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婚娇妻全集大结局已经出来了,冷婚娇妻

发布时间:2018-12-06 14:33

冷婚娇妻夏一涵免费阅

冷婚娇妻全文阅读

  冷婚娇妻全集大结局已经出来了,冷婚娇妻最新章节列表怎么看?这是由作者九月的桃子所著的一部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又名《私宠缠欢:兽性总裁爱太深》,小说冷婚娇妻全文讲述了女主角夏一涵被他强势索取三天三夜,她以为高高在上的亿万总裁爱上了她这个小小女佣,却不想……
  想着一会儿要面对赤果果的男人,她紧张极了。
  要只是伺候他洗澡,她咬咬牙还能忍了,可是谁知道他会不会忽然瘦性大发?他长的那么高大,万一强行扑 倒她……
  不会不会,想要爬上叶大少爷床的女人太多了,他对女人那么挑剔,一定看不上她。
  当然了,她也不希望他能看上她。
  叶子墨走进浴室,看也没看夏一涵一眼,这让她略略松了一口气。他手伸向纽扣,就在她面前很自然的把所有衣物都脱掉了,衣裤散落了一地。
  夏一涵完全不敢看他,她弯下 身把他衣物捡起放到专门的地方,又回到原地垂首站好。
  她的脸不自觉地染上一层红晕,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子墨的目光停在她局促不安的脸上,再到她不断搅动的双手上,他的嘴角浮起一抹不可名状的弧度。
  几秒钟以后,他优雅地迈上台阶,进了浴缸。
  “过来给我擦背。”他命令了一声,夏一涵默默地拿起一条毛巾,走上台阶,站在他身后。
  她努力让自己平静,还是要深呼吸几次,才有勇气把手过去。
  你就当他是个小孩子,给小孩子洗澡,没关系的。
  她一遍遍的催眠自己,颤抖着双手把毛巾挨到他身上。
  刚一碰上,他忽然转了个身,吓的她差点把毛巾扔了。
  “看着我!”
  他的声音里有不容抗拒的力量。
  她惊慌地看向他,发现他幽深的眼眸就像有魔力,会吸住她,这让她更紧张无措。
  她只好把视线下移,停留在他紧抿着的嘴唇上。

第一章 尴尬

  极度奢华的浴室采用欧式风格的设计,水晶吊灯,壁上的浮雕,每一个细节都做的精致而完美。

  夏一涵在宽大的浴缸里放好水,走下台阶,垂首站在离浴缸两米的地方,等着叶大少爷进来沐浴。

  想着一会儿要面对赤果果的男人,她紧张极了。

  要只是伺候他洗澡,她咬咬牙还能忍了,可是谁知道他会不会忽然瘦性大发?他长的那么高大,万一强行扑 倒她……

  不会不会,想要爬上叶大少爷床的女人太多了,他对女人那么挑剔,一定看不上她。

  当然了,她也不希望他能看上她。

  叶子墨走进浴室,看也没看夏一涵一眼,这让她略略松了一口气。他手伸向纽扣,就在她面前很自然的把所有衣物都脱掉了,衣裤散落了一地。

  夏一涵完全不敢看他,她弯下 身把他衣物捡起放到专门的地方,又回到原地垂首站好。

  她的脸不自觉地染上一层红晕,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子墨的目光停在她局促不安的脸上,再到她不断搅动的双手上,他的嘴角浮起一抹不可名状的弧度。

  几秒钟以后,他优雅地迈上台阶,进了浴缸。

  “过来给我擦背。”他命令了一声,夏一涵默默地拿起一条毛巾,走上台阶,站在他身后。

  她努力让自己平静,还是要深呼吸几次,才有勇气把手过去。

  你就当他是个小孩子,给小孩子洗澡,没关系的。

  她一遍遍的催眠自己,颤抖着双手把毛巾挨到他身上。

  刚一碰上,他忽然转了个身,吓的她差点把毛巾扔了。

  “看着我!”

