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灵媒事务所林朝暖楚辰翛-灵媒事务所免

发布时间:2018-12-06 15:11

灵媒事务所林朝暖楚辰翛

灵媒事务所全文阅读

  《灵媒事务所》是由网络作者青末所写的一部灵异言情小说,灵媒事务所林朝暖楚辰翛是小说主人公。这本书全文讲述了林朝暖克父克母,她是啃噬了父母血肉才得以复生的恶鬼,自从母亲死后,她便能够看到世间的鬼魂,这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电影开拍在即,怪事却一件接一件地找上了编剧,镜子里的鬼影、房间里的脚步声,这些都是小儿科的事情,在她有一次无意识把自己吊上了绳子的时候,她才终于害怕了。林朝暖的手指落在“上吊”那两个字上的时候怔了怔,也不知是巧合亦或是其他,今天她刚想到那吊死鬼,现在就出了一桩与吊死鬼相关的案子。
  这份委托书是昨天寄来的,他们事务所的名声基本上都是口耳相传,因此想来是有熟人介绍这个编剧来的。事情发生在胥城,距离林朝暖现在所在的滨市很近,坐动车不过十分钟。且那个编剧给出的报酬可观,因此林朝暖才克服了自己体内的懒虫,爬起来前往胥城。
  胥城作为华国的三大古都之一,文化产业十分繁荣,各种古建筑保留得基本完好,因此是华国的热门旅游城市之一。现在正是周末,车站来来往往的都是人流,林朝暖打开了自己的智能终端,看到距离自己一百米内的红点,跟随自动引导走了过去。
  她在来之前与委托人徐颖交换了位置信息,她们的位置会在彼此的终端上显示。对方是一个年轻女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干练,如果硬要具体一点形容,那就是一个看上去就不会相信神鬼之说的人。
  徐颖同样看到了林朝暖,她即使知道林朝暖十分年轻,但是看到那个看着只有十五六岁,一脸软萌的小女生时,还是忍不住愕然了。但她善于整理自己的面部表情,因此等到走到林朝暖面前的时候已经看不出她的震惊。

第1章 委托

  三月份,乍暖还寒的时候,天上沥沥下着小雨,林朝暖撑着一把伞,在雨中微微发抖。即使身上穿着呢大衣,但还是受不住这风。她紧赶慢赶,总算是在约定的时间到来之前进了咖啡店。在看到已经坐着的商樾时,她下意识看了一眼时间,九点半,还好还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林朝暖挂着讨好的笑走到商樾对面坐下,小声道:“樾樾,我可没有迟到啊!”少女的声音又轻又软,糯糯地带着甜,谁还会真的责怪她?商樾翻了个白眼,明明知道眼前的女生贯会用这伎俩,却还是重话也不舍得说一句。“呶,这一次的委托书。”

  商樾口中的委托书指的是灵异事件委托书,林朝暖有一个秘密——她能看见鬼。在她的母亲死后,她的世界就涌进了无数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妖魔鬼怪,不一而足。当时的林朝暖只有八岁,奇怪的是,她一点都没有觉得那些死相凄惨的鬼到底有哪里恐怖,似乎天生,她就应该是能看到他们的。

  幼年的记忆恍然袭上心头,林朝暖还能清楚地记得自己看到的第一只鬼——那是一只吊死鬼,是一个长相美艳的女人,只是死了之后,再美的人都成了一捧黄土,而鬼相也并不好看。吊死鬼的舌头伸长在外面,满目血泪,看着渗人。

  “暖暖?暖暖?”商樾看着自己的好友又在发呆,不禁无奈,她这个闺蜜一直是这样一幅呆呆愣愣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担心她什么时候被人卖了也不知道。

  林朝暖恍惚了一下,思绪从回忆里抽离,把目光放回了委托书上。她和商樾合作了一家灵媒事务所,专做些与鬼怪有关的事情,开始两年没什么生意,但是现在,渐渐的名声就起来了。林朝暖不太懂风水之事,概因为她学习的只是御鬼之术,与风水实在是不大相干。

  她的眼睛就像是一个外挂,到底有没有问题,她的眼睛全能看见。

  这一次的委托书来自一个编剧,她自我介绍说是为了找灵感所以住到了自己家里留下来的一个老宅子里,刚住进去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但是却没有多想。后来她在老宅里顺利完成了剧本,还被一个导演看上了,但是那个编剧没有想到的是,她这才开始倒霉。

