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控神诀在线阅读-控神诀免费阅读 by我本纯

发布时间:2018-12-06 14:36

控神诀在线阅读

控神诀全文阅读

  控神诀全本已经出来了,控神诀最新章节列表怎么看?这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玄幻小说,又名《神控天下》,作者是我本纯洁,小说控神诀全文讲述了主角凌笑穿越到玄灵大陆,看偶得《控神诀》的他会如何走上抓傀儡、控神兽,一人独战千万强敌的道路,他会如何步一步走向巅峰……
  凌笑才练了几分钟,梦惜云就从房内走了出来。
  “笑儿,你的伤刚好,不多休息一下,怎么可以到处乱动呢”梦惜云埋怨道。她知道儿子自两年前被废之后,从来没间断过修炼,可是却总是无功而返,然而儿子却不想面对现实,她做娘的看在眼里又心疼又是无奈。
  “娘,我早没事了,起来多锻炼一下,对身体也有好处”凌笑停止了动作应道。
  梦惜云走到凌笑旁,掏出随身的手帕给凌笑擦了擦脸。
  凌笑望着尺咫的这张端庄,秀丽的脸蛋,那眼角难掩的鱼纹尽现,两膑间已生几缕白发,心中蓦然升起一股心酸的味道。
  “娘,让你担心了”凌笑脑中浮现了以前这便宜老妈对原来的“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忍不住脱口而出。
  “傻孩子……我是你娘”梦惜云很欣慰地应道,她心里感慨,儿子这次受伤未必是坏事,他现在已经长大,懂事了。
  “喂,快过来拿月奉了”一道厌恶的声音从大门外传来。
  在门口叫的是两名穿着小厮模样的仆人,年纪都在二十左右,一个满脸麻子,一个鼻子带弯难看,两人双眼老是溜转,让人觉得像贼,一看就让人觉得恶心。
  这两人一个叫麻子,一个叫狗鼻子,分别是凌锐身边的两条狗,会咬人的狗。
  刚才说话的正是麻子,他手里抓着一个小袋子,在不停地旋转着,一脸不屑地看着凌笑两母子。
  凌家的财务由五长老掌管,而身为凌家嫡系的凌战一家本应该由管家送上月奉的,如今来的却是五长老孙子身边的两条狗,可见凌战一家不受凌家人待见。
  “我这就来拿了”梦惜云赶忙迈着莲步向着两人走去。
  梦惜云还没走近,麻子却是随意地把钱袋丢了过去。
  这麻子

第1章 穿越异界

  “我靠,居然感到疼,难道老子没死?”凌笑悠悠睁开眼睛低哼道。

  “笑儿,你醒了,真是担心死娘了”一个穿着朴素又不失风韵的妇女掩泪抚着凌笑的脸庞说道。

  “这,这怎么回事?虽然老子也好熟女控,可是好像……”凌笑想到这里,蓦然脑子一阵涨痛,一片模糊的记忆向着脑海冲击而来。

  妇女看着凌笑神情恍惚的样子,急忙握着凌笑的手担忧道“笑儿,笑儿你怎么了?还有什么不舒服吗?你可别吓娘啊”。

  “不,不娘,我,我没事了”凌笑赶忙涩口地应道。

  玛尼,老子居然穿越了!

  凌笑才意识到他已经不是在地球了,而是穿越到了这个叫玄灵大陆的世界。他与鬼门四大超级高手大战,最后自爆丹田,算是彻底挂了,没想到他的运气还不错,居然穿越重生了,而眼前这妇女则是他现在这具躯体的母亲梦惜云。

  梦惜云心疼地看着凌笑道“没事就好,以后你也别再去练武的,省得老是被他们欺负,我看着你父俩都是这个样,我,我心里难过啊!”。

  “嗯,我听您的,娘,你可不可以先出去一下,我觉得累,想再多休息一下”凌笑挤了一个笑容说道。

  “好,娘不吵你了,你再多睡一会,娘去给你煞药”梦惜云擦了一下眼泪,点了点头,给凌笑拉上了被褥这才走出了房间,出去时还不忘把门给掩好。

  凌笑是故意支开梦惜云的,他要整理脑子里混乱的记忆。

  一个小时后,凌笑睁开了闭着的眼睛,重重地嘘了一口气,自已穿越重生在陨石城凌家与自已同名的“凌笑”身上。至于,自已为什么寻找上这具躯体,可能是应了那句“明明中早已注定了吧”。

  原“凌笑”本应是凌家第十八代最杰出的修炼天才,在十五岁的时候突破玄者阶成为低阶玄士,成就陨石城第一天才之名。

  不料,木秀与林风必摧之!

