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林澈林越之小说-重生17岁:缘来妻到免费

发布时间:2018-12-06 14:36

林澈林越之小说

重生17岁:缘来妻到全文阅读

  《重生17岁:缘来妻到》是网络作家夭北水为大家带来的原创作品,这是一本很好看的豪门总裁小说,林澈和林越之是书中的主人公。在被至亲之人害死之后,林澈重生到了和她同名的林家小姐身上,原本这位林家小女儿是一位毫无存在感的小透明,可自从林澈的重生,现在的林澈每天都可以带给人惊喜,就连林家大少林越之也被她收服了。
  此刻她霸占的这具身体,竟然是魔都豪门中的豪门的林家的小女儿!而她和这个小林澈竟然同名同姓!林家现在是由去世的林正东的儿子林越之掌权,林正东只有一个儿子,林家的小女儿是第二任太太带来的,在林家没有任何地位,外界几乎对这位林小姐一无所知,林越之非常低调,只是偶尔接受财经报纸的采访,自从林正东和妻子薛雪航空意外去世后,林澈在林家几乎如空气般毫无存在感。
  怪不得她从来不知道林家竟然还有这号人物。老天还真会开完笑!竟然让她在这具身体上重生!
  用了整整一天一夜她才勉强接受这个现实,身体的疲惫终于让她停止思考,这一觉睡到晚上才醒来,睁开眼,赫然一张俊朗非凡的脸印入眼帘!是林越之!
  他可是本市名媛淑女竞相追求的男人,可惜他对各路女人无动于衷,所以很多人私下猜测他其实有特殊癖好,至于是什么,那就心照不宣,但这依旧阻挡不了滔滔不绝的女人投怀送抱,就算他的脸就像被冰冻在冻土层的石块。

第1章 身体怎么样

  凌晨三点,一辆救护车停在某医院急症室门口,紧接着推车被抬下,训练有素的医护人员迅速把病人转移到急症室,半个小时后,医生缓缓放下心脏除颤器,抬眼扫了下墙壁的挂钟朝门口走去。

  “谁去林澈病人家属?”医生的声音冰冷且丝毫没有起伏。

  “我。”一个男人抬起脸。

  “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脸上毫无表情宣布死亡时间,说完转身走进急症室。

  林家。

  一辆银色保时捷停在台阶下,紧接着车门打开,一双修长的腿漫不经心跨了出来,正在客厅里打盹的管家听到声音,连忙快步走到玄关。

  “少爷!”刘管家接过林越之递来的外套。

  林越之扯了扯领带,径直往里走,“什么事?”

  刘管家垂着眉眼说,“今天小姐又犯病了,医生说,可能过不了今晚,少爷您是否要过去看一下?”

  “送医院了吗?”林越之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小姐不愿去,她说……”

  “说什么?”

  “她说她要住在太太的房间里,就算死也要死在太太的床上。”

  林越之对这个拖油瓶妹妹没什么感情,平时林澈体弱多病,一直在副楼修养,他们兄妹基本打不上照面,虽然这个妹妹和他没有血缘关系,但毕竟在林家住了十多年,要是在一个亲人都不在场的情况下去世,传出去恐怕他要落个刻薄的名声。

  想罢,林越之转身朝外走,“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副楼离主楼大约两百米距离,当中隔了一个花园,微风吹过树梢拂过花园,树叶相互摩擦沙沙作响。八月底,夏日浓密的繁花在花园中层层盛开,林越之无心欣赏,径直走在通往副楼的路经上。

  副楼是栋两层欧式建筑,只住了林澈一个人,林澈名义上是林家的小姐,但只是拖油瓶,和林家没有关系,林家人也根本不在乎这个小姐,再加上林澈体弱多病,除了去学校上课就是待在床上养病,所以在林家,林澈的存在感非常非常低。林越之想了想,自己好像有两三年没见过这个妹妹了。

