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深入爱是一本引人入胜的总裁小说

发布时间:2018-12-06 15:11

苏怡墨肖勒小说

总裁大人深入爱全文阅读

  总裁大人深入爱是一本引人入胜的总裁小说,又名总裁大人轻点,苏怡、墨肖勒是此书的主人公。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怡是慕容家的嫡出小姐,可是却被继母和她儿子赶出去了。父亲去世之后,他们家族企业就被那二人夺走了。为了拿到继承权,她意外与只手遮天的墨家大少爷墨肖勒一夜缠绵。
  墨肖勒看清楚她是谁,狭长的眼微微眯起。
  此时的苏怡狼狈得不行,嘴巴微张,浑身热汗,抓着男人的衣袖竟有种安全感,尤其是他周身缭绕的那股凉意,让她舒服不少。
  大脑一时间空白起来,口齿不清的说:“求你……救救我,我会给你酬金。”
  墨肖勒稳稳的抱住她的腰,邪魅的说:“我救人的代价你恐怕付不起。”
  她听不清男人说话自顾自的呢喃,近乎要失去神智,不断重复,“我好难受……”

第1章 三年前缠绵悱恻的夜

  “抓住她!”奢华咖啡厅内,一伙黑衣人从两侧罗马柱后蜂拥而出,追击前面疯狂逃窜的女人。

  此时逃跑的女人把数码相机忙慌收进包包里,玩了命的跑向前冲着,然而蹭蹭蹭几步狂奔下电梯后,拐角处她来不及停止——直接一头撞入一个结实胸膛。

  嘶!好痛……随之,危险的男人在她向后栽倒之前,按住她纤细手腕,狠狠向后一扯。

  苏怡整个人惯性晃了下,瞬间被按在墙壁上。她痛的蹙眉,还来不及开口,男人的手掌就已经托住她的下巴,强迫向上抬。

  “把相机交出来!”男人好听如天籁的声音压的低沉。苏怡高高抬着头,灼热急促呼吸喷在男人英俊无比的脸上。男人阴冷的脸色顿时暗了一大片。

  苏怡本能的一哆嗦,憋着气开口:“您就当我给您拍了个艺术照,过几天发给你怎么样?”

  “别让我说第二遍。”苏怡紧靠着墙,所有感官毛细血孔都被震慑。眼前的墨肖勒是连总统都要敬畏三分的男人,墨家唯一的继承者。

  一得到他要出现在s国的消息,S娱乐报社就让苏怡跟拍他每天的生活。毕竟,墨肖勒的日常是能被迷妹们当做偶像剧来看的。

  可惜千算万算,闪光灯忘记了关。她才拍了一张就被发现了,这下不止工资,工作也很可能飞走了!

  苏怡正懊恼自己太粗心马虎,眼前的墨肖勒已然耐心全无,毫不客气的把她拎到旁边,伸手要拽她藏在身后的包包。

  “停停停!”苏怡猛地回神,一只手按住男人手腕的同时,另只手条件反射的搂住男人脖子。

  倏然,墨肖勒低头,他可怖的目光要把她脱层皮,吓得她心脏都提到嗓子眼。苏怡咬牙,强装着镇定,“别这么凶嘛,我又没说不给你,再说了,我不就给您拍了张……”

  ‘照片’二字还未说出口,墨肖勒尊贵完美的脸突然凑近。苏怡蓦地一顿。几乎是同时间,她全身绷直僵硬!

  这瞬间仿佛时间按了暂停键——视线顺着墨肖勒的俊颜望下去,就看到他敞开的衣领。

  他的衣领刚好敞开到好看的锁骨下面,锁骨上有一个黑色的欧洲神话中龙翅膀的纹身,撞入她清澈明亮的美眸中。一道晴天霹雳在苏怡眼前闪过——

  她三年前在法国游轮上,逃进过某个套房,并且和陌生男人翻云覆雨……苏怡目光一滞,朝上望去,连呼吸都收紧,失神喃喃,“是你!”