  在“凌笑”成为玄士没多久,居然被人偷袭,废掉了一身经脉,从原来最风光的玄士变成了连武徒都不算的普通平民。从此,第一天才之名变成了平民都不如的废材。

  身在一个以武为尊,以武为王的世界,身在陨石城第一家族的凌家,不能练武,就注定了最终也只是黯然平庸地过完一生。

  然而,“凌笑”却有着坚强不屈的性格,又从头开始修练,可惜两年来还是无功而返。这两年来他受到了凌家同代人的讥讽、嘲笑,只能忍气吞生,不为所动。

  但是,在前两天身为凌家五长老的孙子凌锐出言挑衅“凌笑”,最后更是辱及父母,“凌笑”虽然虎落平阳,可以任由他人讥笑自已,可是却不能容忍别人辱骂他的父母。于是,含怒对着凌锐出手,可惜他一身修为被废,又岂是凌剑这低阶玄者的对手,当场被打了半死。

  “强者的世界吗?更合我意!”凌笑双目泛出精光自信地说道。他爬下床摸了摸自已这副羸弱的身体,摸了摸后脑至命的一击,还有一大块肿包没消。

  “你的仇,就由我来帮你报吧”凌笑叹了一句,然后开始打量起了房里的环境。

  房间还算阔宽,只是装设简漏了一些,除了一张一米半的大床外,还有几只椅子和一张茶几,最为显眼的是在墙角的木桩了,不难想像原来的“凌笑”是多么用功地修炼,只可惜徒劳无功。

  “咯吱”房门被打了开来,这次走进来的是一名落拓的中年人,莫约三十七岁左右,分明的棱角,高挺的鼻梁,浑沌无神的双目,一套灰色袍子裹在身上,手里抓着一个酒瓶,这形象要是换做前世或许属于那种典型的少妇杀手,而在这一世,却只是一个颓废不堪的中年人。

  眼前这中年人正是凌笑的父亲凌战,同样也是一个经脉被毁掉的废才。两父子在陨石城乃赫赫有名的“废才父子”。

  十几年前,凌战也是陨石城不可多得的天才人物,虽然没有凌笑那么变太,可是也在十八岁突破了玄者阶,成就玄士阶,而在二十五岁的时候已经是玄士巅峰了,差一路就可以成为陨石城屈指可数的最高手之列的灵师阶。可惜,意兴风发的他却也是落了一个偷袭至废的下场。情况与现在的凌笑如出一折,实在让人耐人寻味。

  凌战看了一眼凌笑,灌了一口酒,幽幽道“感觉如何?”。

  凌笑看着眼前的便宜老爸道“还死不了!”。

  “那就好”凌战在床沿坐了一下,顿了一下他才道“要不要来一口?”。

  凌笑也不客气,抢过了凌战的酒瓶,仰头灌了一口,那种火辣辣的味道,充斥了他身体的四肢百骇,让他忍不住轻呼一声“爽!”,接着又灌了几口进喉里。

  前世的他,可不少喝烈酒,比如烧刀子、女儿红、陈年老窖……

  凌战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儿子一眼,随即又把目光放到了那木桩上,他淡淡地说道“君子自强不息这话没错,可是在我们父子身上却体现不出来”。

  “爹”凌笑生涩叫唤道,一股共鸣的情绪涌了起来。脑海中两年来受到的排挤、讥讽、嘲笑一一浮现,似乎他也看到了父亲年轻的时候曾与自已一样的遭遇。

  “富贵由天,笑儿,别再强求自已了,你的努力爹都看在眼里,爹不会怪你的”凌战充满了无奈又举丧的语气说道。当年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几乎被内订为下一代族长了,可惜风云突变,一夜之间却让他变成了一无是处的废人。本来看到儿子冉冉升起,看到了比自己当年还强的影子,也觉得很是安慰了,奈何历史再度重演,让他儿子遭受与他同样的打击,他心中有诉说不出来的苦与痛!


