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医妃府中见是由网络作家雨洛洛为大家

发布时间:2018-12-06 15:11

沈念婳慕璟睿小说

惊世医妃府中见全文阅读

  惊世医妃府中见是由网络作家雨洛洛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沈念婳慕璟睿。这本小说讲述的是一场政治风波,定了一个姻缘。只是异世而来的她,看着面前这个见死不救的男人……呵,赐婚?不存在的。她手起刀落,却不想,没有要了他的命,却失了她的心……
  皇上此刻是真的发怒了,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到了这些个莺莺燕燕的围在这里,心里也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可是臣女真的配不上摄政王殿下。”
  “这是什么意思,你马上就成为摄政王妃了,这件事情,是朕亲自下旨,昭告天下的,难道还有谁不满吗?”
  皇上发怒,此刻当然没有人敢上去当炮灰,不过沈念婳可不怕,“是,皇上金口玉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份气度,应当是天下百姓的典范,可是,如今却有人觉得臣女无才无德,配不上摄政王殿下,现在甚至有人还说……”

第一章 送你下地狱

  清冷的夜,凉如水,一抹倩影悄然潜伏在黑色之中……

  偌大的庭院里,了无声息,唯有这间屋,隐隐传来水声。

  雾气弥漫,水滴飞扬,隐约之中,能看到一个身影背靠在白玉台阶上,一头黑发随意披散,胸膛以下的部位隐在水中,一张绝世的侧脸在这片氤氲之中,魅惑至极……

  仅仅是一眼,沈念婳就确定了这人的身份,慕璟睿,东照国的摄政王殿下,她所谓的未婚夫。不过很快就不是了,因为她会亲手杀了他,从此恢复自由身。

  嫁人,呵,不存在的。

  无缘无故的穿越,莫名其妙的婚姻。

  她,可不接受。

  “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藏?”忽然,一道慵懒魅惑的声音骤然响起。

  夜色之下的沈念婳,心里不禁涌上一阵惊骇的感觉,但是眼中依旧一片死寂。

  被发现了?

  就算是这样,也改变不了他注定的结局!

  霸气的推门而入,沈念婳冲着慕璟睿冷魅一笑,手中的匕首立刻甩了过去,同时,身子已然往朝门外飞快的跑去。

  但是,一向孤傲的沈念婳,低估了慕璟睿的战斗力。

  身后传来一阵破空声,一旁的帘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慕璟睿扯了下来,扭成了一股,在他的手中化作一条蛟龙,缠向急退的沈念婳。

  那帘子快如闪电,再加上慕璟睿本身的内力深厚,沈念婳听到身后的声音之时,脸色一白。下一秒,腰间一紧,那强大的拉力让她身形一滞,还不等反抗,她的身子已经临空朝着慕璟睿的方向倒飞了过去。

  “噗通……”好大的一阵水花。

  沈念婳急急的坠入了水池中,不偏不倚,湿润的身子,正好坐在慕璟睿的大腿之上,面着他,巴掌大的小脸被水蒸气衬托的红润透亮,平白添了一丝妖娆。

  四目相对,神色各异。

  一个,魅惑天成。

  一个,清冷孤傲。

  “真没想到,传说中温婉大方的太师府嫡小姐,竟然是这么的,放荡。”慕璟睿眸光扫过沈念婳的身子,不禁调笑道。

  “真没想到,传说中冷情嗜血的摄政王殿下,竟然是这么的,下流。”他骂她放荡?呵,也不看看自己多下流!沈念婳一边学着慕璟睿的口气回骂着,一边瞪大了眼珠子,气势不减,凶神恶煞。

  这个冷血的男人,不仅讽刺她,竟然连死去的原主也没放过。

  原主草包之名响彻五湖四海,傻乎乎的妞儿,被一群小婊砸们欺辱致死,还以为各个都是她的好姐姐好妹妹,他竟然能昧着良心说她是温婉大方?