  电影开拍在即,怪事却一件接一件地找上了编剧,镜子里的鬼影、房间里的脚步声,这些都是小儿科的事情,在她有一次无意识把自己吊上了绳子的时候,她才终于害怕了。林朝暖的手指落在“上吊”那两个字上的时候怔了怔,也不知是巧合亦或是其他,今天她刚想到那吊死鬼,现在就出了一桩与吊死鬼相关的案子。

  这份委托书是昨天寄来的,他们事务所的名声基本上都是口耳相传,因此想来是有熟人介绍这个编剧来的。事情发生在胥城,距离林朝暖现在所在的滨市很近,坐动车不过十分钟。且那个编剧给出的报酬可观,因此林朝暖才克服了自己体内的懒虫,爬起来前往胥城。

  胥城作为华国的三大古都之一,文化产业十分繁荣,各种古建筑保留得基本完好,因此是华国的热门旅游城市之一。现在正是周末,车站来来往往的都是人流,林朝暖打开了自己的智能终端,看到距离自己一百米内的红点,跟随自动引导走了过去。

  她在来之前与委托人徐颖交换了位置信息,她们的位置会在彼此的终端上显示。对方是一个年轻女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干练,如果硬要具体一点形容,那就是一个看上去就不会相信神鬼之说的人。

  徐颖同样看到了林朝暖,她即使知道林朝暖十分年轻,但是看到那个看着只有十五六岁,一脸软萌的小女生时,还是忍不住愕然了。但她善于整理自己的面部表情,因此等到走到林朝暖面前的时候已经看不出她的震惊。

  “你好,我是编剧徐颖。”徐颖率先伸出手。

  林朝暖点了点头,与她短暂地交握:“你好,我是林朝暖。”实际上,不需要徐颖作介绍她也能够确定了,徐颖的身上黑气十分明显,在人群中简直是鹤立鸡群。但是她走近以后却没有看到徐颖身后有鬼跟着,要么是因为见到了她逃走了,要么是没有跟出来——林朝暖比较倾向于后一个。

  她身上一直带着师父给的收敛气息的宝物,一般的魔物与修士,都是看不出来她的气息的,至少她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遇到过能够一眼看出她修为的人或鬼。

第2章 女鬼

  徐颖先带着林朝暖到了剧组,开拍这一个月来剧组里乱七八糟的事情倒是出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先是女主演说夜里酒店的镜子里有鬼影,后男主演又从二楼摔了下来,虽然伤势不重,但却也还是延误了进度。道具组那边也时不时出一些事情,总之整个剧组是人心惶惶,搞得导演也不知这该不该拍下去了。

  林朝暖手里拿着剧本,讲的是民国的事情,大抵是一个因为冲喜而被强迫嫁给军阀的女子,进了家门以后却是先后“克”死了丈夫与公婆,又被二房磋磨,最终上吊自杀。而后那宅子便成了鬼宅,时常出事。

  转折在于数百年后的今天,一个少女被家人强迫嫁给富家子弟,在逃婚时慌不择路躲进了鬼宅,与女鬼相遇,在女鬼的帮助之下报复了那富家子弟又脱离了自己的家族。林朝暖看着剧本,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这样看来,这个男主还是一个反派。

  剧组的人早就提议说要找一个风水师来看一看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徐颖揽下了这个活,这事儿毕竟因她而起。众人是知道徐颖有些背景的,认识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现下,他们看着徐颖带了一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来,心里不禁愕然。

  这一部电影投资巨大,现在科技发达,VR早已应用到电影行业,因此恐怖片倒是很受欢迎,尤其是那些追求刺激的。男主是当今的一线小生原应,女主则是正准备从模特转型的周佳,也算是不错的阵容。而比较重要的女鬼一角,是一个二线女星邓琪出演。

  原应刚出院,正在拍军阀的那一段,军阀与富家子弟是转世的关系,因此由原应一个人出演。原应刚出院,导演不敢让他拍危险的戏份,因此这一幕是军阀同女鬼结婚,正在洞房的一段。军阀的父亲被诊出肺痨,需要冲喜,就从穷人家买了一个女人,当做军阀的小妾。