第2章 三分归元气

  凌笑没有应,只是眼眶渐渐蒙上了水雾。他能感受得到梦惜云对他真心真意的关爱,也能感受到凌战那无声无惜的关怀。

  “你们父子在聊什么,笑儿,娘给你熬了药,赶快喝了吧”梦惜云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水走了进来说道。接着,她看到凌笑的异状,紧张问道“笑儿你怎么哭了,是不是你爹又骂你偷懒了?”。说罢梦惜云气乎乎地瞪着凌战。

  “没……娘,我只是,只是揉了点沙子,快把药端上,我要喝药”凌笑赶紧掩饰说道。他前世自懂事以来可没有哭过,倒是听家人说他从小就爱笑,所以取名为“笑”,如今差点要哭了出来,让人知道那不是丢脸丢到家了,所以他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喝过药后,凌战与梦惜云退出了房子。

  凌笑,觉得脑袋依然涨疼,于是倒头大睡了起来。

  转眼间,三天过去,凌笑几乎不出房门半步,只是在整理记忆碎片,让自已尽快适应新的身份。

  同时,他也自检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已身上十二正经都被震断了,难怪两年来一直苦修却是一无所获。

  不过,此时的凌笑却不气妥,他前世可是超级习武高手,最强的看家本领便是神步惊云的排云掌、风神聂风的风神腿,秦霜的天霜拳,本来他要把雄霸的三分归元气一起学会的,可惜还没有时间研究,便与鬼门的四大超级高手同归于尽了。如果当时让他再多练一年时间,修炼三分归元气,并学会三分神指第一式“断玉分金”,那样就算面对鬼门四大超级高手也不至于要用上自爆丹田,同归于尽的办法了。

  幸好,凌笑带着前世的所有记忆,心中早已经把排云掌、风神腿、天霜拳……等这些武学心法都给记住了,而且对于很多招式还会使用,只是如今这羸弱的身体无法发挥那些招式的真正威力罢了。

  在这几项武功中,凌笑最喜欢的便是风神腿,每一招都是那么拉风帅气,凭着风神腿,他可是吸引了不少各门派的师姐、师妹的芳心,这也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事情。

  要在这个强者生存的世界站稳脚根,便是要有强大的实力做为依仗,不然将会成为别人欺凌、讥讽的对象。

  “十二正经被废,只有重新洗髓、冲破、疏理经脉,才能再次修炼,不过这里修炼的不叫内功,而是玄气,只是不知道这两者有何区别,让我试试三分归元气是否真能有少林寺洗髓经的效果?”凌笑心中思量着,同时打算修炼前世并没有学会的三分归元气,看看能否让这具残躯重新恢复修炼生机。

  三分归元气乃是三绝老人所创,纳天霜拳、排云掌、风神腿,并称为拳掌腿三绝于一体,再取三绝各一分转化为的内力称为三分归元。

  当年雄霸凭着天霜拳、排云掌以及风神腿便震惊了天下,更是利用三分归元气和三分神指对付风云,其威力更是强大无比。如无泥菩萨批言“成也风云,败也风云”的话,只怕雄霸的威名更胜一代剑神无名。

  要学会三分归元气,必须要先会天霜气,排云劲,风神功等三种内劲的吞息法门,然后各取其一分练化,这样三种内劲隔合在一起,成为一种新型霸道的内劲。

  三分归元气一共分为九层,每突破一层内力便上一层楼,而且要比其它内功的内力更加深厚几倍,想当年雄霸也只是突破了第七层便可称霸天下,威力可见一斑。

  凌笑回想起古书记载,曾有一句话写着三分归元气可以洗髓经脉,与少林寺的洗髓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是不知道是否真的有这样的威能存在。