  “女人,我没时间陪你玩!”墨肖勒不耐烦到了极点,伸出手就要扼制她雪白脖颈。

  苏怡似乎想到什么,毫不惧的抱住墨肖勒高大强悍的身躯,勾唇——竟笑了。墨肖勒身躯一震。苏怡不顾多想,对着那张没有多少温度,冰凉薄唇凑了上去,紧紧贴住。

  她的吻技很差,当然,她还来不及动用生涩的吻技,墨肖勒已经快速推开她,仿佛碰到了万恶的污染源。

  这个女人,强吻他??墨肖勒浑身肃杀冷得要杀人,手也松开了些。

  苏怡终于从他手中挣脱,躲过那要把她撕碎的目光,她说:“算了,今天算我倒霉,相机还你!”

  话说着,手中的相机就丢了出去,墨肖勒目光微顿,头一偏,相机在他身边擦过落到地面。

  同时,眼前的女人一溜烟的在身边落荒逃走。

  “少爷,抱歉我们来晚了,我们马上就去追!”身后的保镖小跑过来,捡起地上相机。

  “不用追,你们几个可以跟着滚了!”墨肖勒冷厉干脆,不去想苏怡转变的态度,把相机攥在手里,相机立刻就发出碎裂声音。

  他养的都是群废物?几个男人追不上一个女人?

  几个保镖脸色吓愣,想多说什么,就已经被他的眼神吓得将话全部吞回肚子里。

  助理麦迪走过来,“少爷,那名刚才与您谈话的毒枭刚刚已经被我击毙。”

  “恩,去查一下那个女人。”

  “是!”

  苏怡跑出来后立刻拦了辆计程车,“开车,马上去1号公寓,快!”

  呼,吓死她了。

  她用力深呼吸靠在车座上,脑海里仍忘不掉墨肖勒锁骨下的纹身,复杂的情绪压得她有些难受,她双手抱住头,微卷的长发顺势如瀑披泄开来。

  三年前在游轮派对上被她睡错的人,该不会就是他墨肖勒吧……不,不可能。

  她怎么有机会上了一手遮天的墨肖勒!

  苏怡不敢再想,怀揣沉甸甸的心情下了车。

  付若初看见苏怡,满眼激动,捧住她的手,“回来啦,怎么样,拍的如何?你是不是要转正啦!”

  转正?她不被开除就谢天谢地。

  “我恐怕会被强制提交辞呈。”苏怡有气无力,坐入老旧泛起皮的沙发里。

  付若初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关切的说:“没关系小怡,没顺利拍成你老板肯定也预料到了,毕竟墨肖勒那样高高在上,一手遮天的男人想接近都难啊!”

  是啊,所以嘛……她怎么可能睡了他?

  三年前那个缠绵悱恻的夜绘入脑海。

  苏怡是她改名后的名字,或许现在的报社根本没有人知道她真实身份是慕容家“重病”的小姐——慕容怡雨。

  她被慕容家那个恶毒的继兄赶了出来,也被否决了KW公司的继承权。

  三年前她父亲去世的那天,KW的所有运作都蒙上一层乌云,因为老董事会的人觉得她膝下无子,以后还得嫁人,所以对继承权的交付犹豫不决。

  更甚至,她为了要一个孩子,到处打下广告,最终在确立了一个英俊的男人,并且上了游轮去交易完后,苏怡发现自己进错房,上错床,睡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强烈的男性荷尔蒙裹挟着些许压迫感,快速冲撞进来,侵占整个起居室。床上沉睡男人英俊的让人窒息,像从画中走出。

  她喝了点酒,模模糊糊地爬到男人的身上,对他喃喃:“好了,定金也已经给了你,接下来,好好伺候我吧。合作愉快。”

  说着她就主动地去亲身下的男人,可男人就好像睡死了一样,那一夜,都是苏怡在主动,她对这次的交易很不满意。

  她努力的睁大眼,月光下,龙翼纹身绘入眼中。脑中赫然一阵惊雷,和自己交易的男人上半身,并无纹身啊!