  本就是十分平淡的一场戏,眼看着都好好的,邓琪刚被原应推倒,枕边竟是刺出了一把刀!眼看着就要伤到原应,却是林朝暖伸手拿了块石头,打上了那刀子,那把刀子被硬生生打飞了出去!导演一口气梗在喉咙里,好悬没吓得背过去。顿时,全剧组看林朝暖的眼神就不同了。

  林朝暖的眼睛落在床的上方,那里正趴着一个女人,眼睛血红,挂着血泪,舌头吐露在外面。那女鬼似乎的眼睛倏然一转,猛地瞪上了林朝暖!她的嘴中发出了“嗬嗬”的声音,像是一台坏掉了的收音机。

  女鬼并不怕林朝暖能看到她,反而有意伸长了舌头,在床顶一晃一晃的,晃到了原应的脸上。原应本就因为那把刀胆寒不已,现在又感到周身一寒,尤其是脸上,总觉得异常诡异。他抖着身体站起来,脸色惨白。

  “林、林小姐,您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徐颖吓得不行,她以前是不信这些的,不然也不会不顾父母的阻拦非要去那鬼宅住着,只是最近几个月发生的事情让她不得不相信,这世界上总是有一些事情不是能用科学解释的。

  林朝暖笑了笑,显得可爱又软萌,只是说出来的话就不那么好听了:“原先生、邓小姐,你们还是快些远着点好,那女鬼的舌头,可要舔上来了。”

  话音刚落,原应一个闪身跑得飞快,邓琪赶紧下床,脸色也很是难看。

  徐颖颤声问:“真、真有啊?”

  林朝暖没有管那个还趴在床顶的女鬼,转而问徐颖:“你写的那个故事,灵感是在鬼宅里找到的吗?”

  “是、是的,我住进鬼宅的第一天,就做了个梦,梦里便是剧本的大概内容……”徐颖忙不迭地点头,转而又道,“其实也不全是,我只梦见了民国的部分,后面的部分,是我自己加上去的。”

  林朝暖颔首表示自己了然,她右手转了转自己左手的桃木手串,细小的桃花瓣动了动,由一个花苞成了一朵开放的桃花。似乎只是一个无意的举动,女鬼的叫声却是陡然尖锐起来,林朝暖皱了皱眉,肃声道:“安静一些!”

  她本来是偏绵软的长相,现在冷了脸倒是有几分气势在,将旁人都唬了一跳。那女鬼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开了口还想再叫,却发现自己如何也不能发出声响了。她这才意识到,这一次当真是遇到厉害的人物了。

  女鬼不再多停留,就想离开这地方,林朝暖哪里由得她就这么跑了,随意招出一道符箓,飞往女鬼的身边。这符箓并不是与道教的那些朱砂黄符一样,而是一张白色的符纸,看着仿佛是打印的,十分的随便,让围观的人不禁抽了抽嘴角。

  林朝暖倒是没有管那么多,她笑眯眯地上前:“别跑呀,我们聊一聊。”

  接下来,周围的人便看着林朝暖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仿佛一个精神病!

第3章 鬼宅

  通过跟女鬼的对话,林朝暖倒是差不多把事情了解得差不多了。女鬼的确是民国初年被抢到徐府冲喜用的,只是她嫁进去不过月余,公婆就先后死亡,进而连那军阀也死在了暗杀中,是以俱都传言她命硬会克死旁人。

  然而实际上,人都是被二房算计死的,他们眼睛放在了大房的财产上,对自己的父母以及二哥痛下杀手。之后二房的男人看上了女鬼,强占了她。又引起了二房少奶奶的嫉恨,将她磋磨致死。女鬼当年是自缢而亡,怨气太大变成了厉鬼。

  她在复仇以后就被缚在了宅里,再也出不去,也不能投胎。吊死鬼要投胎,必须找一个替死的,这么多年以来她都没有成功,直到徐颖进来。她长得与当时二房的少奶奶有七成像,女鬼心里怨气沸腾,便想杀了她取而代之。

  开始时只是制造一些小动静吓她,等到后来,她就可以短暂地寄宿在徐颖的身上,后又发现自己能够附在剧本上,出去就更方便了。那是她第一次离开徐府,自是给剧组里制造出了不少的噩梦。

  徐颖听了林朝暖的转述以后愣了许久,许是没有想到自己的祖上还有那样的历史,也可能是震惊于那个女鬼还上过自己的身!也难怪自己竟然会上吊……

  此时原应在一旁终于像是缓过来了,他小声开口:“那、那个还在不在?”