  他的声音里有不容抗拒的力量。

  她惊慌地看向他,发现他幽深的眼眸就像有魔力,会吸住她,这让她更紧张无措。

  她只好把视线下移,停留在他紧抿着的嘴唇上。

  他的唇很薄,形状很好看。

  她痴看着他嘴唇的样子诱人又性感,他的目光不由热了几分。

  就在她想要避开他灼热的视线时,他的大手忽然划破水面从浴缸里伸出,猝不及防地抓住她的手腕稍用力一扯,“哗啦”一声,她结结实实地跌到了他壮硕的身体上。

  她的裙子一下子被浸湿透,贴在身上,她玲珑的曲线一览无余。大量的水从浴缸里溢出,冲下台阶,大理石地面也被水漫过。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把夏一涵惊住了,愣了一两秒钟以后,她才在他身上用力地挣扎。

  他的铁臂扣着她的腰,看起来没用多大力气,她却丝毫也动弹不得。

  越是挣扎,两人反而离的越近。他们的姿势太暧昧了,让她不知道有多紧张害怕。

  他……他该不会真的瘦性大发吧?

  “你.....”她刚说了一个字,嘴唇就被他骤然而至的双唇压住,后面的话全封了回去。

  他湿润润的唇轻轻吸允了一下她柔嫩的小嘴,酥麻感从嘴唇很快的传到全身,她身体自然而然的颤了一颤。

  那一刻,她的大脑几乎空白了,就那么怔怔地看着他堪称完美的俊颜。

  他感觉到了她的生涩,那是未被男人碰触染指过的生涩,他竟然有种想要吻下去的冲动。

  他确实阅女无数,却从没像现在这样想亲吻一个女人。


第二章 委屈可以走

  他还是面无表情的放开了她。

  腰上的力道忽然松了,她趁机忙抓住了浴缸边缘,强撑着爬起来。

  重新再浴缸边上站好,她大脑也清醒了,想到刚刚的事情她羞愧又愤慨。

  那是她的初吻,是留给她最心爱男人的宝贵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他怎么可以这么随意?

  他是亿万总裁又怎样?就可以随便的亲吻她?她只是女佣人,又没卖身!

  她喷着怒火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的脸,他极冷地扫了她一眼。

  “觉得委屈,可以走。”他的声音冷酷无情,却提醒了她冰冷冷的现实,是的,她不能走。再气愤,她都不能走。

  她强忍住所有的情绪,表情变的平静,不置一词,低垂下头,走下台阶,又去拿了一条毛巾。

  “不用了!”他冷冷地说完,从水里捞出她掉落的毛巾开始擦身体。

  她始终低垂着头看地面,地面上全是水,她环顾四周找到了洗的洁白无瑕的抹布,把水吸起来,再到洗手池前挤出水分,重新再擦。

  他在擦身体,她在擦地,擦的异常认真。

  他似有若无地审视着她认真的侧脸,没有人能看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她擦完了地,洗好抹布,洗干净了手,他好像正好洗完。

  “浴巾!”

  夏一涵捧起浴巾,低垂着头送到他面前。

  距离一接近,她又开始心慌,不知道这人会不会再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

  庆幸的是,什么都没发生,他自己拿起浴巾擦干身体后扔到她手上。

  她又去给他拿了另一条,他围好了,看都没看她一眼,迈步出去了。

  此时,夏一涵白色裙子上的水已经流淌干净,却还是湿的,紧紧地贴在身上。

  身为他的女佣,她根本就没有权利去管自己的感受,只是低垂着头跟上他的脚步。

  他走到门口,浴室的门被叫做方丽娜的女佣从外面拉开,其他女佣站在门两边,管家也站在不远的地方候着。

  叶子墨忽然回过头,眼神冰冷地扫视了一眼夏一涵,淡漠地开口:“以后不要再引 诱我!”

  女佣们抬起头,眼神像利剑一样射向她的脸,还有她湿漉漉曲线毕露的身体。

  管家上前一步,喝令道:“你给我过来!”

  夏一涵惊愕地看着叶子墨,简直不敢相信,他会黑白颠倒,竟然说的出她引 诱了他这样的话。

  叶子墨面无表情,管家见她还楚楚可怜地在看他的主子,根本就没把他这个管事的看在眼里,加重了语气。

  “夏一涵!你给我过来!”

  仿佛一瞬间,她就明白过来,一切都是他故意的。

  他把她扯进水里,就是要让所有女佣人相信她真引 诱他了,让她成为所有女佣的公敌。

  她收回目光,低眉顺眼地走到管家身边,轻声说道:“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引 诱叶先生了。”

  “真不要脸!竟然承认了。”

  方丽娜实在忍不住,酸溜溜地说了一句。

  叶子墨云淡风轻地扫视了一眼夏一涵,还是那样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对她承认这个错误有什么样的想法。

  “你还想要有以后?今晚就给我收拾……”管家的话说到一半,忽然听到叶子墨轻咳了一声。


第三章 受罚

  他连忙看向叶子墨,见他正冷着脸看自己。

  难道他这么处理不对?