  呵,自己倒是忘了,原先他这个摄政王便不是什么好东西,倘若那日他出手相助一番,原主也不会死,自己也不会穿越至此,被这么一个狗屁婚约限制了自由。

  “本王下流?”慕璟睿抬手扣住沈念婳的腰肢,让两个人的身体愈发的贴近,另外一只手,抚上了她的嘴唇,邪魅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难道不是?”沈玉珠抬眸,目光一紧,迅速的执掌朝他的脸面切去,却被他微微侧脸闪过。

  “呵,倒是个牙尖嘴利的小东西……”掌风略过,发丝浮动,慕璟睿邪魅的桃花眼里,溢满了笑意。

  “不过,不愧为本王选的王妃,本王甚是喜欢……”慕璟睿的嘴角勾起浓浓的笑意,往暗处打了一个手势,那些伺机而动的暗卫便悄然退下了

  “是吗?”沈念婳眸光一转,冲着慕璟睿勾唇一笑。

  那明媚的笑容,让慕璟睿不禁眼前一亮。

  只是下一刻,他却面色一僵,低头看去,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抵住他的胸膛,正中心脉。这个时候,只要沈念婳一个用力,就算是他,估计也无法全身而退。

  “不知如此,摄政王可还喜欢?”沈念婳的笑容更加妖娆,魅惑中带着嗜血,嗜血中又隐藏着嘲讽。

  抬头,无视胸膛那里的匕首,专注的看着沈念婳,慕璟睿也笑了,“先前真是小看你了……不过,小猫儿,本王越来越喜欢你了,这可怎么办呢?”

  眉头微蹙,沈念婳心间骤然烦躁,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手中的匕首用力的往前刺了刺,慕璟睿的胸口立刻沁出一丝鲜红。

  “王爷,你真的喜欢吗?”沈念婳笑的愈发妩媚,她相信,只要自己再用力一点,这匕首就可以穿透他的胸膛。

  慕璟睿搂着身前娇小的身子,看着她猖狂的举动,不禁抬手揉了揉沈念婳的脑袋,缓缓开口,“本王的女人,本王自然喜欢。”

  “可惜,我不喜欢你。”沈念婳脸上的笑容蓦然收起,可不能被这祸国殃民的颜,给迷了心窍,那般冷血看着原主被欺辱致死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好人?

  瞬息之间,沈念婳的笑容便幻化成了一抹嗜血的冷意,“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不管你有什么心思,最好不要打我的主意。我不喜欢你,不愿嫁给你,更不想卷入你们皇室肮脏的纷争,你也休想利用我一丝一毫。”

  “当然如果,你非要拉着我一起下地狱,我并不介意先把你送下去。”沈念婳身上忽然爆发出一阵浓厚的杀气,手中的匕首也用力的刺了下去。

  这一次,她是真的起了杀意了……

  慕璟睿脸色未变,身子却诡异的一缩,在匕首碰到他之前,他就握住了沈念婳的手腕,轻轻翻转,往后一扣,就将她扣在了自己的胸前。

  “小野猫,爪子很是锋利嘛。”慕璟睿从后面紧紧的扣住沈念婳,低头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声音中尽是无言的魅惑。那日,他果然没有看错,这个丫头,很是有意思,与她订婚,或许有无数的惊喜正在等着他。

  “休想逃出本王的手掌心,若是逃了,本王不介意让所有的人为你陪葬。”

  慕璟睿轻描淡写的说着,但是他的话,让沈念婳的身躯狠狠一震。她不敢怀疑慕璟睿的话得真实性,这个冷情的男人,他说不定真的会做出那样的事来的。

第二章 别逼我

  “丧心病狂……”沈念婳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可却是无用功。

  该死,这具身体和她之前的相比起来真的太弱了,只能发挥她原来三成的力量,所以才会造成如今这种受制于人的局面。

  “王妃,过奖了!”慕璟睿闻言,淡淡的开口道,似乎对‘丧心病狂’这四字评价,很是满意。

  “你——”沈念婳气到吐血,这个男人,怎么这般无耻?说着,她又用力的挣扎了一下,结果自然没有什么改变,只得咬牙切齿的道,“放手……”

