随后,他开始用力。

  揉捻,舔舐,啃咬……

  他的舌并没有探入她的口中,却在外人看来,他们吻得痴缠。

  江董夫人看到这一幕,掩嘴轻笑,拉着江董,跟厅里的管家佣人一起悄无声息地退离。

  顾清幽的脑子被撩拨的昏昏胀胀的,毕竟从没有经历过这些,双颊早已经飘红,蓦地,突然感觉身子轻了起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江隽打横抱了起来。

  此时江隽已经离开她的唇,用一种仿似沉淀了万千星辰的深邃目光专注地凝视她。

  她的双手勾在他的脖颈上,樱红的唇瓣被他吻得有些粉嫩,胸口微微起伏,无措地对上他幽深的双眸。

  约过三秒,江隽抱着她,径直朝江宅宽敞的昏黄色大理石楼梯走去。

  顾清幽只能紧紧地勾着他的脖子,这样才不至于摔下去,可是心脏却像擂鼓一般,跳得厉害,脑子一片空白。

  江隽抱着她,穿过二楼的走廊,直接来到房间。

  房门外的两名佣人看到他们,立即便把房门打开,在江隽抱她进房间后,就把房门关闭。

  装修奢华的偌大房间,直到抱着她来到床边,江隽这才将她放了下来。

  被他放下来的时候,顾清幽喘着气。

  江隽高大挺拔,足足高她一个头,这致使她此刻必须稍稍仰起头,这才能够看着他的脸,可是看他的那一刻她便产生了后悔。

  因为,他长得实在够英俊,她的心不断跳得厉害,在这安静的房间里,她感觉她那狂烈的心跳声他都能够听见。

  这太丢脸。

  “刚才你表现得不错,看来这半个月,你有在认真学习。”

  在心底懊恼之际,顾清幽的耳朵里传来了江隽清冷的音质,平和,好听。

  顾清幽低下头去,轻轻咬了咬了唇,细声回答,“我已经竭尽所能。”

  “很不错,至少第一眼我看到你的时候,觉得你几可乱真。”

  听闻,顾清幽想要抬起头去看江隽此刻的神色,却因为害怕看江隽那张脸,只好继续低着。

  随后,江隽从床畔走开,刚刚下飞机的他似乎有些疲累,脱去西装外套,扯松领带,并解了两颗衬衫扣子。

  顾清幽站在床边远远地看着他。

  在房间晕黄的水晶灯下,他愈发显得身量修长,干净的手指解着衬衫扣子,解开衬衫隐隐露出的胸膛部分精壮健硕。

  她不自觉脸又红了些,立即便把头偏向一旁,小声问,“现在我们在房间里做什么?”

  江隽把手腕上的表摘下放在一旁的矮柜上,这才抬起淡眸扫了她一眼,“半个月未见的新婚夫妇,你觉得要在房间里做什么?”

第4章 第一夜

  顾清幽刹那石化。

  她尽管未经人事,关于这方面,却也是懂的。

  可是……

  是现在吗?

  她还一点准备都没有,她以为至少不会在第一天。

  在顾清幽思考期间,江隽已经去了浴室。

  顾清幽愣在原地好一会儿,回过神时,江隽已经在浴室里,她的耳朵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她轻轻在床沿坐了下来,因为紧张,手不自觉地嵌入到被单里。

  ……

  江隽穿着黑色天鹅绒睡袍一身清爽从浴室里出来时,顾清幽抱着白色的睡袍已站在门口。

  江隽看了她一眼,没开口说什么,只是在她欲走进浴室的时候,站在沙发前准备打电话的他,略淡地问了一句,“第一次?”

  顾清幽再次体验到石化的感觉,身体僵硬得瞬间动弹不得,幸好她此刻是背对着他的,只是清致秀雅的面庞爆红。

  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自己的声音缓缓地回了一个字“嗯”。

  江隽没再说什么,拿起手机,继续跟人谈公事。

  顾清幽不敢回头去看江隽,回答完后便迅速去了浴室。

  任由冰冷的凉水浇灌自己莫名发烫的身体,顾清幽在洗完澡后,始终犹豫是否要喷那放在柜子上的香水。

  这瓶香水是好友安雅如送她的,据说喷了以后能够让人的神经放松下来,功效类似有助放松之类的香氛。

  可是,她刚刚是没喷香水的,现在突然又喷了香水,这会不会让他误解?