  以往有女佣试图引 诱他,都是第一时间辞退的啊。

  这次确实不一样,他可没亲口说过哪个女人引 诱他了。真是伴君如伴虎,看来他的心思他非得小心琢磨才行。

  “你认识到错误了吗?”管家改了口。

  “认识到了,我以后不会再犯这种错。”夏一涵极认真地说道,就好像她真的错了。

  “以后不犯,这次也得受罚。”管家战战兢兢说完这句,又看了一眼叶子墨,他却转身离开了。

  “明天开始,你每天除了做完分内的工作,还要把这个大厅用抹布擦三遍,连续擦半个月!听懂了吗?”

  “听懂了,我一定会做好的。”

  管家为了面子上过得去,让所有女佣全部给他立正站好。

  “记住了,谁都不许像夏一涵这样,不要试图引 诱叶先生,他也不可能看上你们这种人,你们要有自知之明。”

  夏一涵的脸红的发烫,昨天之前以为做个女佣,最多辛苦一点儿,谁能想到还要承受不白之冤。

  管家训话很久,直到所有人全部羞愧地低下头,他才满意了,开始说别的事。

  “现在分一下房间,方丽娜,刘晓娇一间,赵天爱,夏一涵一间,孙萌萌和酒酒一间……现在跟我去领钥匙,认房间。”

  管家带着她们离开富丽堂皇的主宅,步行约五百米,才到了工人区。

  所有的女佣安保人员包括医生厨师,打杂人员,一律住在这里。

  按照事先分好的,管家给每个人一把带着房号的钥匙。

  “明早六点起床,到工人房门口集合,现在解散!”

  夏一涵打开门,刚要进去,就听方丽娜冲她吼了一声:“夏一涵,你给我站住!你不要脸引 诱太子爷,害的我们全跟着挨骂,你就没事人似的,想溜回去睡觉?门儿都没有!”

  夏一涵转回身,很平静地看着方丽娜,“那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看看,这种女人,要不要脸?她怎么就对我们一点儿愧疚感都没有?”

  赵天爱和孙萌萌应和道:“就是,太不要脸了。话说回来,人家本身就没脸,要不怎么会往水里跳,搞湿身诱 惑呢?”

  几个人一唱一和的,话越说越难听,酒酒上前劝,她们根本不理。

  刘晓娇也怯怯地小声劝道:“丽娜姐,我看夏姐姐也不一定是故意的……”

  她话还没说完,方丽娜就伸手来推她。

  “有你什么事?你再帮她说话,小心我抽你!”

  本来她们说什么,夏一涵只当听不见,可刘晓娇是帮她说话,她就不能再沉默了。

  她一把拉住刘晓娇的手,把她挡在身后,扬声说道:“确实不关她的事,你有什么本事,冲我来。”

  “以为我不敢抽你?”方丽娜说着,真扬起了手。

  夏一涵只是冷冷看着她,“你的手落下来,明天就会被开除,你试试看!”

  方丽娜可是来引 诱叶子墨的,他不仅是亿万总裁,还是东江省商会会长的独生子,人称太子爷。大家来应聘女佣人,有谁不想爬上太子爷的床?


第四章 敢对他视而不见

  夏一涵的话恰到好处地提醒了她,她不甘地放下手。

  又不想让其他女人瞧不起她,于是眼冷傲地一横,“今天就放过你,你再敢引 诱太子爷,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说完,她扬长而去。

  夏一涵转回身,看着刘晓娇,轻声说道:“谢谢你,晓娇,不过你以后不用为我说话。要害死她们把你当目标,我在还好,我不在她们欺负你怎么办?尤其是你还跟方丽娜一个房间。”

  “我就是觉得你不像她们说的那样,不会主动对叶先生……我太激动了,现在还真有点儿害怕。”刘晓娇长的小小的,声音也很小,看起来很胆怯。

  “没事,别怕,要是她欺负你,你就大声叫,我会赶过去的。”

  “嗯!谢谢夏姐姐!我回去了。”

  ……

  夜深了,整个郊外的梦幻城堡全都睡了。

  夏一涵在梦中不停的奔跑,呐喊:“小军,你回来!你回来!”