  “现在,你可不是我的对手。”

  清冷的笑声充斥在耳边,虽然很浅,却夹着着无比的自傲……

  “慕璟睿,你别逼我。”沈念婳在咬牙道。

  “好,不逼你。”说着,慕璟睿便松开了手。

  沈念婳立刻跳离他三尺远,一脸的防备,如果没有失误,刚刚那一瞬间,她嗅到了杀气。

  “小东西,真是牙尖嘴利的可爱。”慕璟睿拿起外袍,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丝毫不介意自己的身体暴露在沈念婳的面前。

  “哼。”沈念婳傲娇的偏头,努力的不去看那健硕的身体,只是那里……过于显眼,惹得她不由的扫了几眼,却又冷傲的回道,“王爷过奖了,谈不上牙尖嘴利,只是口才还可以。”

  她虽然未经人事,却也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女,而且,对于一个利用自己来达到目的的人,她提不起“性趣”,便是如此。

  慕璟睿见沈念婳一脸的淡然,眉头微蹙,抬脚慢慢的走近,邪魅道,“不知王妃对本王还算满意吗?”

  沈念婳掩下四散的眼神,冷笑道,“王爷如此玉树临风,想必一定是人渣中的及品。小女子不才,阅男无数,说实话,王爷的身材,真的不怎么样。”

  慕璟睿哑然失笑,他就知道,从她口中听不到一句好话。

  但是,他的目光,忽然不怀好意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刚才经历过了一场水中大战,沈念婳全身都湿透,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将她的身材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

  慕璟睿打量了一下沈念婳,然后缓缓开口微微笑道,“王妃的身材,也很一般。”

  说罢,他便转身离开了,留给沈念婳一个冷漠的背影……

  该死的!

  沈念婳低咒一声,随即低头看了看。

  卧槽,竟然真的很一般!

  要胸没胸的,要屁股没屁股,也不知道这个傻女人咋长的。

  走到门边,沈念婳眉头忽然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有人?

  而且还是很多。

  看来,是他加强戒备了。

  哼,想要用这种方式对付她?沈念婳冷哼一声,转身扯下旁边帘上那人的衣服,随后将自己身上的湿衣服换下,躺在软榻上就闭上了眼睛。

  等到天已经大亮的时候,沈念婳蓦然睁开眼睛,然后从窗户那里疾射而出,朝着一旁的院子奔去。早在今日之前,她就已经把摄政王府中的构造打探清楚了,所以她成功避开了所有人,终于从摄政王府中逃了出来。

  沈念婳一走,就有暗卫转身冲慕璟睿禀报,“王爷,真的要放走她?”

  “不放她走,你从哪儿给我找一个这么有趣的王妃?”

  “……”

  “让人暗中跟着她。”

  “是……”

  也不知是沈念婳运气好,还是不好,好不容易从摄政王府逃出来,还没回家呢,就撞见了一个她超级不想见到的人。

  “哟,这不是我们美丽聪慧的摄政王妃吗?”苏芸对着沈念婳的背影故意大声的喊道。那个蠢货化成灰,她也认得!一想到从今以后这个女人会成为摄政王妃,这口气,她怎么也咽不下。

  上一次,本来以为可以直接弄死她,没想到,她命那么硬,不但没死,还被摄政王给看上了,真是气煞人了!

  “哟,这不是我们处心积虑想当摄政王妃的苏小姐吗?”沈念婳自是知道对方酸溜溜的味道因为何,偏偏故意的说着。

  看着沈念婳一反常态的反驳自己的话,苏芸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惊愕。

  这个女人,以前不都是胆小懦弱的吗?怎么今日变得这么强硬了?难道,她以为有了摄政王撑腰,就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了?