  林朝暖回头看他,依旧是笑眯眯的:“在啊,就在那儿呢。”她随手一指,正是床顶的方向。

  原应又抖了抖,一想到刚才自己和女鬼有一个亲密接触他就浑身不舒坦,但还是对着林朝暖道:“刚才多谢林小姐了,若不是你出手相助,我就要……”那个“死”字卡在喉咙里,倒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林朝暖无甚在意,她摆了摆手:“收人钱财与人消灾罢了,不用谢我。”

  原应舒了一口气,要了林朝暖的联系方式。周围的人也都渐渐放松下来,导演上前问道:“林小姐,这、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还要去宅子里走一趟,你们不用跟着了,让徐小姐与我一起就可以。”林朝暖看向徐颖,她还在愣神,骤然听到有人叫她,才回了神,忙点头应下。

  这戏今天自然是拍不了了,导演干脆给手下的人都放了假,由着林朝暖和徐颖先把闹鬼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别人也是看不到鬼怪,只是不管到底是真是假,也因为林朝暖的表现信了几分,再者说,能休息也是好事。只是总是有人要上前找茬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周佳却是在一旁嘀咕了一句:“谁知道是不是和徐颖合起伙来骗人的。”

  这声音不大不小,偏偏被还留在场的几个人听到了,他们看向周佳,又看了看徐颖,心底生出几分了然。林小姐这是被迁怒了啊。实际上,从刚开机开始,周佳就与徐颖不对付,至于原因嘛,男色当前,争风吃醋。

  周佳的助理赶紧拉了拉她,示意不要再说了,周佳却是甩了甩手,娇笑:“诶哟,我就是说着玩的啦,毕竟这种事,实在是不大好相信呢。”

  林朝暖歪了歪头,这个动作由她做起来实在有几分可爱,让导演都生出了爱才之心,原应更是有些看呆了。周佳见此心里妒火上升,扯着嘴角道:“我听说你们捉鬼的都是能给普通人开天眼的吧?不如,你给我开一下?”

  导演这下也有些怒意:“周佳,不要胡闹!”

  只是周佳哪里能善罢甘休,她挑衅地看了一眼林朝暖,继续道:“林小姐能捉鬼,开个天眼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

  “你确定要看?”林朝暖走近了她,眼睛里带着笑意。

  周佳被看得不知怎么有些怯意,但还是点了点头。林朝暖笑出了声,纤细白皙的手指划过了她的眼前,周佳只觉得一股寒意涌进了眼中,她还没来得及尖叫,就看到了倏然放大在她面前的女鬼。

  “啊——”一声尖叫几乎是把影视城都划破了,隔壁的剧组都在心里念叨,这剧组不知又出了什么事情,真是邪门。

  周佳的这一声尖叫让本来还犹有几分不信的旁人都信了个十分,若不是真看到了什么,哪里会叫得这样惨烈?那小助理更是惨白了脸色:“周姐?周姐您没事儿吧?”

  周佳已是连话都说不出来,她指着林朝暖,声音尖锐而颤抖:“你、你对我干了什么?!你说,你是不是跟徐颖联合起来陷害我?!我不要看了!我不要看了!”她拼命摇头,整个人已是癫狂的状态。

  林朝暖摇了摇头,手起刀落,一个手刀把人打晕了过去。助理连忙扶住了她,看向林朝暖的眼神中有些责怪。林朝暖哭笑不得,但也懒得去纠缠这些事情,只是道:“醒过来就不记得了。”

  解决完周佳,林朝暖与徐颖便去了徐宅。导演虽然很想去跟拍,对这些事情充满了好奇,但最终还是觉得命比较重要。

  徐府在当年的事情以后就废弃了,全府上下唯一活下来的便是二房的一个儿子,也就是徐颖的祖爷爷。他当年活下来以后远走他乡,经商成功后衣锦还乡。到现在,徐家也算是胥城的一个老牌家族了。