  她仿佛已经抓到了他被风吹起的衣角,一阵大风过后,她却再也见不到他,哪怕只是一个背影。

  她惊醒过来,脸上全是凉凉的泪,仰望着一室漆黑,再也睡不着。

  明天,她一定要比今天更努力!

  早五点半,夏一涵就起床了,在卫生间里冲了个凉水澡,洗漱完后,赵天爱才艰难地爬起来。

  六点在工人区门口集合,管家带领她们直奔健身房,叶子墨已经在跑步机上晨练了半个小时。

  跑步结束,他在健身器材上坐下,开始做扩胸运动。

  夏一涵和其他女佣一起在离叶子墨三米远的地方站好,手上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是干净的毛巾。

  除了夏一涵,其他女孩总是悄悄抬眼看叶子墨。

  他常年锻炼,一身壮硕的肌肉,汗水在小麦色的肌肤上缓缓流下,看的女孩子们无限的向往。

  方丽娜实在按捺不住接近叶子墨的冲动,大眼睛转了几转,端着托盘扭摆着腰臀款款走过去,在他身前停下脚步,蹲下 身,莺声燕语地说道:“叶先生,您汗太多了,我给您擦擦汗吧。”

  叶子墨转过头,眼神里像结了千年的寒霜一样,只淡淡扫视了一眼,就吓的方丽娜连连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叶先生!”

  管家此时正好办完事回来,刚走进健身房,就看到这一幕。

  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方丽娜身边,抬高了语调呵斥道:“叶先生很讨厌被人打扰,你不记得了吗?还不……”

  管家的话还只说到一半,叶子墨停了手上的运动,温和地说道:“没事,不要责怪她。”说完,伸出手从方丽娜的托盘上拿起毛巾擦了几下汗水后,又把毛巾放了回去。

  方丽娜以为她会像夏一涵那样被管家骂,还要被罚,真没想太子爷竟给她求情。

  要是没看错的话,他好像还对她微笑了一下。

  天哪!太子爷对她笑了耶!

  方丽娜顿时心花怒放,暗暗庆幸自己走对了这一步,成功引起太子爷的注意了。

  室内有二十多个女佣人,几乎所有人都对方丽娜又羡慕又嫉妒,夏一涵则始终平静地站着,根本没往叶子墨的方向看。

  他却不着痕迹地看了她一眼,这么安静自持?很好,他冷冷地掀了掀唇角。

  叶子墨吃过早餐,她们列队把他送走以后,管家才开始安排别的工作。

  这晚,叶子墨回来的很晚。叶家有规定,他超过十点不回来,所有的佣人可以休息,不必等他。

  十点解散后,夏一涵因被罚,一个人留在大厅,用一块纯白的抹布跪着擦拭大理石地面。

  管家说过,擦到白抹布上没有一丝灰尘为止。

  也不知擦了多久,她听到有脚步声在向她靠近,很沉稳的步伐。

  知道他来了,但她不想惹他,也不敢惹,就装作不知道他来了,继续认真的擦地。

  叶子墨在她身前蹲下,高大的影子把小小的她完全笼罩住了。

  该死的女人!从来没有女人敢对他视而不见!

  她应该像那个方丽娜一样,主动引 诱他,不该单独见到他,还这么无动于衷。

  叶子墨一把捏住她的下巴,迫她仰头,他审视的目光直直地落在她精致的小脸上。


第五章 需要钱

  他的嘴边挂着让她恨的意味深长的笑意,靠近她的脸,轻启薄唇,淡然开口:“怎么样,这种感觉好吗?”

  她想扭开头,不愿与他目光对视,毕竟她随时都有可能被安上引 诱他的罪名,成为所有女佣的公敌,她不想莫名其妙的树敌。

  下巴处传来微弱的痛感,他虽在笑,却绝对不许一个小小的女佣躲避他的问话。

  “回答我!”他的声音里又透露出不容拒绝的王者之气。

  夏一涵深深吸了一口气,正视他,表情无比坦诚:“叶先生,这种感觉很不好。可我需要这份工作,我需要钱。我真的没想引 诱您,这点我觉得您是知道的。我只是想安安分分地做一个女佣,做好我本职的工作。”

  叶子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脸上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尤其她说她需要钱的时候,眼神里有一闪而过的迟疑,表明她在骗他。

  “需要钱?”他似乎若有所思。

  “需要,所以请您……”她话说一半忽然被唇上的麻痒感打断,说不下去了。原来他捏着她下巴的手已经松开,指腹忽然摩擦上她的唇瓣,轻轻的,就像微风吹过树叶一般温柔。

  他阅女无数,技巧高超,只这样漫不经心的挑逗也自然让生涩的夏一涵不自觉地绷紧了神经。

  他依然注视着她,她清澈的眼睛里有一簇火苗跳动了一下,即使她极力压抑,也掩饰不住。

  “你这样的姿色,需要钱的话,很容易解决,不是吗?”