  “沈念婳,你以为你成了摄政王妃就了不起吗?”苏芸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杀意,低声恶狠狠的警告着,“我告诉你,你……”

  “嗯,就是了不起啊,要不你也去弄个摄政王妃当当。”沈念婳洋洋得意道。

  “你……你没脸没皮。”苏芸怒道,“沈念婳,你别太得意了,摄政王他贵为王爷,他的身边,不可能只有你一个女人,以后,我……”

  “你是想说,以后你也会入了摄政王府的对吧?”沈念婳掩面笑道,那嘲讽的语气,漫不经心的语调,足以让人气的吐血,“可以呀,那我就我在摄政王妃等你哟。”

  “不过我劝你啊,别太有自信。”沈念婳笑道,泼妇骂街的事情她做不出来,动手打人也有损她的风度,不过要论嘴皮子功夫,她无所畏惧……

  更何况,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真真的是一件非常痛快的事情。

  “沈念婳,你什么意思?本小姐哪里比不上你了?”苏芸自然是听出了沈念婳的言外之意,气得一挺那傲人的双锋,差点没让沈念婳爆笑出声。

  “你这里是不是浪费了国家很多布料啊?”

  “……”

  围观群众一阵无语,就连暗处的隐卫,听到这句话之后,嘴角狠狠地抽了抽。他们王妃,竟然这么彪悍,这么大胆的话随口就能说出来。

  “还有,你这脸皮恐怕都已经比咱们东照国的城墙还要厚了吧,不过你放心,为了满足你的愿望,我一定会把你的情意,如实的转告摄政王殿下的。”沈念婳说道,只是心中不屑,真不知道这些女人什么眼光,竟然看上慕璟睿那个冷血的无赖?

  “……”苏芸无言以对,这让她怎么回答?苏芸今天算是领教了,这沈念婳,就是故意来炫耀的。她明明知道自己对摄政王的心意,可是故意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她就是想让自己难堪。

  这个贱女人,总有一天,她一定让她跪在自己脚下求饶。

第三章 塑料姐妹情

  气氛陷入了一阵凝固,而她们周围的百姓,也不由得低声议论了起来。

  “这是哪家的姑娘啊?行为举止,简直有伤风化。”

  “是啊,而且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两小姑娘家家的,竟然公然在说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真是不知羞耻。”

  “嘘,小声点吧,我刚刚可听见她们口中,提到了王爷……”

  “哎呦……”

  这些人的议论声,自然一字不漏的,传到了沈念婳和苏芸的耳朵里面去了。

  对此,沈念婳不屑的嗤笑了一声,这些话对她来说,无所谓的。反正原主的名声,一向不好,一时之间,倒也不介意变得更差。但是苏芸就不这么想了,她是堂堂相府千金,名誉对她来说,比性命还要重要。

  二人正面对面心思各异的时候,忽然一道柔和的声音,传了过来。

  “婳儿。”那声音极其的好听,惹得沈念婳不由舒心了不少。原主的记忆,她得的不是十分完整,不过这位走过来的沈茵小姐,倒是在原主心里占据着极重的位置。

  “婳儿,苏小姐,你们这是?”沈茵缓步而来,及时的化解了气氛里的尴尬。

  “没什么,茵姐姐。”沈念婳撇去了面上的攻击,同样温和的对着沈茵笑道,“就是苏小姐觉得我以后的身份不一样了,想要和我攀点关系,毕竟她认为以后会和我成为姐妹呢。”

  笑容是真挚而又人畜无害的,只是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她身旁的这两个女人完全变了脸色。

  “你别胡说八道,我没有。”苏芸极力的辩驳,但是她那闪躲的眼神,却骗不了任何一个人。

  沈茵不着声色的看了苏芸一眼,心里却是不停的冷笑,眼底一抹戾色快速闪过。

  “苏小姐,我家婳儿有些心直口快了,你别介意。”沈茵站在沈念婳的身边,揽过沈念婳,做出了一副保护的姿态,随后浅浅的一笑,让人好不喜欢。只是她话里的语气却偏偏让人听起来,好似藏了几分嘲讽与不屑。