  凌笑打定注意,把状态调到最佳,渐渐的注意力集中了起来,心神抱守归一,脑海中先是默念起了天霜气的口决,一会儿后又转为排云劲,接着又是风神功,三种内劲反复默念了几遍后,接着便凭着前世打坐的方法开始吐纳气息。

  足足打坐了一个多小时,凌笑慢慢变得有些急燥了起来,因为他没能感应到任何内力流动。

  照理论来说,任何人都有内力的存在,只是各人天斌不同,修炼所收获也有所不同。如今让凌笑焦虑的是,就算十二正脉被废,变成普通人,也不可能感应不到半丝内力的啊!

  就在凌笑要放弃的时候,双脚涌泉穴开始有一丝丝热流微微涌动。

  凌笑一喜,接着再次收敛心神,精神再度集中加快运转了三分归元气。

  涌泉穴下的热流从一开始的稍稍发热,变成了暖哄哄的热流,开始从下往上涌,宛如一道溪流缓缓流动,让凌笑身心一阵舒爽。

  可惜好景不长,热流才持续了一分钟,就再也不能往上流动了。

  不管凌笑如何努力都没法再前进一步。

  凌笑不再勉强,轻吐了一口气,露出欣喜的笑容自语道“看来真的有戏,只是不知道效果会如何,希望别让我失望啊!”。

  接着,凌笑跳下床来,摆动了一下双脚,发现双腿力道似乎变强了一分,又道“只要累积够内力,冲破第一条经脉不是什么问题,如此修炼下去,打通十二正经应该也只是时间问题了,真是天不绝我啊!”。

  通过第一次打坐修炼,知道三分归元气确实能打通被废的十二正经,内心欣喜若狂,同时他在想,如果自己成功洗髓后,让他便宜老爸也修炼三分归元气,应该也可以让他重修玄力吧?

  这个恐怕要等自己真正成功之后再下定论了!


第3章 冲脉

  接着,又过了两天。

  这两天梦惜云除了照顾凌笑的起居饮食外,也会抽一两个小时陪他聊聊天。凌笑越发对这个细心体贴的母亲由心地感到喜欢。凌战也每天会来看看儿子,只不过话不多,倒是两人喝的酒不少,看着憔悴、颓废、自暴自弃的父亲,凌笑差点忍不住把三分归元气传给他了,只是他还是克制了冲动。

  这天夜里,凌笑如常地打坐,经过两天的积累,凌笑已经有把握打通第一条经脉了。

  三种内劲不停地转化隔合,一道道热流不停地从涌泉穴往上涌起,那散发的热量,让凌笑身后冒起了缕缕的白烟,让他看起来有几分飘渺之意。

  经过半个小时的储蓄,一道道热流汇聚在了一起,成变了一条粗壮汹涌、急促的热流,咆哮一声,朝着上方闭塞已久的关口冲去。

  “啊”凌笑惨叫一声,豆大的汗水从坚毅的脸庞滴落,那种锥心之痛,让他痛不欲生。

  第一次,冲关失败,唯有那如锥刺的痛,让他难已消受。

  “妈的,老子就不信连第一条经脉都打不通”凌笑骂了一句,坚定了信念,双掌一翻,吞息加快,热流再度凝结,咆哮汹涌的热浪,再度往上冲去。

  “轰”。

  “啊”。

  第二次失败!

  “轰”。

  “啊”。

  第三次失败!

