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桃花开罗星光刘依然小说第7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6 14:31

这本连载中小说桃花开讲述了主人公罗星光刘依然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妖世绝的倾心巨作,桃花开精选篇章:他们见我哭得要昏过去,都有些怕,将我放在沙发上,搭上条毯子,便离开了。可是身上留下的淡淡红痕,就是他们来过的证明!心中的委屈和惧怕相互交错,令我无法停止,将头埋进了毯子中哭了个痛快。

桃花开

推荐指数:8分

《桃花开》在线阅读全文

桃花开第7章 黑色金边

他们见我哭得要昏过去,都有些怕,将我放在沙发上,搭上条毯子,便离开了。

可是身上留下的淡淡红痕,就是他们来过的证明!

心中的委屈和惧怕相互交错,令我无法停止,将头埋进了毯子中哭了个痛快。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昏昏沉沉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房间里依然是安静的,只是旁边的茶几上多了一身衣服,整整齐齐的叠在一起。

我撑着坐起来,想离开这个地方。

小心的拿起一边的新衣服。

是一身时髦的衬衣短裙套装。

这种衣服……我还没有穿过,之前看别人穿着,很眼红,但是现在到了手中,反而很羞涩。

在衣服的最下面,压着一个崭新里衣,黑色的丝绸面料,上面刺绣着金边。

我小心的将它拿起来。

说起来很羞涩,还没有穿过这样的,还是个带钢圈的呢!

以前穿的就是赶集的时候买回来那种,这种一定很贵,看着就很高档,肯定要不少钱。

想到这里,我将它放下,可是现在没有的穿,只能再一次拿起,在身上比划了一下。

正好!

滑润的丝绸面料贴身很舒服,尤其是这个形状,把他挤到了中间,牢牢的固定住了。

我晃动了一下身子,除了挤在外面的会稍微颤动,别的地方很安静的在里面固定住。

真好!以后再也不怕运动以来会一颠一颠了。

将别的衣服全都穿上,照了照一边的镜子,脸顿时红了。

镜子里的人,还是我吗?

尤其是这衬衣,上面两个扣子都要开了,呼之欲出的既视感,就像是电视里拍电影的女明星。

这个裙子,很紧,将身体的线条完整的显出来,乍一看上去,漂亮的不行。

但是,要穿出去给别人看……我实在做不到。

想着想着,我脸上露出了难堪的火辣。

我的衣服呢?我在房间中找了好几圈,什么都没看到,他们不知道把我的衣服放在哪里去了,也就是说,想要出门,只能穿成这样……?

最后,我将视线落在了沙发上的薄毯上,立刻有了想法。

现在还没有下班,去宿舍换上衣服,应该完全来得及。

拿了别人的东西不好,也不知道身上的这些到底要多少钱,想到家里的情况,感觉进退两难。

没有办法,我只能先将毯子披在身上,一路小跑回到了宿舍换衣服。

太好了!

宿舍里没有人。

我连忙将衣服换下来,可是解开里衣的那一霎,我犹豫了,翻了翻钱包里仅剩不多的零钱。

想起家里的老公,以及方才发生的一切,如一把利刃狠狠剜在心尖,令人无法喘息。

痛苦的感觉令我没办法再动作,我是个不洁的女人!

心疼自己。

经历了那么多苦痛的我,更没办法将它脱下来,我很喜欢这个,可以让我不再因为晃动被人耻笑。

这么多年,还没有穿过这么好的,尤其是那种贴合的感觉,令我感到了幸福。

最终我将重新扣上,换上普通的短袖和长裤,将零钱握在手中。

把火辣的衬衣套装整齐的叠好。

又回到了厂长室,将新衣服和零钱放到桌上。

刚回头要走,一转身我停下了。

厂长正从外面进来,看到我身上的穿着,以及桌上的衣服和钱,愣了一下。

“小刘,你怎么把衣服送回来了?”

厂长说话的语气特别的轻柔,而且看我的眼神也和别的时候完全不同。

我定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嘴唇动了动,始终没有说出话。

厂长连忙将衣服和钱拿起来,重新塞到我手中。

“小刘,这衣服是厂里给你买的,你刚来还没有你的工作服,这个就当是工作服了!”

什么?

要我每天穿这样的工作服?

我一怔,有些发抖。

之前在镜子中的自己,要天天给别人看吗?

那别人应该怎么看我?

我不敢想,只能站在原地摇头,没有接。

厂长好像看出了什么似的,脸上讪讪的笑道,“这个衣服送你的,你想穿什么都穿什么,等到工作服来了,再给你发新的。”

“而且,都已经买了,你这个身材,别人也穿不上,没地方处理。”

听到这样的话,我没办法再推辞,只能将衣服接下。

趁着这个机会,厂长的手在我的手背上抓了一下,迅速的收回。

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有意,总觉得这样的感觉很怪,我的脸发红,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唇,不敢抬头对上他的眼睛。

“以后有什么困难就跟厂里说,跟我反映,”厂长说着,一手拍上了我的肩膀。

这个动作,令我如触电般,神经性的向后退去!

或许是我警惕的眼神,让厂长收回了僵在空中的手,不好意思的搓了搓。

“小刘,太腼腆了!”

我立刻垂下头,鼓起勇气小声的说,“我先回去了……厂长。”

之后我快速的将手中皱巴巴的零钱扔到了桌上,抱着衣服快速的逃离厂长室。

终于离开了,我才长长的舒缓了一口气。

这里离宿舍还有一段距离,正在我回去的路上,远远的看到了副厂长。

他换下了工作服,穿着印花体恤,一身的装扮很潮。

听表嫂说,副厂长户卫国是大学生,毕业后就分到了制衣厂,但是随着改革,承包给了私人,他就成了个摆设。

但是人很帅。

远远的看到他,脸上一阵滚烫。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领导,就会有一种莫名的紧张,连话都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对是错,嗓子中就像塞了个棉花。

想要发出声音都难。

更别说,今天发生的那些事情。

他们的眼睛和手都占有我之后,我更是不想去面对这些人,本能的抵抗着。

于是我加快了脚步,想要绕开他,连忙拐弯想绕着过去。

没想到,刚一转角,就碰到迎面而来的李主管。

她一看到我,立刻咳嗽了两下。

“刘依然,你去哪?”

我立刻停下脚步,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她的脸上冰冷又自带攻击。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