  “哼,我介意又怎么了?莫非你想为了这个草包,得罪我么?”苏芸心中愤恨,一个沈念婳不够,又来了个沈茵,这姓沈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苏小姐,这里四处都是百姓,非要闹的不可收场,你才开心么?”沈茵收起了笑意,言语里微微的有几分冷意,只是很快,又变得如沐春风般。

  看着这变脸如此之快的沈茵,沈念婳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此人了。

  记忆里,沈茵是她的叔父的女儿,虽然她的父亲没有任何的官职傍身,但是毕竟有个当朝太师的哥哥,所以在京城里面也是混得风生水起。而且再加上沈茵本身出众的样貌和出挑的气质,所以哪怕她不是官家出身,借着太师府的名声,京城里的官家小姐也会给她几分脸面的。

  当然,原主对她,也是极好,极为信任的。

  想到这里,沈念婳不禁一阵头疼,原主果然是够傻啊,这样塑料花一样的姐妹情,她竟然当成了至宝。

  “沈念婳,今日之辱,他日我苏芸定会千倍奉还。”苏芸看到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她只得狠狠地放话,然后灰溜溜的逃走了。

  “好的,我等你。”看着那匆匆而去的背影,沈念婳笑道,脸上不见丝毫惧意。

  “婳儿,昨天晚上你一夜未归……呀,你身上这是?”沈茵忽然开口,看着沈念婳的身上的衣服,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眉眼之间,也多了一丝冷漠与嘲讽。

  沈念婳眼底蓦然闪过一抹杀气,沈茵在这市井之地提出自己夜不归宿,这居心,实在让人怀疑。

  而周围的百姓的议论声,也更加激烈了一点,毕竟,一个女子夜不归宿,是败坏门风的。

  “姐姐,你莫不是糊涂了吧。”沈念婳,心里冷笑可是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明媚,“昨儿个晚上,我一直在房间里面呢,然后今天一大早,王爷约了我,说教我去骑马,所以这才换了一身男装。”

  沈茵用力的握了握手,“那是姐姐弄错了。”

  “没关系,说清楚了就好,要不然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姐姐你故意败坏婳儿的名声呢。”沈念婳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眉眼带笑,天真无辜。

  可是,沈茵却是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

  斜睨了沈茵一眼,沈念婳心里可谓是痛快万分啊,装可怜,扮无辜,谁不会?

  “既然如此,那我们快回府吧,婳儿你大婚在即,定然是需要赶制大婚礼服的。”沈茵挽着沈念婳的手臂,一起朝着太师府走了回去。

  “摄政王对婳儿可真好”沈茵一脸的羡慕。

  “是吗?王爷对婳儿,的确很好,今早婳儿和王爷玩的可开心了呢。”沈念婳故作娇羞的模样,刺的沈茵眼睛生疼。

  沈茵僵硬的脸色,还有那嫉妒的眼色,全部落在了沈念婳的眼里,她不动声色的笑了。

  “那就好。”看到沈念婳看着自己,沈茵赶紧将眼中的所有情绪全部掩藏,只露出一抹温婉。

  “不过……”沈茵话音一转,认真的打量着沈念婳,“婳儿最近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呢。”

  以前的沈念婳,从来都是怯怯懦懦的,可没有今日这么强势的姿态。

  “不一样了?”试探她?沈念婳眼神懵懂,装作天真无知道,“恐怕是我落水以后,脑袋进了点水吧。”

  “……”沈茵一脸的鄙夷,不一样个鬼,还是那样白痴。如此一想,沈茵又觉得自己好像还有希望,毕竟,名满天下的摄政王,怎么会看得上这样的白痴。

  “对了,婳儿,姐姐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沈茵低头掩去眼中的不悦,然后拉着沈念婳坐了下来,“过几日,皇后娘娘要在皇宫里举办一个赏花宴,你我皆在受邀之列,到时候姐姐来找你啊。”

  沈念婳闻言挑了挑眉,赏花宴?到底是赏花还是想借此敲打她?