  说着这句话,他的指腹加大了力度,在她柔嫩的唇瓣上来回摩擦了几下。

  他的动作,加上他语言的暗示,让夏一涵的脸很快涨红,她垂下眼帘,轻声说:“我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赚取我想要的。”

  叶子墨更凑近了她一点儿,表情邪魅:“你怎么知道给人做情人就不需要努力?不也得琢磨哪种姿势让男人兴奋,怎么样呻 吟让男人上瘾吗?”

  夏一涵的脸顿时被羞愤的情绪染的通红,红晕一直扩散到耳根,脸和耳朵,甚至全身都因为他的话火烧火燎的烫的难受。

  她哪听过这么赤果果的话,还是三更半夜,一个男人单独对她说的。

  他英俊无比的脸就在她近前,她害怕他带着浓烈男人味道的气息轻抚她脸庞时那种微弱的心悸和紧张,她想扔下抹布逃跑,但她怕她越慌乱,他会越觉得逗弄她有意思。

  她低垂下头,“叶先生,不早了,您早些休息吧!我还要继续擦地,就不陪您聊天了。”

  他站起了身,夏一涵暗暗松了一口气,以为他莫名其妙的举动总算是结束了。

  她集中精力,弯腰继续擦拭大理石地面。

  就在她以为他马上会回房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他慢悠悠的话:“管家没有告诉你,从今晚开始,要有人轮番在我卧室里值夜班吗?今天排的是你。”

  夏一涵手上的动作被迫停下,他根本不管她什么反应,说完话就迈开大步走了。

  她只好把抹布放下,起身跑步去追他,一边跑一边急切地说道:“叶先生,请等一等。”

  他猛然停了步,她差一点点就撞到他后背上去了,幸亏她反应快,两步跑他身前去了。

  他没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听她要说什么。

  “叶先生,很抱歉,管家没有告诉我今晚要值夜班的事。”

  依照管家那总把他的话当圣旨的谨慎行为看来,不可能他交代了值夜班的事,管家会忘记。姓叶的这么说,肯定是临时起义,故意为难她。

  要是她这么不清不楚的在他卧室值班了,明天肯定在她们口中,就变成侍寝了。

  她们为难她,倒也不是让她最顾忌的。

  她最怕的其实是他——姓叶的做出什么事都有可能,他刚才还和她讨论男女之事,共处一晚,万一他突然来了性趣怎么办?

  他很淡漠地反问她:“你在质疑我?”

  “我……”

  “你应该知道,这里是管家的地盘,还是我的。你如果想离开,可以不按我说的做。”

  他这话说的非常严厉,完全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夏一涵咬了咬嘴唇,声音又低了几分,“我会按照您的吩咐做。”

  就这么想留下来吗?他就知道他猜的没错,不过想在他身边玩潜伏,可要好好打起精神了。

  她很压抑,很自制,她的内心里一定很抗拒反感他吧?

  他忽然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再次捏住她下巴,低头俯视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睛问她:“如果,我的吩咐是要你上我的床呢?”

  “你!”她只吐出一个字,就咬住自己嘴唇,却不知这个动作是多么性感撩 人。

  叶子墨的身体起了一种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变化,随即他迫人地盯住她的眼睛,用眼神告诉她,他想要占有她。

  那种眼神就像狼在盯着它的猎物一般,她的心狠狠地撞击了几下,仿佛要撞破胸膛那样激烈。

  她很怕,慌乱地垂下眼脸,再不敢与他对视。

  “回答我!”他加重语气,她下巴有些痛。

  避无可避,她只有面对,她闭了一下眼,随即好像是豁出去了一样说道:“叶先生,我很珍惜这份工作,但我也有底线。您要非那么做,我只好离开。”

