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乔久北苏沂免费阅读-这只暴君是我的免

发布时间:2018-12-06 14:36

乔久北苏沂免费阅读

这只暴君是我的全文阅读

  《这只暴君是我的》是一部很好看的穿越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京城头号棉花糖所写,主角乔久北苏沂。这本小说全文讲述乔久没想到自己会穿越成宠妃,而且还离死期不远了,本想着要如何教训一下爱搞事情的六宫妃嫔,却不想惹上了一个外表高冷实则醋坛的玄武帝......
  眼前的男子剑眉星目,脸上的肌肤光洁剔透,活脱脱一副绝世面孔。
  只是鬓角上有一个细小的伤疤,狭长的一道,隐在发丝里,比他完美的脸庞更吸引人的注意。
  好似曾经看过的一本历史传记里的插画人物,活生生地走了出来般。
  男子本是柔情款款地向乔久靠近,一股冰冷的寒流亦随之向乔久涌动。
  但是乔久这一推,男子眼中的柔情猛然断了一刻。他的眼眸中飞快地闪过了一丝短暂的凌厉。
  眼底流露出的万般不解,仿佛在指责乔久做下了什么天大的错事。
  本在熟睡的一众女子也皆被这变动惊醒,睁开眼便看到乔久与男子退避三舍的境况。
  众人大惊失色,吓得纷纷跪拜,磕头如捣蒜。
  北陵后宫出现过嫔妃横遭毒手,惨死永巷;出现过皇族子弟四肢皆废,受尽算计;出现过护城河一夜血染....
  就是没出现过眼前这副光景。少女们被吓得惊惶失措,口中齐声道:“嫔妾死罪,嫔妾们照顾陛下不周,嫔妾死罪。”

第1章 赤身美男

  沉醉在梦中的乔久微微地睁开双眼。

  面前洋洋数百枝烛火,溢出的流光映着床角的绣白纱帐,若隐若现。

  她迷蒙地揉揉惺忪的睡眼,起身时不知被什么绵绸的东西绊了一下,柔软细腻。

  乔久迷迷糊糊地向身侧看去,一个半身赤裸的男子正香甜地睡在她身上。

  男子身上没有半点遮挡,倚靠在她如若凝脂的光洁小腿上。

  他肌肤若雪,肌肉魁梧健硕,身材比例完美。

  是任何一位女子看了都会羞怯得满脸通红的匀称身材,俨然是国民老公的上限标准。

  乔久硬生生地把口水咽了回去。

  啧啧啧,这美好的肉体。

  余光一瞥,顷刻间美意全无。

  身侧除了这位没穿衣服的美男,竟然还倚靠了一众妙龄女子。

  比比皆是月貌花容,芙蓉美人。

  这些女子倚靠在宽大的床檐旁,睡得正酣。

  乔久眼前一黑,差点被眼前的场景震惊到晕厥过去。

  她勉强定神细细一数,一排,两排,三排,四排,十六个!

  这是什么情况?

  大型交易现场?!

  心念电转间,乔久突然心头一紧,隐隐的不安涌上心头。

  此情此景,眼前男子和一众女子都是衣不遮体的。

  乔久不由得低头看了向身下一眼。

  不看还好,这一看惊得乔久再也忍不住恐惧和羞涩,尖叫出声来。

  啊----------!

  这一声,响彻云霄,“穿云裂石”。

  果不其然,乔久的衣饰和裤物都不翼而飞。

  她愤愤不平,自己苦苦守护了这么年的贞洁清白就这么飞了。

  说好的母胎单身体质呢!

  尖叫过后,她整个人陷入了无法抑制的踹踹不安和极度的惊惧难言之中。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躺在身侧的美男子见乔久醒了,嘴角微扬,带着一抹极具魅惑的笑容想要靠近她。

  却不料乔久正警惕着男子的一举一动,防卫性地护住胸口。

  她猛地用力一把推开男子,男子根本无法靠近半分。

  眼前的男子剑眉星目,脸上的肌肤光洁剔透,活脱脱一副绝世面孔。

  只是鬓角上有一个细小的伤疤,狭长的一道,隐在发丝里,比他完美的脸庞更吸引人的注意。

  好似曾经看过的一本历史传记里的插画人物,活生生地走了出来般。

  男子本是柔情款款地向乔久靠近,一股冰冷的寒流亦随之向乔久涌动。

  但是乔久这一推,男子眼中的柔情猛然断了一刻。

  他的眼眸中飞快地闪过了一丝短暂的凌厉。

  眼底流露出的万般不解,仿佛在指责乔久做下了什么天大的错事。

  本在熟睡的一众女子也皆被这变动惊醒,睁开眼便看到乔久与男子退避三舍的境况。

  众人大惊失色,吓得纷纷跪拜,磕头如捣蒜。

  北陵后宫出现过嫔妃横遭毒手,惨死永巷;出现过皇族子弟四肢皆废,受尽算计;出现过护城河一夜血染....