  徐府历经百余年,虽然是有名的鬼宅,但还是受到了很好的保护。科技发展至今,古建筑保护已经不像是以前那么难,胥城便是有一大批古宅。事实上,鬼怪灵异事件在现在也并不少见,正是因为科技发达,反而能够知道更多相关资料。

  林朝暖抬眼看了看这阴森的宅子,现下如此荒凉,却是不难想象在过去这座宅子是如何的金碧辉煌。宅子是南方的格局,过去必定是亭台阁楼、小桥流水一样不缺的,现在却只剩下荒草覆盖。

  徐颖住进来以前徐家在这里稍作修葺,整理了一个厢房出来。却是没人想到,这个房间在以前正是二房的少奶奶的房间,当年那女人也是在这里上吊的。二少奶奶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便看到了吊死在自己床前的女人,吓得当场昏了过去。

  那以后,徐府便频传诡事,不过一月,这宅子就成了死宅。

  林朝暖叹息一声,手指扫过了天花板下方,那里,垂着一根别人看不见的绳子。吊死鬼就是因为这根绳子,才不能投胎的。

  “你是自缢而死,又染下杀孽无数,便是投胎也无甚好胎,说不定还要在地府受刑,不如,跟着我混?”林朝暖歪头一笑,就算知道她所说的事情恐怖无比,徐颖身为一个女人还是被萌了个肝颤。

  女鬼知道吓不到人,现在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貌,虽说不上倾城绝世,却也是温婉可人的样子,她刚要说什么,就听到一个粗犷的男声:“小朝暖,你又跟我们地府抢人,不大好吧?”

  林朝暖抬眼看去,来人穿着一身黑衣,戴着黑色的高帽子,上书:“天下太平”,正是黑无常。她嗤笑了一声:“这鬼一直待在上面为祸人间你们地府倒是不管,我一将她放出来,你们就上赶着收魂,我看,这不大合适吧?”

  女鬼愕然,没有想到竟是黑无常,她是民国时期的人,自然对鬼神之说犹有敬畏,现在看着林朝暖竟然能与黑无常叫板,顿时又觉得自己这一次被抓得不冤。

第4章 抢人

  黑无常被林朝暖这么一说倒也不见生气,他们当官差的贯是脸皮厚的,就算知道林朝暖说的是实情,也是想要再争取一番的。“小朝暖,话不能这么说吧?收魂到底是我们的工作……”

  只是不等他说完,林朝暖就摆了摆手,似笑非笑:“得了吧,您那套可不用跟我说。我帮你们地府收了这么多鬼,难得有一个瞧得上眼的,您当然得让给我。”

  黑无常叹了口气似是无奈,便对着那已经吓惨了的女鬼问:“那你自己选吧,是要投胎,还是跟着这个混世小魔王?”

  林朝暖听得黑无常对自己的形容,哼笑一声不做评价。那女鬼却是怯怯的:“我、我不想投胎。”

  黑无常气得一梗,就看到那小丫头笑得贼精。其实他问之前便也知道答案,八九不离十是不肯跟着自己走的。也确如林朝暖说的那样,这吊死鬼下去,不如在人间过得舒坦。“那你可要想清楚了,你在人间,那就这辈子不能再投胎。若死了,便是灰飞烟灭了。”

  女鬼点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黑无常“哼”了一声,挥了挥手离开了。只是他临走时没看见,林朝暖对他的身上虚点了点。他没看到,女鬼可是看到了,顿时好奇地问了一嘴:“您对无常爷做了什么?”

  林朝暖嗤笑:“痒痒粉罢了,他既说我是混世小魔王,便让他难受个几日。”

  女鬼抖了一抖,能让黑无常难受的东西,轻易还是不要了解了。

  徐颖在一旁都呆了,她虽然看不见,但光是听到林朝暖说的话,也能大概知晓,刚才还不止女鬼一个,像是、像是黑白无常也来了?!林朝暖不仅跟黑白无常抢人,还抢到了?!徐颖看着林朝暖的眼神顿时如同看着一个怪力萝莉。

  林朝暖倒是不在意这些,她转向那女鬼问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鬼现在是不敢造次的,她福了福身:“妾身姓尹名凤蝶,乳名仙儿。”

  林朝暖摇摇头道:“以后我就叫你小蝴蝶了,也不用妾不妾的,正常些便好。”

  徐颖见一切似是尘埃落定了,小心问道:“现在、是解决了么?”