  “少爷。”伺候林澈生活起居的王嫂守在林澈卧室外,看到林越之,立刻打开卧室门。

  两个医生正在给林澈检查,护士调整点滴,看到林越之,不约而同问候。

  医生把林越之请到走廊,林越之听完医生的话,脸色阴沉沉的,推门从门缝里看了眼躺在床上的人后才转身离开。

  撑不过去了。

  就在众人都抱着这个想法挨到第二天早晨时,林澈奇迹般的睁开了眼。

  林澈愣愣的看着陌生的天花板,难道这里是医院?她最后记忆停留在昨晚被车碾压的那一刻,所以误以为把林家小姐的房间当成了医院病房。

  “小姐!”王嫂第一个发现她醒来,连忙叫来医生,医生检查后,不敢相信几个小时前奄奄一息的人此刻竟然勃勃生机,甚至眼中还透着明亮的神采!

  “太好了小姐!我现在就去通知大少爷!”王嫂擦着眼泪离开房间,独留的林澈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

  这里是哪里?她连忙找了个镜子,镜子里是一张陌生的脸,年轻可爱略显苍白,不管是眉眼还是唇角,都不是那个熟悉的她!

  桌子还摆着作业本,名字那一栏写着林澈两字。

  林澈?

  第2章王嫂推门而入,一脸抱歉,“小姐,少爷今天一大早出门了,刘管事已经把你的情况打电话告诉少爷了……”

  电视的声音盖过了王嫂的声音。

  早新闻的声音陆陆续传来。

  昨天凌晨在东路新路和合欢路路口发生一起车祸,车祸造成受害者当场死亡,肇事者逃逸,现家属悬赏十万寻找目击者。

  电视的画面切换到了昨夜林澈发生车祸的地方。

  “哎呀,怎么在看电视呢?”电视机一下子如墨染般幽黑,林澈夺过遥控机再次打开电视,随着记着再一次重复悬赏通告,她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如果她死了,那现在这个人又是谁?!

  三十年的认知分崩离析,如家人般的人对她伸出恶毒之手,明明是加害者却把自己包装成受害者家属,而本应躺在冷藏柜的她却好端端的坐在电视机前!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一定是!

  不顾王嫂的阻拦,林澈疯了似的翻找抽屉,在翻了两个抽屉后,终于在最下面的抽屉角落翻出了一本日记本,那是小林澈一字一句写下的。

  看完日记,她彻底惊呆了。

  此刻她霸占的这具身体,竟然是魔都豪门中的豪门的林家的小女儿!而她和这个小林澈竟然同名同姓!林家现在是由去世的林正东的儿子林越之掌权,林正东只有一个儿子,林家的小女儿是第二任太太带来的,在林家没有任何地位,外界几乎对这位林小姐一无所知,林越之非常低调,只是偶尔接受财经报纸的采访,自从林正东和妻子薛雪航空意外去世后,林澈在林家几乎如空气般毫无存在感。

  怪不得她从来不知道林家竟然还有这号人物。

  老天还真会开完笑!

  竟然让她在这具身体上重生!

  用了整整一天一夜她才勉强接受这个现实,身体的疲惫终于让她停止思考,这一觉睡到晚上才醒来,睁开眼,赫然一张俊朗非凡的脸印入眼帘!

  是林越之!

  他可是本市名媛淑女竞相追求的男人,可惜他对各路女人无动于衷,所以很多人私下猜测他其实有特殊癖好,至于是什么,那就心照不宣,但这依旧阻挡不了滔滔不绝的女人投怀送抱,就算他的脸就像被冰冻在冻土层的石块。

  “大、大哥?”林澈暗暗沉了沉气,抬起黑眸直视林越之,林越之有点惊讶,记忆中的林澈总之躲在佣人后面偷偷观望他,有一次他故意寻找那抹目光,结果林澈就像是只受惊的兔子慌乱的躲开。所以在林越之的记忆中,这个小妹应该是害怕畏惧他的,但今天却……

  林越之眼底泛起兴趣盎然的光芒,不动神色关心:“身体怎么样?”