  苏怡吓得从床上一个鲤鱼翻身,望着门上的号码牌,都说酒后误事,她把309看成306了!

  心中一骇,黑夜之中就见她匆匆忙忙地爬了起来,衣服凌乱不堪地从房间里离开。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她把自己的一只高品质的钻石耳环放在了床头柜,当是睡了那人的补偿。

第2章 慕容建的算计

  苏怡垂下头,瞬间觉得自己今天有点不正常,她紧紧咬住下唇,干嘛要去想那段耻辱的经历!

  大概是一个小时后,付若初离开了。

  偌大的房间就剩苏怡一个人,突然,刺耳的电话铃声不协调响起。

  苏怡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那个陌生号码,隐隐不安。

  接起电话,她没来得及开口,电话那头的令人作呕的男声已经响了起来。

  “怡雨,回一趟家吧。哥哥好久没有见你了,妈也挺想你的。”

  要不是三年前发生了那样的事,她也许还真的信了慕容建的情深意切。

  苏怡心如坚冰,冷笑出声:“哥?我爸爸在娶了后妈后,没见给我生个哥哥吧?慕容建,准确来说你和我连同父的血缘都没有,还鸠占鹊巢,也好意思自称为我的哥哥?”

  “既然软的不行……”那头的慕容建顿声两下,笑着说:“怡雨,你还记得你妈死前留的老宅吧。你不交出地契,我的确得不到,但是,你应该知道我有足够的能力毁了它。”

  “慕、容、建!”苏怡近乎是咬牙切齿了。

  那个该死的男人,这么多年了,她都净身被赶出了慕容家,为什么他还要缠着自己!苏怡手指甲狠狠戳进了肉里,不,总有一天,她要想办法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苏怡深呼吸,尽量语气不烦躁,“好,我回。但是,你别想耍什么花样,而且,慕容建,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算计和拿走的了。”

  电话另一端的男人勾唇,歹毒的目光慑人十分,怎么会没有呢……听到她说回来,慕容建语气也平和下来,“你放心,我和我妈只是想看看你过得怎么样。今晚,我会让司机去接你。”

  慕容建的鬼话苏怡自然不会相信,但那慕容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是绝对有可能一把火直接烧了老宅。

  她不得不低头。

  城市某座豪华建筑内,浴室水声乍起——

  男人矫健的身影在扇形泳池中穿行,掀起波光粼粼的水花,佣人们拿着毛巾等待男人上岸。

  男人身材极好没有多余的赘肉,肌理分明。

  远处金发碧眼的助理麦迪拿着份资料,“少爷,调查过了,那天拍照的女人是一名试用记者叫苏怡,23岁,据说父母在七年前就出车祸双亡了,另外。”

  问言,墨肖勒有些不耐烦打断,“重点。”

  麦迪顿声,严肃的说:“苏小姐和那天与少爷谈话的毒枭,并没有关系,少爷大可放心。”

  “最好是这样。”

  墨肖勒指腹摩挲唇边,似乎那天苏怡强吻的温度,仍残留在他的唇上,他清冷的眸光潋滟光色。

  被派去接苏怡的车已经停在了慕容家的别墅门口,慕容建和苏怡的继母卢华早就站在了门外。

  慕容建身着一身剪裁得体的名牌定制西装,望着苏怡下车,嘴角勾起笑,但笑容没有一丝温度。

  “进去吧,晚餐都准备好了。”

  等到苏怡进门后,卢华和慕容建对视了一眼,“你确定那死丫头会同意?”

  慕容建挑眉,“以她的性子,肯定不会,但是……严总偏偏看上了全家照上的她,他与KW公司合作只有一个要求,我们能不满足吗?”