  就是没出现过眼前这副光景。

  少女们被吓得惊惶失措,口中齐声道:“嫔妾死罪,嫔妾们照顾陛下不周,嫔妾死罪。”

第2章 妖妃乱世

  乔久看得目瞪口呆,本就对眼前的场景惊讶无比,如今更是不知所措。

  满头雾水的她只能潦草地扯住拖地的银丝棉被,死死地捂住胸口的一亩三分地。

  她怯生生地开口,想问些什么。

  话到嘴边,却吐字不清地说着:“我,我,我....”

  这一开口,乔久才发现,她的声音彻彻底底地被改变了。

  她原本的声音虽然说不上破锣嗓子,但也只能算碌碌庸常,而如今的声音却柔美到极点。

  “爱妃,这是怎么了?”

  男子再次一点点向乔久靠近。

  他的身体像一盅掺蜜的陈年酒酿,散发着淳淳醉人的香气,缓缓地涌向乔久。

  她本能地向身后退去,却离床柱越来越近。

  就在后脑门快要被床柱磕到时,男子纵身一扑,正把她推倒在床角。

  她的身体虽然还在床上,头却垂在床尾。

  全身血液在一瞬间都入会聚顶地一齐流向头顶。

  乔久被压得动弹不得,抽身无门。

  出于对自己最后一点贞洁的保护,乔久还是用尽全力,伸出双手猛地推开了男子。

  她连滚带爬地踉跄着下了床,缩在一旁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在角落里,她终于有时间稍微观察下这个房间。

  这是一起古色古香的卧室,陈设华美雅致,布置精美巧妙。

  一扇大的鸳鸯如意屏风立在中间,左侧是银披雪蚕丝青木床,右侧是桃木百雕茶几。

  地板上四面见方的整齐砖块,镌绣白底凤凰的仕案,精巧贵气。

  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跪了一地的少女们腿脚酸麻,心神恍惚不定,变得越发战战兢兢。

  有一两个心理素质不过关的以为大劫将至,隐隐抽泣了起来。

  跪在最前面的那名女子身着粉衫,透着一股春半桃花的气息。

  她见此僵局,再一次连连扣头,谄媚道:“嫔妾们知错了,是嫔妾们侍奉倾妃不周,求陛下饶恕嫔妾死罪。”

  谁!

  倾妃?!

  比起担忧自己身在何处,如何到此处,以后该如何回家等等,更加让乔久万念俱灰的问题出现了。

  别人穿越都是穿越到小宫女身上,一路升级虐渣,走上人生巅峰。

  要么就是医女毒妃,一手好金手指,一路顺利打怪升级,抱傲娇王爷冷峻师傅回家。

  怎么她就穿越到了这个祸国殃民的倾妃身上!

  入睡之前,明明是在温暖惬意的家中。

  按照她以往的行事风格,等读完几本带着插画的趣闻野史,就会像往常一样把书往桌角一扔。

  时间正好过凌晨十二点,随之她顺势一头埋进软绵绵的被褥中。

  等等!

  一切记忆如抽丝剥茧般瞬间涌现在面前,就是那本书,古代宠妃实录。

  第一章,北陵王朝,第一页,北陵倾妃。

  北陵史上第一宠妃,也是第一祸妃。

  初入后宫便艳压群芳,极得玄武帝宠爱。

  表面楚楚可怜,弱不禁风,而私下手段及其残忍。

  对宫娥滥用酷刑,荼毒嫔妃腹中的皇室子孙。

  醉生梦死,祸国殃民。

  玄武九年正月十五日,东临国蓄谋已久,大举进兵,北陵边界守将节节败退。

  战神玄武帝曾手刃六国,不日御驾亲征,大破敌军,重创东临。

  趁此乱际,宰相淦若荣和武将卫风联合起兵,打着清君侧的旗号,逼倾妃自缢。

  倾妃当然不肯,卫风便唤人剥去了倾妃脸上的皮肉,任由她痛苦地惨叫。

  继而又断其双手,施以绞刑,用尖刀一片片剜去倾妃的肉。

  当时,乔久正在看这卷野史故事旁的插画。

  玄武帝的绝美面容,过了一千年也依然美如冠玉,勾人魂魄。

  这个剥削贫苦劳动人民阶级的倾妃,把所有低人一等的人都当成奴隶。

  百姓有怨不能申,满腹经纶的才子不能一展宏图之志,北陵数百年的基业险些被她毁于一旦。

  虽然死状过惨,但真的是罪有应得,大快人心。

  应该给淦若荣和卫风贴朵小红花,以资鼓励。

  谁知,一觉醒来,眼前便成了这幅光景。

  乔久只觉天旋地转,眼冒金星。

  别人穿越吃香喝辣,她穿越要命啊。

  能不能给个机会穿过一回?