第2章 摆正身份

  “好多了,谢谢大哥关心。”

  林澈作为一名优秀同传,不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能表现的临危不乱,就算林越之在无形中表现出的气势非常惊人,但她依旧表现的从容不迫,这种反应让沈越之大感意外,就连公司里的高管被他这样直视都会直冒冷汗,而自家这个十七岁的小妹竟然能完全不怕他!

  这个发现让林越之大感意外,不知不觉想起了某次酒会上遇到的另一个林澈。

  “那你好好休息。你身体还没完全好,不用急着去学校,让王嫂给你多请几天假吧。”林越之说。

  林澈露出认真的表情,“不用了大哥,我已经拖了好几天的课,我想尽快去学校。”

  林越之停下离开的脚步,回头扫了林澈一眼:“随便你吧。”

  林澈在家休息了两天,这两天她没闲着,一方面在网上查了自己的身后事,在车祸后的第三天,欧阳泽就把她火化了,骨灰放在烈士陵园,她再也不回去以前,只能用这具身体这个身份继续生活。

  同时基本摸清了林家的生活模式,虽然名义上她是林家的小姐,但其实地位只比佣人高一点而已,常年生活在副楼,王嫂是唯一真心对她好的人,她的生活起居一律都由王嫂照顾。从日记中她还得到了一个令人振奋的讯息,当初母亲薛雪曾和林正东约定过,林澈十八岁成年后,可以不用留在林家生活,这对林澈来说是个好消息,小林澈是小月生的,虽然才高二,但再过一个月就到18岁了,她上半辈子是出色的同传,精通五国语言,就算离开林家养活自己肯定没有问题,所以只要再忍一忍,她就可以自由生活不受林家的约束。

  这天傍晚,她依靠在窗口看着花园的景致。

  从上午开始,陆陆续续不停有工人在花园中进出,中午时一个临时舞台搭建完毕,下午大批荷兰空运过来的郁金香搬进花园,让原本美不胜收的花园看上去更加繁花似锦,可是……阿嚏!阿嚏!阿嚏!林澈连忙关上窗子把花粉挡在窗外,没想到这具身体竟然对花粉过敏!几个喷嚏下来,大颗大颗眼泪往下掉。

  林越之回到家,信步走到花园无意中看到林澈眼泪汪汪的样子,目光被泛着水光眼睛的眼睛吸引。

  “刘管事。”“少爷。”刘管事上前一步。

  “今天的宴会,通知小姐了吗?”

  刘管事愣了一下,林家这么多年,不管大大小小的宴会都不会通知林澈。

  林越之转身往主楼走:“去送几件礼服过去,让她晚上出来散散心。”

  刘管事亦步亦趋道:“好的,我马上去办。”

  一个小时后,三套美丽的礼服被送到林澈面前。

  王嫂笑的合不拢嘴:“小姐,大少爷这是要摆正你的身份啊。”

  “什么意思?”

  “以前因为大少爷对你不冷不淡,所以大家也就跟忽视你,虽然你和林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以后有了大少爷的关心,谁还能看不起你?”

  王嫂的这句话有点早,林家这天摆宴会,林越之的两个堂妹林翩然和林起舞早早就到了就了,她们两姐妹最看不得就是林澈这个拖油瓶,当两人看到林澈穿着白色一字领的及膝小礼服出现在面前时,同时脸上浮现出厌恶的表情。

  “谁准你过来的?啧啧,还穿的挺漂亮的啊,这条裙子哪儿的?是不是从我衣柜里偷的?”林翩然毫不留情讽刺,紧接着林起舞把薄荷烟的烟圈吐在她脸上,眼里全是轻蔑和不屑,“林澈,你今年十七岁了吧,白吃白喝了我们林家十年,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从日记上就已经知道这位小姐并不受欢迎,以前被欺负了默默忍受然后写进日记,可惜她已经不是从前的林澈。

  宾客们还没到,佣人们一律心照不宣躲到某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当不知道此事,林澈平静的扫了眼四周,对林家两姐妹的冷嘲热讽充耳不闻,既不解释也不哭泣。

  “你……你干什么林澈?”林翩然的脸色因为愤怒而涨红。

  林澈脱下小礼服,只穿一件薄薄的衬裙,“二堂姐不是说这件裙子是你的吗?那我现在就还给你,不过恐怕二堂姐要好好减肥才能穿的下,至于三堂姐说的,我承认,林家养了我十年,这个恩情我绝不会忘,所以三姐请放心,十八岁一到,我立刻离开林家,绝不会再占林家一点便宜。”

  林起舞的脸色也变得很精彩,“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到时候别哭着求我们收留你,哼!”