  等到三人落座,苏怡的态度并不是很好,她冷冰冰地瞅着卢华和慕容建,“把我赶出去这么多年,你们不闻不问,我可不相信你们只是为了看看我。”

  卢华歉意一笑,“是,我们的确有事要说。”她往杯子里倒上满满一杯橙汁递给苏怡,恰好口渴,她就多喝了两口。

  起先卢华也只是说一些无关重要的小事,但慢慢的,她感到体内一阵燥热上涌。苏怡抓着自己领口,呼吸愈发的沉重起来,燥热暗涌。

  怎么回事?她赫然一怔,横眉冷对,“你们下药!”

  慕容建笑得没心没肺的,“不给你下点药,你怎么会答应乖乖给严总睡?”话罢,慕容建手一挥,身后的佣人全部围了过来,手里拿着绳子!

  睡?把她当什么人了!

  苏怡背脊一阵恶寒,也不知拿来的力气,一脚踹倒长桌,地板墙壁都震得晃动,她怒吼着:“慕容建、卢华,你们这么做,对得起当初厚待你们的爸爸吗!”

  慕容建眉梢一挑,满目不屑,“厚待?要不是你爸爸对你太宠溺,对我太瞧不起,我和我妈怎么会反抗?慕容怡雨,你还是听话,要是这次合作成功了,我给你三十万。”

  “想都别想!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一直站在旁边假笑的卢华开口了:“行了,你也别装单纯,当年你为了要一个孩子,买了男人被他们上的时候,也没见你纯洁到哪里去。”

  够了,三年前要不是为了不让KW沦入外人手里……苏怡的手开始颤抖起来,她心一狠,一把抓起旁边的花瓶朝着卢华的脑袋上砸去,却被卢华惊魂未定地躲开。

  “还不动手!”卢华瞪了一眼佣人们,那些人立马朝着苏怡逼近。

  苏怡忍着难受,爆发出极快的速度,扯过绳子,对准佣人身上,脸上抽去!

  佣人们来不及反应,就见她急促呼吸、三步并两步朝门口跑出将他们远远甩在后面。

  看起来面善心慈的卢华急了眼,怒吼:“你们这帮废物!还不快抓住她!”

  就这么跌跌撞撞地往前走着,走着,目光中多出几分情欲,却不想狂奔到外面,苏怡整个人撞在了冰冷的车上。

  司机猛的刹车,“哪个不要命的啊!”

  可这股冰凉温度从脚底袭遍全身,苏怡不由得直直地贴在了车头,她的额头布上层薄薄的汗珠,面颊已经成了彤红色。

  她嘴中念念有词,“我不会放过你们母子的……”

  迷迷糊糊中感受到一股令人害怕的寒气靠近,她下意识一哆嗦,眼睛微微打开缝隙,看不清楚模样的人影,落入迷离的眼底。

  糟糕!这是个男人!

  她下意识要起来,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抓住了男人的衣袖。

第3章 又一夜

  墨肖勒看清楚她是谁,狭长的眼微微眯起。

  此时的苏怡狼狈得不行,嘴巴微张,浑身热汗,抓着男人的衣袖竟有种安全感,尤其是他周身缭绕的那股凉意,让她舒服不少。

  大脑一时间空白起来,口齿不清的说:“求你……救救我,我会给你酬金。”

  墨肖勒稳稳的抱住她的腰,邪魅的说:“我救人的代价你恐怕付不起。”

  她听不清男人说话自顾自的呢喃,近乎要失去神智,不断重复,“我好难受……”

  不知道卢华给她下了多少猛料,她才会胡言乱语,她现在唯一渴望的就是,赶快把体内的难受赶走。

  苏怡抓着墨肖勒不松手,神志不清,还有往上贴的趋势。

  墨肖勒阴厉眸色一沉,在她身上扫视了一遍,俯身将人抱上来车。

  限量版跑车一路疾驰,停在墨家戒备森严的别墅前。她的身子很软,被平放在大床上后,长发如海棠铺在床上。

  “女人,别后悔。”冰冷邪魅的声音在她耳边穿梭。

  “不……不后悔。”