  林朝暖点头,轻笑一声:“你想不想看一看她?”

  徐颖疯狂摇头,她虽然好奇,但是一想到周佳那一声杀猪似的尖叫就什么也不想了。

  尹凤蝶离开徐府旧宅以后,似乎整个宅子都变得明亮了。本来在白日里都显得阴沉沉的房子现在通透起来,即使荒凉,也依稀可见建筑的精致。

  徐宅的事情解决得轻巧,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尤其是徐颖的父母。他们是徐家的一支旁系,当年祖宅被分到他们头上他们还有些不愿意,毕竟是一处鬼宅,每年维护还要费用,说是遗产倒不如说是讨债的。

  只是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来看一看这栋房子,倒是令人意外。照理说,这宅子出过这么多事情,国家不可能放着不管。但现下事情已经解决,剩下的事情与林朝暖也没有关系了。她带着新收的女鬼一只,回到了滨市。

  徐颖的款项来得很快,林朝暖看了眼卡上的余额,足有五十万,可见徐颖出手大方。他们本来说好的价钱是二十万,倒是不知道为什么,徐颖又加了三十万。

  此时,徐家。

  徐明知道自己那个宅子的事情被解决了的时候还是很惊讶的,当时自己女儿想要去那个宅子他就不同意,但是要说对那个宅子真有什么忌讳他也是没有的。后来女儿在里面出了事,他也找了不少风水师,却是没有一个能解决的,不是骗子就是道行不够。

  林朝暖是徐颖自己找到的,没想到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徐明是很想见一见这个风水师的,没想到那小姑娘行事利落,转眼就离开了胥城。在商量之下,他们倒是都觉得二十万给低了,他们徐家虽然不是什么世家,但是钱还是有的。

  是以林朝暖便是看到了自己卡上多了的五十万。她的手指在终端上点了点,转了十万给慈善机构。她不是风水师,没有鳏寡孤独的说法,但是赚的到底是与鬼神有关的生意,她还是习惯捐一些出去。

  要说回去得急,林朝暖也很绝望啊!她也想在华国有名的文化古都玩一玩啊!但是!她!还要!上课!看着自己摇摇欲坠的平时分,林朝暖欲哭无泪。

  她,林朝暖,一个正值十八岁的花季少女,是一个正在读大三的老学姐。虽然一个月也不上一次课,但是期末的时候永远占据年级第一的宝座,因此班主任对她很是宽容。

  只是这一学期她的外国文学老师因为一些小事情与她闹得不愉快,十分针对她。这已经是她这个月第三次逃课,如果再被发现一次,她这门课就要GG了。

第5章 商樾

  林朝暖所在的滨市大学是全国有名的十所大学之一,在世界上也能够进个前五十,以金融专业闻名。不过林朝暖对金融不感兴趣,因此随意选了一个看上去十分轻松的中文系。而中文系比起商樾的金融系来说,的确是轻松不少。

  只要平常的作业交代一下,即使不上课她也不会落下什么课程,再过一个期末考试,林朝暖的一个学期也就结束了。而因为她每个学期都是年级第一,所以不管是辅导员还是任课教师,对她都十分宽容。

  只是这样舒坦的日子,在大三开学的时候戛然而止。

  大三他们新开了一门课叫做“外国文学”,任课老师是滨大的一个副教授,名叫刘燕。这个刘副教授有一个侄女也在滨大上学,同样在中文系。陈歆自小就是天之骄女,却不想一进滨大就在校花评选的时候在外貌上被林朝暖压了一头,那之后的考试更是次次败北。

  真正正面对上是在大二,一个教授的课题选择小组成员的时候略过了她,选择了林朝暖。只是在陈歆看来,林朝暖一个月也不来上一次课,这个课题本来就应该是她参与才对。她心里不平衡,便去找刘燕帮忙,谁知道那个教授不仅没答应,还在课上隐晦地批评了这件事。

  那以后,陈歆与林朝暖的梁子算是正式结下了。

  只是林朝暖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无辜得很,她一篇关于宋代的论文刚好被老师看中,引起了共鸣,因此那个梁教授才会选她。陈歆技不如人还想走后门,没走成反而吃了挂落,最后却把账算在她的头上,她觉得自己无辜死了啊!