  林澈不怒反笑,拉直肩膀转身朝门口走去。

  明明是那么纤弱的背影,可是因为她的傲气背影惊人的孤高和挺拔,林越之看到的就是这样毫不留恋转身离去的林澈,他没有出声,走到二楼阳台,正好看到林澈穿花拂柳而去。

  林澈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用以前的用户名登录到国际上有名的翻译论坛。

  这两天最热门的新闻就是她的车祸,一眼看不到头,她直接找敲管理员以论坛野翻译的身份要了份翻译的工作。

  接了活就有钱,有了钱就能独立,这是回归正常生活的第一步。

  打开文件,是三个法语文档,加起来大概一百多页,涉及的还都是她最拿手的经济领域,这种case小菜一碟,伴随着从花园隐约传来的音乐声,林澈埋头翻译,语言这种东西一定要沉浸在里面,反复琢磨才能找到最适合的词,所以她只要一工作起来,哪怕窗外打雷她也能心无旁骛,直到这具娇嫩的身体接受不了这么高轻度的工作她才伸了个拦腰放下笔。

  “你……”她愣愣的看着倚靠在门框上的林越之,“大哥?你怎么来了?”

  林越之一米八五修长匀称的身材被包裹在纯黑色西装中,藏青底白条斜纹的领带被扯得空空夸夸,深蓝色的衬衫领口已经被解开两个扣子,随着他目光落到林澈脸上,手中的酒杯被举起,那葡萄酒激浸润着他修长的手指,水晶杯在灯光下闪过柔和的光,越发把林越之反衬的眉目俊朗。

第3章 考试作弊

  林澈暗暗吞了下口水,不动声色半垂黑眸。

  “我来看看你在忙什么,为什么不去酒会?”林越之淡笑,目光落在她的书桌上。

  她有什么资格去?就算她再傻也知道自己在这个家的不欢迎程度,她还没这个闲情雅致给自己找不痛快!再说,与其出席这种无聊透顶的场合,还不如工作赚钱,她正打算十八岁一到就彻底脱离林家呢!

  她垂下脸,合上手边的资料,装出一副很乖巧的样子:“大哥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段时间因为身体的关系一直没去学校,我想有时间就多学习,要不然会跟不上进度,而且明年就要参加高考,我怕自己搞砸给大哥丢脸。”

  我学习不单单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林家,更是为了大哥你的面子。

  林越之那么聪明的人,立刻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小妮子这是在给他下逐客令呢!

  他随手拿起一本书翻了几页,“去年报名高考的学生达到了九百万,你也想和他们一起挤这根独木桥?”

  林澈有点摸不透林越之,试探问:“大哥是什么意思?”

  “社会资源就那么一点,何不留给真正需要的人?如果你想继续读书深造,我可以送你出国。”

  “真的?”林澈大喜,这样就最好了!她脸上的喜悦之色让林越之感到不爽,心想这小妮子就那么迫不及待想离开林家吗?

  “不过……”

  “大哥你放心!出国以后的生活费我一定会自己想办法,我可以打工,绝不会动用家里一分钱!”

  “……你还是留在国内吧,我们林家每年为国家创造那么多财富,你的那点教育资源还是有的。”林越之见林澈的表情一下变呆,心情莫名变好,“不好意思,我说话比较慢。”

  林澈觉得自己被人狠狠玩了一把,却还不能当着林越之的面发作,只能皮笑肉不笑点头:“大哥英明,一切都听大哥的安排!”等我到了十八岁,看你还怎么管我,哼!

  “大哥不打扰你学习了,早点休息。”

  “大哥慢走!”

  门一关上,林澈就咕哝了一声:老狐狸!