  直至第八次的时候,凌笑厚唇已经咬出了血迹,脸色极为惨白,不过那张清秀的脸上透着不屈的神色。

  第八次冲击。

  “轰隆”。

  “咔嚓”。

  那如河的热浪终于冲出了束缚,分开无数的细小热流,开始向着周身蔓延,足足持续了两分钟后,热流才停住了,应该是遇到第二条阻碍的经脉了。

  此刻的凌笑赤着的身子已经布满了细汗,仿佛刚才被蒸过了一翻,全身还隐隐泛着红光。

  凌笑跳下床,眯着眼睛,感受着否极太泰的舒爽。他睁开眼睛,看着紧攥的双拳,那双桃花眸中泛起了精神熠熠的精光,整人看起来比原来充满了朝气蓬勃。

  “哈哈,终于成功了”凌笑抹了一把汗水哈哈大笑,脸尽是喜悦之态,就像他前世第一次修炼出内力那时候的感觉,这种感觉真是不能用言语去表达。

  “照这样下去,不出三个月应该能把十二正脉全部修复了吧”凌笑自语道。

  就在这时,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

  “笑儿,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门外传来娘亲梦惜云关心的话语。

  凌笑一阵窝心,没顾得穿上衣服,走了过去打开了房门,对着神色担忧的梦惜云道“娘,我没事”。

  梦惜云上下打量了一下儿子,似乎看不出什么异样,倒是觉得儿子瘦得可怜,摸了一下儿子的胸膛道“笑儿,看你瘦成这样,明天娘领供奉了,到时给你买点好东西补补身子”。

  凌笑被梦惜云的指尖一碰,身子轻颤了一下,往回收缩,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道“娘,男女授受不亲……”。

  “卟噗”梦惜云轻掩了一下娇唇笑道“你这孩子,你是娘生出来的,娘又不是没摸过,好了,看你出了一身臭汗快去洗洗,早点睡觉吧”。

  “是娘,你也早点休息”凌笑点头道。

  梦惜云带着异样的眼光看了一眼儿子,满腹疑惑:难道儿子开窍了?自两年前那事之后都没见笑儿笑过,而且似乎懂事了不少,算了,只要儿子平平安安的,我也不作他求了。接着转身离去了。

  凌笑看着离去的母亲,心里暗道“娘……等着吧,你的好日子不远了”。

  一夜无话,东方渐白!

  在百来个平方的庭院里,栽种有几棵树,还有一些刚开着花苞的盆花,附近又有一台石桌和几个石椅,简单的环境,充满着新鲜的空气,让人精神一震。

  凌笑穿着简单的衣服,正在庭院内开始了他第一天练武。

  前世的他已经把排云掌、风神步以及天霜拳的所有招式练得混瓜烂熟了,如今只是要重使出来,照理论来说是不难。可惜,现在的身体太弱了,所以,凌笑并不急于求成,而是选择了把步惊云的成名步法“云踪魅影”练习。

  “云踪魅影”,如鬼魅残影,如虚云穿梭,于人群中通行无阻却难以捉摸。

  凌笑现在虽然打通了一条经脉,有了微薄的内力,足以支撑他先把这套逃跑步伐使出来了。

  现在的他,跟普通人差不多,当然得先把逃命的功夫学好,万一又被人欺负,打不过还可以逃啊!

  凌笑根据着前世的领悟,闭着眼睛双脚按着某些玄奥的方位迈走。起初的时候,只觉得并没有什么出其之处,再观察下去却发现这步法有点奇异之处,再细心观察,却让人惊奇不已。只见凌笑随意跨出的步伐很大,似乎一步能迈出近两米,速度极快,整个人显得灵动飘逸。

  凌笑在庭院内足足跑了十圈后,身子渐渐觉得累得不行,停下脚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看来要尽快打通十二正脉才行了,这点内力实在可以忽略不计了”凌笑轻叹道。

  休息了几分钟后,凌笑没再继续练步法,而是练排云掌的第一式“流水行云”。

  “流水行云”掌式浑圆,连绵不绝,如水流似云涌,流畅无阻,威力惊人,如果内力深厚,在一秒内可以打出九九八十一掌,掌影无数,让人难以捉摸不透,打得对手无反击之力。

  凌笑曾经一秒内可以打出七十二掌,一招便把一边成名已久的先天高手打成了烂泥。


第4章 狗仗人势

  凌笑才练了几分钟,梦惜云就从房内走了出来。

  “笑儿,你的伤刚好,不多休息一下,怎么可以到处乱动呢”梦惜云埋怨道。她知道儿子自两年前被废之后,从来没间断过修炼,可是却总是无功而返,然而儿子却不想面对现实,她做娘的看在眼里又心疼又是无奈。