  她无力的手在空中,被人按在床上,束缚难受身体的上衣,扣子被一颗颗打开,呼吸似有似无的缓缓喘着。

  诱人的芳香,让男人体内产生最原始的躁动,男性荷尔蒙爆发……墨肖勒娴熟的吻住她的双唇,撬开牙关,阻碍胸前柔软的物体也被撕扯。

  一冷一热,苏怡感受到从未有过的舒服。

  她迫切的需要这股奇异的冰冷,情不自禁,迎合疾驰的男人。

  绘有藤纹的床暧昧的摇晃,苏怡被折腾的愈发清醒……可是浑身使不上一点儿力气。

  耳边尽是来自她自己不堪入耳的声音,以及,男人的低吼。

  旖旎一夜……

  苏怡在疼痛中醒来,四肢百骸像被碾压过。

  该死,她经历了什么!她微楞,床上爬起来了,扎眼的爱痕暴露在空气中,正尴尬之际,奢华起居室的门忽然打开。

  瞬间,苏怡神经紧绷。

  是他!

  墨肖勒身上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脸上邪魅的漫不经意,不像刚醒来的样子。他浑身散发的刚阳,不同于那日满满的禁欲冷酷。

  冰蓝色的目光在她光溜溜身上一扫而过,苏怡冷冷地一哆嗦,对着他打了个喷嚏,而后很快速的用蚕被包裹住自己。

  视线移向墨肖勒,心情有些安慰,睡别人两次,居然都是同一个男人。

  调整好心情,她淡淡的说:“先……先生,麻烦给我一下衣服。”

  墨肖勒目光微缩,注意到地面上的狼藉。

  “我并不介意你光着出来。”

  “你——”苏怡又打了个喷嚏,她感冒了,昨天又放纵一夜……男人眉心一皱,大掌冷冷地按铃。佣人立刻从外面进来。

  他吩咐说:“去叫医生,顺便拿来一身身佣人的工作装。”

  佣人不解,但还是照做了。

  当然,墨肖勒这些年别墅里除了女佣人,从没出现过女人……自然只能穿佣人的衣服。

  两位阿姨服侍她穿好衣服,大大的工作装显得她身材更为小巧玲珑。

  苏怡撑着腿间的疼痛,下了床,“那个,墨先生,你睡了我,也救了我,算我们两清,有缘再见吧!”

  她实在不想和这个大冰块共处一室。

  可是,墨肖勒听到她说话,眉头更紧。

  “是吗?”男人尊贵的走过来,那王的蔑视一般看着她。

  “代价。”墨肖勒淡淡两个字,却如同电光火石,在苏怡脑子里飞快闪过。

  她记得很清……是她昨夜主动喊的救命。

  墨肖勒见她耳根子红起来,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的样子,嗤嗤冷笑。

  “你的滋味不错。”他口气极度狂妄,“可惜,我不是你能利用的人。”

  她被他逼退到墙角。

  代价?睡了墨肖勒的代价她怎么可能付得起!

  想了想,苏怡只能干笑,只能硬着头皮开口:“你、你技术很差!”

  苏怡走下床,可刚走两步,差点摔倒。

  “女人,你的身体比你会撒谎的嘴诚实多了。”

  她昨夜的狼狈仍在他眼前浮现,苏怡羞愤跺脚,瞬间脚底钻心地疼,她不由自主摔回了床上。

  正尴尬的时候,墨肖勒的私人医生来了,一排排药品整齐放在桌子上。

  其中有感冒药……肠胃药……各种的药。

  她眼尖的在最角落里看到了一盒避孕药,很识趣的主动拿起避孕药直接吞服。

  墨肖勒推开来不及递水上去的医生,高贵的俯下俊颜,“你胆子不小,不知道我是谁?”