  原来是在试探她啊,她还以为林家上下每个人都巴不得把她踹走呢,这林越之葫芦里埋了什么东西,把她留在身边,又碍眼又碍事,还不如丢到国外自生自灭呢!

  难道是好玩?

  呵呵……林澈摇头,她有什么好玩的?

  林越之今天心情不错,整了整衣服,踩着明快的步伐回到酒会,他就是想看看这么小妹还能带给他多少惊喜!

  林越之满心期待,林澈不负众望,在几天后给他带来个大大的惊喜。

  这天王嫂把她叫醒,“小姐,今天要上学去了。”

  哦……林澈睡意正浓,昨晚为了赚钱翻译到凌晨四点,才睡了两个多小时,现在整个人只想睡觉。

  “小姐?小姐?”

  林澈一头扎进被窝,“让我再睡会,就一会,十分钟……哦不……五分钟……”

  王嫂无可奈何,“小姐你难道忘了今天是月考吗?你说过这次考试关系到分班,无论如何都要去参加的……哎?小姐你慢点啊……衣服衣服……不是那件,我已经把校服放到洗手间了……小姐?”

  林澈换上校服,以最快的速度洗漱。王嫂是最熟悉这小丫头的人,她可不敢在王嫂面前露出马脚,匆匆吃了块三明治就被王嫂送到后门,看她上了公车才转身离开。

  公车子很快到了有名的私立贵族学校,站在门口她突然有点明白昨晚林越之那抹玩味的笑容是怎么回事了。

  一般就读这种学校的学生,家里非富即贵,十个里有九个会被送出国,没几个留下参加高考的,而她昨晚竟然信誓旦旦的说要参加高考!

  哎……她叹了口气,这也不能怪她啊,想当年她就是这么杀出重围,顶着B省的高考状元的光环被著名大学录取,扳手指头一算,高考距离她已经十五年了。

  “林澈!林澈!我叫你呢!林澈!”气急败坏的声音把她从沉思中拉回现实,一个染着金发的女孩面带怒容把她拦住,“林澈,你拿什么乔啊!”苏美娜嫌弃的上下扫了眼林澈,“又是校服,你除了校服还有别的衣服吗?真寒酸!你啊,也就那点成绩拿得出手。”

  林澈拉了拉校服,校服怎么滴?还是名牌呢!

  “书呆子就是书呆子,就算你靠成绩进了这学校,还是书呆子!”苏美娜挑着丹凤眼的眼尾稍说,“还是和以前一样知道吗?考卷做完了就往旁边放,这次考试关系到了分班,如果我考砸了我爸一定削减我的零花钱,到时候有你好看,所以好好配合我知道了吧?”

  “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作弊?”林澈脑子里闪过呵呵两声。

  “说的那么难听干嘛?这叫互相帮助懂不懂?说你是书呆子还不信,走,快开始了,还不去教室?”苏美娜当林澈同意了,快步走向教室,而林澈慢吞吞的走在后面,踩着铃声走进教室。

  林澈求学二十年,总结出八字考试真谛:摆正心态,正常发挥。

  拿到卷子的林澈信心满满,但她低估了十五年的空白期,摆正心态正常发挥的前提是复习充裕,而她,一个距离高考结束十五年的古生物,除了文科拿得出手外,数学简直像在看天书,更要命的是,一个半小时中她的椅子最起码被踢了一个小时,那个叫苏美娜的傻妞一个劲的让她把卷子给她抄!