  “娘,我早没事了,起来多锻炼一下,对身体也有好处”凌笑停止了动作应道。

  梦惜云走到凌笑旁,掏出随身的手帕给凌笑擦了擦脸。

  凌笑望着尺咫的这张端庄,秀丽的脸蛋,那眼角难掩的鱼纹尽现,两膑间已生几缕白发,心中蓦然升起一股心酸的味道。

  “娘,让你担心了”凌笑脑中浮现了以前这便宜老妈对原来的“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忍不住脱口而出。

  “傻孩子……我是你娘”梦惜云很欣慰地应道,她心里感慨,儿子这次受伤未必是坏事,他现在已经长大,懂事了。

  “喂,快过来拿月奉了”一道厌恶的声音从大门外传来。

  在门口叫的是两名穿着小厮模样的仆人,年纪都在二十左右,一个满脸麻子,一个鼻子带弯难看,两人双眼老是溜转,让人觉得像贼,一看就让人觉得恶心。

  这两人一个叫麻子,一个叫狗鼻子,分别是凌锐身边的两条狗,会咬人的狗。

  刚才说话的正是麻子,他手里抓着一个小袋子,在不停地旋转着,一脸不屑地看着凌笑两母子。

  凌家的财务由五长老掌管,而身为凌家嫡系的凌战一家本应该由管家送上月奉的,如今来的却是五长老孙子身边的两条狗,可见凌战一家不受凌家人待见。

  “我这就来拿了”梦惜云赶忙迈着莲步向着两人走去。

  梦惜云还没走近,麻子却是随意地把钱袋丢了过去。

  这麻子敢情是想让梦惜云难看,因为那钱袋使的力度不够,只丢到了梦惜云前一米,眼看钱袋就要落在地上。

  梦惜云脸上闪过不意察觉的不快,脚步加快了几分,居然还能把钱袋勉强抓在手里。

  麻子与狗鼻子都有些错愕,没想到这妇人还能把钱袋给抓住。

  梦惜云笑道“谢谢二位走一趟了”,接着她掂量了一下钱袋,赶紧打开一看,接着又对着两人道“二位我们一家的月奉不是每月三十个金币吗?怎么只有十个金币了?”。

  “夫人,莫不成以为我们俩贪了你的金币?这可是财务执事亲自发下来的,要不你亲自去问问他看”狗鼻子仰着头颅,用着鼻孔阴阳怪气地说道。他这态度实在不像一个奴才,反而像一个高高在上的上人。

  狗鼻子口中的财务执事是五长老的儿子,也就是凌剑的父亲凌冲。在凌家谁都知道凌冲与凌战从小到大就是死对头,狗鼻子让梦惜云去找凌冲,这分明是在拿凌冲来威压梦惜云罢了。

  “你,算了,你们走吧”梦惜云气结地说道。拿着手中的十个金币,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还想着这个月买点补品给儿子补补身子的,如今少了二十个金币,这日子可真不好过,因为她还要留一些给丈夫凌战买酒喝呢。

  麻子与狗鼻子微微得意,正要转身离开。

  “慢着”这时,凌笑走了过来喝道。

  “不知,你有什么吩咐?”麻子回过脸来轻蔑地看着凌笑道。他居然不称呼凌笑少爷,而称呼“你”,可见这些奴才也跟着主子一般要奚落凌战一家。

  “把二十金币拿出来,不然别想离开这里”凌笑冷冷地说道。妈的,好歹也是堂堂一名少爷,居然要看两个奴才的脸色,看来在这个大陆,没有强大的实力,却是比卑贱的奴才还要卑贱一等。

  “刚才狗鼻子不是说了吗?要那二十金币尽管去向财务执事要,或者……向锐少爷要也行,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去要呢”麻子一脸玩味地说道。

  前几天,凌笑被打得半死,完全是因为凌锐出言辱及父母,然后才与凌锐拼命,当时麻子和狗鼻子可是现场的观众,他们俩也仗着是凌锐身边的奴才而显得极为猖獗,对凌笑更是不屑一顾。