  “高高在上的墨先生,我如果胆子小还敢跟你睡吗。”

  她这样说话简直放肆,墨肖勒还是头一次受到这样待遇,从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对了,这张卡里有10万块钱,谢谢你救了我,虽然你技术很差。”苏怡不想再待下去。

  不然,慕容建那边该通缉她了……

  可男人似乎被她的话刺激到,她肩头蓦地一痛!

  “喂!你干嘛!”

  墨肖勒将苏怡按在床头,“把你的药吃完。”

  “避孕药?我刚才吃过了……”苏怡呆呆的,这家伙有病呢?

  “你以为我想怀有你的孩子做墨少奶奶?放心吧,豪门贵族什么的我一点都不想沾。”

  “你认为你有资格?”墨肖勒打开金属打火机,点了雪茄,薄薄烟雾缭绕在好看的手指间,立体的五官英俊迷人……随之而来就是一盒感冒药砸到了苏怡的脸上,“吃完就可以滚了。”

  得到他强势的首肯,苏怡快速起身。

  她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墨肖勒在里面吩咐,嗓音低沉:“把这间卧室拆掉,所有东西全部翻新。”

  既然这么嫌弃她,那昨天就别碰她!

  权势财力集于一身,让所有女人都趋之若鹜的男人,却被她睡了两次。

  苏怡想到这,也觉得不可置信。

  忽然,身后渐渐出现一排人影,打断短暂臆想。“大小姐。”

  保镖将她快速围起来,苏怡脸上所有表情一时凝住,视线倔强的变窄。

  该来的终会来。

第4章 来自墨先生的邀请

  夜凉如水,慕容家富丽堂皇大厅的门被人狠狠推开。苏怡双手在身后被绑着,被保镖架着,就推了进来。

  “小妹,你可一点儿也不乖。”慕容建的声音淡淡的,这些年,KW公司也在日渐扩大,所以慕容建行事越来越处事不惊。

  不过在看到她脖子上扎眼的红痕时,慕容建脸色阴云密布,才被上过的女人此时送给严总,定会适得其反。

  想到这里,他眼中阴晦不已,一巴掌朝着苏怡扇了过去。

  嘴里一股惺甜蔓延,苏怡身体摇晃连退了几步,脸立刻肿了起来。

  “慕容怡雨,你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慕容建的声音依旧平淡,可是眸子冷冰,“还是说,你是故意的?”

  苏怡唾了一口,慕容建又要一巴掌……

  忽然间,大厅的门被人冲撞推开。

  “大少爷,有人打电话来了!”文管家急忙冲过来,他匆匆撇了眼苏怡,眸色划过一丝丝心疼。

  慕容建手中动作停下,不耐烦的按了按太阳穴:“谁的电话?”

  “一个叫麦迪的外国人,他说,他家少爷看重公司名下的一块儿地皮了!”

  “少爷?哪家?”慕容建脸色缓和了不少。

  “墨家!”文管家敲敲头,道:“少爷,这可是一笔不少的钱。”

  “墨。”苏怡低低嘀咕,声音逐渐拨高:“是墨肖勒?”

  “就是墨肖勒,墨氏的独生子,听说前几天回的国!”

  众人看向她苏怡,她从容淡定,望着慕容建抚了抚头发轻声说:“你不就是因为我被人睡了,不能急着把我送到你口中的严总手里而气吗?那我明确告诉你,睡我的男人,就是墨肖勒。”

  “这死丫头从小到大就精明,建儿你别被骗了。”卢华听到了楼下的动静,从二楼挺着身子走了下来。

  苏怡轻视一笑,“我又没让你信。”

  “怡雨,你应该很清楚,欺骗我是需要付出惨重代价的。”慕容建过来,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苏怡。

  生活这么多年,苏怡多多少少也能摸清慕容建的性子,她不以为然地挑眉,“好啊,就当我没说过,毕竟墨肖勒高高在上,没准睡过两次也不算什么。”

  两次……难道慕容怡雨和墨肖勒之间真的有某种联系?