  林澈想哭的心都有了,正确的答案只有一个,但是错误的答案有千千万万,而两个一模一样的错误答案说明什么?那就是这两个人串通作弊啊!第二天下午的物理考试,林澈死守考卷就是不让苏美娜抄,这苏美娜平时嚣张惯了,见踢椅子没用干脆就扯衣服,最后这丫头也被惹毛了,笔一摔直接趁老师不注意来抢她的卷子,林澈心虚,严防死守,卷子嘶啦一下被扯成了两截,在安静的教室中犹如投下一颗炸弹,监考老师当场就把她们提到办公室。

第4章 我是她哥

  “你们谁来解释一下?”班主任是个中年妇女,这句话明显是冲着林澈说的。苏美娜是苏家的小孙女,平时苏家没少给学校基金添砖加瓦,但林澈不同,除了学习成绩好之外什么背景都没有,就连班主任也以为她是学校的特招生,所以出了这档事,当然是拿林澈来开刀了。

  林澈看了眼苏美娜,只见对方一脸怒容撇头看窗外,根本不鸟班主任。

  “林澈,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澈挺了挺胸膛:“老师,是苏美娜要抄我的卷子,我没让她抄。”

  “你的意思是苏同学作弊?苏同学,你说呢?你到底有没有这么做?”

  苏美娜梗着脖子哼了声,“没有!老师,林澈好几天不来学校,她怕考砸,所以想抄我的卷子。”

  “林同学,是这样吗?”

  “老师,撕破的是我的考卷。”

  “那是因为你做贼心虚!”苏美娜落井下石。

  “好了,苏同学,你先回教室去吧,”班主任使了个眼色给苏美娜,留下林澈。

  林澈真是冤枉,明明是姓苏的想抄她的答案,她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老师……”

  “好了,不用解释了。老师会通知你家长来学校一趟的。”林澈刚想解释,班主任打断,班主任叹了口气,“林同学,你……有没有想过换一所学校?其实以你的成绩可以上好的公立学校,不一定要在这里苦熬……”

  “老师是不相信我?”林澈显得非常平静。

  班主任叹了口气,“你也回去吧,我会和你的家长谈的。”

  把孩子放在一个不适合的环境反而是一种伤害,班主任其实都看在眼里,其他同学都是专车接送,只有林澈是坐公车,当同学们都穿着名牌衣服,林澈一年四季都是校服,光这两点,班主任大胆猜测林澈的家庭其实很普通,得罪苏家还是得罪林家,班主任了然于胸。

  林澈离开后,班主任立刻打电话给王妈,王妈这会正在主宅的厨房帮忙,听到班主任叫她林澈妈妈时一时竟然反应不过来。班主任继续说,“你女儿林澈在学校里面发生了一点事,如果可以,希望你可以今天抽个空到学校来一趟。”

  王嫂紧张的咽了下口水:“发生了什么事吗?孩子受伤了吗?”

  “不是,孩子没有受伤,只是……”班主任斟酌了下用词:“林澈在考试的时候作弊被监考考试当场抓住。”

  “什么?好好好,我、我现在马上过来!”王嫂第一次被老师叫到学校,心里顿时紧张,连忙拿了包准备出门,这时正好和提早下班回家的林越之撞了个正着。

  王嫂想,孩子在学校出了那么大的事,就算小姐在家不受重视,但也是顶着林家的光环,万一有个什么,她吃罪不起,于是亦步亦趋跟着林越之汇报:“少爷,刚才小姐学校的班主任打电话给我。”

  林越之边走边问:“什么事?”

  “班主任说,小姐在考试的时候作弊,被监考老师当场抓了个先行,现在……”

  “作弊?”林越之的脚步停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刚刚,老师让我马上去学校一趟。”

  林越之转身往外走,“你别去了,我去走一趟吧!”

  这丫头还真会给他制造惊喜!作弊就作弊,竟然还被抓,丢人!

  林越之驱车赶到学校,门卫已经收到通知,放他直接进了教学楼。

  整个学校静悄悄的,除了林澈外都在考试。

  “你是……?”班主任看到林越之,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是林澈的哥哥。”林越之摆出一副谦和的姿态:“她在学校怎么了?”

  班主任大感意外,没想到来的竟然是个大帅哥!说话的口气稍稍放软,把对王嫂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装出一副很痛心的样子继续说:“我们学校一向重视素质教育,出去的学生各个品学兼优,像林同学这样堂而皇之逼同学作弊的事情从未有过,她为了掩盖作弊的行为竟然还把卷子撕了,作为林同学的班主任,我感到非常痛心和惋惜。”

  林越之似笑非笑问,“那她人呢?”