  “看来你们这俩个狗奴才是不见棺材不流泪了”凌笑阴沉着脸道。

  麻子与狗鼻子一脸不惧,他们虽然是仆人,但是两人却也是四级武徒,面对凌笑这废人,可以算得上高手了,他们又怎么会怕凌笑呢。

  “算了笑儿,由他们去吧”梦惜云拉了一下凌笑的手道。她可怕儿子冲动,万一又伤了,她可不想看到这情况。

  “娘你放心,你且看笑儿教训这两个奴才为您出气”凌笑挣开了梦惜云的手,缓缓地走向了麻子和狗鼻子。

  “你想干什么?”麻子微微后退一步。尽管他们可以鄙视凌战一家,但是他们却没有资格以下犯上,敢出手对凌笑不敬。凌家的规矩深严,要是发现任何一名仆人敢对凌家人不敬,轻则扫地出门,重则格杀勿论。

  “三声内,拿来二十金币给我滚”凌笑大声喝道。

  “都说了金币不在我们这,你有本事找大总管要去”狗鼻子在一旁插嘴道。

  “三”

  “我们走,别理他”麻子扯了一下狗鼻子说道。

  “二”

  两人没理会凌笑转身就走。他们虽然不敢以下犯上,但是凭他们的身手,凌笑也耐何不了他们。

  “算了,笑儿,我们回去吧”梦惜云从后叫唤道。

  “一,三声已过,你们是找死”凌笑大喝一声,突然迈动了脚步,瞬间居然就追上了麻子和狗鼻子两人。

  两人都是四级武徒,凌笑从后袭来,两人立即察觉,马上分了开来。

  “流水行云”凌笑使出排云掌第一式,向着麻子拍了过去。

  麻子大惊,他没想到凌笑居然出招这么快,赶紧要躲避。

  可惜,凌笑踏着“云踪魅影”速度极快,又岂是麻子随意可以躲得了的。

  凌笑一掌重重地拍打在麻子的鼻梁。


第5章 教训奴才

  “咔嚓”。

  “啊”麻子鼻梁被凌笑一掌压碎,疼得他惨叫不已,那鼻孔处鲜血喷洒而出。

  凌笑见麻子蹲了下来,一脚又揣在他双手正捂着的鼻梁处,麻子再度惨叫,倒在了地上。

  “你……你居然敢打人,难道你不怕锐少爷了吗?”狗鼻子没想到麻子居然被这号称陨石城第一废才给打了,而且才两招就被打扒了,他赶紧抬出了自家主子的名头,试图威胁凌笑。

  “哼,我迟早会找凌锐算帐的,现在我先教训教训你们这两个不长眼的奴才”凌笑冷哼了一声,脚下生风,来到仍然发愣的狗鼻子面前,撩起一脚,直接踢在了狗鼻子的裤当下。

  “嗷”狗鼻子惨叫一声,抱着命根子在原地跳个不停。

  这丫的居然使阴的!

  凌笑三两下让两人失去战斗力,开始对这两人进行惩罚。

  “贱奴才,把金币给我吐出来”凌笑抓着狗鼻子的衣领,连续两拳打在了狗鼻子的双眼。顿时,狗鼻子变成了熊猫。

  “我,我……”狗鼻子刚要开口说话。

  凌笑双手抓着他双肩,同时脚下膝盖重重往上一顶,顶在了狗鼻子刚才受伤的裤当处。

  狗鼻子话没说得出来,直接疼晕了,估计鸟蛋都被撞碎了。

  凌笑转过来怒视着麻子。

  麻子心生胆寒,立即哀声道“笑少爷,不,不要再打了,我这就给您二十金币”。

  “你去死!”凌笑骂了一句,一脚踩在了麻子的脸上。

  麻子可怜的鼻梁再三受创,真是断得不能再断了,满脸的血迹,狼狈的模样,那里还有刚才猖獗的样子。

  麻子和狗鼻子都晕了过去,凌笑探下身子,在两人身上摸索了一会,从他们身上各掏出了两个钱袋,也不细看里面有多少金币,直接往家门口走回去。

  门口处,梦惜云一脸目瞪口呆地看着大发神威的儿子。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已的儿子居然三两下把两名四级武徒给打晕了。