第四章 借刀杀人

  花香袭来,余烟袅袅,转眼之间便到了赏花那日。

  此时的皇宫里,随眼望去都是穿的花枝招展的大家小姐们,步步生莲好不热闹,也不知是人看花,还是花看人。

  “今日的宴会,也不知道太师府的千金来不来,毕竟人家如今可是摄政王妃了呢。”

  “哈哈哈,摄政王妃,就沈念婳那个草包,她配得上摄政王吗?”

  “也不知道她怎么那么走运,都落水了也没被淹死,反而还被赐婚给了摄政王,真不知道,如果王爷知道她以前做的那些蠢事,会不会直接休了她他。”

  “你别说了,一说我就想笑……”

  那些女人的话虽然小声,可是却一字不漏的传入了沈念婳的耳中。

  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沈念婳却听下了脚步,沈茵抬头微不可见的扫了她一眼,眼中隐隐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是啊,我还记得,她以前对着一只小狗叫弟弟呢,哈哈哈……”

  “她不仅傻,还同情心泛滥呢,看到路上的乞丐,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别人,你说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呢。”

  “哼,以前被我们耍的团团转,可是还不是一句一句的恭维着我们,我看哪,摄政王根本不会同意这桩婚事的。”

  原来,这原主还是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啊。

  沈念婳暗暗将这些人都记在了心里,虽然她对以前的事情并不记得了,可是有些仇,可以慢慢报,毕竟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婳儿,我们……”

  “走吧。”打断沈茵的话,沈念婳抬脚往前走去。

  沈念婳一出现,众人自觉的闭上了嘴,可是那视线却停留在她的身上。

  有不屑,有冷漠,有嘲讽……

  “皇后娘娘驾到——”一道雍容华贵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臣女沈念婳,拜见皇后娘娘。”不卑不亢的行礼,目不斜视,不看那些人一眼。

  “快快平身。”一道温婉的声音响起,声音轻柔,却不失威严,“念婳啊,你大婚以后就是摄政王妃了,按照礼数,本宫见了你,还得称呼你一声皇婶呢。”

  皇后娘家姓刘,她是当今皇上的结发之妻,看上去雍容华贵,虽没有倾国倾城之貌,但是浑身却散发着优雅大方的贵气。

  再加上她本身的年龄也才三十多岁,保养的极好,看上去比沈念婳大不了几岁,只是比她多了几分妩媚而已。

  “娘娘折煞婳儿了,婳儿可不敢担娘娘一句皇婶。”虽然并不喜欢和这些人打交道,但是却也明白自己如今的处境,所以,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心里清楚。

  皇后看着举止落落大方的沈念婳,眸子中不由得闪过一道微光,“看来这定下了婚约就是不一样了,婳儿长大了,会打扮自己了,而且也更加的温婉贤淑了呢。”

  听了皇后娘娘的这一番话,众人这才看向沈念婳,怪不得,总觉得今日的她怪怪的。

  在这个院子里面,哪一个人不是想要让自己打扮的更夺人眼球一点,所以穿的衣服,都是比较靓丽的颜色,可是唯独沈念婳,她一身浅蓝色衣裙,站在这万紫千红的颜色当中,更像是独具一格的一股清流。

  众人都打扮得光鲜亮丽,沈念婳却反其道而行之,素净,淡雅,反而增添了一抹别样的风情。

  此时,在场的各位官家小姐看了看自己,再看了看如天仙一般纯净的沈念婳,心里不禁更加的嫉恨她了,眼神也愈发的充满敌意。

  皇后娘娘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嘴角不禁缓缓的勾起一抹笑容。

  但是,从头到尾,沈念婳都没有开口,只是就这样站在那里,浑身透着一股孤傲。

  皇后娘娘这一招,借刀杀人用的好啊。

  “皇上驾到,摄政王驾到!”