  想想这个叫倾妃的最后死的有多惨,乔久就浑身发憷。

  她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试图用理智告诉自己,这是一个梦或是一场真人秀节目。

  毕竟她妈就是还珠卫视的头牌编导,这种抓个陌生人来调戏的剧本她看见她妈写过。

  乔久定了定神,镇静地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第3章 死亡一吻

  “斩。”

  男子的声音清寒冷冽,听得人不寒而栗。

  即便腊月寒冬的漫漫飞雪,也敌不过他这一句话中藏的寒冷。

  可这演的是哪一出?

  她不过是醒来时候表现出了对于陌生的赤身美男应有的“礼貌”和“尊重”。

  这么一套正常的反应,就要人命?

  男子话音刚落,不知何时,一双如鬼魅般的影子出现在粉衫女子身后出现。

  一眨眼的功夫,就把女子拖着带到了殿外。

  剑起刀落,女子还来不及尖叫,头颅就身首异处了。

  一趟热血本要洒在四方的大理石砖上,那双影子却以迅雷之势麻利地用粗麻布袋装好带走。

  一气呵成,没有半点迟疑,快得让人怀疑刚刚的一切到底有没有发生过。

  可是眼前,乌压压跪成整齐四列的嫔妃中确实少了一位。

  光秃秃地露出队伍的一角,血淋淋地告诉乔久这不是一个梦,更不是一场真人秀。

  一个让乔久不寒而栗的事实涌上心头,呼之欲出的答案让乔久心跳加快。

  眼前这个衣不蔽体的男子,恐怕就是历史上残暴不仁的北陵玄武帝,北苏沂。

  乔久的手颤抖着,说话结结巴巴.

  北苏沂虽然用那柔情款款的眼神注视着她,她却不敢再看一眼.

  她只能试探着发号施令,解开这个僵局:“你们下,下去吧。”

  她不愿意再看见人死,至少不能因为她而死。

  不管这个身体以前的主人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或是人神共愤的勾当。

  那都在乔久来到这个身体的那一刻画上了命定的句号。

  果然,一众嫔妃感激涕零。

  一干人三跪九叩后迈着整齐的步履,诚惶诚恐地辞出了惠成殿。

  与玄武帝同处一室,倾妃竟然也能发号施令,且极其有效。

  这个倾妃权利竟然如此之大,看来她确实是在北陵后宫一手遮天,无人敢对其置扈。

  只是她现在拥有的权利全部都来自北苏沂对倾妃的宠爱,一旦北苏沂冷落她,不肯相见.....

  还来不及等乔久细想,北苏沂便已悄然来到了乔久的身侧。

  他温柔地抚过她的腰身,毫不犹豫地袭向她的樱唇,疯狂地掠夺着唇中的每一丝甜美。

  唔!

  乔久猝不及防,也根本抵抗不过他的手劲,只能任他的嘴一丝丝进入自己的朱唇。

  温热的鼻息呼在乔久的脸颊上,甜美的气息交织在一起。

  乔久的身体愈发酥软,手上尝试着推开他的动作变得有气无力。

  “爱妃,以后无需旁人服侍。”

  北苏沂用鼻尖磋磨着乔久的脸颊,声音温和低沉。

  “你我二人,足矣。”

  他此刻的温柔与方才处置嫔妃的冷厉语气天差地别,判若两人。

  乔久的心跳快到无法控制,脸上泛起阵阵潮红:我的初吻呐!