  “我让她回教室了,现在出了这种事,我们学校是绝对不能……”

  “进来吧。”林越之朝门口挥了挥手,班主任回头一看,只见林澈站在门口。

  “大哥……”林澈的样子压根没有一点害怕不安,这让林越之大感意外,似笑非笑看着林澈说道:“你长本事,还会作弊了?昨天还信誓旦旦的跟我说要参加高考,原来你就是这样打算高考?”

  林澈的脸一下红了,就连耳朵也染上了红晕,“大哥,不是我作弊,是苏美娜要抄我的卷子,我不肯,她来抢试卷所以我的考卷才会撕破。”

  “哦?”林越之玩味的笑了笑,“老师,既然事关另外一个同学,何不把她也一起叫来呢?”

  班主任只能把苏美娜也一起叫到办公室,但苏美娜就是一口咬定林澈作弊,和她没关系。

  其实到底谁抄很容易分辨,只要把两人的考卷放在一起比较一下,但班主任听到林越之这样提议的时候,立刻拒绝,“这怎么行?现在考试还没结束,所有人的名字都是被密封的,怎么从那么多考卷里把她们两人的挑出来?”

  “这还不简单,把所有考卷全都拆开来找。”

  “这不可以!”班主任一口拒绝。

  “班主任的意思是,我妹妹的清白还没有一次考试重要了?”林越之的脸色一下冷了下来,如冰刀的目光打在班主任的脸上,班主任只觉得背后一凉,冷汗一下冒了出来。

  林澈见状,嘴角忍不住扬了起来。

  林越之第一次看到林澈的笑容,菱形的嘴小巧红润,嘴角微微勾起很淡的弧度,明明很想笑却硬生生的压了下来,就好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正等待着有人来发现她的恶作剧般充满了得意的神采,就连总是带着怯生生的眼神也变得熠熠生辉。

  林越之第一次那么仔细打量林澈,她的这点小心思瞒得过班主任却瞒不住他。

第5章 惩罚

  “这……这怎么可以?如果现在就把考卷全都拆封,这次月考就只能以作废处理了。”这件事班主任本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如果林澈还有自知之明,就应该怎么做,但她没想到林越之的态度那么强硬竟然要求现在就拆封考卷!把事情闹大,只会让她这个班主任显得无能,对她以后的晋升有很大影响,而且到底是谁在作弊,她心知肚明。

  “那就报警处理吧。”林澈突然说。

  “报警?”班主任脸色一下白了,林澈拿出手机快速拨下号码,苏美娜气急败坏打掉林澈的手机,“林澈!你到底想干什么?不就抄你个答案吗?有必要弄的那么大吗?学习成绩好就了不起吗?得意个什么劲儿啊?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在这个学校待不下去!”

  苏美娜气呼呼扔下这句话直接扬长而去,留下一口咬定林澈作弊的班主任尴尬不已,“林同学,这……”

  林澈看向林越之,林越之正气定神闲的帮她捡起手机。

  “你说呢妹妹?”最后妹妹这两个字,仿佛在林越之的口中浸润了一番才被吐出。

  “老师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我都没意见,现在我想回家,老师,可以吗?”

  班主任如大梦初醒:“当、当然可以……你今天也很累了,先好好回家休息去吧,至于考试……”

  考试结束的铃声正好响起,得了,她也不用去考了!

  “那老师再见。”林澈跟着林越之离开办公室。

  从学校到林家的一路上,两人谁都没有开口,林澈有自知之明,车停在林家车库后才道歉:“对不起大哥,我知道错了。”

  林越之好奇:“报警以后你打算怎么做?”

  林澈不敢隐瞒,一五一十说:“其实只要对比一下我和苏美娜的英语卷子就能知道到底是谁在说慌。”

  “怎么说?”

  “英语除了客观题外还有写作,就算苏美娜能抄客观题的答案,她还没这个胆子把我的作文照搬,所以一定会修改,以她的英语水平,修改的结果不是语法错误就是用词不对,能完美的做出客观题却在作文上漏洞百出,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大哥,我说的对不对?”