  慕璟睿出现在御花园里面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沈念婳清冷高傲的背影,就算被这么多人看不起,她却能够保持自己清冷的姿态。

  脑海中不禁回想起了初见沈念婳的时候,那时她从水中浮出时眼里的狠厉,与现在这倔强的模样,还是那般的迷人呢。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参见摄政王。”

  众人跪下行礼,皇上和慕璟睿两人走了过来,站在众人的面前。

  “平身吧。”皇上抬手,等到众人起身了之后,才缓缓开口,“皇后你们这是在聊什么呢?”

  “回禀皇上,没什么,就是她们几个小姑娘在开玩笑呢。”皇后浅笑道。

  呵,如今都有人欺负到她沈念婳的头上了,难不成还要她忍气吞声不成?

  不可能的。

  “启禀皇上,臣女有一事不明,皇上可否为臣女解惑?”沈念婳猛的冲到皇上身前,重重的跪下,神色中隐隐露出的委屈,眼中明明已经荡起泪花,但她却倔强的不让它掉下来。

  沈念婳这泫然欲泣的模样,倒是将众人吓了一跳,不过,某些人,心里却开始不安了起来……

  皇上听了沈念婳状似无意的话,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当然。”

  “皇上身为一国之君,说出来的话,自然是金口玉言,这一点没错吧。”

  “没错。”这话,没毛病。

  “扑通……”只见沈念婳快步上前,二话不说跪在了皇上的面前,一副委屈模样的说道:“请皇上为臣女做主。”

  沈念婳的举动把皇上吓了一跳,赶紧开口,“你这是做什么?若是受了什么委屈,尽管说出来,朕一定为你做主。”

  “臣女自知身份低微,无才无德,配不上摄政王殿下,更加当不起摄政王妃这一殊荣,所以请皇上下旨,收回成命。”沈念婳的话半真半假,把那委屈的模样,刻画的入木三分。

  呵呵,苦肉计嘛,谁不会?

  “放肆!”

  沈念婳话音刚落,就听到皇上的一声怒喝。

  天子一怒,在场的所有人都跪了下去,除了他身边的慕璟睿。

  “皇上息怒。”

  “沈念婳,朕金口玉言下旨赐的婚,现在全天下的百姓都知道了,而你却让朕收回成命?”

第五章 求皇上做主

  皇上此刻是真的发怒了,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到了这些个莺莺燕燕的围在这里,心里也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可是臣女真的配不上摄政王殿下。”

  “这是什么意思,你马上就成为摄政王妃了,这件事情,是朕亲自下旨,昭告天下的,难道还有谁不满吗?”

  皇上发怒,此刻当然没有人敢上去当炮灰,不过沈念婳可不怕,“是,皇上金口玉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份气度,应当是天下百姓的典范,可是,如今却有人觉得臣女无才无德,配不上摄政王殿下,现在甚至有人还说……”

  “还说什么?”

  沈念婳真假参半的话,让皇上的脸色越来越黑,慕璟睿坐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沈念婳委屈的抽了抽鼻子,“还说臣女是红颜祸水,施展了妖术,魅惑了摄政王殿下。”

  “砰……”皇上一发怒,把大拇指上的白玉扳指直接摔在了地上。

  上好的白玉就这样破碎成了几大块,沈念婳不禁有些肉疼,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啊。

  “张成,传令下去,从今日起,如果有人再敢质疑摄政王妃的身份,那就是在质疑朕的话,直接抓起来,送入大牢。”

  “是。”

  “起身吧,以后这样的话,可不能再乱说了,你的名字,已经刻进了皇家玉牒,你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摄政王妃了。”

  皇上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怒火,转头看着慕璟睿淡漠的神色,眼神一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婳儿知道了。”沈念婳知道退婚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顺着台阶下了。

  这一幕,是在场的众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此刻你看我我看你,大气都不敢出。

  慕璟睿优雅的抿了一口茶,眼中隐隐的带着笑容,沈念婳,果真没有让他失望。

  皇上转头看着平静得不能再平静的慕璟睿,眼角带着极大的厌恶,却不得不温和道,“皇叔,让你看笑话了,你放心,这件事情,朕一定处理好。”

