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作者妖世绝的小说-桃花开罗星光刘依然

发布时间:2018-12-06 14:31

罗星光刘依然的小说是桃花开,是妖世绝作者的现情小说,花生小编给看官们带来桃花开小说精彩阅读:老公将我抱在怀里,随后叹气道,“依然,因为咱妈生病,还要你去打工补贴……媳妇,等咱妈病情好一些,我就出去赚钱,早点让你过上好日子。”

桃花开

推荐指数:8分

《桃花开》在线阅读全文

桃花开第1章 乡村女工

“唔……”又是一阵酥麻,我死死的咬着嘴唇,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腰上被老公抓的有些用力,疼痛的有些麻木,随后他的运动,酸麻感立刻扩散到全身。

颤抖几乎令人失去力气,四肢勉强的支撑的炕沿,随着老公的一阵闷哼,我才软软的瘫倒在炕边,大口的呼吸。

老公将我抱在怀里,随后叹气道,“依然,因为咱妈生病,还要你去打工补贴……媳妇,等咱妈病情好一些,我就出去赚钱,早点让你过上好日子。”

听到老公深情的话语,心中一片涟漪。

和罗星光结婚两年多,家里一直都是他在支撑,现在婆婆突然生病,收成也不太好,眼看着家里就维持不下去了。

“老公,这两年你都累坏了,也该我为家里做点事了。”

老公将我紧紧的抱住,温存了一会,过了晌午,他便下地干活去了。

前几天,在城里打工的表嫂罗雅宜休假回来,看她的穿着打扮,好似换了个人,把村里的姐妹羡慕的不行。

正好家里困难,于是老公带上我,提了几斤鸡蛋去看望,想让她带上我一起去打工,最后表嫂同意了,安排我跟她一起走,到工厂干活。

跟着表嫂,我来到了红星服装厂,斑驳的铁门,灰色的厂房,我新奇的看着外面的世界。

有表嫂的帮助,入职手续很快就办好了,我将行李放到女工宿舍,没顾上收拾就赶紧到厂房干活。

主管是个四十岁的女人,叫李玉秀,看着有点刁钻,说话少许刻薄,令人有些畏惧。

尤其看我身上穿的土里土气,眼神充满了低蔑,虽然我刚到,但是分的活没比别人少。

跟表嫂简单的学了一下,用机器缝纫袖子,就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埋头干起来。

这时,旁边的人碰了碰我的手肘,我才抬起头。

“喂,我叫赵毅,听说你跟罗姐是亲戚?”

眼前的男人,看样子三十出头,胖的很圆满,大肚子垂到了裤腰,嘴边残留着胡茬,笑起来眼睛都要没了。

我点点头,没做声。

“我之前听说罗姐介绍家里来的亲戚结过婚,还以为是个大妈,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还长得这么好看!”

男人赤果果的言语,令我心中一紧,尤其是他眯在一起的眼睛,正贼贼的瞄着我的领口。

脸上顿时发热,心跳加速。

天啊!这里的男人怎么说话这样!我连忙转回头,继续手里的活。

“喂,新来的,我跟你说话呢!”他的手又伸过来,在我的肩膀上拍了下。

他的手没有从我身上移开,就搭在上面,还轻按了一下。

胸口一震,惊慌令我头皮发麻。

“我还要干活呢!”我不高兴的将他的手推开。

赵毅的脸瞬间变了颜色,“看你长得还不错,咋这么没劲!”

说着他将我手里的衣服一扯,刚缝了一半的袖子被扯下来。

在陌生的环境中,我顿时感到了苍凉,咬紧嘴唇不让眼泪掉出来。

“你这样……要告主管!”我颤抖的说道。

赵毅两手一插,痞里痞气的将身子靠过来,“告呀!你看她敢不敢管,就算你表嫂在这儿,也不敢怎么着!”

我气鼓鼓的看了他一眼,将破坏的衣服和袖子重新接到一起,不再理他。

没想到他还来劲了,一手按住衣服。

“你想干啥?”

“跟我说说话,我帮你干活。”赵毅舔了舔嘴唇,不老实的手又贴到我的肩膀上。

“你走开!”我大声呵斥道。

厂房里的人听到我的声音,眼睛齐刷刷的看过来,表嫂一看事情不对,连忙小跑到我身边。

“依然,咋回事?”

表嫂见我看着赵毅,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小赵,我表妹惹你不高兴了?”

什么?我惹他不高兴?我招谁惹谁了?我绝望的看着表嫂,死死的咬着嘴唇,心里委屈的不行。

“没有,我跟她闹着玩儿的,想跟她说说话。”赵毅露出歪七扭八的牙齿笑道。

“依然,小赵没啥坏心思,就跟你说说话。”表嫂笑着说道,随后凑在我耳边小声叮咛。

“这个是厂长家亲戚,惹不起,这会儿幸亏主管没在,要不她还得给你穿小鞋。”说完,拍拍我的手背。

“小赵,我家妹子害羞,你别再吓到她!”表嫂担心的看了我两眼,随即回到工位上继续赶工了。

心中的委屈顿时涌出,明明不是我的错!为什么要这样说?因为他是厂长的亲戚,我就要低头!

我麻木的拿着手中的布料,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扔下东西不干了!可是,一想到家里的情况,来时的路费,足够家里一个月的开销!

生活的酸楚重重敲打着我的尊严,没有后退键,只能咬着牙继续干活。

此时,赵毅的胆子更大了,直接走到了我的身后,手臂绕过我的身子,抓住我的两只手。

“妹子,刚才吓到你了,我温柔点。”

油腻的手令我一阵反胃,尤其是大肚子正抵在我的后背上,有股汗臭味,直冲鼻腔。

我不能反抗,不敢言语,只能压抑着心里的痛苦,任他在我的手背上来回搓。

“这小手,真白啊!赵哥手把手教你……”难闻的味道从他的口中传来。

泪水旨在眼眶里转,任由着他手中的动作,故意用肚子在后背来回扭动。

“看,这样就好了!”赵毅的嘴贴上了我的耳垂,吐着脏兮兮的粗气。

羞辱令我无法控制住眼泪,啪嗒嗒的滴在工作台上,因为用力过猛,嘴唇被自己咬破了,口中一阵血腥。

忽然,背后一热,我感觉到不同于肚子的感觉抵上来,头皮顿时发麻,身体变得异常僵硬。

无助的抬起头,发现有人很多人正看向这边,无数双冷漠的眼睛,没有一个人上前,甚至还有些女工指着我,小声的窃窃私语。

脸都要被烫掉了,羞耻和无助令我立刻垂下脑袋。

赵毅好似更来劲了,油腻的猪蹄顺着我的手背向上滑动,嘴顺着我的耳垂逐渐向前。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