  不管怎么说,在其他老师那里她即使偶尔逃一个课也都被任课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无视过去了,只是在刘燕的课上,她逃了一次就被警告以后,就再也没敢逃过课。幸而刘燕的课在周三,一周正中间的位置,不会太耽误她的事情。

  而且除了每次上课都要点一下林朝暖的名以外,刘燕也没有做过很过分的事情,所以林朝暖没有太在意这种事情。她回来的时候是周二晚上,第二天就是刘燕的课。

  林朝暖一回来先与商樾总结了一下案子,她除了捉鬼基本是不管事情的,不管是财务还是委托人方面,都是商樾在管,分成则是三七分。饶是如此,商樾还是赚得盆满钵满。

  她是商家的私生子,不是上得了台面的身份,在遇到林朝暖以前生活窘迫,连母亲的病都没有办法治疗。直到现在,她还万分感激当初让自己遇到林朝暖的那只地缚灵,如果不是他,她现在也不可能过得这么潇洒。

  这件事还要从四年前说起。

  那个时候商樾刚满十八岁,被商家以拥有自立条件赶了出去,与母亲蜗居在一个廉租房里。商樾的母亲是一个妓/女,商家家主商权在还没有坐上家主之位的时候遭到了自己兄弟的暗算,与商樾的母亲李莉一夜情。

  李莉怀孕,那时商权的妻子原嫣同样有两个月身孕,于是在原嫣生产的时候,商樾被提前取出,对外称原嫣生了双胞胎。于是,商樾被养在了商家。只是她本就是暗算来的产物,在商家的日子当然不会好。

  原嫣就算为人再宽容,最多也只能做到无视商樾,商权更不用说,简直视商樾为眼中钉,因此商樾从小过的日子甚至还不如商家的一个下人。

  商家是华国的中上层世家之一,比徐家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但是它还比不上原家。原家是华国的顶级世家之一,世界十族联盟的成员。原嫣身为原家嫡系的大小姐,嫁给商权属于低嫁高娶,因此,商权是不敢得罪自己这个妻子的。

  也正因这个,当时商权的兄弟才会用这样的手段来暗算商权。

  原嫣共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最小的那个女孩儿是老来得子,自小骄纵,在她出生以后,商樾的日子就更难过了。而她被赶出商家,也是因为这个小女孩儿发现了她身世的端倪。

  商樾被赶出商家以后就离开了自己的故乡胥城,来到了滨市,而接济她的,是她一直都嫌弃的母亲。李莉无法扔下自己的女儿不管,母女两个于是过上了相依为命的生活。只是生活注定不会放过本就艰难的人,两年后,李莉被确诊了乳腺癌。

  高额的治疗费几乎压垮了母女两个,商樾无法,只能到小餐馆、小旅馆里打工。而在小旅馆打工的时候,她遇到了怪事情。

  几乎是每一天,晚上的时候她都会碰到一些“恶作剧”,例如杯子突然自己动了,镜子里出现不属于自己的脸,折磨得她几乎精神分裂。但是除了在这里工作,她亦没有别的出路。

  就是这个时候,她遇到了林朝暖。

  林朝暖那个时候刚到滨市,还没有满十六岁。只是她过去跳了三级,所以已经参加高考,考到了滨海大学。而在找落脚地的时候,跟着黑气来到了商樾打工的小旅馆。

  商樾被地缚灵缠上了。那只地缚灵生前是一个离家出走的高中生,与家里闹矛盾,一气之下离开了家,死在他乡没人认领尸体。因为想再见一见父母,执念太深而被留在了死的地方。

  林朝暖帮助商樾找到了少年的父母,拿到了第一笔钱——虽然只有五千,但是却是商樾这么多年以来见过最大数目的一笔钱了。林朝暖将钱全部给了商樾,离开了。

  半年后,商樾手里的五千变成了十万,李莉的病虽然拖得久了一些,但还是治好了。生活慢慢有了起色,商樾因为炒股,赚得越来越大,声名鹊起。后来滨大的中文系搬到了经管院所在的主校区,商樾才知道,林朝暖原来与她一个学校。

  那之后,两个人慢慢有了接触,商樾与林朝暖开始筹划工作室的事情。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