  她以为他会生气,没想到他只是嘲讽地笑了一下,松开了她的下巴,很冷淡地说道:“当真了?想上我的床,你恐怕还不够格。”


第六章 该怎么值班

  夏一涵几乎是孤注一掷,如果他非要坚持,她不会牺牲自己的身体,她只能离开。

  这一句不够格,还真是让她无比感激,不管怎样,她可以继续留下来了。

  只希望她要见的人能早一些来,她就不用在这位难伺候的叶先生身边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了。

  夏一涵跟着他的脚步,沿着走廊走到最后一间房门口,他站在那儿手插在裤袋里,等着她开门。

  她低头扭开金属门把手,轻声说:“叶先生请!”

  他面无表情地踏进卧室,夏一涵带着几分紧张跟进去。

  他的卧室和外面富丽堂皇的以金色为主打的欧式风格不同,里面灯光昏暗,墙纸的颜色全部是紫黑色,看起来暗沉沉的。

  卧室的面积很大,床也很大,至少有两米宽,床品的色调也是以黑色为主。

  房间里唯一的亮光是从床上方的水晶吊灯上发出的,只是连水晶吊灯的底座都是黑色的。

  看了卧室的沉郁布局,夏一涵似乎找到了姓叶的行事莫名其妙的原因了。

  “关门!”他沉沉地命令一声,夏一涵再次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还是回身把门关上了。

  叶子墨手伸向腰间的皮带,利落地解开,就像上次在浴室里一样,很自然地把衣裤都脱下,只剩一条纯黑色的平角内裤。

  夏一涵不敢看他,他也没有做出更多的指示,脱完后,就直朝卧室角落的一扇门走过去。

  她猜测他是要洗澡了,估计也要她跟去伺候,便默不作声地跟上他的脚步,他却冷冷甩出一句:“不要跟进来。”

  她求之不得,立即停下脚步。

  在他洗澡的间隙,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也不知道在人家卧室值夜班怎么值,难道像古代宫廷里宫女守夜一样?

  她站在那儿,目光被他床头柜上摆放着的两张合影吸引。

  走近一看,一张合影是在故宫拍的,相片估计有些年月了,边缘有些泛黄。照片上的小男孩可能是姓叶的,脸上洋溢着纯真的孩子气的笑容,一个女人爱怜地搂着他,应该是他妈妈吧。

  另一张是近照,人物一样,背景是布拉格广场,是夏一涵内心无限神往的地方。

  这一章他紧抿着嘴唇,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笑,他妈妈慈爱的神情依旧。

  夏一涵怔怔地看着照片,心想:为什么都只是他跟他妈妈的照片,难道他跟他爸爸关系不好?

  那么,她……

  正想到这儿,忽然感觉到耳边有温热的气息浮动,他的声音很低柔地响起:“对这个感兴趣?只是母亲和儿子的合影而已。”

  夏一涵吓了一跳,随即平复自己的情绪,低声解释道:“很抱歉,我,我只是不知道在这里该做什么,就随便看了一下。”

  ......

  叶子墨的表情是不信的,却也没说什么,只是指了指床尾的沙发,说:“睡觉!”

  他也没说晚上要做什么,她总觉得他这么做就像上次说她引 诱他一样,也许只是为了明天看她被那群女人为难吧。

  她们肯定不会让她失望的,如果他非要这么折磨一个女人才觉得好玩,她也不会让他失望的。

  她在那张沙发上躺下来,他在他宽大的床上也躺下,还刚认识没两天,就这么奇怪的同住一室了。也许他早就习惯了有人服侍,所以他在她面前能那么自然的脱掉衣服,她却还是不习惯跟一个陌生男人这么近的接触。

  他就像一个恶魔,让她觉得他就像一只抓住了老鼠的猫,想法设法逗弄她,真的那么有意思吗?

  看起来已经睡熟了的叶子墨其实很警觉,一直在暗暗的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他知道父亲的对手也就是省商会会长那边会安插人到他身边。无非是想要搜集一些不利于他父亲的证据,想把他扳倒。在视频里他就已经能确认,这个被安插进来的人就是此时睡在沙发上的女人,因为她一看就不是个世俗的女人,不会像方丽娜那样,为了嫁进豪门接近他。

  整晚,他没有任何吩咐,夏一涵还是提着精神,不敢睡着,实在困了,就打个盹。

  天亮以后叶子墨起床洗漱,她发现,其实没有很多人围观的时候,他并不喜欢别人伺候。她跟在他身边,真显得很多余,完全没事干。

  “叶先生,马上就要集合了,我回工人区行吗?”她轻声问。

  “不行!”