  对什么对?她以为就凭她这点小聪明就能蒙混过关?如果姓苏的小丫头死不承认,她就等着被学校处分吧!

  林越之似笑非笑盯着林澈,显然他的这个小妹不是这么想的。

  既然现在还是姓林,那就不能出去丢了林家的脸,忽视了十年,看来有必要好好管管了。

  想罢,林越之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管家!小姐犯了错,罚她跪祠堂,从现在开始谁都不准给她送东西吃!林澈,你就好好给我在祠堂反省,什么时候知道错了就什么时候出来。”

  林澈就这样莫名其妙被罚跪在祠堂,祠堂香火终年不断,关了大门,只剩下烛光摇曳,就算大白天还是让人瘆得慌。

  林澈是孤儿,别说祖上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现在好了,把上一世的缺憾全都弥补了。

  她正襟危坐闭目养神,昨晚为了赶翻译几乎通宵,有功夫闭门思过还如不补眠,要是换成是以前的林澈,早就精神崩溃,但她却干脆打起了盹。

  没一会,门悄悄开了,林越之那么快就放她出去了?

  “小姐……”王嫂悄悄猫着腰走进来,把一个袋子塞进她手里,“我拿了面包和水来,小姐您先撑一会,等大少爷气消了很快就会放你出去的。”

  林澈撕开一个面包大口吃了起来:“谢谢你王嫂。”

  王嫂因为她的笑容愣住了,小姐是不是太平静了?难道是吓傻了?她连忙探了探林澈的额头,温度正常才松了口气。

  “总之我会向大少爷求情的,在此之前,只能先委屈一下小姐了。”

  “麻烦王嫂了。”

  王嫂受宠若惊,连忙摆手:“不麻烦不麻烦,那我先走了。”

  祠堂再度恢复平静,吃饱喝足后林澈继续补眠,压根没想林越之为什么突然把她关祠堂的原因。

  晚饭过后,王嫂端着茶水敲开林越之的书房门:“大少爷,小姐已经跪了好几个小时,她身子弱,又没吃晚饭,再这样下去怕是要……”

  林越之扫了眼手表,眉头微微一皱。

  这林澈以前最怕去的地方就是祠堂,每次去都是大哭大闹,今天怎么那么安静?

  “大少爷……”

  长大了脾气也大了是吧?他倒要看看这丫头能撑到什么时候。

  “急什么?才几个小时,一顿饭不吃能怎么样?”

  “大少爷,您也知道小姐的身子骨,到这个点一点动静都没有,说不定这会已经晕了。”

  林越之眉头一皱,心里有些不忍,但要是这时候他主动把她放出来,那他这个一家之主的面子往哪里放?

  “晕什么晕?又不是豆腐做的身体,哪能那么容易就晕?”虽然嘴上那么说手里的文件却放了下来,“茶水放着吧,我去花园走走。”

  林越之出了书房径直朝保安室去,保安队长一看是林越之,连忙放下泡面擦嘴,“老板。”

  林越之走到监控前:“把祠堂的画面切过来。”

  祠堂内烛光摇曳,监控画面中,一个纤弱的背影跪在中间,垂着头一动不动。

  “她维持这个动作多久了?”林越之看着一动不动的林澈。

  “……一个小时?”保安队长的声音更弱,“可能……可能更久……”

  “……”林越之猛地转身,心里像被猫抓了似的想:这身子骨还真是豆腐做的啊!

  林越之冲进祠堂一个横捞把林澈往怀里带,正好对上她幽深明亮不染一丝杂质的双眼,这哪有晕厥的样子,分明就是刚刚睡饱!

  林越之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凑近林澈,少女已出落的窈窕有致,隔着衣物他隐约感觉到对方的体温,察觉到这一点,林越之就像扔掉一只烫手山芋般把林澈重新扔回地上。

  “疼……大哥……”如皓月般纯净的眼睛染上一层水汽,对面林澈直勾勾的目光,林越之竟然有些看的出神,硬是板着脸踢了下装水的袋子:“你日子过得不错,那就继续待在这里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