  “嗯。”轻飘飘的一个字,很是随意。

  “婳儿,过来。”清冷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不禁浑身一冷。

  沈念婳低着头,忽然发现无数道火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一抬头,就撞进了慕璟睿那双清冷的眸子。

  “……”沈念婳有点懵。

  “婳儿,过来本王身边。”慕璟睿再一次开口。

  沈念婳抬头看看他,再看看一脸意味不明的笑的皇上,还是起身,缓缓的走到了慕璟睿身边,乖巧的坐下。

  “以后,你是摄政王妃,不用向任何人行礼,但是对于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你也不必手下留情,侮辱摄政王妃,本身就是死路一条,尽管动手,出了什么事,有本王担着。”

  轻飘飘的话,从慕璟睿的口中说出来,轻描淡写的,可是他却不知道,他的话在众人心里不知掀起了多大的一阵风浪。

  尤其是沈念婳,心里好像涌上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不用向任何人行礼……

  不必手下留情……

  出了什么事,有本王担着……

  以前,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忽然间,这个冷漠无情的男人,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沈念婳和慕璟睿的模样,落在苏芸眼中,简直就是一副郎有情,妾有意的柔情蜜意的幸福模样,可就是如此,才让很多人更加的羡慕嫉妒恨。

  “好……”慕璟睿的好心,她自然不会辜负,更何况这么一个好的身份条件,她不利用也就太可惜了。

  “王爷,你和沈小姐还没有大婚,她还算不上是摄政王妃吧。”苏芸贪婪的看着慕璟睿,眼中的爱恋,不加任何隐藏。本来今日不打算开口的她,在听到慕璟睿如此维护沈念婳的话之后,她便再也忍不住了……

  “她算不上,难道你算得上吗?”慕璟睿淡淡的开口,让苏芸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全无血色的苍白。

  沈念婳低头,长长的睫毛掩去眼中的冷色,余光若有似无的瞟了慕璟睿一眼。

  这样也好,省的她出手了……

  慕璟睿的维护,落在皇上的眼中,他不禁满意的点点头,这个才是他想要的结果,于是起身,“行了,朕与皇叔还有事需要商量,先回勤政殿了。”

  “恭送皇上,恭送王爷。”

  “婳儿,晚点本王过来寻你。”慕璟睿跟着起身,看着沈念婳的眼中,带着莹莹笑意,还有,一丝宠溺。

  “好……”既然要做戏,那就给她做全套了。

  皇上已经离开了,皇后因为刚才的事情,此刻也不禁多看了沈念婳两眼。

  “念婳,以后有空,常来宫里坐坐。”

  “臣女遵旨。”

  说罢,皇后带着一众宫人离开去安排宴会的相关事宜了。

  这一阵风浪,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苏芸狠狠地瞪了沈念婳一眼,拉着身边的两个妙龄女子离开了。

  经过这一场闹剧,沈念婳对这场宴会愈发的不感兴趣了,转身朝着一条僻静的小路走去。

  “婳儿,你等等我啊。”沈茵咬了咬唇,提起裙子连忙跑过去,眼底全是关切,“婳儿,你别介意她们的话,她们这是嫉妒你呢。”

  “我知道了。”沈念婳不以为意,“我想一个人静静,姐姐你去和她们游玩吧。”

  看着沈念婳转身离开的背影,沈茵的眼里关切之色散去,剩下的,只有嘲讽。

  “大家别介意,婳儿她,就是这个脾气,其实,她人挺好的。”沈茵往回走,抱歉的看了一下身后的人。话虽这样说,可是由于之前的事,沈念婳已经惹得众人非常不悦了,现在,看着沈茵颇为委屈的模样,不禁都有些同情她了。

  “走吧,我们去那边看看……”一众女子三五成群的在花园里闲逛着,而此刻,沈念婳不知不觉之中,她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鼻尖轻轻一嗅,似乎有一股浓郁的香味传来,似乎是桃花的味道,可又夹杂了些其他的东西。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