  他就是故意的!这种官家子弟为什么这么招人恨?

  她只能跟着他,等他洗漱完,跟他去健身房。

  六点钟的时候,工人区门口,所有女佣集合。

  管家黑着脸问夏一涵去哪里了,赵天爱怪声怪气地说:“不知道啊,一个晚上没回来,说不定睡到哪个男人床上去了。”

  一个晚上没回去,这可是爆炸性的消息,方丽娜和孙萌萌暗地里猜,可别是上了太子爷的床了吧。

  在管家的带领下,她们还是老规矩,排好队去健身房。

  一群人刚跨进门,正好听到叶子墨在对夏一涵说话,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所有人都听得清楚。

  “昨晚你服务的还可以,不过以后没我的吩咐,不要随便到我卧室里去,我很反感主动的女人。”

  天呐,她竟然真的是跟太子爷睡在一起了?

  三个善妒的女人心里顿时燃起了熊熊怒火,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把她给撕了才解恨。

  夏一涵即使早预料到,他又会把她这样丢进这些饥饿的猛狮之中,亲耳听他说出来,她心里还是说不出的委屈和难受。

  叶子墨的语调很冷漠,听起来像生气了,管家赶紧上前训斥夏一涵,以平息他的怒气。

  “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干出这么不知羞耻的事!我……”

  这到底是要让她收拾东西滚蛋,还是留下,他心里也没个谱。

  正在犹豫之时,方丽娜跨上前一步,说了声:“我来帮您教训她!”边说着,她就已经伸出手,冲着夏一涵娇嫩的脸上甩过去。


第七章 你满意了吗

  “啪”的一声脆响,方丽娜的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到了她,夏一涵白皙的脸上很快现出清晰的五个指印。

  她没看方丽娜,而是直直地看向叶子墨。

  她的眼光分明在说:“这下,你满意了吗?”

  叶子墨的眉不可察觉地皱了一下,只一瞬就神色如常,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似的,转回头继续在跑步机上运动。

  管家连忙冲方丽娜喝道:“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了,站回队伍里去!”

  方丽娜能亲手打夏一涵,别提多解气了。赵天爱和孙萌萌看着夏一涵的脸上被掌刮的印记,也觉得非常解恨。

  她胆敢公然去引 诱太子爷,就是活该被打。要不是怕被开除失去机会,她们都想把她围起来狠狠的揍一顿,最好把她那张招人恨的脸弄花。

  夏一涵的脸火辣辣的痛,她咬了咬唇,深吸了两口起后,默默地去拿了毛巾和托盘跟其他人一起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站回队列里。

  叶子墨不用看也知道她神态如常,这种安静和自制总让人有一种想要挑战的欲 望。他不禁在想,到底是什么让她甘愿去做一颗棋子。

  叫管家特意安排人去查,并没有多少有用的信息,很难推测到她的动机。

  不管原因是什么,她的存在就是在侮辱他的智商,也别怪他手下无情了。

  叶子墨运动完,擦汗时用的还是方丽娜的毛巾,这细微的动作让管家和所有的女佣都觉得太子爷对方丽娜的所作所为是赞同的。

  几个善妒的女人好像找到了靠山,心里都开始盘算要怎么样把夏一涵赶出去。

  伺候叶子墨用完早餐,他没出门,吩咐管家今天有重要的客人要来。

  “你们可以称呼他海先生,注意礼仪要到位。”

  “是!”管家毕恭毕敬地说道。

  叶子墨说完,自去他的书房,管家知道,他在书房里,一般就不需要人伺候着了,便吩咐女佣们做其他的杂事。

  裁缝把衣服做好送过来时,管家集合所有人,按照衣服内里标签上的名字给她们发下去,每个人两套。

  “这两套衣服,一洗一换,从今天开始,不管出现在什么场合,你们都必须穿制服。谁要是不穿,或者穿了脏的坏的衣服出来,必须受罚,严重的我会让她走人。听懂了吗?”管家扬着声音问道。

  “听懂了!”众人齐声回答。

  “现在回房间去换衣服,十分钟后集合!”