  “娘回去吧,别让这两个狗奴才的样子脏了你的眼”凌笑拉着梦惜云走回了门口,然后转身把大门给锁上了。

  凌笑把其中一个钱袋塞到了梦惜云手里,然后自个收下一个,直接回房了。

  梦惜云两手各抓着钱袋,仍然发愣地看着儿子那俏弱的身影消失在了屋子前。

  凌笑回到屋里,随手把钱袋丢在一边,双手不停的甩着,嘴里嚷道“我靠,才来两拳手就疼了,这身子真是弱不禁风了,还好老子先下手为强,不然也不一定能废得了那两个狗奴才”。

  刚才凌笑是有目的性选择攻击的。他如今只打通了一条经脉,只恢复了一丝普通人的力气,所以他很理智地选择了先下手为强,并且专攻击对手最为脆弱的部位。

  不管是谁,鼻子永远是最容易受伤的地方,只要轻轻一拳,要是武者都觉得受不了,所以麻者在凌笑的两击之下疼得他无法还手,而那狗鼻子更惨,“小鸡鸡”更是所有男人至命的地方,凌笑下了狠手把他的“小鸡鸡”给废了,目的就是要震慑麻子。麻子虽然鼻子受伤,如果他敢拼命反抗,凌笑不一定是他对手,幸好他麻子不敢以下犯上,更被凌笑的手段给吓倒了,这才让凌笑一举拿下两人。

  经过晨运,又收拾了两个奴才,凌笑一身臭汗,赶紧打了一桶水洗澡。

  洗过澡后,凌笑又在房间里开始打坐,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冲开第二道经脉。他料到,今天他教训了两只狗奴才,那奴才的主子肯定不会善罢干休,所以他必须分秒必争,只要全部打通十二正脉,凝结内力他就不惧对方来找茬了。

  变强,是他如今的首要任务!

  简陋的屋内,凌笑双掌摊开平置入小腹前,双目紧闭,神情甚是专注,那如墨如瀑的黑色秀发隐约可见缕缕白烟,仿佛正在接受着蒸浴一般,显得极为奇特。

  一个小时后,那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双掌徒然收好,跳下了床去。

  这时,屋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进来的是凌笑的父亲凌战,他手里依旧抓着酒壶,似乎这酒壶一直都不曾离开身一般,他神情略为兴奋地看着儿子。

  “听你娘说,你打了凌锐身边的两条狗?”凌战寻着一张椅子便坐了下去问道。

  凌笑点了点头道“是的,爹”。

  凌战眉头一挑,带着些许的兴奋问道“你可以重新修炼玄力了?”。

  凌笑摇了摇头“暂时还不行,不过……要不了多久我一定可以重修玄力的”。在这个大陆把内力称为玄力,那以后就称为玄力吧!

  “真的!”凌战激动得站了起来问道,旋即神色又黯然了下来苦笑道“经脉被废,除非有五阶以上的逆天丹药或许有一丝希望重修经脉,否则……唉,笑儿,我们父子俩都在自欺人欺人呐!”。说罢,凌战仰天灌下了一口烈酒,企图用精酒来麻醉自己。

  凌笑看着眼前的父亲,双拳紧攥了一下,然后慢慢松了下来道“爹不要灰心,正所谓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要我们努力,一定可以重新掌握我们的命运的”。

  凌战抬头看了一眼儿子,轻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出了房子,只留给凌笑一个寂落的身影。

  “放心吧平宜老爹,你儿子已今非昔比了”。

  五长老家的大宅院里。

  西厢房庭院前,一名穿着青袍的十八岁青年正在挥酒着剑技。

  “青虹贯日”那青年嘴里大喝一声,整个人如苍鹰一般跃了起来,手里长剑一旋宛若太阳一长,紧接着向着前方刺去,一道半米长的剑芒迸发着凛烈的气息。

  那青年稳落在地上,收起剑势,脸上挂着一抹笑容,配上他那一双单眼皮的眼睛,一看便知此人并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辈。

  他正是五长老的嫡孙凌锐,也就是财务执事凌冲的二儿子。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