  思来想去,顾清幽还是放弃了那瓶香水,深吸了口气,步出浴室。

  ……

  顾清幽从浴室里出来,江隽正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打电话。

  比起之前西装革履沉稳严谨的样子,此刻的他穿着睡袍,头发未干,稍稍凌乱,散发着一股不羁的魅力。

  顾清幽坐在梳妆台前把长发吹干,随后掀开被子,躺在了干净洁白的大床上。

  本来以为洗了澡人就可以放松些许,却不想她的心还是跳得那样快。

  未免自己等会儿紧张到放不开,顾清幽只好伸手把床头柜的台灯关闭,让床头这边昏昏暗暗的,这样有助于她清空脑海里的念想。

  最近学的瑜伽里有一堂课是教冥想,顾清幽闭上眼,开始用听息的办法,排除自己脑海里的杂念。

  不知不觉中,她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心跳也恢复了原本的心律。

  过了很久,顾清幽的被子被掀开,她温暖的身子迅速覆上了一道冰凉的沉重身躯。

  她立刻就睁开了眼睛,那一刹那,对上的是在夜色中如黑曜石般幽深的黑眸。

  她倒抽了一口气,出于本能想要抵住他压下来的胸膛,双手却被他适时压固在她的头颅两边。

  他的手非常的有力,她瞬间动弹不得。

  四目相对,她的心紧张都极点,呆呆地看着他在昏暗光线下愈发俊逸的冷峻脸庞,蓦地发现他并没穿上衣。

  她如果记得没错的话,他刚刚是穿着连身睡袍的,所以……他现在下半身也是没穿的。

  意识到这一点,顾清幽羞怯得把头撇向一旁,全身都紧绷起来,即使在不甚明亮的光线下,也能看出她全身都已经成了绯色。

  江隽低头埋在了她的颈项,那灼热的气息拂过她颈部敏感的肌—肤,立即惹得她的身体一阵的颤栗。

  他不允许她有一丝抗拒,牢牢地扣着她的手,从她的脖颈慢慢地往下。

  江隽秉持着这样的耐性,一直到顾清幽适应,身体不再那样紧绷,也不再一阵颤栗,他这才松开她的双手。

  此时的顾清幽已经在江隽这样耐性的哄骗下,完全感觉不到他在解她的睡袍带子。

  她猛地睁开迷离的双眼,然而,刚刚看清楚他俊逸的容貌,一股撕裂般的疼痛已经传来。

  那一刻,她的手指甲嵌入了他宽阔的脊背。

  其实她是能够感觉得到的,他已经很慢,很温柔。

  可是这终究是成为女人的必经之路,就算他再小心翼翼,她还是会有那样的感受。

  江隽没有很着急,置身其中,静止不动,再一次耐性地亲吻她。

  这次却不是从脖颈,而是从她纤瘦性感的肩胛,沿着她光滑白皙的手臂,吻至她的手肘……

  他的吻似乎有魔力一般,减缓她身体所有的不适感,也让她渐渐不能自己。

  不知为何,双手便攀向他的颈项,喉咙也因为他的吻而不时溢出不自禁的呻—吟。

第5章 献出身体,疼痛

  直到她彻底沉沦、忘乎所以,他这才开始动起来…………

  这种感觉是难以形容的,整个人都好像置身在云端,飘飘然,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很想要着地,却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让你即使没有安全感,也希望攀得更高……明明很疼,却因为这种感觉,没有办法去推开对方。

  反而随着他的引领,攀着他,越陷越深,渴求得到更多。

  原来这就是男女间最原始的感觉,那般的销魂蚀骨。

  ――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入室内,光线刺激着床上人儿的眼皮,挣扎了一番,敛下的浓密长睫才慢慢睁了开来。

  想要坐起身,刚注意到自己身无寸缕,双腿之间却猛然传来一阵不适的疼痛,这让她不得不又躺回到床上。

  瞬间,有关昨晚的画面清晰地在她的脑海中播放,她的脸色迅速染红。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浴室门传来动静,她连忙侧过身去,来不及用被子把自己露出的雪白双肩裹住,浴室的自动门已经打开。

  江隽从浴室出来,便看到原本熟睡的她侧了个身,光洁白皙性感的双肩暴露在空气中。

  风扬起床边白色的纱帘,一缕阳光落在床上,将她整个人衬托得慵懒性感。

  这不禁让他的脑海里掠过一幕昨夜。

  如以往的每一天,他打开衣柜,开始换衣服。

  顾清幽是听到江隽打开衣柜门,这才悄悄把眼睛睁开的。

  却万万没有想到,映入眼帘的——

  居然会是江隽裸着的挺拔背影。

  那一刻,她急忙又把眼睛紧紧闭起来。

  可是,江隽的裸身已经深深印刻在她的脑海里。

  宽阔肌理分明的脊背,隐约还有几条被挠的痕迹,精壮的腰身,窄窄的臀,修长的双腿……昨晚根本没有看到他的身体,原来他的背影如男模一般,这样的魅惑人。

  该死的,她的脑袋瓜里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在心底嘀咕一声,顾清幽命令自己别再去想江隽的身体,更不要去细想他背上她昨晚某个时刻挠下的痕迹……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