  回房的路上,方丽娜赵天爱和孙萌萌聚在一起,小声商议了一会儿。

  夏一涵在前面走的飞快,她打开门进去,刚把两套衣服放到床上,准备脱换,刘晓娇忽然在门口叫她。

  “一涵,你出来一下,行吗?”

  “来了。”

  她走出房间,刘晓娇把她拉到一边,小声问她:“你的脸疼吗?方丽娜太过分了,她昨晚还打了我,不过没这么重。”

  夏一涵皱紧了眉,问她:“她为什么打你?”

  “昨晚我想出去帮你擦地,刚出门就被她发现了,所以就……算了,也不疼,就不说我了。我看她们刚刚好像在研究着怎么对付你呢,你小心点儿。”

  夏一涵重重点了点头,握住刘晓娇的手,说道:“真对不起你,你别管我的事了,自保要紧。”我不会让你白白挨这一巴掌,你放心,不过这话,她并没说出口。

  “快回去换衣服吧。”夏一涵提醒道。

  “是啊,晚了管家又要骂,我最怕看他那张阴森森的脸了。”刘晓娇说完,赶快回房了,夏一涵也回到自己房间。

  她一边拉裙子侧面的拉链,一边伸手去拿床上的衣服,却怎么也想不到,她抓起来的,只是几片碎步……

  她有些不能相信,再去拿另一条裙子,也是碎步。

  夏一涵死死捏着那些大块的碎步,真想冲出去找那几个女人理论一番,也很想很想去叶子墨面前告一状。

  可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姓叶的能默认方丽娜打她,对这件事根本就不会管。

  还有管家,他永远都是揣测姓叶的意图办事,也不会帮她的。

  十分钟很快就要到了,她扔下那些碎步跑出去,正好刘晓娇刚换好衣服从房间出来。

  “小娇,能不能把你那套衣服借给我穿一下?”她走上前,急切地问。

  刘晓娇一愣,随即说道:“好啊,可是我衣服这么小,你也穿不了啊。”

  两人正说着酒酒走过来也了,她一看夏一涵还穿着她那条白裙子,惊讶地问道:“你怎么还不换衣服啊?”

  “我的,被她们剪了,已经成了碎布片。酒酒,你能把你换洗的那条借我穿一下吗?我晚上会洗干净还给你的。”

  “啊?太过分了吧?你去跟管家告状啊!”酒酒惊呼道。

  “没用的。”她轻声说。

  “好吧,你先穿我的,跟我来吧。”

  夏一涵去换衣服之前,对刘晓娇说:“你快去吧,管家要发脾气了。”

  “不,一涵,我和酒酒等你,我们三个人都迟到,管家就不会针对你一个人了。”刘晓娇仗义地说。

  总算还有这两位帮她,夏一涵觉得心没有那么凉了。

  酒酒比夏一涵高出几公分,她的裙子穿在她身上,松松垮垮的。

  三个人跑到集合的地方时,管家果然黑着一张脸。

  方丽娜看夏一涵身上竟然穿了女佣制服,就扫了一眼赵天爱,心说,明明剪掉了,她怎么还有的穿呢?

  赵天爱也觉得奇怪呢,是她亲自动手的,两件都剪了。

  定睛一看,才发现她穿的这件根本不合身,方丽娜也发现了,她轻轻咳嗽一声,提醒管家。

  “呦,怎么我们所有人的制服都正好合适,就夏一涵的这么大呢?”

  管家脸一沉,问:“夏一涵,你这裙子怎么回事?”

  夏一涵很平静地答道:“我的两条裙子被人剪破了,不能穿,这条是我借的。”

  管家看了看她,又看看其他几个女孩子,走过场似的问道:“你们谁剪掉了她的裙子?”

  赵天爱小声嘀咕道:“谁敢剪她的裙子啊?您又不是不知道,她每天就想着怎么引 诱叶先生。说不定觉得跟我们穿一样的不好引 诱人,自己剪的呢。”

  管家想了一会儿,说道:“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夏一涵,你自己的制服没有保管好,就是你的错。其他理由就不用说了,说了我也不会信。”

  夏一涵心内悲凉一笑,对这个结果也并没什么意外。

  “哎呦,管家,我记得您好像是说了,要是谁的制服出问题了,要赶出去吧?”方丽娜说道,接着赵天爱也补充一句:“就是啊,这可是您立的规矩,刚立就有人破坏,您要不惩治她,以后谁还听您的呀?”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