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文歌云姨小说免费阅读章节-文歌云姨小说

发布时间:2018-12-06 15:33

两人的感情,是最难琢磨的事,文歌和云姨之间的感情就是这样,在不断的磨合之中,他们又能否走到最后,这本由春夏秋冬写的《赎罪》,可以让你感受到他们之间的感情。赎罪第15章拿错袋子。而当我把整张照片拿出来的时候,照片的最下面写着一串令我丢魂丧魄的字。

赎罪

推荐指数:8分

《赎罪》在线阅读全文

赎罪第15章拿错袋子

“来我这上班,让我满意了,我再给你一张照片,关于你老婆的。”

我不敢相信这纸上面所说的,更不敢去继续怀疑雨溪。

我回家拿出打火机,把这张照片点燃,看着它彻底变成一团灰后,丢进马桶内冲掉才坐在沙发上。

我望着天花板,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我真的去王姐那里工作,之后会被怎么样显而易见,她那个公司里面。

她自己控制着老板,云姨又想借着我上位,至于干爹,我不知道他在他那个部门里,是不是跟王姐一样找女人。

那样的公司,我真是不敢想象我进去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可是现在没有了工作,难道再去重新找一份工作,从最底层开始做吗?

真那样的话,恐怕王姐再次找上我新老板的时候,还是三言两语,亦或是用自己的肉体在枕边对老板说两句,我的工作还是会丢掉。

并且,王姐在照片上留下的那句话,让我非常在意。

关于雨溪的照片?什么样的照片?

难道是跟其他男人通奸的?

可是我今天早上看她的反应,根本就没有一点不自然,如果那些都是装出来的,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家庭。

全家人,只有我还被蒙在鼓里?

“文歌,你怎么坐在沙发上。”雨溪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淡粉色的睡袍裹着她的娇躯。

可是我现在一点跟她做的心情都没有,把那个已经空的文档带拿出来说:“云姨给了我一张空的文档带,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空的?”雨溪走上来接过文档带仔细看了看。

“可能是她走的有些匆忙,拿错袋子了吧。”雨溪皱着眉道,也是一脸的不解。

我仔细看着她的神情,却看不出一点端倪来。

“希望是她拿错了吧。”我叹了一口气。

雨溪疑惑的对我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你好像忧心忡忡的样子,不可能是因为这个文档带吧?”

我心中一片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摇摇头道:“没什么事,就是兴致被云姨给打扰,然后她又给我这么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文档带,让我一时半会提不起兴趣了。”

雨溪闻言一笑,一边往房间走一边道:“我现在回来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等你下次想要的时候,再告诉我就行。”

我点点头,说去洗个澡,让她自己再睡一会,看她还一脸困乏的样子,我也不忍心继续打扰她。

我站在浴室内,冷水冲刷而下,心中忧心一片。

可我站在这里,心里面想的却并不是工作的事情,而是昨天云姨冲进来,给我洗澡的样子。

从头到尾,我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碰到过云姨一下,她也只是用手摸了摸而已。

但仅仅是那样,却让我这段时间脑海里经常浮现出她完美的身材。

王姐虽然也很漂亮,但和云姨比起来,却差了两个档次。

而且云姨在我心中更多的,并不是长相,而是那份感觉……

我也说不上来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但却一直在勾动我的心魄。

尤其是在这个家里,不论是在厕所还是在浴室,亦或是在我自己的房间里,都跟云姨发生过。

每当来到那些地方,我脑子里都会止不住的冒出当时的画面和感觉。

我都不知道我这是中什么邪了,洗过澡后回到房间,雨溪已经睡熟。

我在手机上给老板发短信,问为什么会开除,但是老板没有回我。

我给他打电话,也显示是关机状态,很明显他把我拉黑了。

我心里面不甘,可这时候公司都在放假,想去找老板都不知道上哪去找。

最终,我只能在电脑上重新开始寻找工作,可是找了一圈,却没有一个让我满意的。

这些工作,几乎全部都是从最底层开始做,哪怕我提交了自己的工作经历和之前的职位,他们也仍然让我从最基础的开始。

在他们眼里,我所做的那些就像是一文不值般,根本得不到满意的录用。

三年的努力被王姐三言两语就弄的支离破碎,一直到中午,我感觉我的精神都要出问题了。

我看着雨溪,各种怀疑在我脑海里浮现,心神不宁。

雨溪跟干爹都陆续醒过来了,干爹问我云姨去哪了,我说她晚上就没回来,早上来了一趟就走了。

干爹问我她来做什么,我给他的回答和云溪的一样,但是他的反应却和雨溪截然不同。

他看着我的眼神里好像带着点失望一样,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别让雨溪知道,你们两个都是我带大的,我知道你们的性格,她受不了打击。”

我愣在原地好久,仔细揣摩着干爹的话,最终得到的结果却只有一个。

他仅凭一个文档袋,就知道我经历了什么,那就说明他很清楚王姐的手段,也就是说……

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没有精神,雨溪一直在问我,可我却不敢跟她说。

尤其是在干爹跟我说了那句话之后,我更不敢告诉她。

一直到晚上,我也没别的办法,而云姨却给我打电话了。

“考虑的怎么样了?”云姨轻淡的声音传来。

我的情绪涌了上来,质疑道:“你们到底想做什么?要弄死我吗?”

云姨一听居然笑了起来,好一会才说:“你想的太极端了,王姐只是觉得你是个好苗子,不想浪费而已。”

“再说,公司里面的人除了王姐之外,其他都正常,而且工作环境和薪水可比你之前的公司好多了,如果你把王姐招待好了,买房子的事情还用愁么?”

我知道她说的什么意思,王姐现在控制着老板,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枕边的轻语最为动摇人心。

如果我把王姐招待好,王姐跟老板一说,我完全可以在短短几天内得到比我之前努力三年还要好的待遇。

可是那所谓的招待,我却接受不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