  正在慕容建思索的时候,有人来报:“大少爷,墨少让人送来了宴会请帖。”

  “请帖?”

  “是……圣皇酒店的慈善晚宴!”

  慕容建不敢置信的抖着手接过了那份烫金的请柬,墨家势力一直盘踞于国外,KW的发展虽然快但是和墨家并无合作。

  他怀疑的目光落在了苏怡的身上,沉思片刻。

  圣皇酒店的慈善晚宴,各个国家头等的名流富豪才能参与的晚宴,这次初次能在晚宴上露面,就说明KW以后的合作圈会更加宽广。

  慕容建眸光阴险,审视着苏怡,“既然你说墨少认识你,明天就让你也过去,但是事情要是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那样,你母亲的老宅,我会夷为平地。”

  呵。苏怡冷声一笑。

  “来人,先把小姐送去卧室,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探视。”

  保镖走来,按住苏怡,粗鲁带走。房间还是她走之前的布局,想起以前在慕容家备受的宠爱,和流落在外后遭受的白眼,苏怡的眼角酸涩起来。

  但是转念回忆起刚刚客厅里的大放厥词,苏怡心里千万只草泥马飞奔……天呐,她对那群人说了什么?那男人还那么嫌弃她,说不准,明天见到,他都不会理她。

  苏怡懊恼地给了自己一巴掌,却打到了童长青打过的地方,顿时龇牙咧嘴。

  翌日夜里,星光璀璨。

  圣皇慈善晚宴在圣皇酒店已经开始举行,奢华大气的宴会场地,各界名流人士在侍应生的接待下参观。

  长桌上的香槟塔周围缭绕干冰气体,被带到了宴会场上后,苏怡就急不可耐吃着蛋糕茶点。

  该死的慕容建,饿了她整整一天!

  慕容建端着香槟四处搜寻,直到看见她苏怡身着黑色镂空礼服站在香槟塔旁边,眼神突地闪过一丝隐怒。

  “你够了慕容怡雨,你是拿着慕容家的请柬进来的,别在这丢人现眼。”慕容建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番,手里紧紧攥着杯子。

  苏怡轻挑眉,本不打算理会,沉默掉头就走。反正会场人这么多,而且是墨家的晚宴,量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此时会场已经有不少的名媛注意到了苏怡的存在,尤她今天只化了淡妆,就将相仿奥黛丽的脸型打造的近乎完美;明眸善睐,薄唇朱红,肌肤白皙稚嫩,身材窈窕,气质极佳几乎夺去了会场里所有名媛的光芒。

  “朱莉姐,你看那头的那个女孩,居然和你撞衫了。”

  “是啊,居然抢你的风头,不识好歹。”

  被叫做朱莉的女人红唇一抿,韩式半永久眉毛一蹙,朝着苏怡走了过去,直直挡在她的面前。

  不屑开口:“你是哪家千金?我怎么没见过。”

  虽是在疑问,话里却透出强烈的不友善,美女,特别是极品美女在女人的眼里,就是眼中钉肉中刺!

  慕容建见有人拦着苏怡,也没打算出手阻止,他的算盘,向来都精明。

  女人之间的战争越大越好,最好把墨肖勒引出来,让他好好辨识一下慕容怡雨说的话是真是假。要是真的,借花献佛,没准以后能把公司开往国外……但苏怡并不打算与那女人起冲突,绕开了想走,再次被挡住。

  “你的态度让本小姐很不爽,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苏怡掀唇,不紧不慢、不咸不淡地说道:“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既然认都不认识,非要挡人去路干嘛?苏怡冷嗤,这个世上还真的是什么人都有。

第5章 谁敢带走我的女人

  “你!”朱莉被苏怡这么一句话怼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与朱莉交好的名媛们则是鄙夷看着苏怡。