  恍惚间,脑中飞快地闪过一串数字。

  这串数字逼得乔久不得不强控住一切的心动和荡然,一切的不安和疑惑,在这缠绵缱绻中快速的思索。

  这是一串流淌着腥红鲜血的数字------玄武九年正月十五日。

第4章 三日为限

  昭然若揭,她成为了十恶不赦的倾妃。

  这甜美依人的嗓音,养尊处优的如玉双手,翩翩动人的身姿,以及这个身体做过无数恃宠而骄,有枉人伦的罪孽。

  这些冤情苦债也连同这张倾城绝世的脸,一并继承给她了。

  玄武九年正月十五日,这是她的死期,她的大限,是她生命的终止符。

  她必须尽快弄清楚今日是玄武年间哪一月哪一日,才能审时度势,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自己所熟悉知晓的一切变得那么遥不可及,父母的切切关怀,闺蜜的爽朗坦诚,兄妹的嬉笑玩闹,都成了如虚如幻的记忆碎片。

  好像很快全要如同流沙般一点点消逝,锁在了乔久再也触及不到的一千年以后。

  在现代,匆忙湍急的生活让快要面临毕业的乔久无所适从。

  成日熬夜到凌晨,三餐不调,她一边嫉妒着明星的珠光宝华,一边又羡慕着同学们的高薪多酬。

  她把自己沉浸在些趣闻史书里,任由时间白驹过隙,惶惶度日。

  现代的一个词很适合她,重度拖延症。还有四个更为精准的词---懒癌患者。

  乔久从来只懂羡慕别人已经付出了万千艰辛后的光荣成就,自己却一直默默停在原地,不肯起步。

  过去的她一直故步自封在自己所划的底线上,明日复明日地蹉跎着时光。

  可今时今日,乔久眼前的一切,逼她不得不自己走过这条底线。

  打破故步自封的牢笼,面对眼前无从更改无法逆流的巨大变故。

  耳畔,北苏沂的声音太过温柔,与他方才处死那名粉衫女子的冰冷神情格格不入。

  “想是朕昨日所言吓到爱妃了,别怕,朕在一日,便不会允人动你分毫,至于昨日的问题,朕给你考虑三日,三日后,朕必须得到一个真心的答复。”

  心跳还来不及减速的乔久,完全不知道怎么接这一茬。

  什么昨日说话的话,什么等她三日.....

  显而易见,北苏沂把要问的问题告诉了昨日的倾妃,但是却叫千年之后的她来作答。

  这也太不公平了,问题都不知道,你叫人怎么作答?

  可乔久根本不能直接出口询问,否则加之她今早醒来的反常种种,北苏沂心中必然会疑云大起,暗自怀疑。

  自古以来,伴君如伴虎,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北苏沂话语中全是命令的语气,朕给你三日,朕让你考虑,朕必须得到,简直是霸道也无法形容的极度命令狂。

  或许北苏沂现在对乔久很好,但一旦被北苏沂发现异常,知道此倾妃非彼倾妃。

  那便是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乔久依然免不了一死,只是相对历史写好的惨死,换个稍微温和点的死法而已。

  “好。”

  乔久磨蹭半晌,蹦出这一个字。

  她并不是刻意跟堂堂玄武帝玩惜字如金的把戏。

  只是考虑到现在的情状,她深知自己说多错多,还不如寡言少语,相时而动。

  做一只汪洋中随波摆尾的小鲤鱼,会自己看着形势游的。

  “爱妃,记住,朕在等你。”

  北苏沂猝不及防地遽然凑到乔久的耳畔,细语道。

  古代宠妃实录上,明明写的是倾妃蛊惑人心。

  可到了真地取了真经,才发现魅惑人心的明明是这个残暴不仁的玄武帝。

  动不动就来撩她,用尽一切可能靠近她。

  北苏沂在簇拥之下寂静离去的背影有些落寞,衬着他比例完美的身材,不免让人生出有种天妒“红颜”的惆怅感。

  哎------

  乔久深深叹了一口气:玄武帝陛下,不是我觉得你长得不俊美,你这副面孔绝对是现代的超级天王巨星,顶级流量演员。

  什么IP大作都是你的囊中之物,唾手可得,只是现在有比欣赏你完美面孔更至关重要的事。

  现在,我必须先摸清形势,随时准备“作战”,保住自己的小命!

  惠成殿上焚的是西楚所贡的青龙香,如丝如缕的轻烟婉婉没入空气中。

  馥郁袅绕的香气萦绕着宽广的大殿,更添一层华美。

  乔久是从来不喜欢闻香的,被这一阵一阵烟熏得鼻子不停泛痒,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殿外,一个身着暗紫华袍的翩翩少女迈着碎步不徐不疾地进了大殿。

  紫袍上绣着绯粉牡丹,似要绽放,灼灼其华。

  如同少女的面容,娇艳欲滴,惹人怜爱。

  还未见其人,便听见她感叹道:“我的亲姐姐,妹妹听惠成殿的掌事太监毕如生说,早上这染了条人命。”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