  那些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们冷笑,“朱莉姐,你和这种喜欢出风头的女人计较什么啊!别失了自己的贵气。”

  朱莉气还没消散开来,她怒目圆瞪,狠狠盯着苏怡,刚刚想要一巴掌呼在苏怡的脸上,就被另外一只大手给阻止了。

  苏怡顺着手往上看,惊讶地发现那只手的主人,竟然是慕容建。

  不管慕容怡雨的性格如何,她,只能被他欺负。慕容建眯了眯眸子。

  苏怡震惊地看向慕容建,还以为他良心发现帮起自己来,可那人下一句话把她稍微暖一点儿的心打入谷底。

  “朱小姐消气,像教训这丫头的事情,应该由我这不称职地兄长代劳。”慕容建保持一贯的风度笑容,让朱莉的心为之一动。

  慕容建的样貌本来就不差,剑眉星目,鼻梁高挺,整张脸俊朗帅气,浑身都是儒雅公子的作态,谁都不会想到他实际私下的手段会这样歹毒阴险。

  说完这话的时候,慕容建已经很快给了苏怡一个巴掌,当然,苏怡并没发现他稍微控制了力道。

  帮着外人对付好歹也算名义上的妹妹。

  苏怡差些没气死,心里不爽,朝着慕容建破口大骂:“你凭什么动手打我?慕容建你还真是虚伪,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你根本不是我哥哥,我也不是你妹妹!”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慕容建面子上挂不住,刻意压低声音,“你现在丢的可是慕容家的脸,慕容怡雨,我就不该该死地带你来这个宴会。”

  他的眸子一沉,捉住她捂住脸的手,用拖的,想把她从人群中拖走。

  刚好身侧堆着香槟塔,她被慕容建蛮力一拽,手臂无意挥倒香槟塔——香槟杯落地而碎,酒渍在她身边飞溅,慕容建一怔撒开了手。

  斥责声音立刻随之而来,带着咬牙切齿的滋味,“慕容怡雨!”

  苏怡耳朵出现鸣音,本就没站稳的双脚,身体重心不稳,一下子就摔倒在破碎的香槟塔旁——周围名媛各界富商纷纷投来嘲笑的目光。

  “我就说,以前的宴会上从来没有这号人物,八成是花了钱买的请柬,素质这么差?”

  “可不是,还敢打翻墨少宴会上的香槟塔,大概这辈子都别想进这个宴会了吧。”

  “我的事,轮不到你们讲。”苏怡目光清冷。

  慕容建很冷的剜了她一眼,旋即看向周围,“让各位见笑了,我这个小妹很久就没在家里住了,是我没管教好,对不住大家。”

  这情景让朱莉解气不少,她顺着话说道:“你身为兄长管的少没关系,问题是,儿女都是父母的影子,想必你爸你妈也一定是这样的人吧,撒泼没教养。”

  慕容建面色尴尬……

  “就是就是,这女人怎么能出现在墨少的宴会上呢……”周围的人议论,完全没人帮她。

  朱莉呵呵两声,“真是贱人。”

  侮辱谁,都不能侮辱她的父母!

  苏怡眼神锐利,抄起桌上红酒,就朝着朱莉身边砸过去:“你再说一次我就撕烂你的嘴!”

  朱莉立刻恼了,捏住被红酒溅湿的礼服衣角:“你这个女人真的很没教养,张口闭口撕人嘴巴!”

  呵,她没教养?相较她而言没打人就已经很有礼貌了好么。

  倒是这位叫朱莉千金出口就是她没妈养……

  慕容建手背爆出青筋,扣住她的手腕,“慕容怡雨!你马上跟我离开这里!”

  “搅乱我的地盘,还敢带走我的人,经过我同意了么。”

  一道极其冰冷的声音忽然出现,透着咄咄逼人的气势,压制全场骚动。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